动荡:超10万平方公里土地易帜,世界版图剧变,俄乌冲突没有未来

动荡:超10万平方公里土地易帜,世界版图剧变,俄乌冲突没有未来

原创:犀利呱/文


2022年9月30日是一个未来必将写入历史的日子。

这一天,围绕乌克兰发生了两件大事:

——第一件大事、俄罗斯总统普京签署乌克兰四个州加入俄罗斯联邦的条约。

——第二件大事、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与议长、总理一道签署加入北约申请。

基于各种理论、各种原则、各种倾向、各种情绪的国际舆论林林总总,不过大都在依据情绪化、趋势化、预测化讨论此事,相反真正基于事实的判断非常少见。

似乎9月30日发生的这两件大事,只是进一步遮蔽了发生在乌克兰的真实图景。

但事实上,无论怎么修饰、怎么强调、怎么论证,都改变不了一个事实:

——俄乌冲突第220天,随着这两件大事的发生,俄乌冲突的第一阶段已经宣告结束;同时随着这两件大事的发生,俄乌冲突的第二阶段也已宣告拉开帷幕。


不再纠缠于俄乌冲突中军事人员组成、兵器火力对比、战略战术运用等等技术性细节探讨,而是从一场军事冲突阶段性战果评价,俄乌冲突第一阶段的标志性时间节点已然到来。

顿涅茨克、卢甘斯克、赫尔松、扎波罗热四地,已经在俄罗斯首都莫斯科克里姆林宫的圣乔治厅签署了加入俄罗斯联邦的条约。

这意味着,这四地已经完成了所有法律意义上入俄程序,从9月30日起,这四地就正式成为了俄罗斯领土。

但在这一天前,这四地在法律意义上,仍旧属于乌克兰共和国。

这意味着什么?

魔鬼都藏于细节中,不妨先来看看这四地的面积。

顿涅茨克面积:2.6500万平方千米

卢甘斯克面积:2.6684万平方公里

赫尔松面积:2.8461万平方公里

扎波罗热面积:2.72万平方公里

只需要简单相加,就可以算出,这四地总面积为10.8845万平方公里。

这里请注意,这一数据并不是许多自媒体以讹传讹的“近9万平方公里”,而是实打实地超过了10万平方公里。

如果加上2014年加入俄罗斯联邦的克里米亚(2.6081万平方公里),则一共有13.4926万平方公里。

换言之,大约共有13.5万平方公里的土地,由之前的乌克兰共和国,加入到了俄罗斯联邦。


呱友们或许对13.5万平方公里的领土面积,缺乏比较清醒和准确的判断,那么可以看看如下数据:

一、13.5万平方公里的领土面积,如果进行欧洲所有46个国家国土面积排名,则可以排全欧洲第14位,也就是全欧洲第14大国。

二、13.5万平方公里的领土面积,如果进行全球所有197个国家国土面积排名,则可以排全球第95位,也就是全球第95大国。

三、如果拿呱友熟悉的国家进行对比,则这块国土面积超过希腊、超过匈牙利、超过保加利亚、超过葡萄牙、超过奥地利、超过塞尔维亚、超过朝鲜、超过阿联酋、超过古巴……反正就是超过全世界51%的国家国土面积。

简单点说,世界地图、欧洲地图、全球大国面积排行榜等等诸多的文件、数据、图纸,都需要一股脑重新制作、印刷、出版。

这就是目前俄乌冲突中,一个无论用什么方式描绘都无法回避的基本底色背景。

欧洲地缘政治、世界地缘政治格局,都已经因为这13.5万平方公里领土面积的易主,从而发生了剧烈且深远的改变。

无论这13.5万平方公里领土面积在若干年后会发生怎样的变化,改变都已经发生,且注定会影响21世纪的未来叙事。


站在俄罗斯的角度观察,这一重大事件,可谓具有百年未有的重大历史性意义。

对俄罗斯这个民族来说,如果将1283年莫斯科公国正式建立开始计算,那么这个民族/国家700多年来的发展史,在一定程度上就是一部领土扩张史。

俄罗斯民族/国家的每一次兴衰,都与领土面积变化构成正相关关系。即:领土面积变大,俄罗斯民族/国家兴盛;领土面积变小,俄罗斯民族/国家衰弱。

不过,俄罗斯在9月30之前的历史中,领土面积扩大的时间线,要一直追溯到整整一百年前的1922年。

那一年,俄罗斯民族/国家的领土面积达到历史顶峰——随着苏联的成立,领土面积扩张到了史无前例的2240.22万平方公里,接近两个半美国,几乎等于整个北美洲。

但从那次历史顶峰之后的一百年里,这个国家的领土面积一直没有寸进,甚至在1991年出现了崩溃式解体。

曾经的2240.22万平方公里领土面积,剧减为1709.82万平方公里。

俄罗斯民族/国家也就此一夜之间从超级大国沦为区域性大国,并且一度孜孜不倦地试图加入曾经对抗了半个多世纪的敌对阵营北约组织。

从1922年苏联成立到2022年,长达一百年里,无论用怎样的叙事体系,都改变不了一个基本事实——这个民族/国家都在经历一条剧烈下抛物线。

但这100年的下抛物线历史,在100年后的今天,终于出现了上扬。

一夜之间,俄罗斯又多出了13.5万平方公里领土面积,一块超过希腊面积的广阔领土。

不谈这些领土的战略位置、地缘重要性,仅从其百年历史意义上说,就足以给这个衰落了31年的国家,注入一剂效果难以估量的强心剂。

也因此,俄罗斯现任总统普京的民意支持率,可以达到不可思议的80%。

俄罗斯谚语有云:“胜利者不受谴责”。

推而广之,俄罗斯的情况即便放诸全世界,也从来没有哪个民族或国家,会谴责或抛弃给本民族/本国带来巨大领土的领导人,而不会论及背后的是非区直。

金钱,是个体的财富;土地,则是民族/国家的财富——每一个身处本国的公民,都很清楚也笃信这一点。

正因如此,俄罗斯总统普京,才会在乌东四地完成加入俄罗斯联邦之后,在现场兴致高昂地用本国语言俄语倡议:“我提议从红场向他们发出支持、尊重和钦佩他们英雄主义的声音,让战士们在数千公里外都能听到红场的欢呼声。”


站在乌克兰的角度观察,这一重大事件,则充满了灾难性甚至是毁灭性预兆。

与俄罗斯不同,乌克兰民族/国家的起始时间都非常模糊,缺乏准确的时间点和标志性事件,其发展演进过程也充满了波折与血泪。

历史上,乌克兰与俄罗斯的关系非常曲折复杂,甚至几度主动或被动与俄罗斯合并或寻求保护。

事实上,乌克兰现在许多的领土,在历史上并不属于乌克兰,而是在各个历史时期中,由俄罗斯/苏联通过各种手段并入乌克兰范围,甚至乌克兰本身至少在长达300年时间里本身就属于俄罗斯。

例如,苏联曾武力迫使罗马尼亚将比萨拉比亚和北布科维纳两地,划给乌克兰。

再例如,苏联出兵占领被波兰管辖的西乌克兰,并交于乌克兰。

又例如,苏联曾与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国签订协议,将外喀尔巴阡乌克兰划归乌克兰。

还例如,苏联在庆祝乌克兰与俄罗斯统一300周年时,将从前在俄土战争中夺取的克里米亚地区从俄罗斯划赠给乌克兰。

但无论如何,最终一个独立的乌克兰在1991年还是正式成立。

从1654年《佩列亚斯拉夫合约》确立乌克兰与俄罗斯正式合并,到1991年《别洛韦日协议》确立乌克兰独立,时间的长河已经流淌了337年之久。

这也就是为何乌克兰与俄罗斯的恩怨情仇如此复杂难解的历史性、根本性原因。

从历史回归现实,现在的泽连斯基政府,无论多么坚韧顽强,也无论在战场上如何得失成败,但在9月30日这一天,这个国家终究有13.5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变成了俄罗斯联邦的领土。

对这个总面积仅有60.37万平方公里的国家来说,这意味着多达22.36%的国土面积流失。

如果说,胜利者不受谴责,那么失败者则难以获得嘉勉。

正因如此,在9月30的深夜,乌克兰现任总统泽连斯基会主持召开国家安全委员会紧急会议,还会紧急签署乌克兰加入北约的申请,更会公开发表视频讲话,以英语而不是本国乌克兰语说:“如果俄罗斯再企图吞并乌克兰领土,那么和俄罗斯总统就没有什么可谈的了。”


呱友们可以再度回味这场实际冲突中的两方领导人,在9月30日同一天亲口发出的声音:

俄罗斯总统普京:

——“我提议从红场向他们发出支持、尊重和钦佩他们英雄主义的声音,让战士们在数千公里外都能听到红场的欢呼声。”

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

——“如果俄罗斯再企图吞并乌克兰领土,那么和俄罗斯总统就没有什么可谈的了。”

两位总统(俄乌)、两种语种(俄语和英语)、两种声音(庆祝与警告)、两种情绪(喜庆与愤怒),从象征主义也可以说是现实主义角度,精准阐述了两个民族、两个国家在同一天里的喜乐悲欢。

仔细玩味,呱友们就可以发现,这实际上是两国总统对一场冲突中明显的阶段性总结。

这种阶段性总结的味道如此明显,以至于都不需要做任何解读,就以原汁原味的原音和画面,瞬间传遍了世界每一个角落。

两国总统的阶段性总结,展示了阶段性的不同战果,更昭示了一系列的后续图景:

——9月30日是一道分水岭,冲突一方损失22.36%的土地;冲突另一方获得22.36%的土地。

——9月30日是一道起始线,冲突一方主要任务由进攻转为防御,确保守住胜利果实;冲突另一方主要任务则由防御转为进攻,以图收复失地。

至于谈判这个各方关注的焦点问题,并不是悲观,而是历史与现实都反正验证的一句名言可以作为注解:

——“所有战场上得不到的东西,都别想在谈判桌上得到。”

这一点,无论是防御方还是进攻方,都需要深刻理解并且深度执行。

所有的战略意图,都需要在火线上才能得以实现。至于谈判桌与协议文书,只是最后存档备案的一个流程。

守不守得住,攻不攻得下,从来不是靠外交和谈判,从来都是靠枪杆子硬不硬。


伴随着俄乌冲突第一阶段的落幕,阶段性盘点时刻也已经到来。

从长远看,随着乌东四地入俄,乌克兰的整体经济基础,已经被重创。

以焦点地区顿涅茨克州为例,乌克兰原来的工业总产值30%以上来自于该地。战火没有延烧时,该地的国民生产总值占乌克兰全国GDP的12%。

顿涅茨克州首府顿涅茨克市,诞生了乌克兰第一个经济特区。顿涅茨克州还有乌克兰整个国家最大的煤厂、最大科学技术中心顿巴斯地区。

顿涅茨——第聂伯河沿岸泾济区、西南经济区和南方经济区等三个经济区的工农业、运输业和旅游业都比较发达。

在这个州,煤炭、冶金、机械、化学工业是其经济的四大支柱,众多乌克兰的军工企业都设立在顿涅茨克。

并且,顿涅茨克州还有完善的港口、铁路、公路和航空体系。

毫不夸张地说,如果顿涅茨克单独立国,都是欧洲不可忽视的一个国家。

事实上,不仅是顿涅茨克州,此次入俄的四地,都是乌克兰不可或缺的工业重镇或工业潜力区,失去了这四州,再加上失去了克里米亚,乌克兰作为一个现代化国家的发展前景,已基本被打断。

尤其对于正处于现代化战争中的乌克兰,失去这些宝贵的工业化重镇,其长期损失效应,远远大于一时一地的土地损失。

现代化战争比拼的是一个国家综合实力尤其是工业实力,从这个角度说,乌克兰损失的是长远的战略相持能力,而绝不仅仅只是一个阶段的战略空间损失。


乌克兰处境艰难,俄罗斯从长远看,也并不见得处于乐观优势中,这与俄罗斯与乌克兰的战略目标截然不同有关。

乌克兰无论从历史还是从现实来说,都没有成为全球性大国的野心和实力。

因此这个国家所要寻求的战略目标,只是安全与自保。所以每一时每一地的得失,都将直接主导这个国家的未来发展,甚至是国家命运。

俄罗斯则无论从历史还是从现实来说,都长期存在着全球性大国的野心和实力。

曾经是“欧洲宪兵”,曾经是“超级大国”的俄罗斯,在其诞生的数百年时间里,从未远离过世界核心权力体系,哪怕是最为衰弱的苏联解体后,依旧凭借着庞大的核武库,维系着一个“准世界大国”的地位。

因此这个国家所要寻求的战略目标,从来都只有一个,那就是重回全球性大国的位列。所以对俄罗斯而言,每一时每一地的得失根本不构成其致命伤害。

1605年,沙皇鲍里斯·戈东诺夫七窍流血而死,沙皇俄国一片混乱,波兰甚至一路攻下了莫斯科。

眼看着这个国家没戏了吧?

但是人家短短8年后,就由传奇帝王米哈伊尔·费奥多罗维奇·罗曼诺夫,于1613年开创了更加强大的罗曼诺夫王朝。

1917年,尼古拉二世被迫退位,欧洲14个列强倾尽全力与俄国本土武装一起攻打俄国,这个国家摇摇欲坠。

眼看着这个国家又要没戏了吧?

但是人家短短5年后,就由列宁于1922年建立了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开创了由15个加盟共和国组成的史无前例的超级大国。

对这样一个国家来说,一块土地的得失根本不是其终极目标,重回世界性大国序列才是。

但伴随着乌东四地的纳入,俄罗斯却在战略层面,无意识中营造了一个酷似整整100年前的国际环境。

100年前,因苏维埃政权建立,全球各主要大国组成了事实上的反苏联盟。英国在苏俄北方重镇摩尔曼斯克登陆,法、美、意军队紧随其后;日本出兵占领海参崴;德国军队占领波罗的海沿岸地区和乌克兰……

100年后,截至9月30日,俄罗斯欧盟邻国中最后一个国家芬兰,向俄罗斯关上国门,宣布严格限制俄罗斯游客入境。

至此,整个欧盟邻国与俄罗斯切断了所有过境通道。俄罗斯遭遇了自冷战结束以来,最为孤立的欧洲环境。

这对矢志不渝地试图融入欧洲的俄罗斯来说,属于战略层面的被动,而远非十多万平方公里土地所能换回的损失。

并且,随着乌东四地入俄,多达13.5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也就瞬间由攻转守。

是否守得住这四个刚刚加入俄罗斯联邦的土地,从9月30日起,就已经不再是简单的战斗得失,而是事关国体、事关国格、事关国家安全与稳定的致命性事件。

从这个角度说,俄罗斯是背负上了完全不容有丝毫闪失的沉重包袱,损失的是作为一个大国不可或缺的战略回旋能力,而绝不仅仅只是一块土地的得失。

历史已经发生,历史正在发生。

世界正在面对一个动荡的未来。

#美军蛙人炸毁北溪视频流出?不实#

#美白宫对乌欲快速加入北约泼冷水#

#拜登:美国永远不会承认公投结果#

#泽连斯基声称“不会再与普京和谈”#

#安理会就反对四地入俄投票 未获通过#


◆“北溪管道爆炸真凶”或成历史谜题,哪国会堵漏修复才是世纪难题

◆北溪管道爆炸,炸出一场“混合战”,标志俄乌冲突开辟新战场

◆北溪二号存废,一条管道事关美俄欧世纪博弈,谁放弃谁是历史罪人

◆生前不反对,死后摘器官:西方器官移植默认同意背后的穷国血泪史

◆10年6.88万吨野生青蛙端上餐桌,欧美绅士们,请别把青蛙吃灭绝了

◆深度:抄家特朗普后,独立检察官或重现,美国宪政危机一触即发

您可以将这篇文章转发给您能想到的任何群。

呱友想吃什么国际瓜,不管是热汤还是冷饭,只管留言提出。

原创文章,未经允许,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