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年周恩来劳山遇刺,11名警卫壮烈牺牲,调查后发现凶手大有来历

37年周恩来劳山遇刺,11名警卫壮烈牺牲,调查后发现凶手大有来历

1937年4月26日,延安。追悼大会上寂寥无声,台上的小战士神情忧伤地念着手中的悼词。

在场的红军战士安静肃穆,但紧握的拳头已经表现出了他们的在压抑愤怒。

毛泽东在为牺牲的战士们送行后,还是止不住的气愤,他语气坚定地说:“一定要查出来凶手是谁!”

过去就是天塌下来的大事,毛泽东也是镇定自若的应对,有时还很乐观地开些玩笑。

可就在追悼大会的前一天,听到参谋部的报告后,毛泽东却来不及穿好鞋,戴上帽子就跑了出来。

他一边走,一边急促地对身边的警卫员说:“无论如何都要把恩来同志救回来!”

毛主席

让毛泽东如此失态的原因是报告上一句简短的话:周恩来劳山遇刺,敌人不明,生死未知。

警卫队全体战斗员一路快马加鞭,朝着劳山方向急奔而去,行进到延安城外三十里铺的检查站发现了刚刚脱离险境的周总理,孔泉石等人。

在他们带领下,警卫队又回到了周恩来遇刺地点,而眼前的情况,让所有人悲痛欲绝。

敌人已经逃窜,在场的只有满是弹孔的卡车,和一具具牺牲战士的遗体。

劳山到底发生了怎样的战斗?敌人又是哪股势力?对于为保护自己而牺牲的战士,周总理能释怀吗?

这一切的开端,还是要从周恩来动身前往南京和国民党谈判的那天开始说起。

周总理

那是在1937年的4月25日。

在党内担当重任的周恩来,因“西安事件”的和平解决,往返于延安南京,和国民党代表谈判红军改编的问题。

当天和周恩来同行去南京的人有参谋处张云逸孔石泉以及陈友才等警卫队的战士们共30余人。

在9点的时候,周恩来一行人乘卡车从延安南门兵站出发。

这一路上山路崎岖,车辆行驶途中十分颠簸,而且劳山北麓这一带人烟稀少,经常有百姓商户在这里遭遇劫匪打劫。

周总理

警卫班的战士们在出发前受到过陈友才的叮嘱,交代了警卫布置和注意事项,就算遇到危险也能很好地应对。

陈友才是名心思谨慎的战士,在出发前他就要求过自己坐在车厢的前方,这里视野宽阔,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可以立刻注意到。

卡车驶过了防区的三十里铺兵站,沿着公路开进了北麓深处。

战士们都发现了车窗外的树林变得密集,而且四周杂草丛生,陈友才想起先前调查过的时候,村民说过山中劫匪野兽颇多。

他向着身边的战士说了句:“注意观察四周。

在卡车离开这片枝繁叶茂的小路后,陈友才这才松了口气,他以为这种隐蔽的地方会出现特殊情况。

还没等他紧绷的神经放松,他就听到车子正前方不远处传来了一声“叭”的声音。

此时的卡车刚刚转过峡谷,进到了山间的平地。

陈友才瞬间脑中警铃大作,连忙问他身边的战士:“刚才是什么声音?”

坐在后面的战士有些犹豫地说:“会不会是放羊人的鞭子?”一旁的战士赶忙否定说:“怎么可能,这里可是山里,哪里会有人放羊。”

陈友才这才反应过来,赶忙大喊道:“敌袭!”

话音未落,子弹如雨点般从林中深处射来,许多战士被打伤。

敌暗我明的局势下,陈友才迅速通过对面的火力推测出大概200余人,但是自己这边算上非战斗人员才30多人。

陈友才咬了咬牙,对此时三辆卡车被包围的险峻的局面有些措手不及。

随着战士们的反抗,对方的人也有的从林子里出来,陈友才看对面的长相惊出声来:“怎么可能是土匪?”

他心中满是不解,这次的秘密行动,无论是出发地还是出发时间,都只有党内部的高层才知道,这群土匪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

陈友才

子弹的破空声让他从思索中惊醒,他赶忙举枪反击,就在交火中,陈友才听到了周恩来的声音。

“都下车!寻找掩体分散还击!”

他看到车厢内的司机已经牺牲,回头看了看在掩体中战斗的警卫班战士们,想着该怎么摆脱这种局面时,听到了张云逸的声音。

“陈友才和陈国桥,你们俩带几个人掩护恩来同志!得想办法离开!”

陈友才应了一声,急切地四处张望,希望能找到突围的方法,不多久,他发现了敌人的右侧并没有火力射来。

周总理

陈友才断定敌人的右侧就是突破的关键,于是他命令警卫班的战士刘久洲,陈贤仁和向三光等人护卫恩来同志从右侧撤退,逃向树林深处。

此时土匪们看到了一个身穿西服,身材高大的男人,手持驳壳枪在指挥战斗,料定此人身份,集中火力朝着那人扫射。

其实那人是陈友才,早在出发前,陈友才就向恩来同志更换穿着,自己穿着恩来同志的衣服装扮成周恩来的样子。

此时他临行前的小心谨慎救了恩来同志一命。

陈友才学着周恩来的口音大声指挥,在车身后的掩体向着土匪方向不断射击,把土匪们的注意力最大程度地吸引到自己身上来。

周恩来在这万分紧急的局面下,当机立断,向着周围的战士们说:“赶快突围!摆脱敌人!”

随即周恩来带着孔石泉等警卫员们迅速向着公路边撤离,跑向树林的右侧后,扎进了树丛深处。

还在敌人包围圈的张逸云也带着四名战士,佯装撤退,将一部分的土匪吸引到了另一边,给周恩来争取更多的逃离时间。

周总理

而还在战局中心的陈友才则身负重伤,他咬着牙指挥着战士们反击,顶着敌人密集的火力奋勇阻击。

尽管已经身中数枪,但是他知道自己还不能倒下,只要自己还活着一秒钟,就能为周恩来逃生的机会加一分。

在鏖战许久后,陈友才成功赢得了时间,周恩来已经和战友们成功突围。

陈友才和他身边的战士们子弹耗光,敌人意识到这点后,上前发起猛攻,最终,陈友才和率领的警卫班战士全部牺牲。

周总理

土匪们在陈友才的遗体上衣口袋中翻出了一张写有“周恩来”的名片后,以为伏击成功,这才离去。

附近的通讯班在战斗开始的时候试图联系步兵连,但是电话线却被剪断,后立即联系了红军总参谋部。

毛泽东得知了中央警卫团的报告后,一脸担忧的急匆匆跑到警卫队集合处做营救的详细安排。

而另一边的周恩来在陈友才和战士们的掩护下已经脱离危险,后来周恩来和赶到的增援部队一起把牺牲战士的遗体送回了延安。

毛主席

第二天的追悼会上,周恩来看着陈友才等警卫团11名烈士遗体时,泣不成声。

在毛泽东、周恩来悲痛欲绝的背后,关于遇袭调查也在逐步进行,而我党已经有了明确的调查方向,真相即将揭开!

周恩来在劳山北麓遇袭的事情轰动全国,作为党的高级领导者,和国民党代表谈判的日期,地点,和出发路线都应该是严格保密的,情报究竟是如何流出的?难不成我军出现了卧底?

毛泽东势必要抓出那些凶手,为了给牺牲的战士和恩来同志一个交代。

周总理

经过党中央多次会议,毛泽东决定让当时的保卫局侦查科科长谢滋群来负责调查真相,找出凶手。

但是对于谢滋群来说,这个任务十分困难,遇袭地点在人烟稀少的山麓中,而且大多数警卫员战士都没看到敌人的面貌,敌人伏击后就全然离去,也没有太多有用的线索。

没有头绪的案子该如何调查,还好谢滋群不是第一天做侦查。

他首先排除了蒋介石的国民党,西安事件的和平解决,国共之间的关系并不像之前那样紧张,双方的合作意向是众所周知的。

毛主席

其次,周恩来在准备谈判期间都是严格保密的,就连谈判前期的来往都属于最高机密,敌人也无法清楚地知道详情,并提前在山中设下埋伏。

于是,谢滋群以第二个问题为案件的切入点,去往案件发生地及其周边了解情况。

在整个案件调查过程中,谢滋群发现袭击车队的敌人基本上全是延安附近的山匪,人数在200人左右。

当地土匪人数不多,但和当地的哥老会有关系,哥老会的成员烧杀抢掠,当地百姓深受其害。

周总理

谢滋群掌握线索后,首先认定这次袭击和哥老会有关系,就算不是他们干的,也一定知道一些内幕。

哥老会是民间结社,类似于洪门的帮会组织。

他们大多由无业游民或者街头混混组成,偶尔也有些知识分子。

为了适应残酷的社会,他们打着劫富济贫,互相帮助的口号,互助团体常常因生计所迫,做起打家劫舍的勾当,不知不觉中成为了社会安定的破坏者。

在一番调查后,谢滋群发现了那袭击车队的200多土匪是另一个组织,这些土匪平常活动十分隐蔽,一有风吹草动就躲在山中,难寻踪迹。

谢滋群

在想办法找到土匪据点和山中遇袭的真相的过程中,谢滋群用出了自己的“杀手锏”。

他派出了十几名战士,伪装成土匪混入土匪窝,伺机打听消息。

在我党高效的行动力下,战士们没过几天就传回了有用信息。

原来山中的山匪都是由一名叫做李清吾的土匪带领,他们和国民党联系十分密切。

国民党碍于国共合作不能明目张胆出手,所以特地暗中指令这个由国民党一手培养的200人土匪组织,让他们想办法和延安内部的特务获取联系,打探城内高级领导的动向和情报。

李清吾联系到了延安的特务冯长斗,在冯长斗的帮助下,李清吾得知警卫排的人数和卡车动向,分析出来周恩来前往西安的具体路线和日期。

这让李请吾兴奋不已,萌生了杀死周恩来,向蒋介石邀功的念头。

于是在4月25日,土匪头目李清吾和反动民团头目姬延寿带领人马埋伏于劳山林中,之后发生了山中遇袭的事情。

因为遇袭事件的发生,党中央对哥老会等相关组织的的态度从之前的友好合作态度转为限限制发展。

根据党委的新指示,我党将哥老会分成了苏区、白区,对其有了更多的关注,时刻注意哥老会的动向,以避免哥老会会成为反革命的工具。

在谢滋群汇报完调查结果后,毛泽东派吴台亮组建剿匪部队以应对层次不穷的匪患,但当地的土匪和白区内的哥老会却反应剧烈,不时用暴行向剿匪部队示威。

见此情形,吴台亮申请了增加兵力,势必要将土匪和反革命组织清楚干净。

在大部队浩浩荡荡的准备实行清剿时,反动民团头目姬延寿试图依靠李清吾的土匪队伍抗击清剿。

毛主席与周总理

吴台亮毫不犹豫地逮捕了姬延寿,不给他寻找支援的机会,并且吴台亮根据命令进行了下一步行动。

在吴台亮清剿期间,司令部的政委贾腾云试图叛变与土匪勾结,里应外合抵抗吴台亮。

但是贾腾云拉拢的第一个人就失败了,警卫班班长李天杰没有被名利诱惑,忠于革命忠于党,将贾腾云的叛变告知了吴台亮,之后贾腾云被押送延安。

在清剿完李清吾的山匪组织,击毙200余山匪后,吴台亮还消灭了附近46股土匪。

之后李清吾和姬延寿被押往公审台,看着台下群情激奋的民众,他们的眼中早就没了昔日的狠辣和嚣张,而代替的是挥抹不去的惊恐和对死亡的恐惧。

国共两党的合作如同昙花一现,在面对共同敌人时还在想着做“小动作”,这是国民党最终失败的前提。

而这被国民党用来当做政治工具的土匪团则是穷凶极恶之人,他们的眼中只有利益再无良知。

罪人得到了制裁,但是他们的罪行却还依然存在,牺牲的伤痛让每个人铭记,无法抚平。

恩来同志一生未能忘记这次劳山遇袭,他可能忘了惊险,可能忘了自己的生死一线,但他永远忘不了那警卫战士们的壮烈牺牲。

1973年的恩来同志回到延安,想要看看自己的副官陈友才的墓,但得知被胡宗南毁掉后遗骸不知去向,恩来同志听闻噩耗,伤心欲绝。

1976年1月8日,恩来同志与世长辞。

在恩来同志的口袋里,工作人员找到了一张泛黄的老照片,上面是恩来同志和副官他们的合影,而背面则是他亲笔写着的:劳山遇袭,仅存四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