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终荒地终老。浩劫临人间,为何而战?因情,为恨?只为逆天一战

天终荒地终老。浩劫临人间,为何而战?因情,为恨?只为逆天一战

冰天雪地中,漫天的雪花纷纷扬扬的飘洒而下。冷凛的北风呼啸着,将大地笼罩在一片严寒之中。彻骨之寒,将天地冻的仿佛都在发抖。

“哇!哇!”

在这人迹罕至的雪地中却传来婴儿的啼哭声。哭声强劲有力,也许是婴儿知道在这冰冻的世界里,不哭的大点,引起过路人的注意自己就会冻死在这寒冷的地方。

哭声持续了很久。天上的雪花依然飘落,为大地铺上厚厚的银装。

渐渐的哭声越来越弱,但却不曾断绝。

在这风雪之夜一位老人缓缓的行走在雪地上,出奇的是雪地上没有留下一丝脚印,连半点行走过的痕迹都无法看出。

“呵呵,小家伙你的生命力很顽强啊。”老人从雪地中抱起了襁褓中的婴儿,是个男婴,粉粉嫩嫩的非常可爱,小脸此时已经冻的发紫,让人万分怜爱。

老人一个转身消失在了茫茫雪地中。一切又归于了寂静。

春去秋来,夏冬交替。转眼间已过去了十几个春秋。

一位俊朗的少年在山崖上练功。出招快如闪电,迅极如风。

整整一个时辰后,少年停了下来,来到一颗大树下休息。

“该回去了。”少年轻声道。

少年起身离开了,走了没多远进了一个山洞。

山洞中光线明亮。有一个老人在静静的打坐。老人很是苍老,白发苍苍,双目却绽放出无比睿智的光彩。

“苍邪你回来了。”老人道。

少年回答道:“嗯,师父我今天已经完成了今天的功课。”

“很好苍邪,为师教导你已经有十几年了,你的天赋和悟性都是为师生平仅见,相信用不了多久你就可以超越为师了。”老人睁开了双眼,慈祥的看着苍邪道。

“去休息吧,明天为师领你去一处地方。”

“是,师父。”

苍邪走进了洞中深处,老人又闭上了双眼。

一片广阔的视野展露在苍邪眼前,他从洞中出来了,来到了一个山谷中。

山谷中异草遍地,处处盛开着奇花,馨香弥漫,苍郁的古树挺拔而立,百鸟枝头竟相争鸣。

苍梧来到一块岩石上躺了下来,这快岩石光滑平坦。足足可以躺下几人。

“石头啊石头你真是上天送给我的礼物啊,多亏了你我睡觉才可以睡得这么香。”苍邪拍着石头,微笑道。

听着百鸟鸣叫,很快苍邪便沉沉的睡去。

次日,“苍邪醒醒。”老人摇了摇还沉浸在睡梦中的苍邪。

“师父。”苍邪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

“跟我来。”老人说完便走了,苍邪赶紧从石床上爬了起来跟了上去。

“师父我们这是要去哪啊?”苍邪问到。

老人回过头,看着苍邪,道:“去一个你该去的地方。”

“我该去的地方?”苍邪充满了疑惑和不解。

老人将苍邪带到了一座雄峰的山顶之上,俯视而下,只见到茫茫云海,将万物都遮住了,什么都见不到。

驻足停下,老人望着茫茫云海,问到:“苍邪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身后的苍邪走上前来,看着眼前翻滚的云海,道“师父,只有一片云海,其他的什么也看不见,都被这云海遮挡了吧。”

老人双指点向苍邪的眼睛,道:“苍邪你再看看,把看到的告诉为师。”

再次看去,那茫茫的一片云海却化为了虚无,大地出现在苍邪的眼中。

大江河流星罗旗布,如同人体中的血脉一样遍布大地之上,奔腾不息,流动不止。

一座座巍峨的大山,鼎立在天地间。仿佛自远古沉睡至今的巨人一般。

苍鹰展翅,直冲而上,飞往高天俯视大地。

“我看到了大地,河流一座座大山……”

“苍邪这些美好应该永存世间吗?”老人问到。

“当然了师父,大地山川上天的恩赐,福泽人间。我们要守护住这一切。”苍邪道。

“记住苍邪守护自己在乎的东西,为了自己要守护的东西就算是付出一切也是值得的。”老人语气中似乎蕴含了很多的意味。

“师父您带我来此处有什么用意吗?”

“苍鹰展翅,翱翔高天。而你就是那只苍鹰,师父也该让你去寻找属于自己的天空了。”老人指着那只展翅飞翔的苍鹰说道。

苍邪不明白自己的师父为何带自己来此,看大地山川,又说出那么多奇怪的话。

“看到那条路了吗?那将是你新的起点。”

一条小路隐没在云雾中,如蜿蜒盘旋的龙。

此时的苍邪明白了师父的意思,让自己下山。“师父是弟子做错了什么吗?您要让苍邪离开。”苍邪跪了下来。

“孩子你什么也没做错,你要去寻找属于自己的天空了。”老人扶起了苍邪,慈爱的抚摸着他的头。

尽管充满了无限的留恋不舍,苍邪踏上了那下山的路,走了几步他回过头去,老人的身影

已经消失了,无影无踪。

“师父,徒儿走了您保重。”苍邪心中默念道。

离开了自己从小长大的地方,离开了至亲的师父。苍邪的心情十分难过。

可渐渐的苍邪的难过便被对外面世界的好奇和憧憬所取代了。

看着眼前的一片森林,苍邪的手中拿着一副地图,他观看了一遍。道:“依照师父给我的地图上的标注穿过这片森林就到了有人居住的地方了。”

如风一般,苍邪的身法快到了极点,他用上老人传授的身法。

疾如风的速度闪电一般的掠过。

突然一道身影重重的撞向了极速前行的苍邪怀中。

“啊!”

“不好。”苍邪瞬间将那道身影接住,避免了其撞向大树巨石。

抱着怀中的人,苍邪轻轻落地,一股清香扑鼻而来,让人忍不住多吸两口。

“好香啊。”苍邪陶醉于清香之中,还将鼻子凑近了去品味这芳香,他的怀中好似抱住了一块温润的美玉,温暖而又柔软。

“你可不可以先放开我啊。”清脆如风铃般的声音在苍邪耳畔响起。

“得罪了我不是故意的。”苍邪这才意识到自己怀中紧紧抱着的是一个人,还是一个女孩。

放开了了女孩,女孩久久才转过身。

“秋水为神,玉为骨”便是用来描绘眼前这位少女。

如瀑的紫色长发随风飘动。眉如墨画。绝美无暇的容颜让一切尽是失色,胜过霜雪的肌肤吹弹可破,如水的眸子灵动迷人,充满了灵气。

再看苍邪,俊逸非凡,潇洒超然的气质让人如沐春风。

两人陷入了一种奇妙的沉默。

“姑娘方才多有得罪,实在是不好意思。”苍邪打断了沉默,先开口道。

“无妨,刚刚谢谢你救了我。”少女轻声道。

“姑娘发生什么事了吗?”

少女将所发生的事告诉了苍邪,原来少女是遭到了妖兽的攻击,被冲散了。

“姑娘那我送你去找你的家人吧。”苍邪提议。

“吼!”一声虎啸响彻山林,只见大地都在震动着。一股百兽之王的王者威压席卷而至。

一个庞然大物拔山倒树而来,它的体型无比巨大。行动起来却电光石火,眨眼间便消失在苍邪和少女的眼前。

“刚刚应该是嗜血王虎,我们跟上它。”苍邪拉着少女,以极速追赶着嗜血王虎。

嗜血王虎,妖兽中强大无匹的存在,其性情暴躁无比,实力更是强横。

嗜血王虎显得很是焦急,它不断的提速急奔,向着什么地方赶去。

嗜血王虎猛烈的向着前方狂奔,压倒了一片片粗壮的树木,扬起了漫天的烟尘。

“这嗜血王虎到底怎么了,显得如此急切。”苍邪心中充满了疑问。

远远的地方火光冲天,那是一片村庄。隐隐可以听见人们的哭喊声,撕心裂肺。苍邪看到了一个与嗜血王虎同样庞大的身躯,它的每一次扭动身躯都会收割大量的生命,毁掉一个个家。

“我们就是遭到它的袭击。”少女指着那个与嗜血王虎一般大小的身影,道。

“那是三头妖蟒。”“畜牲。”苍邪大喝一声,将速度提升到极致,赶往被三头妖蟒攻击的村庄。

“吼!”嗜血王虎先一步赶到,它猛然一击,将三头妖蟒的身躯撞的退后了几丈。

村庄一片火海,哭泣声,哀号声伴随着燃烧的大火。

三头妖蟒那百丈长的身躯缠绕着,盘成一个圈。露出三个硕大的蛇头吐着蛇信,向嗜血王虎示威,两个都是妖兽中强大的存在。

“大哥。”少女叫道。

一个相貌英俊,英武非凡的白衣男子抱着一个小男孩从火海中冲出,他的身后还跟着几人,这些人手中都抱着几个孩子。

“月儿。”白衣男子看着少女高兴道。

“娘,爹。”几位孩子看着成为了一片火海的村庄哭喊着。

“妹妹,妹妹。我妹妹还在家中。”被白衣男子放下的一个小男孩哭到,满脸泪痕的跑向村庄。

“小弟弟,你不能在回去了,大哥哥一定会把你妹妹毫发未损的带到你面前。”

小男孩的身体被苍邪按住了,只是一个转身,苍邪的便消失在原地,没入那火海中。

“苍邪小心啊。”少女看着那没入火海中的少年,担忧道。

白衣男子的眼中有种深深的愧疚,他叹了口气。道:“这都怪我们啊,是我们害了村民。”

月儿拉过一个女孩,搂在怀中安慰,听闻白衣男子这么说,大惊道:“大哥怎么是你们害了村民呢,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你被冲散后,我让王叔去寻找你。而我们和上官家继续和三头妖蟒战斗,可是后来上官家发现了这片村庄却将三头妖蟒引来了这里,我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村民被屠戮。”白衣男子懊恼万分,一拳击在了一颗大树上,树叶纷纷落地。

得知了事情的前因后果,这三头妖蟒原是被另一个家族引到了这村庄。

三头妖蟒和嗜血王虎这两大妖兽在远处斗的激烈万分。

火海中的苍邪在一个快被烧尽的房子中找到了一个小女孩,她的双手还在拉着被房梁压住的父母,哭那么无助。

一道气浪扫过,清除了重重阻挡,苍邪快步走到小女孩面前,“小妹妹,你哥哥在外面等我们和大哥哥一起走好吗?”

“不,我要爹娘,我要爹娘醒来。”小女孩使劲的拉着一男一女的手,想将他们拉出来。

“小妹妹你听我说,你爹娘呢现在去了一个地方,他们让你和我去见哥哥,知道吗?”苍邪为小女孩擦去泪水。

“真的吗?”

“当然了,来抱紧大哥哥的脖子,千万不要松手。”苍邪抱起了小女孩将她护在怀中,冲出火海。

“妹妹。”小男孩看到苍邪抱着一个小女孩冲了出来,立刻跑了过去。

“来去哥哥身边吧。”他将小女孩放了下来。

“大王加油,打死它为大家报仇啊。”小男孩牵着小女孩来到了众人身边。

“小弟弟,你叫那嗜血王虎‘大王’你们认识。”苍邪很是惊奇。

“大哥哥谢谢你救了妹妹,我叫溪。我和大王是好朋友,就是我呼唤大王来的。”

想不到嗜杀成性的嗜血王虎竟是会和一个小男孩有如此感情,竟然被一个小孩所呼唤至此。这让众人莫不惊异。

一声巨大的响声,两大妖兽各自倒退,巨石被撞的粉碎,大树被直接撞成了粉末。

嗜血王虎一声长啸响彻了天地,露出了血盆大口中的巨牙,它的额头布满了妖纹,这些妖纹浑然天成,很是神秘。

妖纹闪烁,嗜血王虎猩红的双眼射去两道红光,直取三头妖蟒。

红光射穿了一切,蕴含了可怕的力量。

三头妖蟒张开三个大口,喷出了一片绿色的液体。

红光和绿色的液体在空中同时散尽。

“我要去帮它。”

两大兽中王者斗得难舍难分,苍邪要去帮助嗜血王虎斩杀三头妖蟒。

“你别去很危险的。”月儿阻止道。

“大哥哥不要去啊,它很凶的。”小女孩拉着苍邪的衣服怯怯的说道。

“别怕,大哥哥会没事的。”苍邪抚摸着小女孩的头,对月儿微微一笑,让她不要为自己担心。

小男孩对着远方的嗜血猛虎大喊,道:“大王,大哥哥是好人他是来帮你的。”

“翻云覆雨手。”人未至杀招已至。苍邪抬手间拍出一掌,巨大的手掌从苍穹之上拍落而下。嗜血猛虎也发动凌厉一击。

“轰隆。”一声巨响,三头妖蟒那庞大的身躯被苍邪和嗜血王虎联手击中,重重的摔在一座小山丘,将小山丘移为了平地。嗜血王虎猛然扑上三头妖蟒,按住了三头妖蟒的三个头颅狂暴的撕扯起来。

百丈长的蛇身瞬间拍打起来,将周围的石块拍成碎片。苍邪用双手死死抱住三头妖蟒的蛇身。

被苍邪和嗜血王虎联手压制的三头妖蟒拼命的挣扎抵抗。

“大哥他不会有事吧?”月儿担忧的问到。

“放心吧,他的实力在我之上,况且又有嗜血王虎一定没事。”白衣男子回答道。

终于三头妖蟒停止了挣扎不再反抗,百丈长的身躯僵硬的躺在了地上。鲜血从厚厚的鳞片中流了出来,染红了一地,嗜血王虎的皮毛上沾满了血,确定三头妖蟒没有了生机,苍邪累的倒在了地上。

嗜血王虎低声咆哮了一声,便放开了三头妖蟒鲜血淋淋的头颅,退后了几步。

突然,躺在地上的三头妖蟒冲起,喷出三道绿色水柱,轰向了嗜血王虎。同一时间出现在苍邪身后张开了巨口将苍邪吞了下去。

“苍邪。”

“大哥哥。”

月儿的心仿佛被什么刺痛了。

“月儿,不要过去。”月儿要冲过去,被白衣男子紧紧的抓住,动弹不得。

“不,不会的,他不会死的。”月儿哭泣道,想要挣脱白衣男子。

嗜血王虎大吼一声,无比愤怒。化作一道红色闪电,暴射在了三头妖蟒的身躯之上。

三头妖蟒此时抽搐起来,百丈的身躯剧烈的抖动着,显得非常痛苦,胡乱的抽动着。

见此情况,白衣男子露出了微笑,看着众人。道:“放心,他还没死,他马上就会出来的。”话音刚落,只听“砰”的一声,三头妖蟒的蛇身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破洞,一个浑身被鲜血染红的少年飞出。

在这时,嗜血王虎也发动了最后一击。它张口喷出了一道红色的破坏毁灭之光,彻底终结了三头妖蟒那不可一世的生命。

“大王,大哥哥你们赢了。”小男孩喜极而泣。

“三头妖蟒你的假死术却是厉害,不过我早已发觉现在为你的罪孽赎罪去吧。”苍邪早已发觉当时三头妖蟒并未死去,而是动用了一种假死之术,让人误以为其死去。但他却早已发觉,并将计就计。让三头妖蟒将自己吞下,从最为脆弱的内部攻击三头妖蟒。

“很高明的计策。”白衣男子心中想到。

苍邪的体内此时翻江倒海一般,他将三头妖蟒的千年蛇胆吞入了体内,蛇胆中蕴含了三头妖蟒一生的功力和修为。是三头妖蟒的至宝,比之妖丹还要重要。

他慢慢的回到了众人的身边,苍邪的脸上落下滴滴汗水,强忍着体内混乱的真气冲击。嗜血王虎回头看了一眼小男孩,猩红的眼睛让人害怕,但却不曾闪现杀意,一跃而起,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你没事吧。”月儿上前问到,眸子里流露出关怀之情。

“我来看看。”白衣男子察看苍邪的情况,“他体内的真气混乱无比,有两股强大的力量在对抗着。”白衣男子道。

“大哥你一定要救救他啊。”月儿万分担心苍邪。

“我尽力,他体内的这两股力量太过强大,我只能用《清风静水功》来调和一下,缓和他体内抗衡的两种力量。”

一股股柔和的内力缓缓的汇入了苍邪体内。这股内力如潺潺溪水一般,清凉缓和。

“好戏终于结束了吗?”一个男子的声音从树林中传来,随后走出了十几人,为首的是一个着华美衣饰的俊美少年,手中轻轻摇着一把锦扇。略有三分邪气。

“月儿妹妹你可真让我们好找啊,没想到你已经回来了,愚兄找寻了整个丛林都未曾见到你,真是担心死我了。”俊美少年的嘴角扬起一抹弧度,温柔的看着月儿。

月儿只是瞥了他一眼,目光便回到了苍邪身上,冷声道:“上官寻我的安危不需要你来担心,你难道就不觉得愧疚吗,祸水东引将三头妖蟒引到了这里却逃离了,放任三头妖蟒将这片村庄屠戮。”语气中充满了对的厌恶。

俊美少年不以为然,“月儿妹妹,区区几个贱民何足道哉,再说了秦兄不是还救了这几个小鬼吗?”指着几个幸存下来的小孩说道。

正在为苍邪疗伤的白衣男子被一股强大的内力震开,苍邪睁开闭着的双眼。浩荡真气从他身上席卷而出。

“啪”重重的一巴掌,俊美少年直接被抽飞了,俊秀的脸庞上留下了深深的五指印。

“你找死。”身旁的十几人大喝一声,全部出手。

苍邪当着这么多侍卫的面打其主子的耳光,将他们视若无物,还是这般随意。他们竟然连当都挡不住。

一拳轰出,磅礴的真气爆发开来。排山倒海一般。尘土乱飞扬。仅仅只是一拳,将十几人尽数轰伤。苍邪一步步走近上官寻。

“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不需要知道。”

“我是上官家少主,你确定要与整个上官家作对吗?”

苍邪走到上官寻面前,冷漠的看着他,道:“给村民们跪下磕头。”

“跪下,让我一个堂堂上官家少主向这些死去的——”“贱民”二字还未从上官寻口中说出,他的脸上已然又多了五个鲜红的指印,和先前的俊脸形成了鲜明对此。

“跪下。”苍邪重复着这两个字。

“有种你就杀了我。”上官寻抹去嘴角的血迹淡淡的说道。

“我不喜欢杀人,更讨厌杀人。”苍邪快如闪电一样的手法在上官青身上点过,封住了他的几个穴道。将他提起,径直来到了村庄的废墟上。

烧焦的房屋,四处弥漫着焦灼的气息。

“跪下。”上官寻的双膝重重的跪在了地上,这不是他屈服了,而是苍邪所致。尽管跪下,但上官寻仍是昂起那高贵的不可一世的头颅。眼中满是怨毒之色。

苍邪并没有去看他一眼,道:“磕头。”

高贵的头颅即将接触地面的一刹那,一道真气弹来,冲破了苍邪封住的穴道。

“少主老夫来迟了。”

不知何时一位枯瘦如竹的老人到了落在了上官寻的身旁,老人虽枯瘦但却如苍竹般挺拔,“你让我们上官家少主下跪磕头,自缚双手请罪我可以饶你一命。”

“痴叔你来的正好,让他知道和我上官家为敌的下场。”一向目中无人的上官寻面对这位老人时再没有一丝傲慢,取而代之而是深深的敬畏。

老人回过身,看着上官寻,道:“少主放宽心,上官家的脸面我自会讨回。”

上官寻没有说话,只是戏谑的看着苍邪。就如同一个猎人看着笼中的野兽。

“好一个上官家的脸面,我倒想问问老人家那些妄死的村民又该向谁讨个说法呢?”苍邪字字铿锵。

武痴盯着苍邪,点了点头道:“少年我本不想伤你,可你却与上官家为敌我只好出手教训你一番。”苍邪并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的惧意,这一点让武痴很是欣赏。

“武痴前辈您一代前辈英杰难道要欺负一个少年后辈吗?”一旁的白衣男子道。

“呵呵,原来是秦英公子,不知有何指教啊。”武痴老人看着白衣男子,微微笑道。

“指教如何敢当,只是前辈要对一位后辈动手未免有损您的威名。”秦英道。

“秦英公子你不必激我,我武痴行事向来没人可以左右。”武痴傲然。

“秦大哥我不见得会输在一个老头的手上。”苍邪的目光对上武痴老人,丝毫没有胆怯。

“出手吧。”武痴道。

汹涌澎湃的真气从苍邪身上爆发开来,向八方席卷。他重重的轰出了一拳。

就在拳头要击在武痴老人的身体之上时,武痴的身体却如鬼魅一般,一闪而逝。苍邪的拳头落空。

可此时苍邪的身影也突然消失,“砰。”的一声他又是一拳轰出,瞬间出现在了武痴面前,与武痴对轰了一拳。

比速度,较身法。苍邪自问不会输于任何人。

武痴嘴角挂着一丝笑意,眼中满是赞意,他感受到了眼前这位少年方才那一击中所含的力量,那是他生平所见少年中无人可以达到的。此次苍邪败在他手中他也不会取其性命。

只见到残影不断的飘过,二人的速度快到了极致,无法用肉眼去捕捉二人的踪迹。

“没想到这小子的身法如此厉害竟然可以和痴叔一较高下。”要知道武痴的身法乃是一门高深莫测的奇功,当年武痴就是凭着此功法闯出了鼎鼎威名。

秦月绝美的脸上尽是担忧之色,眸子里写满了深深的担心。“大哥你说苍邪会赢吗?”

“难说,武痴乃是一代高人,他成名之际我们都没出身呢。父亲曾提到过他很强。”秦英说道,这一战他不认为苍邪可以取胜。“不过那位名为苍邪的少年也绝非凡人,他应该不会有性命之忧的。”秦英又说道,虽然他不认为苍邪可以战胜一位成名已久的高手,但苍邪给他一种神秘莫测,让人无法看透的感觉,如同浩瀚的宇宙,你知晓它的存在却永远无法去探寻到它的本质。你只能感受到它的伟力与神秘。

苍邪与武痴已经大战了一百回合,却仍然不分胜负,二人平分秋色。谁也占不到对方的便宜。

“少年小子不得不说你很不错,你是我生平仅见的奇才我从未见过像你这般的少年,我们再打下我不知何时才能分出胜负这样吧十招论输赢吧。”武痴称赞道。

“前辈功力深厚晚辈佩服,就如前辈所言十招论输赢。”苍邪同意武痴的提议。

一旁的上官寻脸色很是难看,他没想到苍邪如此之强竟然可以跟武痴战斗这么长时间,丝毫没有落败的迹象。可偏偏武痴还对他赞赏有加,以“生平仅见的奇才”来赞誉自己的仇人,让他气恼万分,可又不能露出自己的不满,武痴在上官家的地位可是非同一般,上官寻平日间对这一位老人也是敬畏有加。所以他便将满腔仇恨施加到苍邪的身上。

谁也没想到就这样为苍邪造就了一位可怕的敌人,会于他不死不休。

十招之数,转眼间已经到了第五招。“行云流水。”苍邪的手掌缓慢无比的拍出一掌,招如其名。似行云如流水,看上去无比的缓慢,但却浑然天成顺畅自然,这一招仿佛就是天之所成。

真气纵横,武痴如陷入行云流水中一般,他的攻击如同打在软绵绵的云朵上消失在了潺潺的流水中成了流水的一部分,没有起到半点反应还给对手的攻击增加了力量。

“可怕而又奇妙的功法。”武痴心中由衷赞赏道。他脸上首次出现了凝重的神色,瞬息间又露出了喜悦,可以见识到如此奇妙绝伦的武学让他大为畅快。就算是此刻让他死在行云流水之下他也无憾了。

“大浪滔天。”武痴大喝一声,猛然发力,层层的气浪一浪接着一浪拍打而来,如同海浪,一浪消失一浪又至生生不息,更为可怕之处在于气浪的力量不断增强。

“前辈你这样做是在增强我的攻击而已。”苍邪看着武痴说道,他不明白为什么武痴明明看出了行云流水的神奇之处还会这般做。

“不对他一定有后招。”以武痴的功力和对战经验不可能做这样没有把握的事,做那无用之功。

果然,武痴随后发出了一招,“惊涛拍岸。”顿时狂暴无比的力量向四周横扫开来。无数的大石化为粉末和尘埃混为一体。

行云流水的奇妙之处在于可以化解敌人的攻击和同化敌人攻击的力量,将其化为己用。可称之为不败的神功。

而武痴的大浪滔天配合上惊涛拍岸可谓精妙绝伦,天衣无缝。武痴老人将庞大无比的力量灌送向苍邪,可他毕竟需要时间去同化那些力量,他所承受的力量还有没达到那种无穷无尽的地步,惊涛拍岸就是在苍邪达到临界点的时候在强行送去的力量,这样一来。行云流水就不攻自破了。

刺眼的光芒肆虐的真气波及到了众人,辛亏那些孩子离得很远又被秦家之人护住,不然必死无疑。

待到烟消云散,苍邪与武痴老人站在战场的中心,无人知道他们俩此时的情况,更别说胜负之分。

“哈!哈!”一老一少相视而笑。笑的酣畅淋漓。

“没想到少年小子你竟然达到了这种境界真是不可思议,不可思议。”

众人都不知发生了何事。

“我输了。”武痴老人重重了说出了这三个字。让众人的身躯都是一颤,无论是上官家之人还是秦家之人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苍邪的强大和不凡他们见识到了,可谁也没想到他可以打败一个很久前就名满天下的前辈强者。

“这怎么可能。”上官寻咬牙道,无比怨恨的看着苍邪,他无法相信武痴败在了苍邪,这个让自己受到侮辱的人手中。对方还只是一个和自己年纪相仿的少年,这让他不能接受。

秦月的脸上满是悦色,嫣然一笑,万花甘为陪衬。

秦英的眼神闪烁不定,不知在想些什么,他的战意也被激起,他渴望与眼前这位奇少年一战。

武痴像是一下子苍老了很多,略显疲惫。说道:“看来我真是老了,十招定胜负。五招就败在了你的手上啊。”

对于武痴苍邪没有一点反感,这是一位可敬的老人,也是一位性情中人。“晚辈体力旺盛这才侥幸胜出。”

“输了就是输了,无需多言。我难道是那种输不起的人吗!”武痴老人大声道。

“前辈不要误会,晚辈并得罪之意。”苍邪解释道。

让人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断剑无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