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问:黑人又高又壮,为什么没有在冷兵器时代去征服世界?

有人问:黑人又高又壮,为什么没有在冷兵器时代去征服世界?

看到这个题目,真是让我笑得合不拢嘴,黑人敢说自己拥有最强壮的身体,怕不是疯了吧。

今天,如果你走在北美的大街上,当然会发现当地的黑人有很多身材极其高大健壮的人。

根据当地的统计显示,北美黑人的平均身高达到了将近1米8,由于当地的生活水平比较高,所以他们的肥胖率也非常大,在街上你们经常可以见到身高接近两米,体重超过200斤的黑人巨汉。


(美国黑人)


前两年被美国白人警察杀死的黑人弗洛伊德,他的身高就超过了1米9体重超过了200斤。

这种黑大汉在面对普通白人或者黄种人的时候,在单兵格斗能力方面确实具备碾压般的优势。

如果面对身高只有一米六几的东南亚人,恐怕一个打两个都不费吹灰之力。

但是,不要忘了北美地区的黑人绝大多数已经不是纯种黑人,他们大多数都是几百年前黑人奴隶后代。

从非洲被运到北美之后,他们逐渐和北美的土著居民,以及来自五湖四海的其他人种结合形成了混血。由于黑人的体貌特征过于明显,所以即使混淆之后,他们的长相肤色等方面仍然具备极强的黑人特点,很多人从血统上来看他们身上黑人的血统其实占比并不高。


(典型的黑人混血人)

北美地区的黑人确实普遍要相对强壮一点,这以特点从17世纪开始就已经在北美地区形成了刻板印象。

主要原因是来到北美地区的黑人本身就经过了筛选,而且至少是三轮:

第一轮:在非洲地区的贩奴船希望从当地能够购买尽可能健康和强壮的黑人作为奴隶;第二轮,经过大西洋漫长的运输恶劣的条件,能够抵达北美大陆的又是黑人奴隶中的体格方面的佼佼者;第三轮,奴隶主希望自己的黑人奴隶拥有更强的体魄。

于是,在这种定向的选择中,能够繁衍下来的黑人身体就越来越强壮了。

同时,黑人在北美大陆的饮食结构也非常丰富,毕竟奴隶主希望这些黑人能够保持健康强壮的身体为他多干活儿。

黑人解放之后,他们又乘上了美国工业化的发展顺风车,结果在饮食方面仍然非常丰富。所以,保证了身体能够得到健康的成长。

在这些重要的条件之下,实际上北美地区的黑人身体的强壮程度和身高等指标是要远远超过非洲地区的。

比如,当年奴隶贸易的集散地非洲的尼日利亚地区是世界上最大的黑人国家,总人口超过2亿,占非洲总人口的16%。

但是他们的身高非常低,只有1米64,比北美地区的黑人的平均身高要低了将近15厘米。


(尼日利亚黑人)

而整个黑非洲地区的黑人平均身高也不到1米67,比北美地区的黑人身高要低至少10厘米。

利比里亚,也就是那个由美国黑人移民后裔统治的国家更能反应饮食对黑人体质的影响。

美国黑人来到当地后,由于该国非常落后,老百姓的生活水平极其低下,结果平均身高只有1米61,比尼日利亚还挫,比北美黑人更是挫了几乎一头。

可见,即使是在北美大陆经过了多重筛选的黑人群体,当他们的生活水平下降的时候,身高也会迅速下降,甚至还不如非洲地区的土著。

还有,大家可不要忘了,非洲的平均身高已经是吃了现代化发展的红利的结果,如果是古代他们的身高会更加矮小,估计也就1米6左右。

比如,在古罗马地区,古罗马成年男子的平均身高达到了1米65左右;

北方的高卢人能达到1米67左右;

在北方的日耳曼人平均身高甚至能达到1米72。

东亚地区身高和西欧在历史上平均起来差不多。

秦汉时期平均身高在1米7左右;

到了宋朝,征兵的标准更是高达1米72。

直到近代,由于老百姓的人均营养的摄入大大降低,身高才逐渐下降。

不过,最近这几年我国成为世界上身高增长速度最快的国家,估计再过个一二十年平均身高应该和欧洲人的平均身高差不多了。

至于身体的强壮程度,以东亚人为例。

在古代游牧区,骑兵往往能够轻易开三四十公斤重的弓,这个臂力让今天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人种中的绝大多数人望尘莫及。

而在东亚的农耕区,不仅肉搏能力远超草原骑兵,而且耐力和力量方面也极其惊人。

战国时期的魏武卒兵力高达10万,这些士兵全副武装的情况下半天能跑一个马拉松,可以开240公斤重的脚踏弩。

考虑到当时魏国的人口也就300万,健康的青壮年男子也就30万左右,魏国能达到这一力量和耐力标准的人口数量占到了当时魏国青壮年男子的1/3。

当今无论哪一个国家哪一个人种也达不到如此力量和耐力水平,也绝大多数人望尘莫及的。

考虑到非洲很多地区的生活方式仍然和古代没有什么明显的区别,可以认为今天非洲黑人的身体素质水平至少不比古代的时候差,那么可证明非洲人的平均身体素质在古代远远不如亚欧大陆,最起码远远不如东亚大陆的民族。

黑非洲在历史上一直是一个文明落后的地区,虽然埃及作为世界四大文明古国之一早在五六千年前就有了文明,但是由于埃及和黑非洲地区有着天然的高山大漠隔离,埃及的文明只能向北扩张而对于黑非洲地区的影响是非常弱的。

得不到来自外界文明的滋养,黑非洲地区又没有优秀的原生文明,所以在古代漫长的时间里黑非洲地区的生产生活方式都极其落后,以至于到了今天很多地方也没有获得明显的改善,这也导致在古代的时候土地的单位承载人口数极低。

根据格罗宁根大学的研究显示,在公元0年左右,整个非洲地区人口只有1650万人,约占同时期世界人口的7.1%;

公元1000年,非洲人口只有3300万,约占同时期世界人口的12.3%;

到1600年,虽然非洲人口增加到了5500万,却反而下降到了世界人口的9.9%;

在世界份额的最低点为1913年,当时非洲人口为1.2亿,但是只占世界人口的7%。

如果去掉北非人口,仅算撒哈拉以南的黑非洲地区的黑人,占世界的比重就更低了,估计在公元0年的时候人口还不到千万,大约相当于我国或者欧洲同时期人口的15%左右。

所以,非洲地区的黑人在古代既不高大也不强壮,人口密度更是非常低。

由于非洲地区非常闭塞落后,在古代的时候非洲绝大多数人肯定也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某些地区的非洲人认为自己老子天下第一,出于一种夜郎自大的心理状态,甚至有征服世界的想法也是非常正常的。

至于为什么没有能够在冷兵器时期走出黑非洲去试图征服世界,原因是多方面的,最主要的一点是:黑非洲地区在历史上从来没有建立过一个庞大的帝国,没有任何一个有为的君主有能力调动数10万甚至数百万级别的人口从事某一项大规模工程的能力。

众所周知,一个帝国想要对外扩张,就必然形成一个强大的中央集权,然后兼并周边部落、方国扩充实力,才有可能对外发动远征。

比如,马里帝国极盛之际人口高达2,000万,但是该国由12个被征服的部落联盟组成。所谓的马里帝国是这12个部落联盟的首领将他们的王国送给了马里帝国而作为回报,这些部落联盟的首领依然能够拥有他们加入帝国之前的大部分权利。


(马里帝国)

所以,这是一个松散的邦联,在强盛时期也不过只能维持帝国的疆域和各个部落联盟首领之间表面上的和平。一旦帝国衰落,这些部落联盟的首领就会裂土封疆脱离帝国的统治,这样的国家根本就没有能力对外发动远征,只能守内虚外。

同时,黑非洲地区的国家往往具有极强的自我封闭性,在面对外界的未知世界时保持的是一种害羞的心态。

比如,著名的加纳帝国极限时期国土面积高达上百万平方公里,拥有20万大军,可是该国却不愿意和外界发生联系。帝国的首都建在茂密的原始森林里,禁止外人进入,这样的国家即使再强大也不可能产生向外远征的想法。


(加纳帝国)

由于缺少和外界的联系,黑非洲地区的国家靠自身的发展很难孕育出先进的文明,于是直到西方人在19世纪踏入非洲的土地他们就自然而然被征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