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第一位华人酋长:拥有一支私人武装部队,曾领兵救回中国大使

非洲第一位华人酋长:拥有一支私人武装部队,曾领兵救回中国大使

随着时代的发展,随着国民的富裕,越来越的中国人开始走出国门,去到其他国家、地区旅行、生活,这是一种开放积极的象征。

但作为全球最安全的国家,离开了祖国的庇护在外的人,往往也会面临一些意想不到的危险,所以在近年来,“维护中国海外安全”这个新的概念逐渐出现。

而在长期处于动乱之下的非洲,且是非洲最大的石油产出国尼日利亚,有着一位名人,在这个国家,提起他的名字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的身上背负无数令人咋舌的传奇故事。

他从一位英语老师,成长为非洲第一位华人酋长,并且拥有一支属于自己的武装部队,总统看到他都得绕道走。

而同时他长期为中非关系的发展而奔波,几乎成了在尼华人的一面保护盾,还曾经率兵营救被劫持的中国大使。

这便是胡介国,一个极为成功的商人,一个非洲的中国酋长,一个华人在海外的旗帜。

胡介国1948年出生,祖籍上海市普陀区,是家里最小的孩子。胡介国父亲是个商人,经济条件不错,生活比较富足。

从小到大,胡介国都在安安稳稳地读书,后来考入了晋元中学。这是一所当时有50多年历史的中学,后来为纪念在上海为国捐躯的少将谢晋元而更名,师资力量尤为雄厚。

但因为时运不济,胡介国后来成了“老三届”学生,在当时非常特殊的时代背景下,绝大部分“老三届”在毕业后都成了知青。

胡介国也不例外,他很快就下乡去了,但因为自身吃苦耐劳的品格,被选拔上了工农大学。 1972 年,胡介国成为第一届毕业的工农兵学员,毕业后就进了上海的南海中学做了一位老师,负责教授英语。

及至此时,胡介国的生活都很平淡,而他在当时的环境下成长起来,对这种平淡也并没有什么感觉,不过转折很快便到来了。

胡介国的父亲一直在上海经商,在解放战争后期,也就是胡介国仅1岁的时候,胡父去了香港。

胡父本以为香港发展前景好,可不承想,当时大批国民党人涌入香港,人口陡然暴增,经济连年衰退。

有多年从商经验的胡父,在香港都干一行赔一行。胡父意识到,在香港自己或许不能崭露头角,但如果去一个不发达的地方,自己就是那个出类拔萃的人。抱着这样的想法,胡父把目标定在了遥远的非洲。

他第一个选择的地方是尼日利亚,因为这里当时还没解放,仍是英国殖民地,而且从香港过去不要签证,也花不了多少路费。

于是,胡父到了尼日利亚后,就开始做起了自己的老本行——纺织生意,不仅重获新生,而且愈发红火,经过一些年的打拼,胡父已经成为了当地的华侨领袖,颇有些影响力。

这时候,他也想到了那个远在家乡的小儿子。

1978年,我国下达政策,允许华侨将自己的子女接出国去继承事业。

当时南海中学校长也找胡介国谈过话,校长也是个通情达理的人,他既支持胡介国去非洲闯荡,但是也流露出了挽留之情,毕竟谁也不想失去这么一位优秀的老师。

但胡介国的话却让校长大吃一惊,他直截了当地表示:我不去。

那个时候,他对遥远的非洲感到十足陌生,他认为那里只有三样东西:黑人、贫穷和疾病。

但同年,中国驻尼日利亚大使冯于九回国述职,他和胡介国的父亲是熟人,受胡父之托专程来到上海看望胡介国,并再次向他提出询问去尼日利亚的事。但胡介国还是一口否决了。

冯于九走的时候,语重心长地对胡介国撂下了一句话:

在尼日利亚的华侨领袖,不能没有接班人。

或许是这句话点醒了胡介国,他后来主动去找冯于九,表示愿意和他去尼日利亚。

但一向嘴硬的胡介国却说,他去想的不是接父亲的班,而是父亲的年纪大了,心中觉得过意不去,所以打算去非洲探望一下父亲。况且自己从1岁开始,就没见过父亲。

但不管怎样,胡介国很快就办理好了出国手续,他从深圳的罗湖海关出发,在那个时候,很多事情都还没有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罗湖还是一个破旧的小渔村,而胡介国还是一个有些怯怯的年轻人。

他站在用一堆破木条拼凑起来的“海关”面前回望了一眼自己的祖国,谁也不会料得到,他这一去就将是三十年的岁月,而当他再次回国,深圳早已不是当年的深圳,而他自己,也早已不是当年的自己。

尼日利亚位于西非东南部,1960年宣布独立,其矿产资源十分丰富,是世界十大产油国之一。独立后的尼日利亚,算是非洲国家中比较发达和富裕的了。

70年代初期,日尼利亚颁布了促进法令,限制外资大力发展本国制造业,胡父当年就是凭借这个机会发展起来的。70年代中期开始,尼日利亚又大面积进行石油开采,大批美元涌入充实了尼日利亚的国库。

胡介国初来到这里就大受震惊,尼日利亚高架桥、公路等基础设施一应俱全,甚至很多人家都有电视机。他意识到自己将会在这里闯出一片天地。

但此时,尼日利亚的经济结构其实已经出现了一定的畸形化,对石油的依赖导致曾经辉煌的农业和制造业的萎缩。

而胡介国就嗅到了这一点。他感觉,这里目前最不稀缺的,就是服务业。

因此,当父亲表示,希望胡介国继承其纺织厂生意时,他再次拒绝了,说自己想要自力更生。

胡介国之前教的就是英语,在这方面有很大优势。于是他决定找一份工作——在一家五星级酒店“香格里拉”的餐厅里担任助理经理,也是该酒店里唯一一名华人员工。

在十余年的时间里,胡介国一步步从助理升任到部门经理,再到总经理,最终老板以股份给他分红,让他一跃成为了股东之一,积累下了最初的资金。

在当上经理之后,胡介国就开始对酒店进行整顿改革。酒店也从之前的连年亏损到如今的名利双收。1988年,撒切尔访问尼日利亚时,就是在“香格里拉”酒店下榻的。

而胡介国也完成了从打工仔到老板的蜕变,赚到了一笔非常可观的财富。

然而,他当时有能力改变一家宾馆,却没有能力改变尼日利亚。

1995年,因为尼日利亚近20年的畸形发展,导致环境被大肆破坏,给尼日尔河三角洲人民带来了噩梦。为此,尼日利亚环境学家肯·萨罗·维瓦公开反对尼日利亚开采石油的行为。

此事起初尼日利亚阿巴查军政府并没有在意,但是肯·萨罗·维瓦后来又被尼日利亚作家索因卡(当时已在西方生活了17年,非洲第一个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怂恿,大肆诋毁阿巴查军政府。军政府忍无可忍,于11月10日对肯·萨罗·维瓦判处死刑。

这个时候,西方国家习惯性地打着“人权”的旗号对尼日利亚实行经济制裁,在这种危机下,各国的商人全部开始撤资,按道理来说,已经赚了很多的胡介国也该抽身而退,但他没有。

恰恰相反,胡介国在这个时间点上,直接掏出了自己的全部身家,他拿出800万美元在尼日利亚的首都拉各斯建立了一座个占地上万平方米超级豪华的“金门大酒店”。

这“金门大酒店”最大的特色就是,一律中式化。

这所酒店门口摆着一对汉白玉狮子,里面有景泰蓝、唐三彩等工艺品,六层楼全部采用花岗岩装饰,不仅大气、高端,而且充满了非洲人完全陌生的“东方神秘色彩”。胡介国说:

那是非洲,甚至可以说是欧洲最大的大酒店。

毫无疑问,胡介国的胆子比天大,这是他的一场豪赌,但并不是没有根据的,他的信心来自于自己多年从事酒店行业的经验,以及深厚悠远的中国文化。

因为这家建立在非洲的豪华酒店,不仅中餐地位比西餐高,而且经常开办办中华文化展览会、中国商品展销会,大力地传播着中国文化。

也正是在胡介国的存进下,许多尼日利亚当地人,都学会了使用筷子。

胡介国也看到了中餐在非洲的巨大潜力,于是陆续开办了多家连锁酒店,生意翻倍扩大。后来他又涉足了房地产、旅游、国际贸易等十几个领域,一跃成为尼日利亚的首富。

然而,很多人却并不知道他就是首富。

胡介国在平日生活中一点架子也没有,在酒店建设的时候,他戴个安全帽,风里雨里和那帮黑人工友在一起。

一件好几年的衬衫洗了又洗,都已经褪色了他也没有扔掉。在炎热的尼日利亚,他就穿着那件破旧的衬衫和工友们一起扛麻袋,实在不像个富豪。有些初来乍到的员工还以为他就是工友呢。

年纪大一点的,管胡介国叫“Babban ɗan'uwan”(尼日利亚豪萨语,译为大哥);年纪小点的,基本都称胡介国为“uba”(老爹)。

1999年,胡介国融资2个亿,建立了4所学校,收纳了12000多名学生。很多学生都表示,以后长大了就去胡介国的公司。因为他不但帮助我们上学,而且他对黑人的待遇比其他所有国家的公司都要更好,他永远是uba。

胡介国作为一个商人无疑是成功的,但他同时也积极参与政治。说白了,尼日利亚当地的富商,政要,哪个不得给他胡介国一个面子。

例如,尼日利亚前总统奥巴桑乔在竞选时,胡结果就是他的竞选经理,帮他拉票捐钱,这也让奥巴桑乔后来成功当选。

2001年,尼日利亚的大酋长埃米尔正式任命胡介国为“酋长”,他在数万人的围观下举行了“加冕”仪式,然后他就成为了全非洲第一位华人酋长,被赠予“baba ase”的称号,意味“服务总管”。

在非洲,酋长的地位基本相当于中国的全国政协委员,还要更高一些,每位州长上任之前都要先去拜会当地酋长。

成为酋长之后,胡介国还被允许拥有一支私人武装部队,这支部队有上百人,基本上都是有当地人组成的。他们的主要任务是,在总统,部长,外国官员下榻胡介国酒店时,保证他们的人身安全。而当中国代表访问尼日利亚时,其人身安全也基本上都由胡介国这支部队负责。

而对于坐拥私人武装的他来说,其影响力还远不止如此。

2001年11月5日,中国驻尼日利亚大使馆商务处的3名工作人员在当地一家饭店用餐完毕后,乘坐两部轿车一前一后返回了使馆。

可就在途中,不幸的事发生了。

当时中国大使的两辆车开在前面,而后面一辆奔驰上坐的是一位来自加拿大的银行家。结果三辆车刚走不远,就被一伙歹徒跟踪了。

中途,歹徒加大马力堵住了这三辆车。然后认准加拿大银行家的那辆奔驰320,直接冲了上去结果了这位银行家。显然他们的目的并不是中国大使。

但不幸的是,歹徒们明白,他们不可能轻易逃脱,于是直接劫持了三位我国大使。

可当地警方赶到后,鉴于歹徒手中有人质,以及对方火力十分强悍的缘故,在短时间内毫无进展。

此时,我国驻尼日利亚大使馆想到了一个人——胡介国。

大使馆立刻打电话向胡介国求助。结果,已经53岁的胡介国竟然亲自端着枪,带领数名卫队成员赶到冲突现场。

他身边的警卫都配备有十分先进且火力威猛的美式冲锋枪,一轮交手下来歹徒直接被击毙数人,不得已之下只能边打边退。

胡介国从始至终在枪林弹雨下冒着生命危险冲在前列,一直逼迫着歹徒无奈地丢下人质逃之夭夭,从而成功营救全部大使馆成员,直到亲自把他们送入使馆大门,胡介国才转身离去。

而他的传奇仍在继续:

2004年,尼日利亚总统特任命胡介国为总统顾问,他拥有随时面见总统以及任何一位州长的权力。

2006年,胡介国帮助中国企业在众多西方公司的争抢中,拿下了一条尼日利亚铁路83亿的天价订单,该项目是目前中国在非洲承建的最大项目。

2006中旬,胡介国陪同尼日利亚总统访问中国,其间签订了巨额经贸合作订单......

胡介国成为了一个标志和符号,他象征着中国永远包容与和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友好互助、和睦相处。

在继六百多年前,伟大航海家郑和下西洋首次来到非洲开始,直到今天,我们也不会像西方人一样展开野蛮的掠夺,而是帮助他们建立自己的幸福,维持和平、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