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一马双跨

民间故事:一马双跨


雍正年间,代县赵家村有个姓陈的寡妇,她的丈夫赵安早年上山打猎,不慎吸入瘴气,回来途中又遇大雪,染上风寒,二病交加,卧床不足四天便一命呜呼。留下陈寡妇带着二个遗孤,大女儿方才十岁,小儿子不足三岁。

陈寡妇和子女很快吃光家里余粮,便没了生计。

这天,陈寡妇煮了一锅吹肚鱼,看着怀里的小儿子正笑容可掬,大女儿高兴地帮她盛鱼汤。陈寡妇心一软,一锅吹肚鱼全倒进河里。吩咐女儿水兰照顾好弟弟水生,便独自出在夜色出门了。

晚上,陈家二个娃娃饿得大哭 ,陈寡妇带回一挂猪肉,二斤白面。

陈寡妇自己的劳动力不足以养活三口之家,但她总能让家里吃饱穿暖,村里的人便开始对她议论纷纷。

没过多久,雍正大赦天下,赵家村的流氓赵冀被放了出来。没钱没关系的他想逛窑子,却身无分文。赵冀得知陈寡妇状况,便夜里摸摸进陈寡妇家里,把两个小孩子锁进柴房,强行要玷污陈寡妇。

第二天,赵冀被发现在村口池塘淹死。衙门的人上来查案,也没查出原因,便当悬案挂起来。

一个月后,陈寡妇家来了位贵人,原来是自己亡夫的大哥赵平,小时候赵平被好赌的父亲卖掉,经过多年找拼,成了一方富商,便想回乡。家人都不在了,只有弟弟赵安的遗孀和侄儿。 赵平早年当过兵,下体受过伤,房事无碍,但已经不能生育,娶过三房姨丈都没有子嗣。此时便想让二位侄儿传承自己偌大的家业。

赵平了解到情况后,对陈寡妇说:“弟妹要是不嫌弃,你可嫁给我,我把家里的妻妾都休了。这样两娃子,就是我的孩子,我代安儿抚养你们。”

陈寡妇这苦了这么多年,遇上天上掉馅饼的事,哪能不答应?

赵平准备把家业搬回赵家村,以后再也不离开家乡,吩咐几句后,便回自己家打点。

隔天,村里的屠夫赵阳生也被发现淹死在村口的鱼塘里。赵阳生是村里伙食最好的大块头,平时三五个人近不得他身,这次也被人弄死了。县衙对连续杀人案重视起来。

既能杀死赵冀和赵阳生的人,赵家村还真没有。其村民既没这二人高大,也没这二人强壮。县令调查过,赵冀出来时,身无分文也未来得及与人结仇。赵阳生财物并丢失,平时也没与人结仇。县令便断定此乃情杀,而赵家村最漂亮的女人,又无主的女人就是陈寡妇。

县令便把陈寡妇抓了起来。

升堂时,陈寡妇大喊冤枉。

县令便说道:“你不承认也行,我看事实就是这样的:赵阳生是你的老相好,多年来接济你家,赵冀可能是出来就去欺负你家,你指使赵阳生杀人,你怕杀人事件败露,便把赵阳生骗至池塘边,把他杀害,是也不是?”

说到这里,衙役便要陈寡妇在纸上画押,陈寡妇并没有反抗。

县令怒道:“你这妇人不要命了是吧!这根本就不是事实,我是想引你招了,你竟按我胡说一通认罪!”

“本县早已调查清楚,赵阳生会游泳,身上无大伤,你不可能把他弄进池塘淹死的!”

陈寡妇:“青天大老爷明察秋毫,赵阳生怎么死的我也不知道!”

县令也查到,陈寡妇自己养不活家庭,肯定是与村里男人想好,才活得下去。但村里人,除了赵阳生,也说不出她与其它男人有关系。看来寡妇门前是非多,对她来说并不合适,她只是为了养家,无奈与屠夫一起,并没过多与村里其它男人胡搞。

案子一天未破,陈寡妇就一直关在地牢里。

县令看着暂住衙门的两个小孩,手脚干净,又听话。饿他们一天,然后故意放他们进厨房关了一个时辰,出来后,厨房食物一样不少。这样的小孩,可不是一个坏人能教出来的。陈寡妇除了跟屠夫家有过节,跟其它村民相交甚好。

第二天,县令再次升堂审理陈寡妇,说道:“本县已经查清,你这是一马双跨,有二个情夫,是也不是?”

陈寡妇愣了一下,看着县令不知所措。

县令继续说道:“赵冀当晚去你家行凶,被同去你家找乐子的赵阳生撞见,赵阳生就把这二流子杀了。而你另一个情夫见赵阳生杀了人,怕他多言是非,又把赵阳生给杀了,是也不是?”

“如实招来,另一个情夫是谁?”县令拍起惊堂木。

陈寡妇说不出话了。

“人我已经抓到了,就是你们村去当山贼的赵磊。”

“赵磊那瘦猴,怎么可能杀得死人高马大的赵冀和赵阳生呢?”观案的人群里有人说道。

“用布条!”县令抽出几条布条现场示范起来,只见他用巧劲,轻松制服了一名高大精壮的衙役,且衙役身上没留下任何可见的大伤痕。

“赵磊在那伙陈姓山贼那里学到擒拿手法,对于不懂功夫的人,很容易制服。”

随后县令无罪释放陈寡妇,赵磊隔天便于街市问斩。

劫后余生的陈寡妇回家,翻开衣柜,找出几节皱巴巴的长布条,扔进了灶头里烧着,做起饭来。

后来赵平带家财搬回赵家村,他们一家成了远近闻名的大户。

注:(吹肚鱼即河豚古称,有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