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而全VS小而美,腾讯、网易游戏出海投资路径为何迥异?

大而全VS小而美,腾讯、网易游戏出海投资路径为何迥异?

近日,腾讯游戏与网易游戏在海外动作连连。腾讯在先后入股《艾尔登法环》开发商Fromsoftware、育碧游戏以及骑砍类游戏《Mordhau》开发商Triternion后,更是将前索尼互娱前全球工作室董事长招致麾下。网易也不遑多让,在腾讯收购FS社的同一天,正式收购了《底特律:变人》的法国游戏开发商Quantic Dream,成立旗下第一家欧洲游戏工作室,加之此前网易今年第二季度在北美布局的Jar of Sparks、Jar of Sparks两家工作室,以及在东京设立的樱花工作室和名越工作室,网易游戏海外游戏工作室版图已初步成形。

在布局海外的过程中,腾讯游戏与网易游戏展现出截然相反的风格,腾讯游戏一掷千金,投入千亿元走“大而全”的路线,而网易游戏则精打细算,通过“自营”或者购买游戏工作室模式走”小而美”路线。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表示,在以“买买买”的姿态进军海外市场的背后,以腾讯、网易为首的游戏巨头在出海领域的重中之重是放大自身优势以及寻找到业务模式的结合点,文化差异、隐私政策、分发策略以及用户运营等挑战反倒是游戏出海面临的老生常谈的事了,都有套路或者规律可循。

9月20日,索尼互娱前全球工作室董事长肖恩·莱登加入腾讯游戏担任战略顾问的消息,使得外界的目光再次聚焦到腾讯游戏的海外布局上。

肖恩·莱登。

实际上,腾讯与索尼不久前曾在游戏领域就曾产生过交集。8月31日,腾讯联手索尼以364亿日元的总投资额收购了《艾尔登法环》开发商Fromsoftware(FS社)的30%股份,腾讯占比16.3%,索尼占比14.1%,腾讯也因此成为FS社第二大股东。

随后,腾讯的目光又投向了欧洲大陆的3A游戏大厂。9月7日,腾讯以3亿欧元收购育碧游戏最大股东Guillemot Brothers Limited 多达49.9%的股份以及5%投票权,届时腾讯可将其对育碧的直接持股/投票权从4.5%升至9.99%。同时,腾讯计划协助育碧把3A级游戏带到手机平台,以及将育碧旗下的PC游戏带入中国市场。

上述种种迹象表明,海外投资布局提速已成为腾讯游戏的重要方向之一。

“以前我只会花20%的时间去看海外,而现在我会花60%的时间去观察全球市场”,在今年5月,腾讯高级副总裁马晓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与此同时,在Q2财报电话会议上,腾讯高管在谈及海外市场布局时表示,除了通过现有投资公司发布新作和向海外市场推出国内游戏工作室研发的游戏外,还将积极收购新的游戏工作室。

IT桔子数据显示,截至目前,腾讯在游戏领域参与了9次战略投资或收购事件,投资标的中有7家为海外游戏公司。如果将时间跨度拉长,腾讯游戏的海外版图将更加立体。中信证券研报显示,自2012年以来,腾讯至少耗费978.67亿元,投资了33家海外游戏公司,育碧、动视暴雪、Epic Games、拳头公司、蓝洞公司等著名游戏制作公司背后都浮现着腾讯游戏的影子。

为何腾讯游戏在海外的投资频率越加频繁?

对于这个问题,伽马数据联合创始人兼首席分析师王旭认为需要梳理清“为何投海外”和“为何频繁”两大关键问题。首先,海外游戏收入增速总体上快于国内,未来预期也如此,寻找能稳定持续获取营收的市场更符合公司经营的目的;其次,扩张作为海外投资的直接目的,需要企业投入未来能够升值的项目,但全球优质资源既有限也抢手,能够有能力制作3A大作的公司大概有几十家,其中大部分已被投资,还有些已经消失了,目前的选择是投向有潜力的公司,其投资特点是既要快也要多。

“最主要是腾讯也知道自己国内那套模式无法复制到海外”,有游戏行业分析师表示,国内腾讯游戏借助的微信、QQ等社交渠道与用户进行绑定,在国外,需要解决文化障碍、文件证件、营商环境等诸多挑战,所以腾讯更喜欢通过以收购少量股权或者投资的方式换取IP或者建立合作,保持被投公司的独立运营,以“结盟”的形式拓展版图。

值得注意的是,在腾讯和索尼入股FS社的同一时间,网易游戏也宣布正式收购《暴雨》《超凡双生》《底特律:变人》的法国游戏开发商Quantic Dream,后者也将成为网易游戏在欧洲的第一家工作室。

Quantic Dream。

虽然网易游戏在海外投资上也连连落子,但是其投资风格却与腾讯游戏截然不同。

除了去年9月,网易斥资1.2亿美元投资游戏制作及发行公司Kepler Interactive外,网易游戏在海外投资方面少有“大手笔”操作,而是通过招聘著名游戏制作人设立游戏工作室或者直接购买海外游戏工作室的方式,不断补全网易游戏海外版图。

在今年2季度,网易游戏在北美地区的接连开设了两家游戏工作室。今年5月,网易游戏在得克萨斯州奥斯汀开设了首家美国游戏工作室Jackalope,并挖来了曾参与打造《英雄之城》《绝冬城》《星际迷航OL》等作品的资深游戏制作人杰克·埃默特,未来将主攻PC和主机游戏;在西雅图,网易游戏招揽了Xbox live的创始成员领导西雅图工作室Jar of Sparks,工作室成员有着《蝙蝠侠:阿卡姆》、《DOOM》(2016)等3A游戏叙事以及动画设计经验,未来将专注于”叙事驱动的动作游戏。

去年10月,网易游戏从GungHo在线娱乐手中收购了日本游戏制作人须田刚一创办的草蜢工作室,而草蜢工作室的代表作品有《英雄不再》系列、《电锯甜心》等;此前,网易游戏在日本曾设立了由知名游戏《如龙》系列制作人名越稔洋率领的名越工作室,以及挖来万代南梦宫的小泽健司、赤塚哲也以及参与过《怪物猎人》《鬼泣》项目的卡战斗设计师吉田亮介成立了樱花工作室。

《如龙》游戏系列。

“腾讯是‘大而多’,网易‘小而美’”,曾有业内人士在对比腾讯游戏与网易游戏两者海外投资布局的差异后得出上述结论。

“两个公司的‘钞能力’是有级差的,这使得腾讯的投资表现出‘大而全’,网易则是‘短小精悍’,游戏产业独立分析师张书乐表示,另一方面,也和两家公司的成长轨迹密切相关,腾讯从代理到自研,走的是代理获益、仿效自研,使得腾讯更偏重于通过投资并购来直接买来即战力,再消化为自身实力;反观网易,起步于原创自研,后通过代理暴雪游戏获得国际合作,但本性上偏重“小而美”的游戏创新体验,因此其海外投资如对互动影游方向的《底特律:变人》开发商Quantic Dream进行收购,都是想要通过创新来成为全球游戏大厂。

不过,也有从事一线研发的游戏从业人员认为,投资各种小而美、原创能力更强的游戏工作室虽然更容易出现爆款,但在游戏工作室要想实现更加新颖的创意以及追求更高层及的技术创新时时,受团队规模限制则会显得捉襟见肘,往往则又会走上“寻求扩张-被收购”的命运。

此外,王旭认为,投资的最终目的是将自研游戏推入海外市场,实现利益最大化。围绕这一目标,每家公司结合自身资源、资金、战略互补等多种情况做出不同投资策略。如果从优势互补、快速扩张的角度,运用资本优势,渗透入产业链多个环节,更有利于自身发展。如果从深入了解用户需求角度,那么聘请人才组建当地工作室,或者与当地公司合作,深入研发和推广等实际工作中,就是更适合的方法。

虽然腾讯、网易两家游戏巨头在海外投资布局上的策略大相径庭,但两者对于海外市场的预期却出奇地一致——海外营收占比过半。

今年5月,一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网易CEO丁磊曾透露,网易高度重视海外市场和海外游戏开发。未来,公司希望海外市场占比能达到40%-50%。同时希望与更多海外优秀团队合作,让他们参与到内容开发中。

在3年前,在提到腾讯游戏的远景目标时,马晓轶曾直言:未来腾讯游戏的收入要国内一半,海外一半。

不过,从目前看来,国内两大游戏巨头离这个目标仍有很长一条路要走。数据显示,腾讯2019年第四季度海外游戏收入占网络游戏收入的23%,而腾讯2022年第二季度海外游戏收入占网络游戏收入的25%,仅提升2个百分点。同时,2022年第一季度,网易游戏海外市场营收占比也仅超10%。

在“买买买”之外,如何寻找新的业务结合点将是两大游戏巨头乃至整个游戏行业出海过程中不得不思考的问题之一。

此前,完美世界“忍痛割爱”的海外策略转向便是其中的缩影之一。作为最早进行游戏的国内厂商,完美世界在推出了首款全球化的产品《完美世界》后,也通过“买买买”的模式收购多家欧美游戏工作室,海外总投资额超5亿元。

《完美世界》。

由于收效不及预期,加之游过去的海外模式已不再适用于当下的全球化发行思路,使得完美世界游戏需要对相关业务进行调整。2021年末,为调整海外游戏布局,完美世界关停了部分表现不达预期的海外游戏项目,并优化相关项目人员,产生一次性亏损约2.7亿元。

经过这次调整,完美世界在区域上将会侧重加拿大等更具有人才优势和政策优势的地区,在产品上将聚焦于移动游戏、单机游戏等方向,海外本地化发展路径更加清晰。

在王旭看来,从端游时代算起,中国企业收购海外公司至少已有十多年,但海外市场很大,游戏类型很多,海外游戏公司或工作室所擅长的领域也不尽相同,加上游戏载体和获取用户渠道快速变化,国内游戏发展环境等等因素,国内企业对新的领域、新的平台、新的渠道以及新的模式永远都会探索下去。

“其实从腾讯游戏创立国际游戏业务品牌‘Level Infinite’发行《战锤40K:暗潮》《幻塔国际版》《龙之谷2:进化》等横跨主机游戏平台、PC平台、移动平台的游戏产品,以网易游戏推出《暗黑破坏神:不朽》《指环王:战争崛起》等动作来看,他们也认识到了这一点”,有专注于出海业务的游戏企业负责人表示,其实文化差异、隐私政策、分发策略以及用户运营等挑战都是游戏出海面临的老生常谈的事了,其实都有套路或者规律可循,反倒是企业如何在出海领域放大自身优势以及寻找到业务模式的结合点才是重中之重。

《幻塔》。

“国外游戏大厂已经看到了中国游戏厂商以手游这个被他们忽略的领域进行突破的方法论”,张书乐表示,国产游戏此前以接近掌机体验的手游冲击海外市场的红利期已经过去;同时,腾讯、网易们在海外投资布局,尽管获得战力加成,但消化战力也需要时间,亟须快速激活投资版图中的海外火力点,出精品抢市场,巩固在海外市场上的手游市场份额,并从云游戏角度出发,形成多屏联动、尝试逆袭高维(主机、PC)。

采写:南都·湾财社记者 陈培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