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尔美女,为爱嫁到中国江西,丈夫结婚花18万尼泊尔卢比买黄金

尼泊尔美女,为爱嫁到中国江西,丈夫结婚花18万尼泊尔卢比买黄金

2020年,一个名叫袁昭仁的小伙子,不远万里地踏上了尼泊尔的土地。

在这里,他收获了他的爱情,娶到一位尼泊尔美女瑞蜜娜,结婚的时候,他花了18万卢比购买黄金,这是为啥?

2020年,一个来自江西的小伙子袁昭仁,忽然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

经过多个日夜的思前想后,他决定,要到尼泊尔去学习英语。

听到这个决定,袁昭仁的家人和朋友都傻眼了,既然是要学英语,为什么不能在国内学习,反而是要跑到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

更何况,尼泊尔的官方语言也不是英语,跑到一个母语非英语的国家去学习英语,是不是太奇怪了些?

对此,袁昭仁自有他的一套说法,他觉得国内学习英语是按小时来计算,而且每小时的费用并不低,这笔钱对于他来说,还是有些高了,所以他才萌生了要去国外学习英语的想法。

而且,袁昭仁自己就有朋友在尼泊尔,据朋友的表示,如果想要在尼泊尔找一个欧洲外教,所需要的费用比国内低了太多太多,一般来说,一个月30个小时的课时,大约只需要6000卢比,折算成人民币,也不过300块钱。

300块钱,平均下来,一个小时就是10块钱,只需要花这么一点钱就能聘请到一个口语纯正流利的外教,这可不是赚到了吗?

抱着这个念头,袁昭仁办好了护照签证,带着自己为数不多的行李,从中国江西,来到了尼泊尔。

经过长时间的飞行,疲惫不堪的袁昭仁终于降落到尼泊尔的首都,加德满都。

落地之后,他打车来到酒店,正当他准备拿着行李进酒店时,一个说着一口流利英语的姑娘,一下子吸引了袁昭仁的目光。

这个女孩子是酒店特聘的接待人员,可能是感觉到袁昭仁的目光过于直白,女孩子转过身来,对着袁昭仁露出友好的微笑。

女孩子的英语口语非常棒,她用英语给袁昭仁打了招呼,并问他需要什么帮助,但是袁昭仁的英语水平还不能游刃有余地和外国人对话,看着他窘迫的神情,女孩子一下子明白过来。

正当袁昭仁尴尬地笑了笑时,女孩子开口说了一句话,可把袁昭仁吓了一跳。

因为女孩子改成中文问他:“请问您需要什么帮助?”

在异国他乡,骤然遇到一个会说中文的人,这让袁昭仁感到了不小的轻松。

有了女孩子的帮助,袁昭仁很快办好了入住程序,袁昭仁对女孩子说谢谢,她眨着那双明亮的大眼睛笑道:“没关系!”

袁昭仁问了她的联系方式,并得知了她叫做瑞密娜,还是个正在读书的学生,她学习成绩很好,尤其是她的英语,说得非常流利。

在学校中,瑞密娜不光苦学英语,还辅修了一门中文,除此之外,她还熟练掌握着尼泊尔语、印地语。

在尼泊尔,这样的语言人才可不多,所以瑞密娜很好地利用了自己的特长,来到这家酒店做对外接待人员。

这样,她既可以用英语和外国人进行沟通,也可以用中文和中国人沟通,最重要的是,她还能额外赚一点钱,补贴家用。

袁昭仁正愁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外教,这时候瑞密娜的出现,无疑给他带来了一线希望,怀揣着紧张和不安,袁昭仁主动问瑞密娜,可不可以教他说英语。

袁昭仁本以为自己会遭到拒绝,毕竟瑞密娜那么年轻,而且还那么美丽,在酒店里,她一直备受关注,可是瑞密娜看着眼前这个中国男人,他身高不算很高,但是眼睛很大,模样生得颇为清秀。

中国和尼泊尔的对外关系一直不错,瑞密娜对中国人也很有好感,所以她没有多想,一口答应了袁昭仁。

在瑞密娜的帮助下,袁昭仁的英语水平突飞猛进,很快,他已经能说一些日常简单的用语了。

当瑞密娜不忙的时候,袁昭仁会约她到当地知名景点逛一逛,不得不说,瑞密娜是一个尽心尽职的好导游,她带着袁昭仁去了许多加德满都有名的场所“打卡”,有时候瑞密娜会和他说英语,有时候两人用中文沟通。

对于瑞密娜的负责任,袁昭仁想要给她支付学费和导游费,但是瑞密娜却说:“我在帮助你学英语的同时,也在提高我的中文水平,所以我不能接受你的钱。”

眼前的女孩如此善解人意,这让袁昭仁感动不已。

短短一个月的相处,袁昭仁逐渐意识到自己对瑞密娜的心意,但是他还没有想好,要不要对瑞密娜告白,因为横亘在他们两人之中,除了年龄,还有国籍。

就在袁昭仁不知道是掩藏自己心动,还是勇敢告白的时候,来势汹汹的疫情,忽然爆发了。

袁昭仁想要回国,可是尼泊尔的对外机场却不开放,而他原本居住的酒店也因为种种原因不再续租给外国人,走投无路的袁昭仁,差一点就要流浪街头。

好在瑞密娜得知了他的情况,主动对他伸出援手,给袁昭仁安排了居住的地方。

都说锦上添花容易,雪中送炭太难,瑞密娜主动帮助他解决困难的举动,让袁昭仁无法自拔地爱上了瑞密娜。

瑞密娜虽然比他小好几岁,可是她不会看不出,这个中国人面对她时候的腼腆和害羞。

疫情期间,无处可去,瑞密娜常常来看望袁昭仁,袁昭仁会和她说许多中国的风土人情,听得瑞密娜很是向往,这时候,袁昭仁乘胜追击,故意问:“你以后想去中国吗?”

瑞密娜用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袁昭仁,许久,露出一个羞赧的笑容:“如果有机会的话,当然愿意!”

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袁昭仁和瑞密娜的心越走越近,有一天,袁昭仁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心意,用英文对瑞密娜表了白。

瑞密娜听完以后,眼眶慢慢发红,这一次,她用中文回答:“我愿和你在一起!”

就这样,在异国他乡,袁昭仁收获了自己的爱情。

交往一段时间后,瑞密娜问袁昭仁:“你想要跟我回家看看吗?”

其实,袁昭仁早就想去拜访瑞密娜的的家人,但是碍于情面,他没好意思开口,现在瑞密娜主动提出来了,他自然是一口答应。

但是,粗神经的袁昭仁,却误会了瑞密娜的意思,他以为瑞密娜所说的“回家看看”,只是作为朋友去拜访,可是,瑞密娜的意思,却是让他用男朋友的身份,正式登门见家长。

出发之前,瑞密娜不想让袁昭仁破费,一直对他说:“不用买什么东西。”

但是中国人根深蒂固的传统观念中,去别人家,一定要带上见面礼,所以袁昭仁买了一些水果,大约花费了80人民币左右。

其实,放在中国,买一点水果去别人家的情况是非常多的,但是,袁昭仁的无心行为,差点让他失去瑞密娜。

瑞密娜出生在加德满都的一个农村,两人光是坐车都用了一个多两个小时。

等两人终于来到瑞密娜老家时,袁昭仁被这里的环境给惊到了。

用袁昭仁的话来说,这里相当于国内30年前的农村环境,不过,袁昭仁同样是农村出生,所以对于眼前的景象,他并没有太过放在心上。

进到瑞密娜家中后,瑞密娜父亲对袁昭仁的态度十分亲切,两夫妻很热情地接见了袁昭仁,但是令袁昭仁在意的是,瑞密娜的两个亲哥哥,似乎对他不怎么满意。

第二次来的时候,袁昭仁已经驾轻就熟,这回,他只买了200卢比的香蕉,就来了瑞密娜家中。

可是这一次,瑞密娜两个哥哥对他的态度更加差劲了,简直把“不欢迎他”写在了脑门上。

袁昭仁尴尬极了,实在不知道自己是哪里得罪了瑞密娜的两个哥哥。

瑞密娜的哥哥看他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要不是顾着瑞密娜的面子,只怕当场就要拿扫帚把袁昭仁赶出去。

后来,袁昭仁才了解了内幕,在尼泊尔,交往一个月就结婚是很常见的一件事情,所以瑞密娜的家人理所应当把第一次上门的袁昭仁当做来和瑞密娜提亲。

可是第一次上门的袁昭仁,手里只提着一袋可怜兮兮的水果,这看在瑞密娜两个哥哥眼中,无异于空手套白狼,所以他们非常反对瑞密娜和袁昭仁在一起。

当袁昭仁得知后,第一感觉就是“完蛋了”,他痛恨自己的随意和不重视,他应该要在来之前就做好功课,买上一些好酒好肉,再来拜访瑞密娜家人。

看着恋人如此自责,善良体贴的瑞密娜安慰他道:“你不要在意我哥哥说的话!”

可是袁昭仁哪能不在意呢?因为瑞密娜的两个哥哥强烈反对自己妹妹和袁昭仁在一起,可瑞密娜却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为了守护自己的爱情,她勇敢地和哥哥们理论争吵。

当袁昭仁知道事情原委后,恨不得穿越时空,回到决定和瑞密娜见家长的那一刻,那时候,他一定会购买合适的见面礼。

袁昭仁悔不当初,只想着下一次见面的时候,一定买好东西再上门,可是天有不测风云,随着疫情管控越来越严格,让袁昭仁无法再与瑞密娜见面。

虽然见不到面,但是袁昭仁心里一直记挂着瑞密娜,他时不时买点小礼物寄给她,还会给她打一些零用钱。

这个在袁昭仁眼中看起来是很寻常的举动,却让瑞密娜的两个哥哥大为改观,他们认为,舍得给自己女朋友花钱的男人,一定不会太差劲。

可是还没等袁昭仁高兴两天,他和瑞密娜哥哥之间却发生了一件事情,也就是这件事情的发生,让瑞密娜哥哥再一次对袁昭仁摆起了冷脸。

彼时袁昭仁和瑞密娜已经谈了快一年的恋爱,对瑞密娜来说,她认为两人已经到了可以结婚的地步,可是当她把自己想要结婚的想法告诉两个哥哥后,却遭到了哥哥们的强烈反对。

反对的理由有很多,比如袁昭仁是中国人,以后他要回到中国去;比如瑞密娜现在还在上学,不适合结婚。

此时的袁昭仁已经快30岁了,他想要早点结婚,也想要早点稳定下来,他对瑞密娜承诺:“等到疫情结束,我就带着你回到我的祖国,让你见我的父母,我父母一定会很喜欢你的。”

一边是爱人的表态,一边是家人的阻拦,陷入两难境地的瑞密娜忽然做出一个惊人的决定:她简单收拾了自己的衣物,在一个黑夜中,偷跑去找袁昭仁。

这下,袁昭仁可彻底惹怒了瑞密娜的哥哥,不管袁昭仁怎么解释,哥哥就是认定瑞密娜受了袁昭仁的哄骗。

当时的情况非常混乱,两个哥哥气得要把袁昭仁大卸八块,任凭瑞密娜怎么解释都没有用。

好在瑞密娜的姐姐和姐夫听到消息,连夜赶过来,这下子,一家子才能坐下来好好谈一谈。

这场谈话差不多三个小时,袁昭仁说着撇脚的英语,连比带划,终于让瑞密娜哥哥放下戒心。

尽管如此,瑞密娜两个哥哥还是没有接受袁昭仁,但是看在瑞密娜真心喜爱他的份上,他们也只好为了妹妹妥协了。

终于,袁昭仁可以和瑞密娜谈婚论嫁了,但是,当他听到瑞密娜接下来的一番话,差点儿被惊呆。

原来,尼泊尔嫁女儿,女方家是要准备一笔丰厚的嫁妆,如果是富裕人家,还需要给男方买房买车。

而男方,只要等着娶一个老婆回家就可以了,除此之外,什么都不用准备。

袁昭仁听得猛摇头,一个劲儿说不行:“我娶你,怎么能让你们家花钱呢?”

袁昭仁告诉瑞密娜:“你既然选择嫁给我,那我绝对不能委屈你,我要按照我们中国的习俗来,你们家不用为你出一分钱,相反,我要给你买三金。”

最终,袁昭仁给了瑞密娜18万卢比,让她去购买自己喜欢的黄金。

对此,袁昭仁说道:“她为了嫁给我,不惜和家里的哥哥闹翻,我又怎么可以不对她好呢?”

2020年的年底,因为疫情的原因,婚礼并不能大肆操办,不过,当天宴席上,两个哥哥没有出席,这让瑞密娜很是伤心了一会儿。

终于和瑞密娜结婚以后,袁昭仁认为,不可以一直冷处理自己和大舅子的关系,但是任凭袁昭仁怎么努力,两个哥哥都不待见袁昭仁。

这件事情成为了袁昭仁和瑞密娜的心结,不过,当她怀孕以后,情况有所好转。

当瑞密娜快要临盆的时候,他们决定让姐姐帮忙照顾一下,谁知道大舅子竟然率先打来电话,让瑞密娜到他们家去。

来到大舅子家,袁昭仁原以为会受到冷落,没想到,大舅子对他们却很好,这一回的袁昭仁学乖了,登门之前,可是提了很多东西。

出乎意料的是,大舅子嘱咐袁昭仁说:“以后小孩出生,还会花费更多的钱,你现在要学会节俭。”

但是袁昭仁认为,生孩子是一件大事,绝对不能马虎对待,他认为瑞密娜村里的医疗环境太差,所以不决定在村里生产。

在当时,有一个规定,如果在村里生小孩,政府会奖励600元人民币,对此,袁昭仁摇头拒绝了,他带瑞密娜到加德满都的大医院生孩子,最后是花费了2000多人民币的费用。

2021年9月21日,袁昭仁和瑞密娜的女儿出生了,面对这个可爱的混血小宝宝,初为人父的袁昭仁感动得几乎要落下泪来,他第一时间把这个好消息分享给自己远在中国江西的父母,当他父母透过手机视讯看见可爱的小孙女时,老人家脸上笑容不断。

对于两人爱的结晶,袁昭仁给她取名为“袁可欣”,听到女儿有了中文名的瑞密娜兴奋不已,表示自己也要一个中文名。

袁昭仁想了想,就说:“在我们中国,讲究妻从夫姓,所以你也和我姓袁吧,就叫袁小花,怎么样?”

“袁小花?”瑞密娜念了一遍,高兴地拍手:“好,以后我的中文名,就叫袁小花。”

女儿出生以后,袁昭仁感觉到生活的圆满,当他知道尼泊尔人喜欢穿金戴银时,又给了瑞密娜一万多元的人民币,让她去买自己喜欢的金首饰。

瑞密娜身边的亲朋好友都很开心,觉得瑞密娜找到了自己的“真命天子”,瑞密娜本人也是这么认为。

现在的袁昭仁仍然在等待返回中国的时机,他给瑞密娜请了一个中文老师,专门帮助她更好地学习中文;至于自己,则是一边带女儿,一边做自媒体。

袁昭仁说:“等到可以回中国的时候,我会带着妻子女儿一起回去,让她见一见生我养我的大好河山。”

因为没法回国,现在的袁昭仁做起了全职自媒体,在某社交平台上,袁昭仁拥有一百多万的粉丝。

通过可袁昭仁的分享,粉丝们可以看见许多美丽的尼泊尔风光,和了解尼泊尔的传统习俗。

时间不断流逝,袁昭仁和瑞密娜的女儿,在2022年9月份,已经一周岁了。

瑞密娜是个活泼的人,她经常抱着小姑娘出镜,有时候跟小可欣一起扭着腰肢跳舞,有时候教小可欣念中文。

2022年4月份的时候,当时一力反对瑞密娜和袁昭仁结婚的小哥哥来到袁昭仁家中,袁昭仁自我吐槽说:“当年我要和袁小花结婚,她二舅哥差点报警,现在对我们可好了。”

二舅哥正准备建房子,作为妹夫的袁昭仁,义不容辞地资助了二舅哥大几千块钱,算作自己作为妹夫的一点孝心。

当他在客厅和二舅哥聊天的时候,瑞密娜在厨房做咖啡,在尼泊尔,如果有客人来访,是要给他泡一杯加白砂糖的咖啡。

五月份的时候,袁昭仁带着瑞密娜到市上的婚纱店试穿婚纱,瑞密娜天生喜欢舞蹈,穿好婚纱的她,忍不住对着镜头来了一段“尼泊尔摇”。

5月2日,是尼泊尔的母亲节,袁昭仁一家三口准备给丈母娘准备一份大礼。

夫妻两来到金店,挑了一个黄澄澄的金项链,袁昭仁介绍说,这份礼物放在中国,可能不算什么,但是在尼泊尔,已经是十分贵重的礼物了,而收到礼物的丈母娘,对着袁昭仁连连点头。

7月30日,是瑞密娜的生日,袁昭仁请了全家人到饭店吃饭,他还特地布置了场地,视频中,瑞密娜感动得眼圈红红。

九月份的时候,袁昭仁还带着瑞密娜去了尼泊尔的西式王宫,瑞密娜从来不害怕人群,只要有镜头,她就可以跳舞。

虽然袁昭仁暂时不能带着瑞密娜回国,但是在尼泊尔,也不耽误他做自媒体工作,瑞密娜更是在袁昭仁的鼓励下,做起了主播带货,每晚他们都会直播,一边卖货,一边给粉丝们介绍尼泊尔的风土人情。

至于瑞密娜的中国梦,相信在不久后的未来,她就能带着自己女儿,和丈夫袁昭仁一起踏上中国的旅程。

袁昭仁口述

求学路,遇见一段跨国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