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学思妻谢雪萍,80岁第一次见100岁的张学良,评价他:是个狠人

张学思妻谢雪萍,80岁第一次见100岁的张学良,评价他:是个狠人

2000年,张学思的妻子谢雪萍应张学良幼子张闾琳之邀,前往夏威夷参加张学良的百岁寿宴。

这次受邀,完全是在谢雪萍意料之外的。谢雪萍虽然是张家儿媳,但是多年来和张家人其实少有联系。

她的丈夫张学思虽然出身军阀家族,是“东北王”张作霖响当当的四公子,却是这个家族不折不扣的“叛逆”。张学思年轻的时候因为不满军阀家庭的黑暗,背着家里人毅然加入共产党,投身抗战,后来娶了出身贫寒的八路军女战士谢雪萍为妻,夫妻俩并肩作战,一度成为军旅美谈。

解放战争后期,张学思曾任辽宁省省长,定居沈阳,却无论如何不愿再回大帅府,也不曾带着妻子进去瞧过一眼,理由是他想与过去军阀公子的身份彻底告别。张学思的决绝,后来也间接导致了谢雪萍与素未谋面的张家人之间的隔膜。

1986年,在张学思已经病逝10余年之际,谢雪萍为怀念亡夫,曾去美国探亲,但是与张学思一母同胞的张学曾却数次对她避而不见,后来有人告诉谢雪萍,张学曾听说她是共产党,害怕得不得了。他这个人,对政治没兴趣。

那次美国之行,谢雪萍只见到了张学良的发妻,她的大嫂于凤至。那时于凤至已经89岁,被病痛折磨得终年缠绵床榻。谢雪萍还记得,于凤至见到她的第一句话,说的是“我什么都没有”。谢雪萍诚惶诚恐地回应:“大嫂,我不是跟你要东西来的。”

谢雪萍去美国的第一次探亲,不算顺利。不过想到丈夫已经过世,自己去探望张家故人又是那么罕见,她也就释怀了。

2000年,当谢雪萍接到张闾琳的邀请,去参加张学良的生日宴时,谢雪萍还有点激动,这毕竟是她第一次要与传说中的大哥相见。不巧的是,等到谢雪萍办理完各项出国手续,真正飞赴夏威夷的时候已是6月10日,而张学良的生辰是在6月1日。

不过即便这样,张学良对这个弟媳的到来还是感到十分开心。55年的幽禁生涯,如云如烟,随着生命里的至亲故友一个个离去,门庭冷清的日子里,张学良倒是开始怀念起热闹,想见见那些过去的人。

谢雪萍第一次见到张学良的时候,张学良已经100岁了,他头发稀疏、牙齿松动,满面的皱纹上,还长满了老年斑,大部分时间都坐在轮椅里,看东西只能借助放大镜。谢雪萍刚来,张学良就盯着她使劲看,只为了看清她的长相。

初次见面,两个老人有太多话可以说,但是谈过去的仿佛都是一些伤心事,谢雪萍便拿出了张学思过去的照片给张学良看。

当时谢雪萍和张学思的儿子张仲群也在场,有人就指着张仲群向张学良介绍说:“这是你最看得起的四弟的孩子。”

事实也的确如此,在张学良的6个兄弟中,虽然张学思走了一条与其他兄弟截然不同的革命道路,但是张学良却依然最看重这个最有志气、也最有骨气的老四。晚年张学良曾对人说:

“我二弟是我亲弟弟,叫张学铭,我最看不上他。他胆小,有好事他会削头钻。等这个事危险了,他会赶快躲开,掉头就跑。”

“我三弟是个书呆子,念书的人。他当过联合国的秘书,可以说,他书念得很好。最厉害的,还是我这个四弟。我非常佩服他,他甚至比我还凶。”

不过有意思的是,这次见到张学思的孩子,张学良说的第一句话却是“我不记得这些人了”,这让第一次见到大伯的张仲群也有点摸不着头脑。其实道理也很简单,经历了55的囚徒生涯,晚年初尝自由滋味的张学良,不管行事还是说话,其实都不愿再和政治有所牵扯。

1999年6月1日,在张学良的99岁寿诞上,杨虎城的孙子杨瀚也曾来拜访过张学良,未承想张学良的态度却十分冷淡。杨瀚礼仪性地问候道:“我来看你了。”张学良也只是淡淡回应了一句:“好的,谢谢。”

2000年,杨瀚再次飞赴夏威夷,参加了张学良的百岁寿诞。现场,张学良说了不少感谢大家的话,并没有给人以因年龄过大而不善表达的印象。但是这一次,杨瀚和张学良还是没有任何私人交流,只有合影。

晚年的张学良,不管和谁聊天,只要碰到重大历史事件,他都表示具已不记得了。他的头脑里,有关政治的东西一概都不去触碰。谢雪萍心中原来还怀揣着对《西安事变忏悔录》的不少疑问,如今一见张学良的样子,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最终她选择了沉默。

此次会面,一家人只谈生活上的事情,而张学良的幽默、健谈,也给谢雪萍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她说张学良虽然不记得过去发生的那些大事情,但是只要一提到小时候的那些趣事,他马上就什么都想起来了。

张学良非常喜欢讲故事,尤其是自己孩提时候的一些事情。比如说小时候他们冬天包饺子装了几大房子,几个兄弟姐妹一起赌钱的趣事,他都记忆犹新。

最让谢雪萍难忘的,是张学良对父亲的怀念。张学良跟谢雪萍聊天,三句四句话就要提到老帅张作霖,想念父亲、想回东北老家这些话,成了他絮絮叨叨的口头禅。

在张学良的形容中,老爷子张作霖是一位非常有智慧、有战略眼光的统帅,这一点连蒋介石都比不上。每次说起父亲生前的事迹,张学良总是讲得绘声绘色,从他的目光中,谢雪萍能看到他对父亲由衷的敬佩和深切的思念。

张学良老来还牵挂父亲的背后,有一个不为人知的遗憾,那就是1928年张作霖被炸身亡之后,迟迟没有入土为安。

张作霖生前本来在抚顺修建了元帅林,作为自己身后的长眠之地,但是这片墓地到他被炸身亡的时候还尚未完工,因此张作霖的灵柩迟迟没有落葬。

等到九一八事变之后,张学良想回东北却再也回不去了,父亲的灵柩最后也只能被简单葬在锦州。在外被流放多年后,张学良又经历了长达半个多世纪的监禁,他心头始终有个遗憾,那就是没能让自己崇拜了一辈子的父亲住进他生前选定的那座坟。

谢雪萍第一次听说张学良生活中这些不为人知的往事和心路,很是触动。在谢雪萍眼里,大伯哥张学良“是个狠人”,她在回忆录中用两个字评价他——“能耐”。她在自己的口述回忆录中写道:

“我见到张学良,没看他喝酒,也没看过他抽烟。可能后来都改了,为了戒毒,把自己绑在床上,所以这个人有戏可演,他也挺能的,能吸毒也能戒毒,一把手枪放在边上,谁要是同情我,就把谁杀了,下了决心了。怕那些人心疼来救他,一救那就戒不了了。”

在谢雪萍的心目中,张学良的一生是极具传奇色彩,极为坚强刚毅的一生。可是在她逗留夏威夷的短暂时光里,却也见证了张学良这一生中最大的脆弱。

谢雪萍抵达夏威夷的时候,整整陪伴了张学良一生的赵四小姐事实上已经病危住院,但是由于谢雪萍去得晚,也没人特意跟她说起这件事。

后来谢雪萍给张学良看自己带来的礼物,指着其中一条丝巾说这是给嫂子的,张学良突然开始嘀嘀咕咕地说:“嗯,她死了我也不活了。”谢雪萍不知内情,一时没听明白是什么意思。后来才知道赵四小姐在张学良的生日宴后,因为不慎跌了一跤住进了医院。

事实上,晚年的赵四小姐健康状况并不理想。因为年轻的时候抽了太多烟,她不幸罹患癌症,后来摘除了一叶肺,从此只能带着氧气罩帮助呼吸,生活得非常辛苦。不过即使是身体坏到了这种境地,赵四还是竭力为张学良料理生活中的各种琐事。

张学良老来虽然身体无恙,却耳背眼花,常常听不见话、看不见东西,反过来耳聪目明的赵四从此就当了他的眼睛和耳朵,尽管赵四每次带着呼吸罩大声说话都非常辛苦,她还是坚持要在丈夫身边做他的放大镜、传声筒。

据赵四小姐的侄孙说,她的四姑婆生前经常感慨:“我真的是活得很累了,可是我实在是舍不得你四姑爷。我最爱的只有上帝和你四姑爷。我很想马上去见上帝,可是我舍不得让你四姑爷一个人留在这里。”

由此也不难看出,在生命最后时光里,张学良和赵四小姐的感情很好,几乎已经到了谁也离不开谁的地步了。因此赵四的病重,给张学良带来的打击很大。

谢雪萍赶去医院探望嫂子的时候,发现赵四的病情已经十分糟糕了。她全身上下都插满了管子,谢雪萍在病床前跟赵四说话,说自己是她弟媳妇,来看她了,赵四当时已经不能言语,只是用睁眼闭眼的方式虚弱地回应着。

转眼间,谢雪萍既定的回国时间在即,可也是这时候,她接到了赵四侄孙女的消息,说嫂子快死了。谢雪萍想也没想,就推迟了回国的时间,留下送嫂子最后一程。

那天是夏威夷当地时间22日上午,赵一荻转醒过来,但还是无法讲话。医院方面表示无力回天,只能给她拔管。

赵一荻生命的最后时刻,张学良坐着轮椅陪伴在她身边。他伸手握住夫人的手,喊着私下里对老伴的昵称,无限依恋。上午9时,医生拔掉了赵一荻的氧气管,并给她注射了镇静剂,赵一荻就此昏睡过去。

此时张学良依然抓着妻子的右手,整整两个小时不肯放下,直到监视脉搏跳动的仪器显示她已离开人世。随后牧师进来为逝者做了弥撒,亲友们开始忙碌赵四的身后事,只有张学良不肯离去。

谢雪萍见到几日前还那么乐观开朗、幽默风趣的一个“老顽童”,如今这般痛不欲生,不由得安慰道:“大哥,你是顶天立地的男儿汉,你要挺得住。这没什么事,人都是这样的。”

张学良听了,倏然落泪,却没有说话。太太走后,他陷入了一种“孤独的绝响”,他在很多时刻常常开始自说自话:“她最关心我,我们两个人最好。”这个“她”,指的自然是赵一荻。

这次的夏威夷之行,让谢雪萍进一步认识了张学良,也进一步加深了对这个迟暮英雄的同情。在赵四小姐走后的第二年,谢雪萍不辞万里,再次飞赴夏威夷去给张学良过生日。她同张学良相约,等到下一年的10月份再去探望他。只是还没等到约定的日子,谢雪萍却接到了张学良的死讯。

2001年9月28日,失去了赵四小姐的张学良在一场肺炎中从容宁静地走了,一切仿佛正应了他生前对谢雪萍说的那句“她死了我也不活”。

谢雪萍赶去送张学良最后一程的时候,他还没有下葬,尸体还未入棺,因此这算是谢雪萍见张学良的第三面,也是最后一面。

张学良死后,埋葬在夏威夷檀香山神殿之谷墓园,最终和心爱的赵四小姐葬在了一起。那里的坟墓西望祖国,那里有他父亲的坟茔,有他回不去的故乡。张学良生前曾经自嘲:“我这一生是失败,一事无成两鬓白!”

百年沧桑,曲终人散,当年的少帅终究是没有回到自己的东北老家。

END.

在阅读中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更多名人轶事,文学解读,欢迎关注我的账号@晓读夜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