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清少将荣归故里,前妻下跪道歉,李文清:当年强迫你的恶霸呢

李文清少将荣归故里,前妻下跪道歉,李文清:当年强迫你的恶霸呢

1952年,湖北省松滋市到处张灯结彩,妇女老少洋溢着欢快的笑颜,其中李家河村最为热闹,因为他们在等候着他们的英雄——李文清的衣锦还乡。

而此时的李家老宅,一对头发花白,身形佝偻的男女跪在大门口,老妇哭着说:“当年是我对不起你,请你原谅我。”

李文清扶起她问道:“当年强迫你的恶霸呢?”

“他……他在听到你回来的消息后就……就上吊自杀了。”妇人泣不成声,而李文清听后久久不语,静默良久。

原来,这名妇人名叫周幺妹,她就是李文清的第一任妻子,那她为何要向她的丈夫或者说前夫下跪呢?

1930年的一天傍晚,湖北省松滋市李家河的一条乡间小道上,李文清劳累了一天之后,像往常一样准备将地主家的牛赶回牛棚。

“忙完啦!”路上碰到的熟人热络地跟他打着招呼。

“是,马上就回家了。”李文清笑着回应道。

他心中一边盘算着这个月家中的开支,一边想着什么时候去见见正在地主李学武家里当佣人的妻子,一想到妻子周幺妹,李文清的心中就充满了喜悦,一天的疲倦也一扫而空。

然而这份喜悦没过多久就被打破了。

李文清好不容易将牛全部赶进了牛棚,结果平日里温顺的牛忽然像是发了疯一样,冲出了牛棚,没过多久就暴毙而亡。

这件事原本和李文清没有任何关系,谁知匆忙赶来的地主看了眼牛,就冷冰冰地说道:“牛是在你手里死的,你得赔!”

李文清这下傻眼了,且不说这头牛多少钱,自己本就出身贫苦,平时的收入仅够一家人吃喝,哪儿有钱赔他一头牛呢?

“没钱?从你工钱里扣!”

李文清虽然满腹委屈和不甘,但面对地主家里十几个家丁,只能被迫接受了这个结果。

此时受尽委屈的李文清越发迫切地想要见到妻子,向她诉苦。

于是李文清顺路去了李学武家,想着接妻子幺妹一起回家。

可是祸不单行,他还没进李家大门就被一群家丁赶了出来,连妻子的面都没有见到。此时的李文清还未多想,只是带着满腔的疑惑回了自己家。

李文清到家之后才从父亲口中知道,原来那个地主少爷是个不学无术、见色起意的无耻之徒。在他离开家不久,李学武见周幺妹年轻貌美就起了歹心,霸占了她。

李文清怒不可遏,抄起镰刀就要去李学武家算账,把妻子周幺妹救回来。李父和一个本家叔叔合力把他拦下了:“咱们斗不过他们的,他们有钱有势,咱们啥都没有,咱们拿什么和他们斗,斗不过他们的。”

“难道就这么算了?连讲道理的地方都没有了?幺妹怎么办?

“唉……”

看着父亲弯着腰远去的背景,李文清颓然地放下了手里的镰刀,瘫坐在了地上。

身为家中的独子,李文清不到二十岁就在父亲的操持下娶了表妹周幺妹为妻,承担起了养家的重任。

年轻的小夫妻对未来总是抱着无限的期待与憧憬。可惜天不遂人愿,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一场大旱让家中的几亩薄田度日收成无几,李文清一家的生活更加的艰难。

迫于生存的压力,小夫妻俩只能选择分隔两地,李文清去了几百里地外的公安县一个大户人家做苦工,周幺妹则在村头的地主少爷李学武家里当佣人。

但如今一想到这些,李文清有些懊悔,如果当初自己没有去到离家那么远的地方是不是一切就都不会发生了。

思考了一个晚上之后,第二天一早,李文清下定了决心,无论如何都要把妻子带回来。

他把家里称得上礼物的东西都带上,又拿出家里仅有的钱买了只鸡 ,拎着再次去了李学武家。

岂料,还没见到周幺妹,李文清就再次被一群家丁打了出来,这次李学武更是毫不留情地奚落道:“跟你回去?跟你回去能吃上饱饭吗?能穿上暖和的衣裳吗?还不如跟着本大爷,吃香的喝辣的。滚,赶紧滚,否则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再次惨遭羞辱的李文清气地涨红了脸。可纵有满腔怒火与不甘,在那个时代,又能怎么样呢?有钱有势就是高人一等,有钱就代表有理。

李文清第一次对自己感到迷茫,对世道感到不解,想要报这夺妻之仇,想要改变。

红军的到来给了李文清新的希望。

1930年的傍晚,贺龙带领的红军如约到了李家河的邻村,他很早就从别人口中听说,红军是为了老百姓打天下的。

因此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加入红军红军,自此成为红2军团2军4师11团的一名红军战士。

加入红军之后,李文清敢干敢拼,凡事都冲在第一个,凭借一身韧劲和勇气,很快就从一名战士先后升到了班长、连长。

1931年初,红军战场到了松滋一带,望着熟悉的景色和不远处的家乡,一直埋藏在李文清心中的仇恨和怒火再也不能压抑,想要报仇的心空前的急切。

李文清带着几个熟悉的战友去了李学武的家,可是当他们赶到的时候才发现早已经是人去楼空,李学武竟然提前得了消息跑路了。李文清一气之下放火烧了李学武的房子,扬长而去。

回到部队,李文清因为擅自行动,寻报私仇被关了禁闭。可是李文清并不后悔自己的行为,他坚持表示:“我没错,当初他夺走我妻子,这是他的报应。”

指导员知道这个情况后,专门找李文清进行了谈话。

“咱们绝大多数都是穷苦人家出身,队伍中的人都受过乡绅土豪的剥夺、欺压,所以我们才要反抗,才要进行革命,推翻阶级统治,实现真正自由。可你现在找人家报仇,放火烧了人家的屋子,这和之前李学武仗着人多欺辱你有什么两样?”

“可是他霸占了幺妹,我参军之前就发誓一定要报仇。”

“我知道你恨李学武,可是这不是我们一个人的部队,我们现在要做的不是个人的仇恨,而是整个农民阶级的斗争,是为了将来不要再有像我们一样的人受欺负,你明白吗?”

李文清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这是他第一次从别人口中听到“阶级”这个词,也明白了只有打破阶级立场,才能拯救天下千千万万像自己一样的贫苦大众。

他变得比以前更加勇敢,更加坚毅,并在之后的战争中屡立功绩,很快升任了连长。

1932年4月,在和敌人的长达七天的京山瓦庙集战斗中,弹片划伤了李文清的眼睛。因为当时战况紧急,简单包扎后,李文清就带着还在流血的眼睛坚持打完了这场战斗。战斗最终取得了胜利,可是,李文清的右眼这时候已经完全看不到任何东西了,之后进行了右眼球摘除手术。

从此,李文清失去了一只眼睛,这也是“独眼将军”称号的由来。

抗日战争时期,李文清先后担任了八路军120师358旅715团参谋长、团长,晋绥军区分区参谋长,雁北军区第二军分区司令员。在贺龙的带领下参加了齐会战斗、百团大战等一系列大型的抗击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战争。

李文清在一次次中战斗中迅速成长起来,他逐渐地蜕变成了合格的共产党人,一名优秀的红军军人。

直至解放战争,李文清先后担任西北野战军第三纵队参谋长、第一野战军第三军参谋长,在彭德怀总司令的指导下参与了延清战役、宜川战役等一系列中大型战役。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式宣告成立后,李文清担任川北军区副司令员。

战争结束,社会初步稳定之后,李文清才算是真正的闲暇下来。回首往昔,自1930参军以来,除了火烧李学武家那次,之后再也不曾回过家乡。

“少小离家老大回”正应了这句话,20岁投身红军的李文清决定在他42岁的时候回到家乡,看一看阔别了22年的故乡。

1952年,湖北省松滋市到处张灯结彩,妇女老少洋溢着欢快的笑颜,其中李家河村最为热闹,因为他们在等候着他们的英雄——李文清的衣锦还乡。而此时的李家老宅,一对头发花白,身形佝偻的男女跪在大门口。

“大家都回去吧,不用再送了,我这次回来会待一段时间,到时候记得都来我家吃饭啊。”

“好好好……

伴随着一声声的应答声,李文清身后还是零零散散地跟着一些人。

他们一边说笑着,一边往李家老宅走去,直到看见家门口跪着的那两个身影。

身后的人都不再说话了,李文清一脸疑惑的慢慢走过去,直到走到跟前,李文清正要弯腰扶起,可是,对上那满脸皱纹,发黄带有暗斑的似熟悉又陌生的面孔,配上一头乱糟糟又有点枯黄干瘪的头发,显得格外沧桑的妇人,李文清伸出的手僵在了空中。

过了好似很久,伴随着一句哭泣声:“表哥,是我对不起你,请你原谅我吧。”

李文清才继续伸出了手把妇人扶了起来,紧接着又把那男的也扶了起来。

“幺妹,他是谁?你这些年过得还好吗?”李文清颤抖着问道。

“他是我现在的男人。当年李学武知道你要回来找他报仇的时候就在逃跑之前把我转手卖给了别人,当时的世道,我也没法反抗,只能怨恨自己命苦。幸好遇到了他,他不嫌弃我,对我也挺好的。表哥,是我对不起你,请你原谅我……

李文清现在才知道周幺妹的遭遇,为她感到心疼的同时也对当年的一切再次感到了深深的不公、不忿和挫败无力,同时心中还有对新中国的无限憧憬和向往。

“以后都会好的,新中国成立了,咱们农民都解放了,幺妹,以后会好起来的。”

看着周幺妹笑中带泪的脸,李文清小心翼翼地问:“幺妹,李学武呢?那个恶霸怎么样了?”

“他死了,在听说你要回来的时候,他害怕你找他算账就自己上吊死了。”

李文清听着只觉着世易时移,往日的恩恩怨怨仿佛已经是上辈子的事情了,他笑了笑,仿佛一切都消散了。

之后,李文清又在李家河待了几天,在以前常去的地方转一转看一看,并拿出自己的存款在家里好好的招待了一下乡亲们,然后就离开了家乡。在走之前,李文清特意去看了一下周幺妹,看着她现在确实生活的很满足就放心了。

1954年,李文清从军事学院毕业以后,就职四川军区副司令员、成都军区副司令员。

1955年,李文清正式被授予少将军衔。

同时,李文清还是第六届全国人大常委、第五届全国政协委员。

1999年7月13日,因心病医治无效,在成都逝世,享年89岁。

李文清一生都在为祖国的事业和祖国人民的事业而奋斗,从一个平凡的普通人成为开国少将,用自己的热血燃烧着自己的一生,和众前辈们一起照亮新中国的未来。

英雄自平凡中来,成就自己不平凡的一生。当他归于夜空中平凡的一颗星时,点缀着的是不平凡的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