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员外葬父,梦见黑蛇盘踞墓穴,道士说500年情缘未了

民间故事:员外葬父,梦见黑蛇盘踞墓穴,道士说500年情缘未了

青峰崖位于漫山山脉南部,这里温度适宜,雨水充沛,山间植被丰富,还有上千种飞禽走兽,可以说是大自然赋予人类的宝库。

距离青封崖百里处有一个王家村,王家村的人都姓王,据说全村的人是一个老祖宗,到如今已经有几百年了。

王姓族人的关系融洽,大家相互帮助,互相成全,也正是因为如此,王家村才经历几百年不衰败,他们人丁兴旺,财源滚滚,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如今村子里已经有上万人。

王家村有一个叫王金山的男子,此人四十多岁,家中有良田百亩,还有上百头牛马以及羊群,大家都称他为王员外。

王员外的老父亲是村里的族长,有很高的威信,村里的大小事都由他做主。别看王族长八十多岁了,可他身体强健,鹤发童颜,众人都说他活过百岁不成问题,果然王族长活到101岁才寿终正寝。

在他去世的前一个月,王族长好像就有预感,他把儿子叫到床前,说道:“我如今已经百岁,这一生平平安安,无病无灾,享受了一辈子荣华富贵,也知足了,我死了之后,希望我们王家继续繁荣昌盛下去,故把你叫来安排一下后事。

我早为自己寻得了一块宝地,这块宝地是在一个先生的指点下才寻觅到的,根据先生所说,那块地可保家中财源滚滚,人丁兴旺,子孙还会大富大贵,高官厚禄。我走了之后,你就把我埋葬在那个地方,切勿更改。

先生给我寻得一处宝地,但他分文未取,只因咱们王家世代积德行善,他这样做也是为了结下善缘,因此行善这件事一定不能忘,并让子孙后代传承下去,只有这样,才能相得益彰!”

王员外听父亲这么说有些诧异,因为他父亲身体很好,平时连个头痛脑热都没有,看他的气色再活个十年八年也不成问题。

王员外说道:“爹,你是老寿星,再活几十年也不是问题,您怎么说这样的话呢?”

王族长说道:“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每个人都有这么一天,是早是晚谁也不知道,我提前安排好,也就心安了!”

王员外是个孝子,就点头说道:“父亲放心吧,儿子记下了。”

王员外听父亲说过之后,次日就去到了那个地方,就在清峰崖半山腰,那是一块斜坡地,三面靠山,前面是一汪清泉,这里一年四季草木葱茏,野花遍地,这里环境清幽,但要说是块宝地,王员外倒是没有看出来。

看过墓地之后,王员外就把这事放在了一边,因为他觉得父亲至少还能再活十年,现在想这样的事情有点早,可很多意外都是没有预兆的,突然之间就会降临。

一个月后的某个早晨,王员外去父亲房里请安,看见父亲躺在床上还没有起来,他就觉得奇怪,平时这个点父亲已经洗漱好了,正坐在屋里喝茶呢。

他走到床边,看见父亲睡得很安详,只是一只手露在外面,他拉起他的手想要放进被子里,谁知这一拉吓得他灵魂都要出窍了,王族长的手如冰块一样凉,此时已经僵硬了。

“父亲……父亲……”王员外带着哭腔叫了几声,王族长一点反应都没有,他就跪在床边嚎啕大哭,家人听到哭声都跑进了屋子,才知道老祖长已经仙逝了。

按照当地的规矩,老人离世要在家里停放七七四十九天,因为棺材都是提前做好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挖墓穴了,王员外选定了一个动土的吉日,就带人上清峰崖为父亲挖好墓穴。

晚上,王员外为父亲守灵,到了三更天的时候,上下眼皮直打架,他强撑着不让自己睡着,可还是不知不觉地趴在棺材盖上睡着了,就在他半睡半醒之间,他来到了父亲的那块墓地上。

突然就看到一条通体漆黑的大蛇盘踞在墓穴里,大蛇有一个成年劳力的腰那么粗,有五丈来长,大蛇的头上还长着两个肉球,好像是两只眼睛。王员外看到大蛇吓得后退几步。

胆战心惊地说道:“不知蛇仙在此,打扰您了!”大蛇的眼睛里满是杀气,张开血盆大口就朝王员外扑过来,王员外转身就跑,可他哪里跑得过大蛇,眼看大蛇马上就要把他吞入肚子,他大叫一声就醒了过来。

他发现自己居然爬在父亲的棺材盖上睡着了,刚才看到的大蛇是一场梦,可那梦境是如此的清晰,就如同真的一样,醒来后依然心有余悸,他摸摸自己的衣服,冷汗居然把衣服都浸湿了。

次日,王员外就把晚上的梦告诉了自己的叔叔王二能,想让叔叔分析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王二能听了沉思片刻说道:“你这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不必放在心上。”王员外听了觉得有道理,心就放进了肚子里。

人人都有做梦的时候,做的梦也是千奇百怪,所以说做梦是一种很常见的现象,也不必大惊小怪,可连着做同一个梦就有些蹊跷,王员外连着三个晚上都做了那样的梦,他觉得这梦不寻常,心里总是隐隐不安。

次日,王员外就去青峰崖找一个老道长,想让他为自己解梦,要不他连觉都睡不安生。这个老道长就住在青峰崖顶的道观之中,老道长的道号为青玄,青玄道长与王家的渊源还要从他的祖师爷说起。

据说当年青玄道长的祖师爷是一个孤儿,在一个寒冬腊月被冻僵在了雪地里,王家的祖宗看到,就把他带回了家,用被子把他暖醒,然后又给他喝了姜汤,就把他救活了。

在一个机缘巧合下,他拜了一个老道长为师,就在青峰崖做了道士,静修道法。他是个知恩图报之人,一直把王家当做再生父母,暗地里保护王家村的安全,与王家的情谊也世代流传了下来,王族长在世的时候,遇到自己解决不了或者弄不明白的事情,就会到青峰崖请教青玄道长。

王员外经过一天的跋涉,终于到达了道观之中,青玄道长正在坐在那里品茶,看见王员外前来就邀请他一起喝茶,可他心中有事,哪有心情喝茶。

王员外开门见山,就把家父仙逝和自己一连三天的怪梦与青玄道长一一道来,青玄道长听了之后,很是平静,脸上看不出任何波澜,说道:“世上之事有因必有果,看来王家的果报就要来了!”

王财主听青玄道长如此说,心就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上,问道:“什么果报?还请道长明示。”

“这还要从500年前的一段情缘说起……”青玄道长从柜子里拿出一本发黄的典籍,说道:“这个上面有记载,你自己看吧!”

王员外很是惊讶,自己的梦居然与500年前的事情有关,到底是一件什么事情呢?他颤抖着手接过典籍,就小心翼翼地翻开了,上面记载了500年前那段过往。

500年前,有一个叫王霸天的男子,他带领一众兄弟在青峰崖占山为王,做起了义匪,所谓的义匪就是打富济贫,从来不祸害老百姓,当地百姓有难,他们还会出手相助,因此与当地的百姓关系很好。

那是一个夏日的午后,青峰崖上突然昏天暗地,狂风大作,刺耳的雷电响彻天际,震耳欲聋,很多树木被拦腰斩断,人们都躲在屋里不敢出来。

大约过了一刻钟,风停了,雷声也消失了,就山寨外面,众人看到了一条碗口粗,三丈长的大黑蛇,还有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

大黑蛇身上的鳞甲掉了很多,身体上血肉模糊,好像是被雷劈了,少女抚摸着蛇痛哭流涕,说道:“君幻,你不要怕,我会给你疗伤的……”

原来少女叫李彩蝶,这条大黑蛇名叫君幻,二人的的相识还要往前追溯十年,那个时候,李彩蝶才七岁,一日李彩蝶跟着母亲一起去街上卖菜,路过一个牙市口时,就看见一个捕蛇人身边放着一个大笼子,里面装着很多条蛇,各种颜色的都有,其中一条小黑蛇吸引了李彩蝶的目光。

平时李彩蝶是很怕蛇的,但她看到这条小黑蛇一点都不怕,反倒觉得它很可爱,也很可怜,她抚摸着蛇笼子,自言自语说道:“这个小蛇好可怜啊,把它装在笼子里,它就见不到它娘了,它娘肯定很担心它……”

她又看着捕蛇人说道:“叔叔,你可不可以把这条小黑蛇放了,让它回家找它娘,要不然它会伤心的。”小黑蛇好像听懂了李彩蝶的话,抬头看着她,眼睛里闪烁着了泪光。

捕蛇人看看李彩蝶,说道:“小姑娘,你让你娘买下它,你就可以把它放了。”

李彩蝶眨眨水晶般的大眼睛,又看看母亲,说道:“娘,你可以买下它吗?我想让它回家去……”说着眼泪就啪嗒啪嗒往下掉。

张氏也是心地善良之人,她也看见了小黑蛇眼中的泪,心中很不是滋味,于是就把身上所有的钱都拿了出来,说要买下这条蛇,可她那点钱根本不够,张氏就恳求捕蛇人便宜一点。

捕蛇人见她只是个卖菜的,身上真的是没有钱了,再加上李彩蝶哭的伤心,就说道:“好了,我看这小姑娘哭得伤心,这点钱就这点钱吧!”李彩蝶一听就破涕为笑。

母女二人来到一片山林,就把小黑蛇放了,李彩蝶说道:“小黑蛇,赶紧回家吧,要不你娘会担心你的……”小黑蛇看看母女二人就钻进草丛里跑走了。

李彩蝶也是一个苦命女子,她父亲早逝,母女二人相依为命,靠卖菜为生。在她十四岁的时候,母亲也因病离世了 ,李彩蝶就成了孤儿,叔婶把她带回了家。

叔婶就把她当成丫鬟使唤,洗衣,做饭,拾柴火,磨面,下地,什么活都干。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李彩蝶寄人篱下的日子不好过,每天都累得腰酸背痛,只能忍着。

她盼望着自己快点张大,然后找个婆家嫁了,日子兴许还会好过一些。她不知道的是,她的叔婶早已在她身上打下了主意,在李彩蝶十六岁那年,他叔婶把她卖到了一个财主家里做小。

财主五十多岁,干瘦如柴 ,他色咪咪的小眼睛像蛇信子一样在李彩蝶身上游走。

说道:“小娘子,春宵一刻值千金,今天晚上是咱俩的大喜之日,千万不能辜负了这美好的时刻呀……”

财主说着就开始手脚并用,李彩蝶害怕极了,她躲开财主,哀求道:“求求你放过我吧……我还小,我不想嫁人……”

财主冷笑一声说道:“你叔叔拿了我五十两银子,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你要我放了你,想让我人财两空吗?别做梦了。

我劝你还是乖乖听话,我不会亏待你的,若你不识抬举,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李彩蝶哭着说道:“我叔叔把我卖给了你,我可以在你家做丫鬟,挣钱还给你……”

“丫鬟?小美人,你做丫鬟太可惜了,就你这细皮嫩肉的我怎么舍得?”

干瘦财主猛地朝李彩蝶扑了过去,李彩蝶躲闪不及,就被他抓住,她拼命的挣扎着,可根本无济于事,她绝望的崩溃大哭。

正当财主就要得逞的时候,突然就有一道黑影落地房间里,随后就看见一条黑色的大蟒蛇。大蟒蛇张着血盆大口,一口咬住财主的脖子,就把他咬死了,李彩蝶看到这一幕,吓得脸色苍白,瑟瑟发抖。

大黑蛇口吐人言:“恩人,不要怕,我就是你十年前救下的那条小黑蛇,我的名字叫君幻。”

李彩蝶听它这么说,也就不那么害怕了,说道:“你带我离开这里吧!”大黑蛇就用尾巴缠住李彩蝶,眨眼间就把她带到一个石洞里。

石洞里亮如白昼,有泉水,有鲜花,犹如一个世外桃源,从此之后,李彩蝶就住在了石洞里,每天大蛇都会给她采摘野果子吃,还会打来野兔烤给她吃,而大蛇只吃花粉,喝泉水,这样有助于它快速的提升法力,一人一蛇就这样幸福的生活在山洞里。

人心难测,而动物却更容易亲近,李彩蝶感受到了大蛇的善良,心想,如果君幻是一个男子,她就会义无反顾地嫁给他,可人蛇异类,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其实君幻也爱上了这个善良的姑娘,它告诉李彩蝶,等它渡劫成功就可以幻化成人身,李彩蝶听了心中欢喜,君幻说道:“等我幻化成了人身,如果你愿意,我们永远在一起,生生世世不分离……”

眨眼时间就来到了一年后,王霸天的山寨外面出现君幻渡劫失败的一幕,李彩蝶看着伤痕累累的君幻,心痛的无法言语。

王霸天一众人看见一个美丽的女子在抚摸着大蛇哭泣,就上前去询问情况,李彩蝶就告诉了他们,说大蛇渡劫失败已经失去了法力,如今又受了重伤,希望他们能帮忙把大蛇弄回石洞里。

王霸天见李彩蝶哭得伤心,就命众人把大蛇送回了石洞,李彩蝶对他们感激万分,其实,王霸天是有私心的,因为他第一眼就喜欢上了李彩蝶。

李彩蝶每天上山采摘草药为君幻疗伤,王霸天也经常带着野味来看望李彩蝶,对她很是照顾,李彩蝶以为自己遇到好人了,对王霸天也很信任,二人就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可在一天晚上,这种纯洁的友谊被彻底打破。

一日傍晚,王霸天说自己过生日,邀请李彩蝶去庆祝,李彩蝶盛情难却,就欣然赴约,谁知到了之后,根本不是过生日,而是一个求爱现场。

李彩蝶当场就拒绝了王霸天,说道:“王大哥,谢谢你这些日子对我的帮助,可我已经有心上人了,咱俩只能做朋友。”

王霸天再仁慈,毕竟是一个土匪,霸道惯了,见李彩蝶拒绝就很生气,说道:“我王霸天想要的东西没有得不到的,只要你愿意留下来做压寨夫人,我是不会让你受委屈的,若你执意不从,也别怪我不讲情面!”

李彩蝶见王霸天露出了真面目,就非常的害怕,转身就要走,可她已经走不了了,王霸天的手下强行把她绑起来,送到了提前准备好的新房内。

王霸天要对李彩蝶用强,李彩蝶誓死不从,就咬舌自尽了,王霸天见李彩蝶死了,怕君幻报复,就一不做二不休,把它剁成了十八段,抛尸到山林之中。

本来君幻已经受了重伤,生命危在旦夕,如今又遭受分尸抛尸,对它来说打击是致命的,它花了上百年的时间把自己的身体接好,又花了上百年的时间养伤,伤养好之后从零开始修炼,它发誓修炼成功之后要杀死所有的王家后人,以报血海深仇。

李彩蝶死了,大蛇又被剁成了十八节,其实,王霸天内心深处依然充满恐惧,害怕得到报应,于是就金盆洗手,拿着抢来的钱下山,建立了王家村,开始积德行善,以减轻心中的罪恶感。

……

王员外看了典籍中的记载,早已吓得脸色苍白,浑身冷汗直冒,赶紧问青玄道长该怎么办?

青玄道长长叹一口气说道:“善恶到头终有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看来这次全村人都在劫难逃。”

“道长法力高深,一定要想想办法,救救全村上万口人,你的大恩大德我们永世都不会忘记了!”王员外扑通一声跪在了青玄道长的面前。

青玄道长说道:“我去问一下再说。”只见他盘坐在地上,双手放在膝盖上,双目紧闭,好像睡着了一样,大概过了一个时辰,青玄道长睁开眼睛,说道:“你赶紧回去把墓穴填上,然后在上面建造一座大宅子,在宅子里摆上家具,床铺。

青玄道长从柜子里拿出一张画像,说道:“把这幅画像挂在宅子正屋的墙上,也许会给你们带来一线生机!”

画像是一个年轻的女子,女子柳条细腰,眉眼如画,犹如仙女一样。王员外接过画,一刻也不敢耽误,就立刻回去准备,他带人填了墓穴,又请来能工巧匠,几天时间就盖好了一座宅子,然后按照道长的吩咐,把那个画像挂在宅子里供着。

夜里,王员外又做了一个梦,那条大黑蛇出现在了新宅子里,这次大黑蛇的眼睛里没有了杀气,而是充满柔情,它含情脉脉的看着画中之人,似乎是在看着自己的爱人一样。

次日,王员外立刻又去找了青玄道长,把梦中的所看到的告诉了他,青玄道长说道:“那画上的女子就是李彩蝶,那条黑蛇就是君幻。”

王员外问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道长说道:“要想让君幻放弃复仇,那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让李彩蝶死而复生。”

“可,可那李彩蝶已经去世500年了,如何才能死而复生呢!”王员外焦急地问道。

青玄道长说道:“李彩蝶去世之后,因为她放不下前尘往事,因此一直不肯投胎,阎王一气之下就把她的魂魄禁锢在了十八层地狱之中,要想让她复活,就要把她的魂魄救出来。

这五百年来,你们王家为了弥补之前犯下的错误,做了很多积德行善之事,已经积累了厚厚的阴德,这些在阴德薄上是有记栽的,要想救出李彩蝶只有你亲自去一趟,因为你身上有十世积累的阴德光环,阎王爷也不会不给你面子的!”

王员外说道:“我一个活人,如何才能去到阴间?”

青玄道长说道:“这个我自有办法,不过还不到时候,如今你要做的就是要找到君幻,向他真诚忏悔,恳求他的谅解,让他给你一些时间,你好去地府救出李彩蝶。”

青玄道长立刻就带着王员外来到了那座新盖的宅子里,看见一条巨大的黑蟒蛇盘在正厅中央,正对着画流泪。

王员外心惊胆战地站在青玄道长身边,大蛇已经发现了二人,它悠悠转头,眼睛里冒出阴森的蓝光,二人顿时感到屋子里的温度降到了冰点,浑身不由的颤抖起来。

“我还没有去找你,你竟然自己送上门来,500年了,也是该算账的时候了!”大蛇的声音阴冷刺骨,杀气浓重。

王员外想要说话,可牙齿直打架,根本发不出声音,青玄道长说道:“青玄晚辈拜见君幻老前辈,我们今天来就是要解决这五百年恩怨的。”

大黑蛇甩起长长的尾巴,打得墙壁啪啪作响,整个宅子也开始晃动,它怒目圆瞪,怒道:“我的爱人已经永远地离我而去,她再也回不来了,怎么解决?你告诉我怎么解决?”

青玄道长说道:“前辈请息怒,请前辈听我把话说完,我已经去地府打听过了,当年李仙姑忘不了你,宁愿永远不得超生也不愿去投胎转世,如今李仙姑的魂魄在十八层地狱之中,只要救出她的魂魄,就可以复活了。”

黑蛇眼里的杀气慢慢少了一些,眼睛里闪着晶莹的水雾,说道:“要想救出她的魂魄恐怕没有那么容易吧?”

“只有积累了厚重阴德的人就可以救出她,你看……”青玄道长说着指向王员外,只见他的身体外面有一层金色的光晕,那光晕逐渐变大,最后充满整个宅子,大黑蛇看到也是大吃一惊。

说道:“只要能救出我的爱人,让她死而复生,这500年的恩怨就一笔勾销,如果不能,王家村将夷为平地!”

道长说道:“还恳求前辈再给一些时间,三年之后方可救出仙姑!”

君幻生气的说道:“我已经等了500年,你们知道这500年我是如何过来的吗?如今大仇即将要报,你又却让我再等3年?”

青玄道士赶紧说道:“前辈请息怒,我保证三年之后一定让你与仙姑团圆。”

大蛇犹豫了一会说道:“那我就再等三年,若不能,整个青峰崖也将不复存在!”

与大黑蛇谈妥之后,青玄道长和王员外一起走出宅子,他告诉王员外,虽然他王家积累了500年的厚重阴德,但要想救出李彩蝶,还差一点火候,那就是要在这三年时间里,拿出家中所有钱财做善事,一分也不能留下,这就叫破财消灾。

经过世代的积累,王家村已经积累了万贯家财,要想花得一分不剩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再说了,要是把钱财都做了善事,以后他们怎么生活?王员外有些犹豫,就问青玄能不能只花一大半钱财,他们留一小半。

青玄说道:“即便花完,也不一定能救出李彩蝶,我这也是想搏一搏,若你舍不得钱财,那就只能等着毁灭了,青峰崖和王家村一起消失!”

王员外一听,咬咬牙说道:“钱财乃是身外之物,好,就按照你说的做!”

王员外与青玄道长一起回到村子之后,王员外就召集全村人开会,众人听了他的讲述都不敢相信会有这样离奇的事情,虽然大家都很善良,但谁也不愿意把所有的钱财都用在行善上。

青玄道长说道:“如果大家不同意,那么全村人都会在劫难逃,留下钱财又有何用?”

众人都知道青玄道长的祖师爷与王家祖先的交情,因此对青玄道长也很信任,听他这么说就怕了,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地答应。

在接下来的三年时间里,王家村所有的人都拿出钱财到处修桥补路,救济贫困,为朝廷的军队捐助粮饷,终于散尽了所有家财。

青玄道长把王员外带到道观里,对他施了道法,二人的魂魄就一起来到了地府,他们与阎王说明了来意,阎王一听大怒,说道:“那李彩蝶目无王法,原本该让她灰飞烟灭的,看在她一片痴情的份上,就留了她的魂魄,让她在地狱之中已经是对她最大的恩赐了,出去是不可能的!”

青玄道长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详细地对阎王说了一遍,阎王说道:“既然一切由王家先人而起,那就让王家后人来还这滔天怨债吧!但王家这500年的阴德根本不够,要想救出她,除了要消500阴德之外,必须有一人去替换她方可!”

王员外一听有戏,就说道:“为了王家上万口人的性命,我愿意去换。”

“不行,就让老朽去吧!”只见王员外的父亲王族长悠悠飘来,站在大堂下。

王员外看见死去三年的父亲,顿时眼泪就流了下来,“爹!”王员外想去抱住父亲,可什么都没有抱到。

原来,王族长因为生前做了很多好事,也有金光护身,所以阎王就封他做了阴德司,成了地府里的一位神仙,他听到儿子的声音就过来了。

阎王一看是新上任的阴德司,就说道:“你想好了?这可是要永世不得超生的。”

王族长说道:“想好了,为了子孙后代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王员外跪在父亲面前痛哭流涕,说自己去换,王族长说道:“你还肩负着振兴王家的重任,这事你就不要与老夫争了!”

阎王一声令下,就有两个很高的阴差把王族长带走了,不一会儿就带来了一个女子,这个女子正是李彩蝶。

阎王说道:“已经有人用500年的阴德赎你,你就跟着他们走吧,去你该去的地方!”

李彩蝶看着青玄道长和王员外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青玄道长告诉她君幻在等她,李彩蝶听了了激动万分,就跟着青玄道长和王员外一起到了青峰崖的宅子里,她看见君幻正在凝视着墙上的画,李彩蝶已经是泪流满面,青玄道长就用法力使她的魂魄附在了画像上,随后画中的女子就走了出来。

君幻看到自己的挚爱出现在眼前,泪水刷刷的就流了下来,“彩蝶,你终于回来了……”

“君幻……”

青玄道长和王员外悄悄的离开了宅子,晚上,王员外又做了一个梦,君幻和李彩蝶一起出现在他的房间里。

君幻说道:“500年的恩怨一笔勾销,我们离开之后,你就把你父亲埋在那座宅子下面吧!”说完就不见了。

次日,王员外就带人拆了青峰崖上的宅子,选了个良辰吉日,把他父亲的坟迁到了那里,王家村的人已经一贫如洗,但没出两年,大家又发达了起来,百事顺利,财源滚滚。

青峰崖上也出现了一对年轻的神仙眷侣,他们行踪不定,很是神秘,大家都说是君幻和李彩蝶。


本故事与迷信无关,主要为了宣扬民间文化,告诉我们善恶到头终有报,作恶之家必有余殃。积善之家必有余庆。

#民间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