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何以夫妇的相遇是天作之合?

为什么说何以夫妇的相遇是天作之合?

时隔经年才看懂,何以琛对赵默笙的爱,是一步一步自我妥协兼退让的过程,他们的相遇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前段时间有个话题,“周生辰何以琛会不会出轨?”

我想也没想,坚定否认,“不会。”

何以琛可以在没有希望的前提下,年复一年的等下去,在时间洪流中任凭思念成疾,清醒的看着自己沉缅过去,这样的人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


01.自下赌注的“转性”

在很多人眼中,何以琛冷静、理智、客观,他骨子里有种超脱同年人的成熟和老道,少年失去双亲,从此过上了寄人篱下的生活,虽然以玫的父母对何以琛视如己出,家逢骤变,他高敏、早熟、对自我负责只是为了不给别人添麻烦,这样的何以琛是自我封闭的,他会在合适的时间做合适的事情,他什么都好,唯独缺少了一份对生活的热情,如果没有赵默笙,他这一生会按部就班的活。

古井无波的生活就像一个设定好的程序,到了年龄娶妻生子,相敬如宾,孝敬以玫父母,这一生就这样在平淡无趣中度过,他一定是一个好律师,却未必是个好丈夫,是个有意思的父亲。

自小在爱意中生长的赵默笙,虽然母爱缺失,但父亲弥补了她人生中的全部,她天生乐观,善良、怀有生机,灵魂有趣。

一段感情里,可以外表看上去内向,但灵魂一定要有自己的见解,有勇往直前的冲劲,有独立的三观和坚定不移的笃信,否则要怎样面对这样漫长而无趣的人生?

何以琛说赵默笙像sunshine。

是因为从来没有人在何以琛冰冷的世界里,叽叽喳喳的围绕着他,满心满眼都是他,别人会因为何以琛的冷漠而退避三舍默默伤心。

但赵默笙不同,她在生活里有种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意志力,狡黠、可爱、机灵、反套路。

如果说校园初见,赵默笙是一见钟情,那她绝对是高执行力的人。

善于捕捉镜头的人,总是善于发现生活中的美,正大光明的偷拍,还能义正言辞的反问,“我好好的在这拍风景,你怎么跑到我画面里来了?”

讶于她的伶牙俐齿和先发制人,难得,法学院的大才子,能被她逼得哑口无言,初次见面就交代了自己的年级姓名。

她知道何以琛很忙,她会努力自己找他间隙里的时间,参加法律服务社,去蹭法学院的课,出现在他每天必走的路上只为了能有机会碰上,如此正大光明的明恋,不在意其她人的目光,敢于追寻所爱,是很多普通人迈不过心里的坎,而踌躇不前的拦路石。

赵默笙是个很有界限感的人,她会在别人告白时,安静站在一旁,这是她的教养,被何以琛反问为什么不过来时,她会笑着说,“当挡箭牌也需要名分。”暗示何以琛之前说过不在大学找女朋友,所以你不能怪我不过来,我没有赶跑情敌的身份。

不得不说,小太阳还是很聪明的。

何以琛执拗于赵默笙的本性,除了他自身作为法律人对自己的高要求,更欣赏她的坦诚,赵默笙没有因为被传两人在一起而沾沾自喜,而是选择第一时间解释清楚,这种有来有往的爱情拉扯,真的很戳人心,有没有?

你不是介意没有名分吗?那我就让所有人都知道你赵默笙是我何以琛的女朋友。

如果说前期,何以琛是被赵默笙的坚毅所打动,真正动心,应该是楼梯间许影因爱生妒对赵默笙出言嘲讽何以琛一穷二白。她理智清晰条理清楚的反驳她,当面找回场子的模样高傲又自信,那一刻何以琛眼神坚定的看着面前这个女孩,说只要三年。

她虽粗线条,但有底线,有棱角,不触及底线下很好相处,一旦碰到禁忌点,就会毫不犹豫的反击。

这是少年时代满是自信的女孩,在守护自己心中的光。


02.不告而别的“发疯”

原本何以琛以为,他这一生都会同赵默笙这样,“忍受”她的状况百出,在学习、家教、周旋于各大社团的间隙,还要帮赵默笙低空飞过保证她各科不挂科,教她800米如何过,看着她丢三落四,咋咋呼呼。

何以琛很真实,真实的就像我们生活中会出现的某种人。

成熟、有上进心、自我管控力强、彰显有度、大方得体,腹黑毒舌,目标明确,能凭借自身努力在高压快节奏的生活里,鲨出一条雪路,成为别人艳羡的职场新贵。

可以说,赵默笙是他疲惫人生中一剂良药,能让他开心,放松。

他有些大男子主义,但很享受赵默笙这种满心满眼都是他的感觉,最早察觉出何以琛对赵默笙不一样的向恒曾提醒过何以琛如果不想那么快被·解·放,就不要一直端着。

要问何以琛是在哪个具体的点对她动得心,能说是初见时,那一眼的对视,眼神就不清白;能说,很多个瞬间,何以琛不是个喜欢多管闲事的人,在赵默笙进辩论社的去留问题上,他投了赞成票;知道她在等他,会在周末也去本不需要去的实习律所,只为了不辜负她的等待;会在许影欺负她的时候,公开维护,把她护在羽翼之下只能自己逗她的占有欲和属地意识;会因为她两天不出现在他面前而心情不好;会因为以玫像电灯泡一样频繁出现消耗了两人的独处时光而感到各种不满,拉着人用kiss得方式,宣蟹自己的思念而确定她真实的存在。

如果你要问我,他究竟是在哪一个具体的环节爱上的?

我会说,是每一个,因为他只给了赵默笙接近他的机会。

越难追的人,慎始善终。

当初的何以琛多难追,那七年的等待时光就有多残忍。

一个以为她永远也不会走,一个以为他一定言出必行。

何以琛的爱是浸润型的,他不善于表达,也从不说爱。

他根本不知道那段感情里,乐观如默笙也会敏感至此。

她甚至不敢同他吵架,她永远在迁就。

如果没有那七年的分别时光,或许一直甜蜜,我总觉得他们之间还缺少点什么?

那份浓情蜜意的爱里,是默笙一次又一次的忍让换来的,似乎少了一份平等和公平,失去过的人才更懂得珍惜。

七年之前,她是最好的赵默笙,他却不是最好的何以琛;七年后他成为无坚不摧的何以琛,她却成了敏感怯弱的赵默笙。

他们的七年和存在,像极了相互治愈的过程。

七年的缺失,何以琛没有借此沉沦,也没有用替代去弥补空虚,他接受了有前仇旧怨的家恨,屈于现实的温暖,只想要独属于自己的阳光。

他告诉何以玫,“如果世界上有那个人出现过,其她人都会成为将就,他不愿将就。”所以他在日如一日中坚定的等下去,等不下去,就放下所有去找她,前仇宿怨又怎样,和她又有什么关系?

不放纵是因为没资格放纵,他深知只有自身强大,才有资格不辜负当年他承诺过的“三年。”

句句不提爱,却在行动中表现爱。

不记得什么时候买的钻戒,准备好的房子,床上永远放着两个枕头,记得她想要婚礼的场地,每一个成功之后的喜悦,一切的一切唯独少了个女主角。


03.自我催眠的“释怀”

何以琛介意赵默笙的不告而别,介意她回来之后从未想过要来找他,介意没有一句解释,一副划清界限的模样,更介意他们曾经欢声笑语走过的老街,她却不记得了,狠心的没有一丝要重拾过往的意思。

七年的等待,这场无妻徒刑,何以琛不想重蹈覆辙。

他开始有预谋的出现,借着要回她捡到的皮夹,用一张照片强硬的重新入秦她的生活,频繁的增加彼此之间的交集,误会她去相亲,介意她的没心没肺,何以琛都舍不得放弃,对他而言,她回来就是她最大的让步,剩余的路,何以琛愿意朝着她走过去。

何以琛不知道遭逢家庭变故的她,如今都做不了自己的太阳,何以做他的sunshine?

赵默笙开始退却,这样一个糟糕的她,只会让他更加失望吧?

所以她不敢,她的不敢和空白的七年,成为两个人之间的一根刺。

这样优秀的何以琛,一个糟糕的赵默笙,和还有婚史记录的赵默笙,哪怕是为了帮助别人的假结婚,也不能否认那是她人生中的一个节点?

当赵默笙告诉何以琛,我结过婚,在莓果,何以琛硬生生将自己折腾到胃出血住院,到听见向恒告诉她,她不知道的视角下,何以琛是怎样爱着她的。

回国后的赵默笙一共勇敢了两次。

第一次是问他,他还要不要她?何以琛用一夜的空坐说服自己,选择领证。

在他不愿意听赵默笙说细节,不知道她是假结婚的情况下,他以强大的意志消化掉她结过婚的事实,去化解自身的释怀。

很多人十分介意何以琛在明知赵默笙有婚史的前提下选择领证,却还对她婚后冷·宝·力的行为太渣。

试想,一个男人真心实意的等了另一个人七年,他笃信两人只是各自成长,她却一个人偷偷结婚?

在何以琛的视角下,所以回来只是因为婚姻不幸,拿他当备胎,发现他还在舍不得自己,那就旧情复燃!

相比介意婚史,他更介意赵默笙心灵上的走失,介意七年的时光里她是否也曾笑靥如花像阳光一样温暖过别人?

何以琛一直介意赵默笙的短发,不是他迷恋大学时代的那个她,是他觉得只有那个时间段里的她是全心全意属于他的,相比如今这个短发,自卑,敏感的赵默笙,他更想把她养回到从前的乐观状态。

他会介意,但会在公开场合下,护着她,会因为她伤心了,就把所有人叫回家里,哪怕他本身是个不喜欢闹腾的人,会坚定的用行动告诉她自己不后悔。

婚后的那段短暂“冷·宝·力,”是何以琛在自我消化的过程,也给彼此一个缓冲地带。

而赵默笙的第二次勇敢,是在何以琛误以为她又要玩消失时,差点对她婚内襁褓,赵默笙读懂了他的后怕,那一个温暖的拥抱,无声化解了何以琛的不自信和后怕。

两次的勇敢,成就了他们的天作之合,而不是劳燕分飞。


04坚守成就的佳话

他们的爱情亦步亦趋,总在一方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注入新的力量,差一个环节,都会BE。

就像何以琛不知道他那句诛心的话,让她鸵鸟般躲了七年,更不知道就在她满心满眼去找他确定何以玫的挑衅,那一天,他巧合般的见过了她的父亲,更不知道她即将家逢骤难,会在异国他乡过的那样艰难,一环套着一环的阴差阳错,一环扣着一环的天作之合。

东风不来,跫音不响,你不是过客。

她七年的成长,没有辜负他七年的等待。

他七年的痴守,没有负了她七年的思念。

既然琴瑟起,何以笙箫默。

向来缘浅,奈何情深,他们都在彼此的深情中,成为别人口中的佳话,多一秒差一秒,都只会是错过。

最好的坚守,成就了彼此的情深。

于是各自成长,于顶峰相见。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