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男子请道士为妻子看病,道士说:你根本就没有妻子

民间故事:男子请道士为妻子看病,道士说:你根本就没有妻子

明朝末年,在天水镇里有一个名叫周立生的年轻人,他自幼跟随村里的长辈外出经商,凭借着过人的天赋,短短数年便成了一名出色的商人。

如今事业有成,周立生便选择了衣锦还乡,来到镇子里开设了自己的店铺,生意可谓是出奇的火爆,一时间名声大噪。

这些年来周立生一直在钻研经商之道,却是忽略了自己的终身大事,听闻周立生还是孤身一人,前来为他说媒的人都快把门槛踩烂了。

给他介绍的女子不乏大户人家的千金,可是周立生却都一一拒绝了,让大家甚是不解,可在周立生的心中,早就有了那中意的姑娘。

周立生出身贫寒,在他很小的时候父母便出了意外,多亏了邻舍张阿伯的救助,这才得以存活。

这张阿伯有一个女儿名为张秀梅,比周立生要小上一岁,从小便跟在周立生的屁股后面跑,二人可谓是青梅竹马,便偷偷私定了终身。

直到后来周立生因为外出学习经商才不得不离开,即便如此秀梅也向他保证自己会在家等他。

如今一眨眼十年过去了,周立生终于是事业有成,回来的第一件事便是寻找秀梅一家,可是令他意外的是,之前的村子已经消失不见,早就建成了小镇的一部分,和别人打听也是毫无音讯,让他甚是失望。

这天,周立生刚从店铺回来,便见到同村的李阿婆又来了,周立生不禁开口道:“阿婆,我真的没有成家的想法,您还是请回吧。”

闻言李阿婆开口道:“那姑娘早就料到如此,她托我将这封信给你,说是你一定会心回意转的。”

周立生将信将疑的接过书信,仅仅一眼他的脸上便浮现出了浓浓的喜色,只见他激动的握住李阿婆的手道:“阿婆,快,快带我去找秀梅。”

李阿婆也没有想到周立生竟然态度转变的如此之快,便开口道:“秀梅姑娘说了,今天晚上便会来此与你相见,你就安心等着吧。”

说罢李阿婆便离开了,周立生得知秀梅要来,心中也是激动不已,便赶忙准备了一大桌的美味佳肴。

很快天色便暗了下来,突然房门传来了阵阵响动,周立生心中一喜,快步跑来将门打开,只见一个五官精致,身材窈窕的美貌女子正站在门外,那面容看起来好似有几分眼熟。

周立生试探的问道:“秀梅,是你吗?”

闻言那女子不禁点了点头道:“周大哥,我终于见到你了。”

说罢便流下了两行热泪,朝着周立生的怀里便钻了过去,周立生感受着怀里的温热,心中也是感慨万分,只好轻轻拍打着秀梅的后背以示安慰。

许久之后二人这才稳定了情绪,周立生拉着秀梅围坐在桌前,把这一大桌的美食不停的往她碗里夹,可奇怪的是秀梅竟然一口也没有动。

秀梅笑道:“周大哥,我来的时候已经吃过了,你快吃吧,别饿坏了肚子。”

见状周立生也是微微一笑,一边吃发饭一边和秀梅谈轮着曾经的趣事。

突然周立生问道:“秀梅,张阿伯近来可好,明日一早我便去探望他。”

闻言原本一脸笑容的秀梅不禁皱起了眉头,感受到秀梅的情绪变化,周立生赶忙问道:“可是张阿伯出事了?”

片刻之后秀梅这才开口道:“父亲早已经离世多年,周大哥若想祭拜,便去那后山的破庙旁,我将父亲埋葬在了那里。”

听到张阿伯去世的消息,周立生不禁悲痛万分,又想到秀梅自己孤身一人熬过了这么多年,心里就更不是滋味。

于是周立生便说道:“秀梅,是我回来晚了,你放心,从今往后我一定会好生待你,我们再也不分开了。”

闻言秀梅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便答应了下来,她等这一天等的太久了。

在秀梅的催促下二人竟是连夜举办了婚事,虽说没有宾客的见证,但是二人也算是拜过了天地,成为了那正式的夫妻,今夜注定无眠。

待到快天明之时,秀梅便早早地穿上了衣服,此举让周立生甚是不解,便询问道:“秀梅,这天都没亮你要去哪里啊?”

秀梅柔声说道:“当然是去作工啊,我每日都是这个时辰过去,你就安心睡吧。”

闻言周立生赶忙说道:“秀梅,咱们家不缺银两,以后你不用去作工了,在家好生待着就行。”

可是无论周立生如何劝阻,秀梅都要离开,周立生见此也就没在阻拦,打算过几日就带着秀梅去辞掉这份工作。

于是秀梅总是天没亮就离开,作工到第二天夜里才回来,看着如此辛苦的妻子,周立生便决定晚上就跟她一起去将工作辞掉。

可是秀梅听见后却是极为的不满,看到妻子生气周立生便口头上答应不在约管她,却在妻子离开后悄悄地跟了上去。

只见秀梅朝着城西走去,而且越走越远,越走越快,若不是这视线不好,恐怕周立生就会发现秀梅此时竟然是双脚离地飘在空中的。

很快秀梅便出了城来到了后山,周立生吃力的跟在后面,心中早已经疑惑万分,到底是什么工活要到这后山中来。

最终见到秀梅终于是停在了一处空地上,周立生早已经累的有些虚脱,为了不让妻子发现,赶忙躲在了一处土堆之后。

他这一路跑的是头晕眼花,缓和了许久这才平静了下来,借着月光周立生向前望去,不禁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因为他这才发现,秀梅竟然来到了一处乱坟岗,自己身前的土堆赫然就是一个长满杂草的坟包,吓得周立生两腿一软便跌坐在了地上。

周立生发出的动静也是引起了秀梅的注意,只见她脸色一变,在下一秒竟然在原地消失不见了。

周立生揉了揉眼睛,往四周看去哪里还有妻子的身影,这大晚上的来到了乱坟岗他早就被吓破了胆子,便头也不回的逃离了此处。

待到回家一看,秀梅竟然已经睡在了床上,周立生不禁疑惑万分,莫非自己方才跟错了人不成。

有过这一次经历之后,周立生便坚决不让秀梅去作工了,秀梅见到周立生如此态度,只好答应了下来。

于是白日周立生便去店里忙碌,秀梅便在家中安心的等他回来,这才是周立生想要的生活。

可是过了数日之后,周立生发现秀梅的状态竟然是越来越差,脸色苍白无比,就连这身体也是消瘦了许多。

周立生本想带着妻子去看郎中,可却被秀梅一口拒绝了,秀梅说道:“夫君,我休息几日便好了,不用担心的,我自己的身体我还不知道吗。”

听到妻子的话,周立生这才放心了许多。

这天周立生正在去店铺的路上,恰好路过一处集市,突然一道声音传进了他的耳中:“我看你印堂发黑,显然是接触了鬼物。”

闻言周立生顺声而望,只见一个道士打扮的中年人正看着自己,周立生不禁皱眉问道:“不知大师所言是何种意思?”

道士说道:“你最近和什么人接触过,若是在继续下去,恐怕会威胁到你的生命。”

闻言周立生便打算离开,毕竟这种招摇撞骗的道士他可见得多了,见到周立生要离开,道士继续开口道:“你身上是不是近几日长出了黑斑。”

听到此言,周立生脚步一顿,他一脸意外的问道:“你是如何知道的?”

道士说道:“这黑斑若是在长下去,恐怕你性命难保。”

闻言周立生终于是相信了道士的话,因为他找郎中看过,这黑斑便是那人死之后的尸斑,可是郎中却都束手无策,不过好在这尸斑就长了几块就不在发展了。

周立生恭敬的说道:“请问大师可有办法去除这黑斑?”

只见道士从怀中掏出了一张道符递给了周立生道:“将这道符贴到黑斑之上自然可以消除。”

周立生恭敬的接过道符,他立即将道符贴到了一块尸斑之上,突然一股灼热感从道符上传来,让周立生痛的龇牙咧嘴,可是他仍然坚持着贴敷。

片刻之后,只见道道黑气从那道符上散发而出,随之灼热感也就消失不见了,周立生拿开道符一看,这尸斑竟然真的消失了。

周立生激动的跪倒在地,对着道士便感谢道:“多谢大师地救命之恩,不过在下还有一个不情之请,还请大师成全。”

道士点头示意他说来,周立生赶忙开口道:“在下的妻子近些时日竟然消瘦了大半,而且这气色也是越来越差,或许也是接触了鬼物所致,还请大师出手相助。”

只见道士掐指一算,随后便对着周立生道:“你根本就没有妻子,你还没有意识到吗?”

闻言周立生大惊,只听道士继续说道:“也罢,这也是你我的因果,我便随你回家一趟吧。”

说罢周立生便带着道士回到了家中,此时秀梅却是不见了踪影,这可急坏了周立生。

可是道士却指着一个土罐说道:“你还不现身,更待何时?”

只见那土罐微微一动,随后便见道秀梅的身影出现在了二人面前,如此一幕吓得周立生后退了数步,他指着秀梅说道:“你到底是人是鬼?”

闻言秀梅不禁跪倒在地哭泣了起来,这才说出了事情的缘由,原来当时秀梅的父亲意外离世,家中贫寒的秀梅只好选择卖身葬父。

后来被一个小人买下并将她卖到了城里的寻花楼,秀梅不堪受辱便跳井自尽了,随后便成了那游荡的孤魂野鬼。

不料却遇到了一个可恶的老道,竟将她的灵魂控制住,让秀梅利用秘术却吸收男子的阳气来供他提升修为,若是不从便会受到严厉的惩罚,秀梅便只好遵从。

她唯一坚持下去的信念便是再见周立生一面,如今二人做了几日的夫妻,秀梅也是知足了。

听到秀梅的遭遇,周立生内心悲痛不已,他一把将秀梅拥入怀里,对着道士便恳求道:“大师,还请出手救救我的妻子吧,我愿意付出所有的代价。”

闻言道士开口道:“没想到竟遇到那鬼修之人,此术有违天理,我自然不会放过他。”

秀梅说道:“大师,那老道已经控制了很多的孤魂野鬼为他做事,实力非凡,大师莫要因此丢了性命啊。”

道士说道:“无妨,我倒是有一妙计,还需小姐配合。”

闻言秀梅连连点头,若是真能脱离那老道的控制,她什么都愿意去做。

这天夜里,秀梅带着周立生来到了后山之上,周立生一脸的浑浑噩噩,一直跟在秀梅的身后,表情看起来也很是木讷。

很快二人便来到了一处乱坟岗,秀梅轻声开口道:“主人,我将人带来了。”

片刻之后,便听到一道阴森的笑声传来:“桀桀,好,待老夫吸干了他的精气也就离突破不远了。”

只见一个佝偻着背的老者缓缓走来,他的脸上竟然是长满了脓包异常恐怖,这便是修行鬼术的反噬。

对于秀梅老道并没有怀疑,毕竟这秀梅的命脉还在自己的手里攥着呢,于是他径直走到了周立生身前,满意的看了看他,便运转起了秘术准备吸干他的精气。

可就在这时异变突生,只见一张道符竟然从周立生的怀中飞射而出,瞬间便击中了那运功的老道。

老道哪里能想到会有埋伏,这一击让他不禁吐出了几口黑血,老道不禁大怒,他一脸阴沉的说道:“好你个死女人,竟敢噬主,今日我便让你魂飞魄散。”

说罢便掏出了一个黑色的葫芦,他打开盖子,从里面取出了一道魂体,赫然就是秀梅的残魂。

就在他欲要捏碎残魂之时,又是几道符咒从他的身后飞射而来,老道感觉到了危险不禁回头看去,就在此时周立生一把上前夺过了老道手中的残魂。

那老道瞬间大怒,就在此时道士终于现身,残魂既然已经取回,他便无所顾忌了,便与那老道战在了一起。

老道修的乃是邪门歪道,虽说进步飞快,但是也敌不过道士所修的正道,仅仅几个回合之后,老道便被击倒在地。

老道知道自己不是对手,便挣扎着欲要逃跑,可是他犯下如此大错,道士怎会放过他,又是几道术法用出,那老道最终便一命呜呼了。

道士从捡起那黑葫芦,将里面的残魂全都放了出来,并做了一场法事将他们超度了。

见到秀梅与周立生哭的死去活来,道士不禁内心一软,便说道:“或许这黑葫芦可以帮助你恢复肉身。”

闻言秀梅不禁大喜,扑通一下便跪倒在道士身前,秀梅激动的说道:“还请大师相助。”

道士点头说道:“这黑葫芦乃是一件绝品的法器,可以容纳灵魂,你们去找一个木匠,做出一个木偶,将黑葫芦融入其中,随后我便可以用秘术将你复活。”

闻言二人大喜,第二日便按照道士的嘱咐找到了一个木匠大师打造了一个木偶,一切准备就绪后,道士便将秀梅的魂魄融入到了那木偶之中,只见那木偶光芒大作,片刻之后竟然变得与真人无异。

秀梅望着自己的肉身,心中不禁激动万分,夫妻俩也是喜极而泣,对着道士千恩万谢,道士却平淡的摆了摆手,便继续云游四海去了。

夫妻俩终于是有情人终成眷属,后来秀梅生下来一对可爱的孩子,周立生的生意也是越来越好,一家人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写在最后:

所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积善者,福虽未至,祸已远矣,积不善者,祸虽未至,福已远矣。

那害人的老道便是鲜明的例子,为了自己的利益去逼迫秀梅等人,最终是害人害己,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所以在现实中我们也要学会约束自己,莫要走入歧途,只有走在光明正道,才会拥有幸福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