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男子捕鱼遇怪事,笨鱼主动跳上船,妻子说:快把鱼扔掉

民间故事:男子捕鱼遇怪事,笨鱼主动跳上船,妻子说:快把鱼扔掉

明朝万历年间,汉中府沔县汉江边上有个名叫芦花荡的小村子。

有道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因为紧挨着汉江,芦花荡村的乡亲们大多靠“水”为生,有的捕鱼、有的载客,过着勤劳富足的生活。

在芦花荡村有一户常姓人家,夫妻俩四十多岁时才有了这么一个宝贝儿子。眼见常家有后了,常老头便给儿子取名叫有根。

从记事时起,有根便跟着父亲在汉江里谋生,父母死后,他便独自一人生活了起来。

有根今年已经二十九了,身边的那些同龄人都已经相继成婚,连孩子都会打酱油了,但他至今仍是孤身一人,除了家境贫寒以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人们嫌弃他。

是因为他长得丑吗?不是,有根身材高大,虎背熊腰,身子骨也特别结实;

是因为他这个人心眼不好吗?也不是,有根这个人心地善良,乐于助人,乡亲们谁家有事他都会主动前去帮忙;

那到底是什么原因?

其实,原因很简单。有根常年在汉江上讨生活,时不时地就会遇到一些从上游漂下来的死尸,对于这些尸体,一般人见了都是唯恐避之不及,有根却不然。

一看到浮尸,有根便会上前打捞起来,对于有主的尸体,有根分文不取,顶多喝上人家的一壶好酒;而对于一些无主的尸身,有根则会把这些尸体拖到岸上找个地方掩埋起来。

这些年,他打捞上来的死尸少说也有二十多具了。

就是因为他的这个举动,村子里的人开始嫌弃起了他,也正是因为他经常和死人打交道,别人家谁也不想把女儿嫁给他。

无奈之下,有根只好离开了村子,在他埋葬那些尸体不远的地方恰好有个破屋子,有根便在那里暂时住了下来。

这一天,有根又驾着他的那条小船来到了汉江中,一天前,因为下了一场雨,江面上涨了不少。

伴随着来势汹汹的洪水,江面上时不时地就会出现一些木头、衣柜,甚至还有一些锅碗瓢盆,看到这些,有根的心不由得猛地一沉:看来上游的乡亲们又遭灾了。

江水越来越大,小船就像是一片孤零零的树叶一样任由江水颠簸来颠簸去,不久之后,船底竟然进水了。

有根情知不妙,赶紧驾船朝着岸边驶去。就在离岸尚有一丈多远的地方,有根无意中回头看了一下。

猛然间,上游一个红色的东西引起了他的注意。那东西漂在江面上,正随着涌动的江水上下颠簸。

转瞬间,东西已经离他不远了,这时,有根看清楚了,那红色的东西竟然是一个人!

有根立刻掉转船头朝着江水中心用力地划了过去,江水来势凶猛,仿佛要把小船撕裂似的。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他总算把船开到了江中心。

尽管常年和江水打交道,但有根还是低估了江水的能量,就在他把小船停到江中心的时候,那红衣之人恰好从他的船边漂了过去。

有根一看,赶紧顺手抄起他打捞尸体用的绳子朝着那人甩了过去。也算他运气好,绳套正好不偏不倚地套在了那人的身上。

随即,有根把绳子往自己身上一绑,驾船返回了岸边。

下船后,他赶紧拽起绳子,不久之后,一个红衣女子被他救了上来。

有根赶紧伸手往女子的鼻孔处探了过去,只觉一股微弱的气息传了出来。

没死!还有救!

一阵手忙脚乱之后,女子醒了过来,有根便把女子背回了他住的那个破屋里。

熬了点稀粥喂着女子喝下去之后,女子缓了过来,有根这才长长地出了口气。

就在这时,有根的手上忽然感觉到黏糊糊的,随即一股浓烈的血腥味从女子身上传了出来。

有根大惊,赶紧朝着女子的身上看了过去。

因为刚才只顾着救人,有根无法顾及其他,此时他才发现,女子的小腿上血迹斑斑。

这一来,有根慌了,顾不得男女有别,伸手就将女子的裤脚撕开了一道口子,一个两寸长深可见骨的伤口露了出来。

就在这时,女子忽然开口了:“你,你干什么?”

有根赶紧解释道:“姑娘,你没看到吗?你的腿受伤了。”

强忍着疼痛,女子坐了起来:“没事的,不用管它。”

听了女子的话,有根愣了一下:不用管?要是不管的话这条腿还能保住吗?片刻之后,有根说道:“这样吧,你先忍一会儿,我出去给你找点草药。”说完,他便出了屋子。

好在天色尚未完全黑透,有根对这里的一草一木又非常熟悉,很快,他就找了点疗伤用的草药急匆匆地回到了屋里。

就在他走到破屋附近时,屋子里突然传出了“叮当”的响声,就像是碗被打碎了一样。有根赶紧加快脚步朝着屋里跑了过去。

因为被救之人毕竟是个女子,刚才是为了救人,有根才没有顾忌男女有别,此刻,尽管他心里很是着急,但他还是有一丝顾忌,并没有冒冒失失地闯进去,而是躲在门口朝着屋里看了起来。

不看不要紧,这一看,差点把有根的魂都吓得掉了出来!

屋子里,昏暗的油灯下,女子正拿着一个破碗在自己受伤的腿上割来割去,再看女子的腿,不知什么时候,她的腿已经变成了像鱼身子一样,上面长满了鳞片。

破碗看上去并不锋利,以至于女子费了好大的劲才把伤口处的鳞片割了下来,奇怪的是,女子看上去竟然丝毫感觉不到疼痛。

过了一会之后,伤口处理好了,女子又从身上拿出一个闪闪发光的珠子,那珠子也就鸡蛋大小,通体发出绿油油的光,把珠子放到伤口上之后,很快,女子的腿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看到眼前的一切,有根冷汗直流寒毛直竖,以至于后来竟然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女子察觉到了外面的动静,随即叫了一声:“谁?谁在外面?”

有根强撑着站了起来,哆哆嗦嗦地说道:“是我!”

女子又问:“大哥,是你吗?”

有根强装镇定地说道:“妹子,你不用怕。我刚才找了点草药,你看,你自己把它捣碎敷在伤口上吧。”说完,有根便把草药放在门口,随即赶紧离开了屋子躲在一旁看了起来。

不久之后,女子从屋里出来了,此时的她看上去身子已经并无大碍,就像是没有受伤似的。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有根在屋外躲了一晚上。

第二天,正在熟睡之中的有根被一阵说话声惊醒了:“大哥,大哥,你醒醒!”

迷迷糊糊中,有根睁开了眼,只见那个女子正笑盈盈地看着自己,一想到昨晚发生的事情,有根的眼睛不由自主的朝着女子的腿上看了过去,见女子的腿上已经完全好了,有根再次吓出了一身冷汗。

见有根这幅样子,女子笑着说道:“大哥,你不用怕,是你救了我,我怎么能伤害你呢?快起来吃饭吧,我已经把饭做好了。”说完,女子便转身进了山洞里。

从昨天回来到现在,因为一直忙着救人,此时,有根才感觉到了饿,见女子不像是坏人,他便进了屋里。

屋子里,一碗热气腾腾的白米饭已经做好了。此时,有根的肚子也不合时宜地叫了起来,管他呢,先填饱肚子再说吧。于是,他端起米饭就狼吞虎咽起来。

吃饱喝足之后,有根又驾船出去了。

对于女子的来历,他并没有多问,而女子也没有多说,或许这就是人们口中常说的默契吧。

转眼已经过了五六天,期间,有根每天驾船捕鱼,而女子则在家中帮着收拾,自从女子来到这里后,破败的屋子里多了几分生气。

这天,有根又捕鱼去了,江面上风平浪静,水流也不大,正是捕鱼的好时机。

有根也算是捕鱼高手了,但奇怪的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几网下去竟然一无所获。

怀着沮丧的心情,有根驾着船朝着岸边驶了过去。

就在离岸边不远的地方,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原本风平浪静的江面突然变得不平静起来,消失不见的鱼就像是受了惊吓似的竟然纷纷跃出了水面,很快,几条两尺来长长得奇形怪状的大鱼就掉进了有根的破船里。

鱼掉进船里后,江面变得再次平静了。

有了这意外的收获,有根喜出望外,赶紧驾船驶回了岸边。

拿着那几条鱼,有根高高兴兴地回到了屋子。

有根本来想着那拿几条鱼来饱饱口福,没想到那女子再见到鱼的那一刻顿时脸色大变,竟然不敢伸手去接。

有根赶紧问道:“怎么了?这鱼难道不能吃吗?”

女子的脸色此时已经变得非常惨白,只见她一边往后躲一面惊慌失措地说道:“赶紧把鱼弄死!这鱼不能吃!”

听了女子的话,有根一头雾水:难道这鱼有毒吗?为什么不能吃?

不过,既然她这样说肯定有她的道理,今天不吃鱼也没啥,于是有根便拿着鱼走出了屋子,不过他并没有按照女子的话把鱼杀掉,而是悄悄地又把鱼放回了江里。

在他看来,既然不吃,为何还要把它杀死呢?

但就是因为他的这个举动,险些要了那两人的命!

这天夜里,风平浪静的江面突然变得暗流汹涌,紧接着,几条大鱼从水里窜出来掉到了岸上。

只见一阵青烟过后,那几条鱼竟然变成了三个鱼头人身的怪物。

很快,怪物就来到了破屋跟前。屋子里还亮着灯,看来那女子尚未进入梦乡。

怪物来到门口后,用手一指,门竟然自己就开了。瞬间,三个怪物就窜进了屋子里。随即,一阵刺耳的尖叫声就从屋子里传了出来。

自从女子住到屋子里以后,有根便在屋子外面找了个地方住了下来。听到叫声以后,有根赶紧起身朝着屋子跑了过去。

就在他走到屋子的那一刻,女子开口说话了:“你们要干什么?”听得出来,女子的声音非常害怕。

这时,一个冷冰冰的声音传了出来:“干什么?我们干什么你心里没数吗?快点,把那颗宝珠交出来,不然的话,你绝活不过今天!”

透过窗户的缝隙,有根看清了屋里的状况,等他看清楚那三个怪物的模样后,他吓傻了!

就在这时,女子又发出了一声尖叫,听到叫声,尽管心里很是害怕,但他还是站了起来,顺手抄起捕鱼用的钢叉和套尸身用的绳子,悄悄地走进了屋子。

屋子里,女子已经被他们逼到了墙角,正在那里瑟瑟发抖,有根瞅准时机,左手把钢叉甩了出去,右手则把绳子套在了一个怪物的头上。

怪物只顾着和女子说话,全然没有注意到身后的有根,等到他们反应过来时已经迟了。钢叉稳稳地扎在了一个怪物的胸口,只听“哎吆”一声,一股黑烟从他身上冒了出来,怪物瞬间变成了一滩烂泥。

再看另一个怪物,绳套正好勒住了他的脖子,在绳套接触到怪物的那一刻,绳套竟然发出了一股异样的光芒,瞬间,那怪物就像是被烧到了一般,发出了一阵令人作呕的焦糊味道,再看时,怪物也同样化作了一滩浓水。

转瞬之间,两个同伴已经化为浓水,另一个怪物一看不妙,转身就跑出了屋子消失在黑夜中。

对于眼前发生的一切,有根惊呆了!

他不知道的是,钢叉和绳索是他专门用来在江水中套尸体用的,而他打捞尸体的根本目的也是为了能让这些死于非命的人能有一个安身之所,慢慢地,他的这两样工具便有了一种神奇的魔力。

危险消除以后,有根把目光对准了躲在墙角瑟瑟发抖的女子身上,而女子同样也朝着他看了过来,四目相对,两人半天也没有说话。

沉默了一会之后,有根率先开口了:“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女子缓了口气说道:“实话告诉你吧,大哥,我不是人!”

从女子的讲述中,有根这才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在汉江上游不远处有一个很大的湖,湖水底下生活着一群鱼虾,千百年来,它们一直住在这里守护着这片湖水,靠着这片湖水,湖边的老百姓过着怡然自得丰衣足食的生活。

守护这片湖水的就是女子的父亲,他也是湖底的万物之王敖舍。半年前,一个长相怪异的大鱼受伤之后被敖舍救起,伤好之后,大鱼被敖舍留了下来。

为了感谢敖舍的救命之恩,大鱼特地献出了一件宝物,得到这件宝物后,敖舍很是高兴,于是就让大鱼掌管起了湖底的一切事物。

渐渐地,大鱼越发骄横起来,到后来,竟然要逼迫敖舍交出镇湖之宝“沉鱼珠”。那“沉鱼珠”是上天所赐之物,有了它,才能保得一方平安。

敖舍发觉出了不对劲,可他已经被大鱼下了毒咒,空有浑身解数却一点也使不出来。亏得他事先把“沉鱼珠”交到了女儿的手里,趁着大鱼不备,女子从水底逃了出来。逃跑途中被大鱼派出的人砍伤了腿,恰好被有根救了上来。

大鱼并不死心,为了把“沉鱼珠”弄到手,又派出了三个手下前来逼问女子交出宝珠,没想到却被有根破了局。

女子说完后,有根僵在了当地,神话故事竟然真的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太不可思议了。但事实就是这样。

冷静了一会儿之后,有根问道:“既然是这样,那大鱼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接下来该怎么办?”

女子看了看有根手中的钢叉和绳子说道:”没想到你还有这两件宝贝,这样一来,他们就不敢轻举妄动了,拿不到宝珠,他们便不敢把我怎么样?再过半个月,等我身体恢复了,有宝珠在手,我就不怕他们了。”

听女子说完后,有根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不少。

第二天,有根又和往常一样打鱼去了,这天,他的收获可真是不少。因为打得鱼比较多,留下几条吃的鱼之外,有根便来到了集市上准备把鱼卖掉。

就在他卖鱼的时候,一个的老头走到了他的跟前。

有根赶紧问道:“老伯,买鱼吗?”

老头笑着说道:“不买鱼,年轻人,我问你打听个人。”

有根说道:“老伯,你可是问对人了,这十里八乡没有我不认识的人,说吧,你找谁?”

老头说道:“我找一个叫常有根的年轻人,他应该和你年纪差不多,也是个捕鱼的。”

听老头要找的人正是自己,有根不由得朝着老头打量了起来,心中暗想:我怎么没见过他,他是谁?找我能有什么事呢?

看到有根的样子,老头赶紧问道:“怎么样?不认识吗?”

有根赶紧笑着说道:”老伯,你要找的人就是我,我就是常有根!”

听有根这样说,老头的脸上露出了欣喜的表情:“是吗?这可真是太巧了!”

有根根本不认识这个老头,便赶紧问道:“老人家,你找我有什么事?”

老头说道:“不知道你娘告诉过你没有,他有个远房亲戚名叫余成?”

余成?远房亲戚?好像有这么一个人。想了一会之后,有根点了点头。

老头笑着说道:“这就好,我就是余成,说起来你还得叫我一声娘舅呢?”

老头说完,有根赶紧说道:“舅舅,实在是抱歉,多年不见我竟然没把你认出来。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老头说道:“没有事,我前几天从老家来到这里见了个朋友,事情办完后,我就想着过来看看,我记得还是你娘死的那一年我来过这里,一晃这已经十多年过去了,那时候你还是个孩子呢。哎,真是岁月不饶人呀!”

见天色已经不早了,有根说道:“舅舅,难得你来一次,走吧,和我回家,鱼我也不卖了,留着咱们喝酒。”说完,有根赶紧收拾了鱼带着娘舅回家了。

回到家时,女子正在屋里忙着收拾东西。见有根带着一个陌生的男子回来了,她愣了一下。有根赶紧说道:“这是我娘舅,好多年没见面了,今晚就住在这里,我俩好好地喝上几盅。”

听了有根地话,女子不由得朝着老头多看了几眼,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在看到老头的那一刻,她的脸色明显地变了。

在有根的招呼下,女子很快便做好了一桌饭。

就在有根招呼老头的那一刻,女子悄悄地朝着有根使了个眼色,有根心中会意,便假装帮忙来到了屋子外面。

有根出了屋子,女子朝他身后看了一眼悄声说道:“你确定这个人是你的娘舅吗?”

听女子这样说,有根疑惑地问道:“他说我娘死的时候来过一次,当时候我年纪还小早已经记不得了,不过他说的我娘的一些情况倒是全能对上。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劲吗?”

女子说道:“一看到这个人,我就感觉到有点不对劲。你知道他是干什么的吗?”

有根说道:“看他那穿戴打扮,能干什么,不就是一个受苦人吗?”

女子说道:“这就有点蹊跷了,不知道你注意到没有,他的两只手非常干净,细皮嫩肉的,一看就不是干重活的人。”

“你这一说,我到想起来了,还真是这么回事。”有根说道。

女子接着说道:“你再闻闻他的身上,他又不住在海边,也不打鱼,怎么身上有一股鱼腥味?”

听到这,有根的脸色瞬间变了:“那他是谁?找我又有什么事?”

女子说道:“我怀疑他不是来找你的,估计和我有关系,这样吧,你小心点,我也提防着点。”

为了不致引起老头的怀疑,有根赶紧回到了屋里。

有了刚才的一番话,有根便不敢多喝酒了,只是一个劲地劝老头喝酒,那老头却以身体不舒服不能喝酒为由推辞了,这更加引起了有根的怀疑。

饭很快就吃完了,吃完饭后,老头说是累了,便要休息。为了怕女子出什么意外,有根特意和女子住到了一起,并且还把他的那根绳子和钢叉拿回了房间。

不久之后,老头住的那间房子里就响起了一阵鼾声。

而有根和女子就这样一直坐着,谁也不敢睡着生怕出现意外。

夜半时分,有根有些困了。就在他的两只眼睛刚刚合上的时候,屋子外面传来了“吱呀”的一声。

听到这,有根瞬间警觉起来,他赶紧来到门口从门缝里朝外看去,西屋的门开了,老头从屋子里蹑手蹑脚地走了出来。在看到老头走路的姿势时,有根地魂差点被吓掉。

老头就像是悬在了半空中,两脚离地大约有两寸多高,两只并拢一前一后地划动着,那样子像极了水中地鱼。

看到这,有根马上想到了女子口中所说的那条大鱼,难道是他找上门来了吗?想到这里,有根赶紧把钢叉和绳子拿在了手中,随即悄悄朝着女子打了个手势,两人便躲在了门后。

转瞬间,老头已经来到了门前,不过他并没有急着闯进屋子里而是先把门推开了一条缝朝里面看了进来。

见里面没有动静,老于头这才进了门。

就在老头进门的一刹那,躲在门后的有根看准时机拿起绳套就朝着老头的脑袋上套了下去。

奇怪的是,老头并没有像那天的那几个妖怪一样化为浓水,竟然好好地站在那里。这一来,根慌了:难道搞错了吗?

就在他目瞪口呆的时候,他的眼前忽然冒出了一股白烟,白眼散尽之后,一个长着鱼头的怪物站在了他的面前。看着眼前的这个怪物,女子瞬间惊叫了起来:“你这个妖怪,果然是你!”

没错,眼前的这个妖怪就是女子口中所说的妖怪大鱼!

大鱼冷笑一声说道:“哼!就凭你那根破绳子也想要我的命,小子,告诉你,刚才我早已经把你的那根绳子掉包了,你的那根绳子已经被我扔掉了。”

怪不得绳子没起作用,原来是这个原因!有根慌忙说道:“你,你要干什么?”

大鱼冷笑着说道:“干什么?把宝珠交出来,不然的话,你们两个都得死!”说完,大鱼的嘴巴一张,从嘴里吐出一股白烟,有根和女子瞬间就晕倒在地。

大鱼赶紧上前就要从女子身上拿走宝珠,就在这时,门外忽然刮进来一股冷风,冷风过后,白烟散尽,有根和女子醒了过来。

再看时,屋子里莫名其妙地多出了一个白色的身影。

白影穿着一身白色的衣服,脸色苍白的很是吓人,看到这,有根不觉间有吓了一跳:这又是何方神圣?不会是大鱼的帮手吧?

就在他疑惑之际,白影举起了双手,那样子像极了僵尸一般,只见他站在原地,两只手却越伸越长,很快,两只手就掐在了大鱼的脖子上。

别看大鱼厉害,可面对白影却毫无还手之力,很快,大鱼就倒在地上化作了一滩脓水。

直到此时,有根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消灭掉大鱼之后,白影随即化作一股冷风飘出了屋子。

他是谁?为什么要救有根?

大鱼被消灭掉之后,女子第二天便返回了湖中。

女子走后,有根闲来无事走着走着便来到了乱坟岗中,那地方埋着的都是些被他打捞上来的无名之人。

在一个墓地旁,一间白色的衣服引起了他的注意,这件衣服就是昨天白影身上传的那件,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再看时,墓地不知道什么时候裂开了一道缝,看到这,有根的脑海中猛然间想起了一个曾经被他打捞上来的死尸,尽管人早已经死了,但他的容貌却和昨天的白影一摸一样,难道是死尸救了他吗?

半个月后的一天,有根打鱼回家,回到家后,一股饭菜的香味从屋子里传了出来,

谁在做饭?怀着疑惑的心情,有根走进了屋子。

屋子里,女子又回来了,此时的她一身素衣打扮,像极了一个家庭主妇。

看到有根发呆的样子,女子笑着说道:“怎么样?不欢迎我吗?”

就这样,女子在这里住了下来成了有根的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