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前,被父亲逼迫零下13度裸跑的4岁小男孩,后来怎么样了?

10年前,被父亲逼迫零下13度裸跑的4岁小男孩,后来怎么样了?

在中国传统的育儿观念中,“棍棒出孝子”彷佛已经是一种刻进骨子里的形式了,所以从古至今,才会狼爸虎妈层出不穷。

有把孩子扔雪地里跑的,也有扔泥地里爬的,时不时地就拿根鞭子出来鞭策一下,好像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的孩子,抗挫力就是要比在温馨舒适的生活中长大的孩子要强得多。

但事实真的如此吗?却也说不准,有的孩子确实能被鞭策成才,但也有孩子与父母的期望背道而驰。

要说历史上的狼爸,康熙可一定是榜上有名的。

但他的儿子们却没有如他所期望的那般一个个都成才,反而还在他晚年时给他闹出“九龙夺嫡”这种糟心事了。

康熙对孩子的教育是非常上心的,对于他们的功课和学习有着很强的控制欲,于是在他的强压之下,皇子们也只得每天都起早摸黑的读书。从早上五点开始学习,从文化经史到武功骑射,一直到黄昏才结束。

但在这样的强压下,皇子们并没有长成康熙期望的“孝子明君”的模样。

甚至在这样的冷模式教育之下,让废太子爱新觉罗·胤礽得了精神分裂症。这样就证明不是每一个孩子都适合“狼式教育”,也并不是每一个家长都能把握好“狼式教育”的度的。

古有狼爸康熙,现有鹰爸何烈胜。

2012年的除夕,几乎所有的中国老百姓都看到了一则视频——一个四岁的小男孩被脱光了衣服丢进了冰天雪地的马路上,嘴里哆嗦着说冷,爸爸抱抱。但拍视频的男人却无动于衷,只是不停地催促他快跑,跑起来就不冷了。

这个小男孩名字叫多多,录视频的就是他的爸爸何烈胜。

视频一经发布,引起了全网关注,多多火了,他的爸爸也火了,成为了著名的“鹰爸”。何烈胜这样对多多是虐童吗?不,他非常非常的爱他这唯一的孩子。

多多出生时仅有七个月,属于早产儿,一生下来身体各项指标就不是很正常,甚至面临脑瘫,在重症监护室住了两个多月才脱离危险。

出院后,何烈胜小心翼翼的抱着小小的多多,以为经历了这次磨难,一家人今后终于可以好好的过日子了,但医生的一番话却让他的心又揪了起来——多多虽然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是今后肯定体弱多病,父母要尽早做好心理准备。

这一番话对于何烈胜来说简直就是晴天霹雳,他不能接受自己的宝贝儿子的人生就这样过下去,于是他决定不管用什么方法,都要让多多健康成长。

于是,他开始给多多上体育课,无论严寒酷暑,多多都必须在水温只有25摄氏度的水里游泳。多多会走路了,何烈胜就带着他去爬紫金山、徒步、慢跑等等,等到上幼儿园时,多多的抵抗力已经比其它的小朋友都要好了。

除了体育之外,何烈胜也对多多提前开启了早教,在多多两岁时,就已经认识了3000多个汉字,懂得了简单的加减法。进到幼儿园后,多多的各种表现都让人非常惊叹,于是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三岁的多多就跳级上了大班。

到了四岁时,多多的登山技巧已经相对很熟练了,于是何烈胜就带着他去了日本,准备带他“征服富士山”

当时的多多的身高大约只有1米多,大人走一步的路,他要走并步跑三步。而富士山的山形又十分险峻陡峭,一路上几乎都是原生态的火山岩,也没个休息的地方。

但多多没有哭闹,没有打退堂鼓,不断的在心中给自己鼓劲,勇敢的攀爬着这座世界闻名的高山。

经过十五个小时的坚持,多多终于登上了富士山。

一个四岁的孩子,完成了许多成年人都难以完成的登山成绩,国际新闻媒体争相报道。

多多的征途没有结束,六岁时,何烈胜带着他去了新疆,准备穿越罗布泊。这个被称为“死亡之海”的古老湖泊,无数的人慕名而来,也让无数人在这里失去了生命。

经过一段时间的体能、野外生存技巧训练后,何烈胜带着多多搭乘车队进入了罗布泊。历时11天,多多完成了这趟长达3000公里的旅程。

在所有参加这次穿越活动的成员里,多多是年纪最小的一位,除了他之外年纪最小的也有12岁了。

在何烈胜的教育模式下长大的多多,拥有了一份令人非常震惊的履历:1岁徒步暴走,2岁攀登南京紫金山,3岁雪地裸跑,4岁参加国际帆船比赛,穿越罗布泊……12岁南京大学自考本科毕业,13岁修完西班牙武康大学工商管理学硕士全课程。

但这并不是多多学历生涯的终点,13岁的多多收到了菲律宾圣保罗大学的博士录取通知书,成为了该校历史上年龄最小的在读博士生。

圣保罗大学是菲律宾排名前五的综合性重点大学,虽然比不上欧美的百年名校,但在亚洲也是数一数二的一流学府了。

多多表示,博士念完后还会选择读博士后,未来希望能够以绝对的专业性去从事人工智能的工作。

看到这一切的网友不由得表示,多多的人生简直就是开了挂,他所取得的人生别说是一个青春期的孩子了,很多人即使到了中年都难以企及。

于是,国内又有了很多批评的声音,说何烈胜这属于拔苗助长,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一个孩子身上,剥夺了孩子本应该无忧无虑又幸福快乐的童年。

可这些批评者是否又曾想过,眼前这个优秀的孩子,13年前躺在何烈胜怀里时,可是连能活到几岁都说不定的,从何谈起无忧无虑和幸福快乐呢?

人们总是如此,喜欢以自己的思维揣度他人,站在圣人的视角批评一切,但芸芸众生每个人的人生都是不同的,你又怎知他人的生活是好是坏?

同样,你又怎么能知道在多多的心中,对这个苛刻的爸爸是爱,还是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