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红棺

神秘的红棺

这天中午,隆盛昌东家金春霖正和老朋友五福星的东家仇万河兴高采烈地描绘他的三房小妾月亮,突然,下人来报,月亮死了!

金春霖的脸当时就僵在那儿,随后就发了疯似的往外跑。月亮是他的心头肉,那可是半年前他花了整整两千块大洋从丽春院里赎出来的。现在,又怀上了他的骨血,闻听噩耗,金春霖怎能不痛心?

金春霖跑到月亮床前,只见月亮面色如生,人早就断了气息。在床边有一个水碗和一个纸包。难道,月亮是服下了毒药而死?自打月亮怀了他的骨血后,金春霖对月亮呵护得无微不至,月亮也很高兴,怎么突然想不开了呢?

金春霖没时间去想那么多“为什么”了,现在,他只能一门心思为月亮发丧。娶月亮的时候,金春霖就发誓,别看她是三房,可他要按正房的规格对待她,在她百年之后,要将她埋入祖坟。没想到,这句话竟成了谶言。金春霖抚尸痛哭,吩咐伙计,不论花多少钱,也要将月亮的尸体保养好,择日再将她送回祖坟安葬。

这时,贴身伙计刘四奉命请来了一个算命先生。算命先生对金春霖说,按死者和他的八字来看,三太太最好马上送回祖坟安葬,否则,会对金家的生意及金春霖本人产生不可想象的危害。因为三太太的亡辰犯内重丧,而这个内重丧恰恰就应在他身上。金春霖倒吸一口冷气,向算命先生寻求破解之法。算命先生说,法子只有一个,那就是在半月内,将三太太的亡灵安放到祖坟,除此之外,别无他法。金春霖为难了,老家在千里之外,现在正值春夏之交,月亮的遗体没等到祖坟就会腐烂。金春霖向算命先生说明了难处,算命先生想了想说,可以请神汉赶尸,那样,就可以使三太太的尸体避免腐烂。

金春霖早就知道神汉赶尸的故事,据说,神汉用一种法力可以使死者远行千里而不会腐烂。可在这关东小城,上哪儿请神汉去?算命先生说,他还真就认识一个神汉,此人行踪不定,平日里难得一见。不过,他现在在城外的老爷庙里。他要的价钱奇高,一般人出不起。金春霖说,只要有个数目就成。金春霖求算命先生跑一趟,佣金自不必说。算命先生很快就赶回来了,说他见到了神汉,为了做到对死者的尊重和虔诚,神汉要求金春霖做到:一、子夜孤身前去;二、携黄鱼百根;三、不许带兵器。如果能做到这三点,神汉方可出山。

尽管手下多有拦阻,金春霖还是按照神汉的要求做了。当天子夜,金春霖来到了城外老爷庙。月光下的老爷庙显得阴森可怕。不过,在老爷庙的大殿处,隐隐透出一圈烛光。金春霖刚刚踱到了台阶上,就听见屋里有人说:“门没关,进来吧!”

金春霖推门走进去,昏暗的烛光下,坐着一个身材魁梧的汉子。金春霖进屋施礼,将一百根黄鱼放到了汉子面前。汉子数了数道:“金掌柜,见到了黄鱼,我办事,你放心,一定将三太太的灵柩平安运回家乡!”不过,神汉仍约法三章:一、要使用由他特制的棺材;二、没有他的允许,不许任何人靠近;三、昼伏夜走,他说走就走,他说停就停。如果触怒了神灵,后果自负。

金春霖满口答应。当夜,便将神汉请回了家中。神汉作法,第二天一早,便将月亮的尸体装进了特制的大红楠木棺材里,然后辰时起灵,一行人向金春霖的老家张家口走去。

这神汉也真有一套,锣声响处,纸钱飞逝。经过允许,金春霖开棺细看,月亮面色红润,真的完好如初。金春霖也怀疑神汉有假,远远的,用高价买来的英国望远镜观看,并没有发现神汉有半丝可疑之处。有时候,在无人的地方,金春霖甚至还看见神汉一个人躺在草地上晒太阳。那神态悠闲得让人好生羡慕江湖之人的自在逍遥。

路上,想起逝去的月亮,金春霖的心就像刀子剜一样的痛。他想不明白,月亮在去世之前的晚上还和他有说有笑的呢,怎么突然就想不开了呢?这神汉也真够有本事的了,硬是将一具死尸弄得如活人一般。神汉不知施展了什么法术,每到子夜,金春霖和伙计们远远看见,月亮的尸体就化作一具僵尸从棺材里跳出来,跟着神汉往前走。随着神汉那凄凉的喊声,月亮的尸身在清冷的月光下显得飘飘渺渺,如同雾里的仙子。

送灵的人马继续前行,这天,来到了大凌河边。子夜时分,神汉让金春霖将人马拉到几百米外,以免惊动死者亡灵。时间太长了,他要在星光之下给死者施法,不过,施法时切忌外人在旁。否则,法术就不灵了。

金春霖领着人马走后,听见树林之内传来神汉那凄凉的护魂曲。神汉的护魂曲,无论是谁听到,都会被感动得热泪滚滚。今天晚上,星光下,那凄凉的护魂曲伴着大凌河哗哗的流水声,显得更加空旷而幽远。

天空露出鱼白肚,金春霖听见护魂曲声没有了,于是就来到棺材前。棺材盖开着,月亮的尸体不见了!再找神汉,哪来的踪影?金春霖这才拍腿大呼上当。难道,神汉偷走了月亮的尸体?可他怎么也弄不明白,一个大活人偷一具死尸有什么用呢?如果说这是个骗局,可月亮明明是死的,那么,跟随神汉身后走的那个“月亮”又会是谁呢?

这时候,伙计王二说:“东家,您快过来看!”

金春霖走过去一看,那棺材竟有个夹层。金春霖这才恍然大悟,一定有人预先躺在夹层里冒充月亮跟随在神汉身后,怪不得神汉要用他的棺材,原来,这棺材里有机关呀!可金春霖还是不解,这个神汉和月亮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呢?难道,月亮是诈死?想到这儿,金春霖的额头渗出了一层冷汗。

回家后,金春霖患了一场大病。他心里放不下月亮,他觉得月亮好像就在他身边。有一次,金春霖遇到了一个杏林朋友,谈起了月亮尸首失踪之谜,朋友告诉他,江湖上确实有一种能让人假死的奇药。这种药能使人在七天之内心脏停跳,呼吸停止,体温全无,如死人一般。

金春霖感念月亮曾经给他带来的快乐,就将那个大红棺材停厝在城中法华寺的偏殿里了。每逢初一十五,金春霖就到那儿回味和月亮在一起的情形。

转眼,月亮离开已经整整一年了。这天,又到了十五,金春霖像往常一样准备去法华寺。昨晚他做了一个梦,梦见月亮回来了。这时,家人来报,法华寺的小沙弥智能来了。智能说,今天早上,他去停厝小夫人的棺材前打扫,忽听里边传来一阵奇异的声响。住持不敢掀棺查看,特意让他前来禀报。金春霖飞马来到法华寺。果然,大红的棺材里传来一种异样的声响。这种声音时有时无、断断续续。难道,棺材里有什么东西?金春霖吩咐人打开棺盖。

让金春霖决然没有想到的是,棺材里竟然放着一个襁褓。金春霖大喜,打开襁褓一看,竟是个不满三月的男孩儿!

棺材里怎么会出现一个男孩儿呢?众人大惑不解。那孩子的眉眼,活脱脱就好像从金春霖身上扒下来似的。难道,这婴儿是他和月亮的骨肉?

这时,在襁褓内,金春霖发现了一封书信。展信一看,金春霖的泪水扑簌簌地流了下来:

老爷:

我是月亮。我没死,这是您的骨血,感念您为我赎了身。我有责任将他还给您,希望他将来光宗耀祖。老爷,原谅我当初欺骗了您。我服下的是诈死的迷药,我之所以离开您,也是迫不得已。还记得赶尸的神汉吗?他就是我男人。

为了寻找我,他行遍了关东的山山水水。当他得知我被您赎身后,知道您势力大,根本就不会放我走,于是,就用了这神汉赶尸的办法跟我团圆了。至于那个跟随神汉身后的亡魂,不是我,而是您见过的那个算命先生。

老爷,原谅我不辞而别,月亮一辈子感念您对我的深情,如果有来生,我一定和您白头偕老。我实在是没有别的办法,好好抚养我们的儿子⋯⋯

月亮

金春霖看罢,慨叹不已,两行清泪顺着他那苍老的面颊流了下来。一直到死,他也不知道,这个婴儿是怎样瞒过众人耳目放进棺材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