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男子路过坟地,却被大蛇拦住去路,大蛇:今晚躲在床下面

民间故事:男子路过坟地,却被大蛇拦住去路,大蛇:今晚躲在床下面

故事发生在明朝时期,在永安县内有一个瓦匠名叫周福,凭借着自己过人的手艺得以谋生,谁知一个意外的出现却将他卷入了一场危机之中。

周福出生在一个富贵的家庭中,父亲周世安靠着倒卖山货发家致富,最风光的时候就连县里的几大世家都要对他恭恭敬敬。

可是周世安没有稳健的根基,只是一个暴发户,各大世家见他侵占了自己的利益,所以便联合将他打压,从各方各面都对他使绊子,就是为了从中分一杯羹。

可是周世安年少轻狂,哪里会在他们的逼迫下服软,做起事来仍然是我行我素,最终在几大世家的打压下赔了个底朝天。

周世安一时间接受不了自己的失败,一气之下竟是卧床不起,没有几天便离开了人世,自从他死后,自己的妻儿再也没有容身之所,只好回到乡下生活。

由于家中银两都尽数陪给了别人,母子俩连吃饭的银两都不曾剩下,多亏了周围的乡亲们接济,这才能够艰难度日。

妻子王氏性子柔弱,根本就没有吃过生活的苦,幸亏会上一些针线手艺,所以乡亲们便为她找了个缝缝补补的工活,自此以后母子俩的生活也算是有了些保障。

待到周福长大了一些,王氏便开始教他读书识字,王氏从小是个孤儿,她的养父曾经是个落榜的秀才,因此教给了她不少的书本知识。

王氏希望自己的孩子长大后能够高中状元,所以便打算多做些工活来供周福读书,即便自己再苦再累也要为周福的未来坚持下来。

王氏的举动让周围的乡亲们很是不解,他们这穷乡僻壤的,从来就没有人想过读书,而且读书可要话费不少的银子,还不如让孩子去学门手艺来的实在。

不过大家看到王氏的不容易,心中也是充满了同情,每逢周福需要交学费了,乡亲们都会借钱给王氏,大家打趣道:“若是日后周福做了大官,他们也能跟着沾沾光了。”

王氏心中感动,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节衣缩食的供周福读书,可就在周福十五岁这年,王氏因为多年的劳累积攒成疾,竟是瘫倒在了床上下地不得。

如此一来家中便断了经济来源,周福因为交不起学费最终无缘学业,如今母亲的病可拖不得,于是周福便只好挨家挨户的去借银子,乡亲们心中同情,便拿出了一些银子,不过大家都劝说周福去学习一门手艺,毕竟大家也不富裕,这些年来借给了母子俩已经不少的银两。

周福这才意识到母亲的不容易,于是便暗自下定决心,等给母亲看完病就去挣钱养家。

周福凑好了银两便背着母亲去了医馆,郎中说王氏这病需要静养,万万不可再过力劳作,否则便会性命不保。

回家之后,王氏坐在床上便偷偷的哭泣,她怪自己没有本事,拖累了儿子的学业,周福见状连忙劝道:“娘,您莫要自责,这世间各行各业皆可富贵,李伯是这附近最好的瓦匠,他已经决定教授于我,明日我便过去学艺,您就等着过好日子吧。”

望着周福坚定的模样,王氏不禁心中一暖,如今自己的孩子已经长大了,他相信自己的孩子无论放在哪里都是最优秀的,所以便答应了此事。

于是周福便开始跟随李伯学习瓦匠手艺,整日里都是早出晚归的,一开始这身子骨有些吃不消,回到家里说不了几句话便是倒头就睡,可是周福性格坚韧,没过多久便适应了工作的强度,不但这瓦匠手艺突飞猛进,而且这身子骨也壮硕了不少。

这天,李伯为了锻炼周福,便让他独自去城西边作工,于是周福便带齐了工具急忙赶去,可就在路过一处小桥之时,他看见一群人围在此处,正对着河水里指指点点。

周福心中好奇,便悄悄地凑过去一看,只见远处的河面上正漂浮着一些断裂的树杈,上面似乎隐约像趴着一个人,具体是男是女,是生是死也不曾得知。

由于距离较远,所以大家只当是看个热闹,毕竟这河面上经常有着漂浮物,很少见到有人遇难的。

周福眼力过人,他盯着远处看了许久,突然他发现那树杈上的人影竟然动了起来,周福便开口道:“不好,那上面是个人,大家快一起去救人吧。”

可是话音落下,却没有一个人挪动步伐,反倒是看热闹看的更加起劲,周福心中无奈,这些人也太过自私了些,若是上面换作他们的亲人,看他们到底是如何是好。

于是周福没有犹豫,放好工具,脱掉上衣便从桥上一跃而下,小时候周福经常和村里的孩子一起下河摸鱼,因此练就了极好的水性。

可是这距离很远,待到周福游到树杈旁边已经是累的气喘嘘嘘,此时他发现这上面不仅是个活人,还是个年轻貌美的女子。

此时女子脸色煞白,浑身打颤,不知道已经掉到水里多久了,恐怕是又冷又怕,于是周福便开口道:“小姐抓好树杈,我这就带你上岸。”

见到女子点头,周福便推着树杈艰难的朝着岸边游去,待到上岸之后,周福累的几乎要瘫倒在地,此时围观的众人也纷纷跑了过来,见到竟真的是个大活人,纷纷对周福竖起了大拇指。

周福担心女子身体受不住,便出声询问道:“姑娘,不知你家在何处,我先把你送回家吧。”

谁知这女子竟是浑身颤抖一言不发,似乎是被吓傻了一般,这可急坏了周福,这女子浑身湿透,若是不换上干净的衣服恐怕就病倒了,看来只好先将她待会自己的家中了。

就在此时,一名侍女打扮的姑娘急匆匆的跑了过来,扑通一下就跪倒在了女子身前说道:“小姐,终于找到你了,你可把小莲吓死了。”

紧接着便见到一辆华贵的马车停在了这里,从上面走下来了一个老者,众人见了纷纷让开道路,不敢拦在他的身前,想必定然是个有身份的大家主。

老者快步走到女子身前说道:“我的宝贝女儿啊,为父这就接你回家,今日让你受惊了。”

说罢便让小莲带着女子上了马车,随后老者才对着众人说道:“不知是哪位英雄救了小女,老夫乃是刘家家主,定然会报以重谢。”

闻言众人皆是心中悔恨,谁能想到那竟是刘员外之女刘思思,这刘员外是近几年搬来永安县的,不仅家缠万贯,而且还经常做善事,可是出了名的大好人。

想必救了刘员外的女儿,这答谢定然是少不了,于是大家把目光纷纷投向了满身是水的周福,刘员外见状连忙上前行礼道:“小哥可是我刘家的大恩人,还请随老夫回府,老夫定然会重金相谢。”

就在大家都羡慕之时,周福突然开口道:“刘员外不必客气,只要刘小姐无事便可以了,小子还着急去城西作工,便不去打扰刘员外了,小子先行告辞。”

于是周福不顾刘员外的挽留直接就离开了,让众人皆是无法理解,在周福看来,他出手救人不是为了报酬,只是顺应自己的本心罢了,对于银两,还是自己用手挣来的花的实在。

此时在看那刘思思,一直回到了刘家这才缓了过来,她对着身边的小莲问道:“可曾把恩公请到了刘家,我要亲自前去道谢。”

小莲说道:“小姐,说来也怪,老爷都亲自邀请他了,可还是被他拒绝了,莫非真有人不爱金银不成。”

闻言刘思思便笑道:“恩公当真是个正直之人,他并非是不喜欢金银,而是不需要别人的施舍,如此之人,假以时日定然会有一番大成就。”

周福第一次独自作工,因此做的十分仔细,主家起初见他年纪小不放心,便在一旁盯了他许久,可是渐渐的发现周福做出来的工活根本就不输老师傅,这才满意的离开了。

等到完工之后,主家很是满意,便多给了周福一些铜板,周福谢过主家之后,便来到了集市上买了些母亲喜欢的点心,等他回到家时,不料却见到了一个特殊的客人。

原来是那刘思思带着丫鬟来到了家中,此时的刘思思梳妆打扮之后,美得是不可方物,让周福不禁看的有些呆了。

刘思思见到周福回来连忙上前行礼道:“思思见过恩公,今日多亏了恩公搭救,否则思思恐怕早就没了性命。”

周福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和女子如此近距离的说过话,不由得脸上一红,强装作镇定道:“姑娘不必客气,在下只是顺手而为罢了,姑娘无需多礼。”

刘思思见到周福害羞的模样不禁掩嘴轻笑道:“恩公没有接受家父的赠礼,思思特意为伯母请来了郎中医治,定然会治好伯母的隐疾。”

此时周福这才看到母亲的床边正有着一个老郎中在那诊脉,周福心中大喜,连忙拜谢道:“多谢刘小姐,你可真是帮了我大忙了,若是日后有需要我的地方,我定然会全力而为。”

自此以后,刘思思便经常来此处看望母子俩,这一来二去,竟是对周福心生爱慕,二人瞒着双方的父母悄悄地私定了终身。

可是数日过去了,刘思思一直都没有出现,这可急坏了周福,可是他又不能去刘家寻她,只好在家中静静的等候。

终于在一天中午,小莲找到了周福,周福激动的问道:“小莲,思思为何没有随你前来啊?”

小莲不禁叹息道:“其实小姐早就和李家公子有着婚约,如今李家突然打算为二人完婚,小姐誓死不从,便被刘员外关在了家中,我也是偷跑出来报信的,如今话已带到小莲便先行告辞了。”

闻言周福不禁心中一紧,不料身后的母亲竟是开口道:“那李家乃是人面兽心之辈,当初便是他们带头围攻我周家,否则我们怎会落地如此凄惨,万万不能让思思嫁过去啊。”

周福死死的握紧了拳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自己如今根本就没有实力和李家抗衡,又该如何去阻止这门婚事呢?一时间一股深深地无力感在他的心中涌起。

不料到了第二日,小莲又是急急忙忙找到了周福,小莲说道:“周大哥不好了,小姐为了拒婚偷着跑了,到现在都找不到人影,你快想一想办法吧。”

闻言周福大惊,没想到思思竟然如此的刚烈,竟然会离家出走,周福二话不说便朝着后山跑去,因为在之前二人经常在后山约会,想必思思是躲到了那里。

就在二人赶到后山之时,果真发现了思思的身影,可此时思思竟是瘫倒在地早就没了意识,周福见到思思手中的粉末,暗叫一声不好,她竟然在此服毒了。

于是周福便连忙朝着思思的嘴里灌水,随后又带着她一路狂奔到了医馆中,在郎中医治的同时刘员外也是闻讯赶来,此时的刘员外是懊悔不已,他没有想到女儿竟然会做出如此傻事,早知道自己就不逼她结婚了。

许久之后郎中这才出来说道:“小姐的性命已经保住,只不过身子虚弱,还需回去静养一段时间。”

闻言众人皆是松了一口气,于是刘员外便将思思接回了家,而周福也是一并来到了刘家。

此时刘思思还没有醒来,刘员外便对着周福说道:“数年前我刚来此处,由于根基不稳可谓是举步维艰,幸亏有着李家相助这才渐渐的站稳了脚跟,所以便让思思与那李公子签下了婚约,谁知思思竟然对你心生爱慕,如今她以死相逼,我做父亲的自然不会拿女儿的性命开玩笑,今日我便将她许配给你,你可要好生待她。”

闻言周福不禁大喜,连忙答应道:“刘员外放心,周福定然不会辜负思思的真心,日后一定会让她过上好日子的。”

对于周福的为人刘员外还是比较放心的,于是刘员外便亲自来到了李家说明了此事,谁知那李员外竟是博然大怒,当场就与刘员外划清了界限,表示日后要让刘员外好看。

刘员外白手起家做到现在,也不是一个任人拿捏之辈,他念在往日的情分上一直感恩李家,既然李员外撕破了脸面,他也自然不会畏惧。

待到刘思思醒来,得知父亲同意了她和周福的婚事,竟是高兴的抽泣起来,周福在一旁安慰道:“思思,你放心,我这就回去盖几间新房,等到完工之时,便是你我成婚之日。”

于是周福便挑选了一块地皮开始盖起了房屋,平日里与他关系好的瓦匠都纷纷过来帮忙,让周福很是感动,看大家的这股子干劲,想必用不了多久就能完工了。

这天,周福几人正在施工之时,突然打地基的小五突然喊道:“快来看啊,今日我们可有口福了。”

闻言大家连忙赶了过去,只见小五竟然抓到了一条大蛇,这大蛇腹部有些隆起,想必是有了身孕。

周福见状连忙说道:“小五,快将这大蛇放了,一会我去城里买些肉来给兄弟们吃,这大蛇有着身孕,莫要动它了。”

说罢周福便从小五手里接过了大蛇拿去放生了,殊不知今日的一个善举却在未来的某一天救下了他的性命。

很快房子便建好了,虽然比不过刘家的宅院,但也是小巧精致,于是刘员外便广发请帖,亲自为二人操办了婚事。

大婚之后夫妻俩很是恩爱,为了让妻子过上好日子,周福便不再做瓦匠,而是开始做起了生意,有着刘员外的指导,周福学起来是进步飞快,想必用不了多久就能小有成就了。

这天,周福在城里忙到了傍晚这才往家赶去,为了快些到家,周福便准备抄小路走,这小路是一处树林,其中还有着一片乱坟岗,在夜里很是吓人,不过周福行的端走的正,自然是不惧怕鬼神。

可就在周福路过一处坟地之时,一道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恩人还请留步。”

闻言周福回身看去,发现这里除了几个坟包再无他物,莫非是自己听错了,于是他便继续前行,可没走出几步,便见到一条大蛇将他拦了下来。

大蛇竟然口吐人言道:“恩人,今日我算到你有大难所以特来相告啊,记住回家之后躲在床下面,切记,切记啊。”

周福本想着问清楚些,不料大蛇根本就不敢多言,就连此次提醒它也是冒着生命危险前来报信,这泄露天机可是大罪,若不是当日周福救了大蛇,大蛇也不会冒险前来了。

等到周福到了家,便将此事告知了妻子,妻子说道:“你对那大蛇有恩,想必他不会骗你,我们今夜还是小心点为好。”

于是夫妻俩便做了些准备,随后便睡到了床下,约莫三更之时,突然间房门被人悄悄打开,夫妻俩本就没有睡意,此时便睁眼看到一个黑衣男子正拿着一把大刀悄悄逼近。

待到黑衣人走到床边,二话不说就对着床上连砍数刀,这可把夫妻俩吓得够呛,幸亏他们听了大蛇的劝告,否则现在早就丢了性命。

此时黑衣人发现这床上跟本就不是真人,而是用一些杂草来冒充的假人 ,就在他想要离开之际,周福猛然从床下抓住了他的脚踝,黑衣人一下子变摔倒在地。

妻子见状连忙拿起茶杯摔碎在地,紧接着便有一大群人涌进了房内,黑衣人瞬间就被控制住了。

原来周福特意找到了乡亲们求助,让他们埋伏在院子里,并且摔杯为号,这才一举拿下了黑衣人。

后来在大家的逼问下这才知道了黑衣人的身份,没想到他竟是李员外派来的,目的就是杀死周福二人,没想到周福吉人自有天相,非但没有杀死夫妻俩,还被当场活捉。

于是周福便将李家告到了官府,有着乡亲们作证,县官大人也是被李家所激怒,李家近些年来总是做些伤天害理之事,可是却迟迟抓不到证据,如今人证物证齐全,县官便下令严查李家。

在官府的搜查下,发现了李家近些年来许多的肮脏交易,因此李家这颗毒瘤便因此被彻底的铲除掉了。

自此以后,周福做起生意来如有天助,一天比一天红火,渐渐的超越了刘员外,在这永安县也成了一个响当当的人物,而且周福做人不失本分,带领着乡亲们全都发家致富,成为了这一带有名的大善人,与妻子也是过上了幸福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