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小嫩妻,亿万总裁要征婚1

总裁的小嫩妻,亿万总裁要征婚1

女人太纯情,让他吃几次都不过瘾

男人太霸道,让她如何都不能招架


正文开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清晨,秦氏集团大楼的顶楼突然传来一声巨响,总经理办公室的大门被人一脚踹开,只见一道黑色的身影风一般的刮了进去,然后将一张白纸重重地拍在桌子上。

桌子后方的秦氏集团二公子,现任总经理秦义伦,嘴角噙着一丝微笑,淡定地坐在原处,拿着那张白纸一本正经地念道︰「征婚启事,姓名秦义绝,性别男,现任职务为秦氏集团总裁,现征未婚妻一名,要求性别为女,单身,年龄不限、家世不限……」


「该死的你给我闭嘴!」站在秦义伦面前的男子,秦氏集团现任总裁、秦家大少爷秦义绝,闻言又往桌子上一捶,双手撑着桌面黑着脸怒道︰「老子没瞎,看得懂这纸上写的是什么,请你给我解释一下,这张莫名其妙的鬼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公司大门上?」

搞什么飞机啊!秦义绝怒火冲天的瞪着面前仍淡定优雅的孪生弟弟秦义伦,那表情像是恨不得将秦义伦给拆成碎片。

他刚在国外谈成了一项重要的企划案,累得像条狗一样地飞回来。

谁知道竟在公司大门前看到这张丢人现眼的征婚启事,还见鬼地把他多年前的大头照显眼地贴在启事左上方,害他一下车就被一群奇形怪状的花痴围个团团转,一个个花枝招展、声泪俱下地朝他表白求婚!

征婚?开什么玩笑!

他秦义绝身为秦氏集团的总裁,集团的下任接班人,倒贴来的美女数都数不清,何时需要征婚?

他这辈子都没像今天这么丢脸过!

是谁吃了雄心豹子胆,竟然敢这样戏弄他?

看到秦义绝暴躁的模样,秦义伦的嘴角又勾起了一丝微笑,眼底有幸灾乐祸的光芒闪过,他轻咳了两声回答︰「你也老大不小了,老头子最近抱孙心切,所以催着我们兄弟马上结婚,你身为长子,他自然要拿你开刀。

鉴于你总是把他的话当做耳边风,老头子便亲自出马,在公司张贴了这则征婚启事,他这次是铁了心要你定下来。」

「什么?」秦义绝的脸色顿时又难看了几分。

他立刻暴躁的吼道︰「老头子是吃饱了撑着没事干,嫌公司倒得不够快吗?我一天到晚都在为他的破公司卖命,哪里有空去结婚,先不说那些肤浅的女人有哪个能配得上我,我也没有时间去应付这种见鬼的事情。」

该死的,他就该知道,是他那对让人不放心的父母在搞鬼。

这种丢人现眼又可耻的法子,也只有他那对脱线的父母能想得出来,他们不负责任、为老不尊、不务正业也就算了,这次又把主意打到了他的婚事上,他们真当他秦义绝是个没脾气的泥人,任他们捏吗?

结婚?去他的结婚!他要是顺了他们的意,找个花痴女人回来碍眼,他秦义绝从此就不姓秦!

秦义伦一脸同情地望着他,继续道︰「依我看,老头子这次可不是开开玩笑,雷声大雨点小这么简单。

他趁你不在的时候已经召开董事会,郑重向众位董事声明,若是你再不服从他的安排,半年之内不给他娶个媳妇回来,他便和你断绝父子关系,将你从秦家扫地出门。」


「蜜儿,将这份甜点送到秦氏大楼。」

甜心蛋糕店里,虽年过五旬却仍美艳动人的老板娘韩依柔,对店中一位忙碌的少女唤道。

「来啦。」一道清脆干净的声音传来,本在柜台前忙个不停的施蜜儿,飞快地跑到老板娘面前,一边接过包装好的盒子一边问道︰「秦氏?是不远处那栋最高的大楼吗?」

韩依柔笑咪咪地摸了摸施蜜儿的脑袋,回答︰「不然呢?」

「嗯……」被唤做蜜儿的少女俏皮地吐了吐舌头,一脸娇憨地抓了抓头发,「没有啦,秦氏集团那么出名,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只是觉得老板娘妳好厉害,连秦氏的人都在我们店里订蛋糕。」

听到施蜜儿的恭维,韩依柔脸上的笑容顿时更加明媚,她洋洋得意地道︰「那可不是?我的手艺可不是普通人能尝到的,小小的秦氏算什么。」

施蜜儿的脸上立刻露出崇拜的表情。

秦氏啊,那可是领军整个亚洲电子业的龙头老大,大名鼎鼎的秦氏集团,如今竟被老板娘称为小小的秦氏,单单这霸气,就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上的,但施蜜儿也知道,老板娘此言绝非吹嘘。

甜心蛋糕店,一听这名字,俗,俗得不能再俗,再看看这店里的规模,小,不过是间十几坪左右的店面,可就是这样一家蛋糕店,却硬是被这老板娘做出了名气,做出了个性。

且不说甜心蛋糕店的蛋糕味道一绝,远近驰名,单看她一天只出五十份单子,五十份的蛋糕若是卖完,就算是天皇老子来了也不招待,这样的态度,她敢说没有哪家老板有这魄力。

按理说这种运营模式,甜心蛋糕店早就该倒闭,可她硬是在韩依柔这种态度下,足足撑了十几年,店里的蛋糕卖到天价也依然有人来排队,每日清晨一开门,蛋糕就被抢购一空,所以施蜜儿绝对认可老板娘超然的地位,赞同秦氏集团在她眼里不过是个小小的秦氏。

只不过这秦氏竟然能在甜心蛋糕店里抢到订单,实力果然也不能小觑。

看着施蜜儿崇拜的眼神,甜心蛋糕店的老板娘韩依柔忍不住笑了出来。

身为秦氏集团的董事长夫人,这蛋糕店本就是她闲来无事,开来打发时间的,她又不缺钱花,自然怎么高兴就怎么经营,哪想这样也被她做出了名气。

秦氏集团的那帮小兔崽子们,平时在公司里趾高气扬,但见了她哪个不是规规矩矩地叫一声母亲大人,在她眼里可不就是小小的秦氏。

这店本也不需要什么帮手,虽象征性地放了个征人启事,可惜从没有哪个女孩能入她的眼,直到眼前的施蜜儿出现。

这女孩今年刚过十八岁,身上带着她已经多年没见过的清纯与干净,那明亮的眼楮里总闪耀着纯粹的光芒,秀气的小脸上一直挂着甜美的微笑,让人一见就心情开朗。

现在的社会,哪里还能轻易见得到这么纯天然的女孩?

韩依柔对施蜜儿可谓一见如故,说是把她当女儿疼爱也不为过,在她看来,施蜜儿就像是迷失在人间的天使,她有责任保护这片人间最后的净土!

啧啧……要是这丫头能嫁到她家当儿媳妇,那该有多完美?

将包装好的甜点交给施蜜儿,韩依柔眼底闪过期待的光芒,她灵机一动,一脸认真地又道︰「蜜儿,秦氏集团里可都是精英才俊哟,说不定妳过去还能踫到一个白马王子呢,快去把头发梳一梳、衣服换一换,好好打扮一下再出门。」

如果能被她某个儿子直接吃干抹净,然后给她生个孙子就最好了,她家那几个混小子虽然气人了点,但每一个都英俊帅气,这蜜儿又长得这么可爱,那她的孙子肯定也是人见人爱的小天使。

哇,香香软软的小婴儿……韩依柔吸了吸口水,开心地想着。

「老板娘……」施蜜儿窘迫又无奈的一笑,额头上出现一条又一条的黑线。

白马王子?秦氏集团说不定真有很多,问题是她从没想过要当什么灰姑娘啊。

这老板娘哪里都好,对她也好,就是思维有些脱线,经常让人摸不准思维回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施蜜儿接过蛋糕盒就想出门,没想到韩依柔被美好想象引起了兴致,她一把抓住施蜜儿,兴奋地叫道︰「来,让我好好帮妳打扮一番,这可关系着妳的终身大事,我家蜜儿这么可爱,打扮之后一定美丽得像公主一样。」

「老板娘,我……啊……」施蜜儿拼命地拒绝,但韩依柔显然没有领会到这一点,她正脑补着自己的孙子暗暗开心。

施蜜儿娇小玲珑,哪能拗得过她的蛮力,最后也只得任由韩依柔折腾,半小时之后晕头转向地被她推出了大门。

「蜜儿,加油!」韩依柔斜倚在门口,微笑着对施蜜儿挥手。

施蜜儿踩着一点都不舒适的高跟鞋,歪歪扭扭的朝秦氏走去,她回头看着兴奋的韩依柔,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

「秦总,秦氏和曹氏合作会给我们两家带来多少好处,相信你不会不明白,希望你慎重考虑一下。」

秦氏集团的总裁办公室内,一位衣着优雅的女人站在秦义绝面前,脸上挂着笃定的笑容,绝美的脸蛋上,一双勾魂的媚眼直勾勾的盯着秦义绝,虽然表情认真,但掩饰不了她眼底浓浓的迷恋。

真是个完美的男人啊,曹艳怡看着秦义绝,只要一想到这个男人将属于她,她就感觉到无比幸福。

此刻坐在她面前的,就是秦氏集团的现任总裁,领军全亚洲电子业的商业奇才秦义绝。

自从在一次酒会上见过他后,身为曹氏科技大小姐的曹艳怡就一直对他念念不忘,还借着父亲的名义邀请过他几次。

无奈秦义绝这人出名的冷漠无情,在社交场合出现的次数寥寥无几,曹家的面子显然不够大,根本请不动这尊大神,她也没什么特殊的门路能私底下接近他。

几日前,听说自家公司有机会和秦氏合作,曹艳怡立刻向自己父亲要求,亲自前来促成这个企划案。

如今近距离看到这张朝思暮想的俊脸,曹艳怡更加笃定自己的眼光,只有像他这样完美的男人,才配得上完美的自己。

「曹小姐的提议不错,秦氏近期会针对这个案子召开董事会,慎重讨论下一步的方案。」翻看着手里的企划书,秦义绝一脸淡然的回答。

「怎么了,秦总对这件案子还有什么疑问吗?如此优渥的条件,秦总何必再浪费几天的时间去考虑,这可不像秦总的作风啊。」

见秦义绝对自己这么冷淡,曹艳怡显然有些不满。

为了促成这次合作,他们曹氏科技可是放下身段,倒贴了秦氏诸多好处,但秦义绝此刻的反应却明显对这些不怎么感兴趣,这让满怀信心的曹艳怡既是不解又有些伤自尊。

在她看来,秦义绝应该立刻敲定两家合作,然后她就可以顺水推舟的让他注意到自己,然后迷恋上自己,为了今日见面,她可是花费了好多心思,打扮得格外美艳动人呢。

听到曹艳怡傲然的语气,一直对她不冷不热的秦义绝终于抬头朝她看了一眼,随即眼神一冷,眼底闪过一丝明显的厌恶。

方才一心关注在企划案上,秦义绝根本就没正眼打量过眼前的女人,此刻就见她直勾勾的盯着自己,一双艳丽的眼楮闪烁着柔媚的光芒,V字领的连身窄裙勾勒出她曼妙的身材,一对丰满的豪乳高高耸起,像是对他发出无声的邀请。

秦义绝立刻明白了这女人真正的来意是什么。

「曹小姐请回吧,若秦氏真要与曹氏合作,自会派人前去拜访,商谈合作事宜。」将企划书往桌子上一扔,秦义绝毫不犹豫地下了逐客令。

拜那个丢人的征婚启事所赐,最近混进秦氏骚扰他的花痴数不胜数,其中不乏这种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大小姐。

秦氏最近的确因为一件企划案有意与曹氏合作,却没想到曹氏千金也是个别有用心的货色,秦义绝虽然没有明着拒绝,但心底却已在一瞬间将曹氏列进了他的黑名单。

企划案并不是非跟曹氏合作不可,比起那些不管大局的优惠条件,秦氏更在意的是质量,更不用说还附带「花痴赠品」的企划,他完全不感兴趣。

「呃……」曹艳怡显然没料到秦义绝会有这种反应,漂亮的脸蛋瞬间一僵,神色变得有些不好看。

但她双眸一垂,快速收起心底的怒火,嘴角勉强露出一丝温柔的微笑,上前两步说︰「我听说……秦总最近在征婚?」

秦义绝的表情变得更加冷漠,不耐烦的道︰「我的私事不劳曹小姐操心。」

「哦,看秦总如此苦恼的样子,不如让我来帮帮秦总如何?」曹艳怡自信的看着他,「秦氏与曹氏早晚要联合在一起,成为全亚洲的电子业龙头,我们何不更进一步,两家联姻,使秦氏和曹氏得到更进一步的发展。」

「联姻?」秦义绝的嘴角也勾出一丝微笑,看得曹艳怡心花怒放,却没看出他的笑容有多么冰冷。

「没错。」她自信的点头道︰「秦氏集团和曹氏科技身为电子业的两大巨头,如果联合在一起,就可以领军整个电子业。

我听说贵公司还有进军海外的打算,有了我们曹氏的相助,对你来说不是如虎添翼吗?更何况放眼整个电子业,除了我,有谁能配得上秦总的身分?」

秦义绝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一抹不易察觉的嘲讽,「曹小姐消息倒是灵通,对自己也挺有自信,可惜……」

他的笑容猛然一冷,毫不客气的道︰「收拾妳的东西,马上给我滚出去,如妳所言,秦氏的确不需要再对这个案子考虑什么,因为秦氏绝对不会再和曹氏合作。」

「你……」曹艳怡脸色大变,妆容精致的脸上一阵扭曲,显然没想到秦义绝会对她如此不留情面。

「秦义绝,你疯了吗?」曹艳怡满脸怒气的叫道︰「我是曹氏科技的大小姐,你竟敢这样跟我说话!」

她曹艳怡从小到大都被父亲捧在手心里长大,身分高贵又貌美如花,哪个男人见了她不是疯狂迷恋,只围着她转,偏偏这个被她看上眼的男人却对她不假辞色,而且对她如此无礼。

曹艳怡的自尊心狠狠受挫,一瞬间气得咬牙切齿,但秦义绝却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眯着眼楮道︰「我疯了?曹艳怡,妳搞清楚自己在和谁说话没有?」

见秦义绝一向冷漠的俊脸露出了一丝罕见的暴戾,曹艳怡心底一颤,禁不住后退了两步,她赫然惊觉自己太心急了。

就算秦氏不和曹氏合作,他也一样是全亚洲电子业的领军龙头,曹氏在业界显然还比不上秦氏的龙头地位,若是真的得罪了秦氏,吃亏的只会是曹家。

曹艳怡垂下眼帘,两行泪水瞬间流下,衬得她那张绝美的脸蛋楚楚可怜,她怯怜怜的走到秦义绝身边,一副伤心欲绝的表情道︰「绝……我一直都想着你,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见到你,你怎么忍心这么对我?」

秦义绝火速站起,像是躲避洪水猛兽般离开曹艳怡,他干脆背过身,冷斥道︰「滚出去。」

然而就在这时,曹艳怡飞快地从包包里取出了什么,快速的倒进桌子上的咖啡里,然后又将剩下的送进了她自己的嘴中。

艳丽的脸上露出了坚决的神情,曹艳怡一不做二不休,眨着媚眼在秦义绝面前除去了自己的衣物,在秦义绝听见响动转回来时,曹艳怡赤身**的扑向了秦义绝,并狠狠的亲向了他的薄唇。

对秦义绝投怀送抱的女人不少,但做得如此豪迈、如此迅猛的,曹艳怡还是第一个。

秦义绝不防之下被她亲了个正着,又感觉到一股液体送进了自己嘴里,心底压抑的怒火再也抑制不住,他一把扯下曹艳怡就朝门口的方向扔去,吼道︰「该死的!妳究竟在发什么疯?」

曹艳怡只知秦义绝外表出众,本以为他性格冷漠,却不知道他本性乖戾自大又暴躁,对女人从来不知道怜香惜玉怎么写。

更糟糕的是,原本紧闭的办公室大门却在此时被人砰地一脚踢开,曹艳怡便赤身**的朝门外飞去,光溜溜的落在秦氏集团三十五楼的大厅中。

「啊!」一声尖叫瞬间传来。

秦义绝面无表情地抬头看向了门口,就见秦家老三秦义风吊儿郎当地靠在门口,看着屋内的一片狼藉,笑咪咪地对秦义绝招呼道︰「哟,大哥,忙着呐。」

啧啧……好惨,秦义风同情的看着那个被秦义绝甩飞,此刻蹲在大厅里气质全无、一脸羞愤,忙着给自己遮羞的女人,他家大哥一向是个冷面冷心的家伙,可怜这个极品美女。

「你来干什么?」秦义绝面无表情的转身回到原处坐下,顺手端起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口。

妈的,真是晦气,被那个死女人亲到了不说,还沾到了她的口水,要不是秦义风堵在门口,秦义绝真想冲过去,将曹艳怡从三十五楼扔下去。

秦义绝的俊脸顿时又难看了几分,盯着秦义风的眼神也阴冷了几分,冷酷的俊颜使得秦义绝在一瞬间俊美得令人无法直视,但秦义风看到他这副表情,额边立刻冒出了几滴冷汗。

「呃……大哥,冷静冷静,我不是故意打断你的好事的,我是替母亲大人送礼来给你了。」说着,秦义风将身后娇小的人儿拎到身前,毫不留情地将她往秦义绝怀里一推,然后光速转身关门跑路,离开前不忘交代说︰「老妈要你来照顾她,你们就好好的相处吧……」

看来征婚一事的确把大哥气得不轻,而那个花痴女人又好死不死的往火上浇油,看他眼底的杀气……啧啧,秦义风丝毫不怀疑,自己若再多待上一阵,说不定会沦为泄愤的沙袋,被他揍得不成人形。

至于那个被推到风口浪尖的小女孩……嘿嘿,只有对不起她了。

老头子和老太婆最近为了他们三兄弟的婚事,已经快变成了神经病,那焦虑的样子就好像他们都没人要似的。

也不知道他老妈从哪里拐骗来了个清纯的小女生,连送甜点这种机会也要百般算计、拼命利用,说什么小女生人小单纯,要他带着在公司里逛一逛,陪着人家散散心、看看风景。

办公大楼里有什么风景?怎么他待了几年都没发现有什么好看的。

散什么心?总是很凶残的母亲大人摆明了是要乱点鸳鸯谱。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反正老头子钦点了要先拿大哥开刀,他自然要把这烫手山芋丢给大哥来处理,说不定大哥真能跟她凑成一对,宽了上面两位的心,从此以后就放他和二哥逍遥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