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故事:两条蛟龙上岸吃饭,掌柜偷听二人谈话,一个月后发大水

聊斋故事:两条蛟龙上岸吃饭,掌柜偷听二人谈话,一个月后发大水

明朝正统年间,四川崇庆州有一条河,水流湍急,常常发大水冲毁堤岸。

河边不远有一家酒馆,掌柜的名叫范贤,是个远近皆知的热心肠好人。

这天傍晚,眼见客人散去,范贤正要打烊,从门口进来两个人,一人皮肤煞白,一人皮肤黝黑,看起来有些怪异。

范贤自然知道,做生意的多做少问,依旧热情迎接道:“二位客官,想吃些什么?”

“来几样拿手菜,再上一坛好酒。”

“好嘞您稍等!”

范贤随即吩咐后厨点火做菜,自己在前堂伺候,随时听候吩咐。

不一会儿,酒菜上齐,白脸男子道:“掌柜的,向你打听一些事。”

范贤道:“您请讲,知无不言。”

“这方圆数里,民风如何,可有什么恶霸土匪?”

范贤只当二人是远方来的,随口问问风土人情,便如实回答道:“要说民风,大部分倒也淳朴。倒是没有什么恶霸土匪,只有几个无赖地痞。”

“哦?哪几个无赖地痞?”黑脸男子似乎非常有兴趣。

范贤见左右无人,悄声道:“李勇和王壮二人算是恶人,常常无故生事,欺压老实人,我也常被他们讹诈,不给银子便搅闹生意不肯离去,令人苦不堪言。”

二人相视点头道:“原来是这样,我们知道了,谢过掌柜。”

“不谢,不谢。”

过了几天,范贤到集市上购买食材,听见有人谈论道:“你们听说了吗?昨日李勇和王壮在河边行走,不知怎的,跌进了河水中,辛亏有人看见将他们救起,只是灌了一肚子水,淹了个半死!”

“活该!”

“淹死才好!”

众人对李勇和王壮的遭遇丝毫不同情,只是叹息没有将他们淹死。

范贤心中道:“真是报应!只是这李勇和王壮常年在河边行走,颇有水性,怎么会忽然跌进河中?还被淹了个半死,真是奇怪。”

当天傍晚,白脸男子和黑脸男子又来范贤的酒馆中吃饭,二人边吃边谈话,忽然对范贤道:“掌柜的,我俩要说一些私密事,请你回避一下。”

“好的客官,有吩咐请大声叫我。”范贤急忙退进内堂去了。

在内堂坐了一会儿,想起账目还没有盘算完,起身到柜台取账本,小心翼翼走到门口,偷听二人的谈话有没有结束。

“昨日我做法将李勇和王壮卷进河水中,给了他们一个教训,要是今后依旧不改恶行,我就取了他们的性命。”

“这二人倒是小事,只是一个月后大水过境,我二人如何处置?若是不管,沿河百姓不免受些灾祸。若是出手,我二人并非一方正神,贸然现身恐怕惊扰百姓。”

范贤将二人的谈话听在耳中,思索道:“原来这二人并不是凡人,李勇和王壮是被他们惩罚才跌进河中的。方才他们说一个月后有大水过境,这可非同小可!”

想到此处,范贤顾不得害怕,进门对二人行礼道:“原来是二位仙人,小人无意间偷听到二位谈话,还请恕罪!”

二人脸色一变,随即叹气道:“罢了,不用害怕,我二人从不伤害好人。”

范贤感激道:“多谢!方才二位说一个月后大水过境,还请二位念在百姓艰难,救上一救!”

白脸男子道:“大水过境就像风雨雷电,乃是天地自然之理,我二人并非一方正神,没有职责保护百姓。”

“二位既然能帮助百姓惩罚恶人,自然有慈悲之心,为什么不能再帮助百姓一次呢?”范贤再次恳求。

二人脸上浮现为难之色,也不回答范贤的话,扔下银子匆匆走了。

第二天,范贤将两个男子的谈话广为宣传,又倡议道:“我们就在河边建一座小庙,为他二人立庙祭祀,他们受了我们的香火,怎么能见死不救呢?”

众人纷纷附和,你十文我五文凑了些钱,找来瓦匠木匠和泥塑师傅,就在河边建了一座只有一人来高小小的庙,在里面塑了一尊黑脸男子和一尊白脸男子的泥像。

因为不知道二人姓名,姑且就叫“二将军庙”,众人焚香祭祀,祈求平安。

过了几天的傍晚,二男子又来到范贤的酒馆,哭笑不得道:“都是你干的好事!我二人本想在此静心修行即可,不料被你偷听了谈话,又立庙祭祀,如今这件事被真武大帝知晓,命我二人镇守一方水域,如今却是不得不管了!”

范贤赔笑道:“二位大仙息怒,如今名正言顺,可以帮助百姓度过难关了吧?”

白脸男子道:“现在是不得不帮了!你倒是让我二人骑虎难下,却不知道其中的艰辛劳累,我二人也只好尽力而为。你明日通知沿河百姓,在河岸两边密密插上柳枝。”

“多谢大仙!”范贤躬身道谢。

第二天一大早,范贤跑前跑后通知了沿河百姓,都纷纷折来柳枝插在河岸两边。

二十多天后,果然天降大雨,足足下了三天。这天夜里,上下游水位暴涨,大水奔腾而过,早起时百姓们惊讶地发现,沿河一夜之间长起来两排高大的柳树,根系发达锁住泥土,柳树密密生长,几乎不留缝隙,拦住了大水。

又有人惊讶道:“快看!河中有两条蛟龙!”

众人看见,河中果然有两道身影,原来是一白一黑两条蛟,正在河中运用法力赶水,不让水流冲击两岸。

后来洪水平安过境,百姓们欢呼雀跃,此后二将军庙改名二蛟庙,香火鼎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