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女子施舍乞丐豆腐,乞丐说好人有好报,当晚好报就来了

民间故事:女子施舍乞丐豆腐,乞丐说好人有好报,当晚好报就来了

故事发生在宋朝仁宗年间,在怀庆乡有一木匠名叫张道怀,乃是个孤儿。

话说张道怀也是个可怜之人,本来他也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和父亲以及娘亲生活得很幸福。

但却因一次意外夺去了他父母的性命,留下他一人活在世上孤苦伶仃。

话说在张道怀六岁那年,有天他父母外出干活之时遇见一落水老汉,张道怀的父亲乃是个心善之人,见此想都没想就跳下水去救人。

最后落水老汉终于被救上来了,可张道怀的父亲却因体力不支游不上岸,被河水无情地冲刷着往下流去。

张道怀的母亲见此着急不已,奋不顾身地就跳了下去,想要把相公给救上来。

可因河水实在过于湍急,最后张道怀的父亲非但没能救上来,张道怀的娘亲也溺水了,最后双双而亡在水里。

此事被过路之人全看在眼里,于是急忙赶回乡里叫人来打捞,想要把张道怀的父亲和娘亲给救上来。

可最后当把人给打捞上来之时,张道怀的父亲和娘亲已经断气了,至此,张道怀就变成了一名孤儿。

而被救上岸的老汉不知是何原因,当他被救上来后,甩了甩衣服后就离开了。

乡里人不忍心张道怀流落街头、食不果腹,所以最后在经过众乡邻的一番商讨过后,便决定让张道怀吃百家饭。

往后的每一天,张道怀就轮流到每一家吃饭,直到把张道怀养大到十六岁之时。

那时乡亲们的日子虽也过得很苦,但张道怀的父母在世之时,乃是有名的善人,帮助过不少人,所以乡亲们此举也算是为了还恩情。

就这样,张道怀虽变成了孤儿,但在众乡亲的帮助下,他从没饿过一天肚子,也从没穿过一件破烂衣裳,最多只是衣服上的补丁很多而已。

张道怀长大一点后,乡里的一名老木匠为了张道怀以后的生计着想,于是便让张道怀随自己学习木匠技艺,也算有一技傍身,以后饿不着,冷不到。

张道怀在学艺期间很刻苦努力,所以没两年的时间,他就把老木匠的手艺全给学会了。

在张道怀十九岁那年,老木匠因病去世了,于是张道怀就开始自立门户。

由于张道怀干活很细致,且为人较为和善,所以附近乡邻有木匠活都喜欢找张道怀干。

在张道怀的努力下,他的生活越来越好,连以前的老房子都被他拆了重新盖了。

但日子过好后的张道怀并未忘本,他深知他能活到现在全靠乡邻们的帮助。

所以平日里每当大家伙有何事需要帮忙,张道怀总是冲在第一个,且平时大家找他干活,他基本上也都是不收钱。

在张道怀二十二岁那年,他经媒婆介绍,迎娶了隔壁县王铁匠的女儿王月娘。

王月娘自嫁过来后,深知相公赚钱不易,所以她一直勤俭持家很是贤惠。

眼看日子越过越好,可不料有天张道怀外出干活之时却不慎从高处摔落,直接把腿给摔坏了,只能整日卧床养病。

张道怀可是家里的经济支柱,如今他倒下了,家里就彻底地断了经济来源。

虽然以前也积攒下了一点积蓄,可自从张道怀被摔断腿后,家里的钱因给张道怀治病,已经花得所剩无几了。

后来为了生计,王月娘不得不干起了零活,以赚取一点微薄的收入以补贴家用。

可王月娘所挣的钱根本就不及相公治病抓药的钱,为了能多挣一点钱,王月娘便卖起了豆腐。

每夜三更之时,王月娘就要起床磨豆子、做豆腐,一直忙活到清晨之时,她还要挑豆腐出去卖,一直忙活到晌午之时才能回家。

可回家后的王月娘也不得歇息,因为她还要给相公做饭,然后给相公煎药,一直忙活到傍晚之时。

看着整日操劳的妻子,张道怀心里愧疚不已,曾多次想要寻短见,以此解脱自己,也解脱妻子。

有次阻拦住寻短见的相公后,王月娘哽咽着说道:“相公,我知道你心里想的什么,但我跟你说,你并不是累赘,而是我的恩人,因为你,我才有了家,既然我嫁给了你,那我此生,生,就是你的人,死,那我也是你的鬼,所以此后千万不要再寻短见了,我还想和你过完一辈子呢。”

听完娘子的话,张道怀心里大受感动,此后开始不再寻短见,而是好好治病,希望自己的腿早日治好,然后赚钱养家,给娘子更好的生活。

这天一早,王月娘挑着豆腐就到县上叫卖,刚叫卖不一会,正低头干活的王月娘就听到身前有人笑着说道:“哟,想不到我们县上竟还有这等绝色娘子是我不知道的啊,小娘子,你姓甚名谁啊?”

王月娘抬头一看,只见身前站着一长相极其猥琐的男子,且从男子的衣着打扮来看,根本就不像好人的模样,所以王月娘对此心里很是厌恶。

但本着做生意的本分,王月娘还是轻声问道:“公子,你是想要来买豆腐的吗?如果不是,还烦请公子站靠边一点,不要阻挡我卖豆腐,谢谢。”

“哟呵呵,这小娘子脾气还挺大啊,你怕是不知道本公子是谁吧?”男子轻笑说道。

说完又接着说道:“小娘子,本公子就不藏着掖着了,实话跟你挑明了,本公子看上你了,你陪本公子一晚,侍寝本公子一夜,本公子给你五十两赏银,你看怎么样?这可是你卖几年豆腐都赚不到的钱啊。”

“我为何要知道你是谁?我有手有脚,我可以养活我自己,不需要你的什么赏钱,我再说一次,如果你不卖豆腐,那就请让开,要是你继续阻挡我做生意,等下我喊起来,官兵过来了你也别想好。”王月娘不卑不亢有些温怒地说道。

听到这话,男子身旁的一名随从大笑说道:“哈哈,想不到竟然还有人不认识我们林大林公子的,真是瞎了你的狗眼,我跟你说,巡逻的官兵算什么,就算是县太爷也不敢对我们家公子如何,也得要给我们家公子三分薄面。”

说完随从就一脸傲气地看着王月娘继续说道:“我们家公子看得起你,让你侍寝,那是你的荣幸,是你家祖坟冒青烟了,是你十辈子积德的福分,所以你不要不识抬举,不然惹得我家公子不高兴了,到时候可没你的好果子吃。”

听完这话,王月娘心里就更加厌恶了,因为林大乃是附近方圆百里臭名昭著的恶霸。

其父林老爷是本地最大的富商,老来得子的林老爷对于林大可谓是疼爱至极,所以这也造成了林大自小就嚣张跋扈的性格。

“呸,我王月娘不需要,既然你说能给你家公子侍寝是一种福分,那我就把这种福分让给你,你让你娘亲和你的姐妹去给你家公子侍寝吧。”王月娘生气地说道,说完挑起豆腐担子就走了。

随从见此就熟练地走上前,想要拦住王月娘,对王月娘用强的。

“且慢,让她走,本公子好久没碰到性子这么烈,这么好玩的小娘子了。”林大伸手拦住随从,一脸玩味地说道。

过了好一会之后,王月娘的豆腐终于差不多卖完了,不过看着高挂的太阳,她也没有心情再继续卖豆腐了,因为她还要回家给相公做饭。

看着担子里还剩下的一点豆腐,王月娘叹了一口气后就挑着担子往家走去。

走了好一会,王月娘见路边有一骨瘦如柴的老乞丐很是可怜,心生怜悯的她将豆腐担子放了下来,然后将剩余的豆腐全装在一个碗里。

将碗捧到老乞丐身前说道:“老人家,饿坏了吧,我这里还剩一点豆腐,你吃了吧。”

老乞丐听到有人跟自己说话,睁开眼看了一眼王月娘后就伸手接过碗,然后大口朵颐地吃起了豆腐。

可能老乞丐真的是被饿坏了,没几下他就把豆腐全吃完了,然后将碗递给了王月娘,王月娘见此也不嫌弃,接过碗就放到了担子里。

看着要离去的王月娘,老乞丐用袖口擦了擦嘴巴后说道:“小娘子,你真的是个好人,你相信老乞丐我一句话,好人是会有好报的。”

听到这话,王月娘笑了一下后说道:“您客气了老人家,不过还是借你吉言,希望如此吧。”说完王月娘就走了。

但王月娘不知道的是,此时媒婆正来到了她家里,只见媒婆来到张道怀家里后,就将一个包裹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然后对张道怀说道:“道怀啊,恭喜你啊,你真是有福气啊。”

躺在床上的张道怀闻言,一脸不解地问道:“王婶,你说的这是啥话?我有什么福气?我福从哪来?”

“哈哈,你是不知道啊,林公子看上了你娘子,喏,你看,那包袱里正是五十两银子,那是聘礼,明天林公子就过来接亲了,到时候你有这五十两银子了可就吃喝不愁了。”媒婆一脸笑着说道。

“王婶,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我娘子被看上了,还有什么林公子?”张道怀生气地问道。

“还有哪家林公子,肯定是林大林公子啊。”媒婆回道。

“呸,你给我走,马上给我走,你马上离开我家,我不想看见你。”张道怀往王婶脸上吐了一口口水,生气地说道。

对于林大,张道怀心里可是清楚得很,那就是一个畜生,仗着自家有钱有势,平日里可没少欺负乡邻,看上谁家女子了,他就前去提亲,要是不同意,他就用强的。

因为县老爷早就和他沆瀣一气了,所以事后纵使百姓们前去报官也没用,说不定还会遭到县老爷的一顿毒打。

而对于眼前的王婶,张道怀心里也没有多少好感,因为他父母当年所救之人正是王婶的相公陈祥。

后来张道怀听说,原本陈祥回家后在得知张道怀的父母为救自己而双双离世后,就想领养张道怀,可不料却遭到了其妻子的反对。

甚至为了防止陈祥私下找张道怀,对张道怀好,王婶在一段时间里还步步紧跟着陈祥,直到确定陈祥不会对张道怀好后,她这才放下心来。

所以这么多年来,张道怀一直对王婶和她相公心里抱有怨气。

其实张道怀并不是想要什么,他只是想要一句问候而已,毕竟自己的父母可是为了救陈祥而双双殒命的。

见张道怀对自己如此反感,王婶也不生气,但也不打算装了,只见她用手帕擦了擦脸后就一脸嚣张地对张道怀说道:“别挣扎了,没用的,你们是斗不过林公子的,更何况你现在还是个瘸子,所以你娘子这次是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这可由不得你,银子我给你放这了,记得啊,明日一早过来接新娘。”说完王婶就走了。

见王婶走了,张道怀心里生气不已,但他又没有任何办法。

过了好一会后,王月娘终于到家了,得知刚刚王婶来后的事后,王月娘忍不住掉下了眼泪,夫妻俩抱在一起痛哭不已。

王月娘心想,林大只手遮天,自己不嫁恐怕不行,但如果事情真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那自己情愿一死了之,也不会嫁给那畜生。

且倘若相公要是腿不坏的话,那自己夫妻二人还可以趁着夜色逃跑,但现如今相公寸步难行,自己夫妻二人又如何能逃得过那畜生的魔爪呢。

正当王月娘不知该如何是好之时,门外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擦干眼泪,王月娘就走出去开门,不料开门一看,只见门外却站着一老乞丐。

王月娘还以为老乞丐是来借宿的,心想老乞丐也不容易,那今夜就留宿他一夜吧。

可还不等王月娘开口,老乞丐就率先走进了门,然后说道:“小娘子,你不用担心,我是来救你的。”说完老乞丐就往屋里走去。

进到屋里后,老乞丐对站在一旁的王月娘问道:“小娘子,你平日里睡在哪里?”

王月娘闻言,虽心里很是不解,但还是指了指一旁的一张小床,然后说道:“我相公腿摔坏了,为了照顾他,我现在每日睡的是这张床。”

“嗯,那今晚这张床你就不要睡了,让给猪睡吧。”老乞丐说道。

听到这话,王月娘心中很是不解,可不料她刚想开口询问,却被相公给打断了。

躺在一旁床上的张道怀眼见老乞丐不像是寻常之人,于是便开口问道:“前辈,你这话是何意思,难道你有法子能救我娘子吗?”

“嗯,不错,我此番前来就是为了救你夫妻二人的,好人自有好报,善人被人欺,但天不欺,但你们也不要担心,恶人虽被人怕,但天不怕。”老乞丐微笑着说道。

说完老乞丐就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猪的剪纸,然后往剪纸上吹了一口气。

瞬时间,只见剪纸突然落地,然后就变成了一头大黑猪,紧接着大黑猪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自己跑到了王月娘的床上,然后躺了下来。

可大黑猪刚躺下,又立马变成了王月娘的样子,连穿的衣服都和王月娘身上穿的衣服一模一样。

王月娘和张道怀见此,心里都震惊不已,他们明白,自己今日是遇见高人了。

看了眼床上的王月娘,老乞丐转身对真的王月娘笑着说道:“小娘子,现在你就去收拾好行李,等天一黑,你们就走吧,走得越远越好,然后重新开始新的生活,但希望你们日后还要接着多多行善,因为人在做、天在看,不是不报、而是时候未到啊!”

听到这话,王月娘一脸难色地说道:“老神仙,可我相公腿已经摔坏了,我们如何跑得了啊?”

“哈哈,你看我这脑子,年纪大了,脑子也不好使了,要不是你提醒,我还真忘了。”老乞丐闻言一拍脑袋哈哈大笑说道。

说完,老乞丐就走到了张道怀身前,然后从怀里掏出一颗药丸就给张道怀喂了下去。

张道怀刚服下药丸,就感觉全身都很有力气,且受伤的腿也不疼了,他试着慢慢下床,这才发现他的腿真的被治好了。

见此,张道怀和王月娘激动得就要给老乞丐下跪,感谢老乞丐的大恩大德,不料却被老乞丐给及时拦住了。

老乞丐笑着说道:“行了,我们就别来这一套了,快收拾行李吧,然后拿上那五十两银子,到别处重新开始新的生活,此地有我,不会出什么事的。”

闻言,看着即将要落下的太阳,王月娘和张道怀也不再矫情,立马开始收拾行李。

第二天,林大果真如约前来迎接新娘,且并没有发现有任何蹊跷之处。

晚上,洞房夜之时,当林大开心的掀起红盖头,不料却发现原本应该娇滴滴的小娘子,此刻却变成了一颗猪头。

还不等林大反应过来,猪头就对着林大的脖颈处狠狠地咬了下去。

林大死后,大黑猪又变回了剪纸的模样,然后自己燃烧了起来,顷刻间就化为了飞灰。

而当得知儿子死讯后的林老爷则是生气不已,为了给儿子报仇,林老爷串通县令,把和这件事所有有关的人全都抓了起来,然后狠狠治罪。

王婶因受不了压力,在牢狱里撞墙而亡了,而他的相公则被关在了牢狱里,不久就得了失心疯,整个人变得疯疯癫癫的。

而王月娘和张道怀此时已经逃到了别处生活,因为有了五十两银子,他们夫妻二人在经过商量之后,就做起了小买卖。

一年后,王月娘为张道怀生下了一个儿子,取名为张庆清。

有了老乞丐相帮之事后,王月娘和张道怀心里都很相信因果之说,于是两人就积德行善了一辈子,直到活到了一百零二岁之际,两人这才双双无疾而终。

结言:“善人被人欺,但天不欺,恶人被人怕,但天不怕。”

我一直都信奉一句话:郎朗青天不可欺,善恶到头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图片来自网络,侵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