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尔衮的外交政策,与明末统治者的海禁政策相比,要开明许多

多尔衮的外交政策,与明末统治者的海禁政策相比,要开明许多

多尔衮,外交政策,与明末比,开明许多,三个方面,足以体现。一与朝鲜,多措并举,趋于缓和,走向正规。二和日本,以德服人。三对西洋,为己服务,十分优宠,政策开明;可能威胁,清朝安全,双边交往,态度保守。

要想知道“多尔衮的外交政策”详细情况,请点赞、关注,慢慢欣赏。

多尔衮的外交政策,与明末统治者的海禁政策相比,要开明许多。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个方面,多尔衮多措并举,使清朝与朝鲜的关系从皇太极时的紧张状态逐步缓和并趋于正常化。一是,到多尔衮摄政时,特别恩准朝鲜国王世子回国省亲。二是,世子返回时给多尔衮送上国王的书信礼品,多尔衮谢绝了礼物,并将诏书给了世子一份,要他派人送给国王。三是,到了入关后,在忙于顺治登基的大事之余,多尔衮还不忘记召见世子,叫他把家眷接到北京,后来又放他回国。四是,下令减免贡品,多次召见朝鲜使臣,表示愿建立相互信任关系和永远交好的决心。

第二方面,在对日本政策上,多尔衮采用的是"以德服人"的外交策略。

清朝入关之后,日本德川幕府对外宣布效忠南明政权,拒绝清王廷的朝贡要求。但是在顺治元年爆发的漂倭事件中,多尔衮并未责难这些日本人,反而多次命理藩院官员前往慰问,并在第二年将他们全部送回日本,向德川幕府释放和解的态度。德川幕府见状,也只好就坡下驴,宣布臣服于满清政权,每十年向满清朝贡一次。

第三方面,多尔衮对少数为自己服务的外国人十分优宠,政策开明,而对有可能威胁清朝安全的较大规模双边交往则持保守态度。

虽然对汤若望等葡萄牙传教士在当时都受到了极大的优待。一是,特别恩准汤若望住在北京南城天主教堂,免除搬迁。二是,拨给汤若望千两纹银,并划给他一块好地专门用于兴建大教堂。三是观看了汤若望测量研究日食的过程,命人记录在册。四是,因为汤若望在研究历法上的成就,专门为他设宴庆贺,并将修订新历法的任务交给他。五是,面对朝中有人用“祖宗之法不可违”来反对施行新历法的情况,多尔衮劝服官员们“汤若望推算的日食时间,我亲自观看了全过程并有记录。若大家相信我不说假话的话,就得承认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谁能对我大清国作有利国家的贡献,都应该优待他们。”多尔衮又接着说“我觉得新历法有些地方,确实比旧历先进。我们已知道了旧历法的不足,还不舍得丢弃,这不同抱残守缺一样的可笑吗?”六是,亲自将汤若望的新历命名为〈时宪历〉。七是,向礼部下命令“钦天监印着汤若望掌管”,使汤若望成为清朝正式官员”钦天监监正”。

但是对葡萄牙人入广东贸易的要求,仍加以拒绝。

感谢友友友的支持!我们下期见,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