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273期:迟到的婚礼

民间故事273期:迟到的婚礼

文 | 言字语讲民间故事 · 排版 | Tiner · 图 | 源自网络侵删

关注:清风小栈 公众号(关注可收获更多精彩故事哦~)

民国的一个夏夜,乌云翻滚,电闪雷鸣,倾盆大雨不停地下。被抓壮丁的麻田村少年郭,在被押上火车的一瞬间,趁着火车加速慢,从车窗跳了出去。他摇摇晃晃,在雨的掩护下,半夜逃到了老家。

他害怕总司令的惩罚,逃兵按照当时的宪章是要被处死的。他浑身湿透了,但他不敢寻找避雨的地方。隐藏自己的最好方法就是试图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为了逃避惩罚,他想到了未来岳父的房子:我的未婚妻蔡慧仙也许能庇护我。他自言自语道。雨仍然下个不停。当雨势第一次减弱时,他已经潜伏在张越的墙下。他想上去敲门,又怕惊动邻居。当时,张越的家人不仅不能收留他,而且还受到了集体惩罚。

当第二场阵雨降临时,雨中的郭再也憋不住了。村子里第一声鸡叫已经响起。现在是他做决定的时候了。他披着像瀑布一样滴下来的厚重衣服,爬上用茅草砌成的土墙,然后翻墙跳下。

临行前,他和未婚妻蔡慧娴开了个会。会面是在张越家南屋的一间茅草屋里,那是他未婚妻的卧室。他和她是年轻的婚姻,他们的父母已经结婚。他来到慧贤家门前,轻轻敲了敲门,没有回应。然后,透过风雨和村外大河的涛声,我用力摔门,还是没有回应。

可能是妻子慧贤熟睡,窗外传来了隐秘而模糊的鼾声。他提心吊胆,生怕打扰隔壁公公婆婆睡觉。更严重的是,他不应该因为自己的粗心而惹上麻烦。借着雨夜的喧闹,我干脆摘下窗棂,跳了进去。

“谁!”黑暗中有一个女孩的哭声。

“安静点,是我。你的人刚刚从火车上逃走了。”

“不要靠近我。”慧贤说。

站在墙上,乖乖地服从命令。黑暗中,他听到穿衣的声音,少女开始从炕上下来。随着打火石的“嘣嘣”声,一盏蓖麻籽做的皮油灯很快被点燃。

“啊!”少女一看到落汤鸡的身影,就看到一滩水从衣服上滴下来,泡在灯影下的地上。她看着未婚夫憔悴但英俊的脸,被恐惧弄得皱巴巴的,她的爱突然变成了激情。“快把衣服脱了!”她下令,甚至帮助她女儿的耻辱。

在她的催促下,程明真的脱光了衣服,光着身子站在那里“快,上炕盖被子!”女生说。

明浑身发抖,赶紧钻进妻子还热着的被窝。随着温暖的加深,他原来跳动的牙齿已经停止了移动,他的全身开始热血沸腾。

“你也上来睡吧。”对未婚妻说。

女孩的脸像罂粟花一样红,她坐在炕沿上。当一个男人温暖的手从被窝里伸出来把她拉上床的时候,她拒绝了很久,终于钻进去了。

多么温暖的夜晚,她带着负罪感享受着爱情的第一次甜蜜,突然一场意外发生了。她未来的丈夫,她一生可以依靠的男人,突然死在她胸前。

天快亮了。年轻的女孩从第一次恐惧中醒来,她眼前的主要任务是如何处理她丈夫的尸体。她怀着极大的悲伤,自言自语道:“慧贤,你的生命为何如此单薄?”

为了不玷污父亲的门楣,她鼓足勇气,把剩下的尸体扛在肩上。她已经十八岁了,她有足够的力气去打败那些可怜的女孩。她选择的墓地是房子后面一个废弃的后院,用来堆柴火。我父母从来不去那里。踏着雨中的泥泞,她一步一步来到后院。她毕竟胆子小,现在天已经亮了,村里传来开门的声音。她的父亲已经起床,她没有时间和力气亲手埋葬她的丈夫。我看到她浑身是汗,虚弱得快要摔倒了。她把尸体放在一片草地上,很快从家里拿来一个坑垫盖上。这一切都完成了,花了她一个上午的时间。当她回到自己的房间默默哭泣时,她甚至不知道天已经放晴了。

南方的潮湿,大雨过后的微雨,昏迷不醒的程明像大梦初醒。他沉醉在温柔的乡村,脸上依然洋溢着爱情的温暖和甜蜜。没想到,当他伸开四肢,蠕动身体,睁开眼睛时,首先摸到的是一块冰凉的芦苇垫。他拼命挣扎,被雨水浸湿的芦苇席不容易抬起来。他开始打滚,从芦苇的一端滚了出去。他站起来,发现自己不是睡在一个女人的怀里,而是躺在一个破旧的修道院里,那里的草像乞丐的。

“怎么了?我做春梦了吗?”他自言自语,努力回忆那晚的往事,但现实和记忆是无法联系在一起的。

想了一会儿,他突然想到了对开小差的惩罚。“我应该逃跑,现在!”他对自己说,然后他又翻墙了。在一口废弃的枯井里,他一直呆到天黑,在夜幕的掩护下逃离了家。

十五年过去了,新中国成立四年过去了。丧偶的辉县将郭的儿子抚养成人。

农村结婚很早,儿子也到了适婚年龄。小果去城里赶集,在一个市场的布摊上拉布时,被卖布的老板盯着看。卖布的老板是死而复生的郭。

那年他逃离家乡后,很快在太原找到了工作,受雇于一家私人布店。随着战争的结束和国家的和平,他迅速另起炉灶,自己做了老板,靠的是他节俭的金钱和生意上的成功。

他忘不了妻子,因为他无法解开死亡之夜的谜团。很多年过去了,他却从来没有问过和了解过家乡的任何事情。这次卖布是因为他特意来老家的县城做生意,赚的钱不多。关键是找个熟人,让他听听家乡的消息。

眼前这个小伙子,因为是夏天,只穿了一件红肚皮,红肚皮上的莲花吸引了他的目光。第一,他没有拉年轻人身上的布,而是解开他的粗布衫,露出他的红肚皮。与年轻人穿的衣服相比,无论是手工制作还是刺绣图案,甚至布料尺寸都是一样的,这无疑是一个女人做的。

小果看着他的老板和他自己。他两眼昏花,没有忙着拉布。他很迷惑,问商人:“你怎么了?”

老板不回答,反问道:“孩子,你是马田的吧?”

“你怎么知道的?”青少年很迷茫。

“告诉我,你家里有谁?”

“妈妈和我。”年轻人回答。

“你爸呢?”

“死了,还是我没出生的时候。”

郭老板完全明白,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无论长相年龄,都能和那个雨夜联系在一起。他有心亲近,却又怕此刻闹出大笑话。他问了男孩的名字,把布给了他,但他没有收钱。这显然是一份礼物。

走的时候,他脱下了红彤彤的肚子,已经褪色但轮廓分明。这个肚子是他和未婚妻缠绵的那个雨夜,他老婆给他扎的。作为定情信物,他把它戴在胸前十几年,保存得很好。它让他拒绝了很多女人的求爱,它陪伴了他半辈子。

“把这个给你妈妈,她会明白的。”老板说。

慧贤度过了那个惊心动魄的夜晚,第二天临近黄昏重新安葬时,发现尸体不见了。她怀疑丈夫的复活,但觉得不可能,因为世界上曾有过这样的死亡。

“爸爸肯定不敢埋他。”她胡乱猜测了一番。在她知道自己怀了孩子之后,女人的心坚如磐石,把家里的丑都造出来,发誓不再娶别的女人。眼前的红肚皮无疑是上天赐予的信物。她反复听了儿子对商人的描述后,心想:“他还活着吗?是的,他还活着!”她坚定了自己的信念。“那他为什么不回家!”

他回来了,真的回来了。就在儿子婚礼的前一天,他回到了离开了十三年的麻田村。

她没有认出他。这个留着白须的年轻人如今满脸皱纹,满脸胡须,但只要仔细辨认,昔日的轮廓依然清晰。

他也认出了她,一个美丽的农家女孩,如今已成为中年妇女,但仍有少女的美丽。他从她的整个身材和美丽的脸庞回忆起她的少女时代。

明的出现在整个马田村引起了轰动。在人们不断惊叹的时候,他们提出让他们父子在同一天结婚。

何澄辉县接受了邻居的建议。在他们儿子结婚的第二天,父子俩都成了新郎官。郭家的两匹大马,两顶大轿子,两个新娘。

文章来源:知乎@言字语讲民间故事

关注:清风小栈 公众号(关注可收获更多精彩故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