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默的我们

静默的我们

说起来静默这个词是天天听到的,看到一个又一个城市被病毒袭扰而不得已选择静默时,每个城市都会发生各种各样的事情。身为旁观者为我们国家的有力防控而骄傲过。也因为信息爆炸时代的各种奇葩新闻而忧愤过,比如上半年老公吃独食、某海的社区书记向志愿者索贿事件、某位教授因为女性用品而发表的不当的令人难以接受的言论、以至于因为疫情延误病情的大小事件、孩子们停学工厂停工等等。但身临其境时个中滋味难以言说。

2022年11月22日凌晨4时24分我们也收到了静默三天的通知,在收到社区静默通知的前2分钟,公司作为“包联单位”已经启动紧急预案,山雨欲来......

随着睡梦中被告知静默的人们陆续醒来社区群变得热闹起来:有需要上班急着出去的,有下了夜班无法回家的,有家里断粮求助网格员的。颇不安静。

这让我瞬间焦虑起来,静默前一日的中午,刚刚解除居家监测的我们在超市面对琳琅满目的商品悠然选购并且讨论着:“要少买一点,否则吃的不新鲜。牛奶还有一些喝完再买,泡面饼干都别买了,防止我家嘴巴里有两室一厅的小吃货总偷吃,对他减肥大大不利”。这样毫无危机意识原因有:首先是国家出台了新的防疫政策,还有就是我们小城前段时间出现4/5例阳性感染者也并没有停课停工,这是导致我们没有意识到问题严重性的根本愿因。在我快速检视冰箱预计我们的食物可以坚持多久的时候,老刘同志也接到了驻厂命令,他背上早就准备好的简单行李在他大儿子的哭泣声中出发了。我甚至来不及嘱咐什么,只好在窗口向他挥手告别。来到餐厅我看到他把我塞到背包里的橘子放在了餐桌上,要知道那是他最爱的水果!

之后是安慰小刘同志,我刚刚过完十一岁生日的小帅哥。虽然他是我生的,但是他的感情都在爸爸身上,即使他更听我的话。在我给他讲完道理他安静下来之后,我突然明白任何人都会更爱那个让他成为孩子的人----他爸爸,而不是那个告诉他要面对一切承担责任的人---我。何况他本就是个孩子呢!

去做早饭,未完待续

对了,我们的小城下雪了,空气冷冽香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