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到底卖了多少车?

华为到底卖了多少车?

华为渠道的威力,能罩住汽车吗?

圆锥体出品

作者 | 朱晓宇 闫俊文

编辑 | 林文龙

头图来源 | 视觉中国

华为涉足汽车领域近3年来,终于交出了一份还算亮眼的成绩单。

根据车企官网的销售数据,10月份,华为与赛力斯合作推出的问界(AITO),交付量突破了1.2万辆,超过“蔚小理”,在造车新势力排行榜上排名第二。这也是问界交付量连续3个月破万。

“将LOGO印在车身上”,是华为多年来的执念。早在2012年,华为就成立了车联网实验室,不过,当时的目的是为华为“万物互联”作技术储备。2019年,华为才正式宣布进军汽车产业,成为智能汽车领域的增量零部件供应商。

去年4月,华为消费者业务CEO、智能汽车BU CEO余承东曾解释过华为卖车的原因,他说,受美国制裁影响,华为手机的供应链已经缺失,唯一能够弥补手机销量缺失的就是智能电动汽车。“智能电动汽车的销量虽然没有手机那么大,但它的单价非常高,价值感非常高。”

余承东曾自信满满的宣称,“跟我们紧密合作的车厂,我们一定能帮助它做成中国第一,我们未来做成世界第一。”目前,与华为进行深度捆绑的车企主要就四家,分别是北汽极狐、长安阿维塔、广汽埃安以及重庆小康工业集团旗下的赛力斯。

但数据显示,除了问界,此前已经上市的“华为牌”新能源智能汽车,如赛力斯SF5华为智选版、北汽极狐阿尔法S全新HI版(Huawei Inside简称为HI)、以及长安汽车的阿维塔等车型,销量都不佳。其中,2021年4月至12月,赛力斯SF5累计销售仅8019辆,平均每月不足1000辆。

对于问界取得的好成绩,外界也不乏质疑声。“这个数据是车企自己公布的,确实容易被质疑。”业内专家易木表示,车企到底卖了多少车,主要看交强险的数据,不过,这个数据会有一定的滞后性,发布出来的时间会比较晚。

但在易木看来,问界卖得好,也有可能。因为问界是增程式车型,既可以当电动车用,同时又没有续航焦虑,比较受消费者欢迎。更重要的是,问界拿到了华为线下终端网络以及线上华为商城的“准入证”,可以利用华为的渠道来卖车。据了解,目前华为有1000多家门店,开通了卖车业务,可以销售问界。而像极狐等品牌,在全国大约只有三百家左右门店可以销售。

看好华为卖车的人,理由很充分,因为华为在全国有5万多家门店,哪怕只有10%开通了卖车业务,也有5000多家门店,渠道的优势是很大的。

据新京报报道,近日,阿维塔证实,将成为进入华为渠道的第二个汽车品牌。12月份前后,阿维塔11将陆续入驻北京、深圳两家华为旗舰店。零跑等车企也纷纷表示,将寻求更多渠道来为其销售汽车,而不是只拘泥于4S店。

还保持警惕的人,更多的是担心华为会亲自下场造车。毕竟,汽车这种资金密集、技术密集,又高度依赖渠道的行业,几乎是为华为这类企业预设的战场。而且,小米、苹果都冲进去了。“华为多次否认会造车,但大家不太相信。”易木表示,当初华为也说过不造手机,后来还是造了,还一度做成了世界第一。

国家新能源汽车技术创新中心总经理原诚寅认为,造车和做供应商是两个不同的维度,做供应商,是给每个车厂服务;造车,则跟每个车厂都成了竞争对手。“华为当初可能想做博世(BOSCH),为车企提供解决方案,但不知道未来会不会变。毕竟,大部分主机厂商都对华为抱有戒心。”

谁在买华为的车?

近日,圆锥体前往位于北京双井的华为授权体验店,发现其中摆着问界M5和M7两款车型,1个小时内,至少有两拨人前来咨询车辆性能,一位工作人员说,她本身是这家华为体验店的员工,被借调过来卖车,卖出一辆车提成1000元,最近一周就有十几辆售出,她说,这两款车是体验店的老板向总部申请过来展示的,相较于阿维塔只展现在华为旗舰店中,问界展示在北京20多家华为授权体验店里,并且提供试驾。

来源:视觉中国

在介绍车辆时,这位工作人员不断强调其“含华为量”,比如运用了华为开发的鸿蒙系统,“特别核心的部件和系统都是华为开发的。”再比如,车里的智能系统、智能音箱、充电设备等,都具有满满的华为感。问界如果配备了华为P50手机和华为智能手表等硬件,还可以实现自动泊车等功能。

圆锥体加入了数个问界的车友群,发现这些车友年龄大部分在35岁以上,事业与工作稳定,收入颇丰,他们追求科技感的同时,更强调稳定可靠的性能以及从燃油车过渡到电车的便利。当询问为何会选购问界M5和M7车型时,大家的讨论点集中在鸿蒙系统、1200公里的增程上。

在深圳开了一家耳机工厂的老陈,本来在6月预付了阿维塔的定金,但迟迟没到货,他转而试驾了问界M7,感觉不错,他直言,就是冲着华为的鸿蒙系统去的。

老陈购买第一辆车是在2011年,那是一辆福特蒙迪欧,用于工厂的商务接待,油车皮实耐用,他也懒得换。一次偶然机会,朋友拉他去试驾特斯拉,一用电车,老陈就爱上了那种轻盈、低噪与极致的加速度。

老陈先后试驾了理想、小鹏、特斯拉等车型,他说,理想技术有点落后,小鹏和阿维塔有点太过强调科技感,前卫,如果用于商务,反倒让人觉得不稳重,他也不太会使用那些打着噱头的软件。

M7和M5还是基于传统车的架构设计制造的,这让用惯燃油车的老陈使用起来,既有新体验,也能很快上手。他在1个多月前去提问界M7车时,发现100多个车友同时提车。“明年华为推出问界9,我还要换车,很多朋友都想要我这台M7。”为何换车如此豪气?他说,公司买车抵税,相当于税务局给你一辆车体验。

一些细节表明,赛力斯可能尚未准备好大量订单的到来,比如,一些车友反馈,有人7月3日提到了车,但直到9月3日才拿到积分,为此,赛力斯发了公告,表示11月基本将积分发放到位。

售后以及系统升级问题,也让车友们忧虑。此前,赛力斯推出的SF5车型变相停产让一些车主遭受损失,让首任车主即成“韭菜”,尽管赛力斯推出了终身质保等措施挽救,但也让一些问界的车主徘徊。

谁在跟华为合作?

目前在华为内部,“造车”兵分两路。一是2B路线,华为与合作车企采用了“HI模式”。华为向车企提供全栈智能汽车解决方案,尤其是自动驾驶系统。目前阿维塔、北汽极狐和广汽采用的便是该模式。二是2C路线,即智选车模式,华为终端的业务团队会帮助车企做产品定义和工业设计,不仅会有一定程度的硬件绑定,同时向车企开放华为终端在全国繁华地段的零售渠道,目前合作的车企是赛力斯。

据圆锥体统计,目前2B路线合作了34家车企,包括华为HI联合打造子品牌的汽车企业北汽蓝谷(极狐)、长安汽车(阿维塔)、广汽集团;以及华为战略合作企业:长城汽车、吉利汽车、上汽集团等。从华为与车企的合作方向来看,除了涉及到音响、智能座舱等零部件,还包括智能驾驶、热管理TMS等智能操作系统。

从现阶段来看,能进入华为门店的汽车品牌,走的都是2C路线,据了解,这种合作模式也是由余承东带队,可见2C路线在华为内部的重要程度。

2021年12月,华为与赛力斯联手推出新品牌问界,首款车型问界M5首次搭载华为鸿蒙OS智能座舱。华为不仅主导了问界M5的整个设计流程,而且问界M5从产品设计、质量把控、营销到门店销售,各个环节华为均深度参与。

在外界看来,虽然问界是赛力斯在生产,但其身上深深烙印着华为的基因,完全可以看作是由赛力斯代工的华为汽车。

为了卖车,华为在展厅中也为问界M5下足了功夫。问界M5的销售大华向圆锥体介绍,他就是从华为手机业务转到问界M5的销售,为了熟悉汽车业务也经历过一段时间的培训,但是这种业务转换的人数太少,现在问界M5的销售大多数已经被华为交给外包公司招聘。

来源:视觉中国

据未来汽车日报报道,华为还给销售人员下达销售指标,“每月销售任务是12 辆,并对意向客户和销售线索长期跟进”,同时对销售进行用户满意度的考评。

今年3月5日,问界正式开启交付,到8月份单月整体交付量破万,刷新了目前国内新能源汽车品牌单月交付量破万的最快记录,也成为了车辆交付增长最快的新能源品牌。

截至10月31日,问界M5累计交付超过5.55万辆。虽然与余承东吹嘘的年销30万辆存在很大差距,但是在三季度后,新能源汽车行业整体销量疲软的大环境下,这个表现也不算太差。到今年年底,问界门店数量将拓展至1200家以上,可以为问界系列的持续热销提供重要支撑。这也让其他车企十分眼红。

在易木看来,车企越早获得华为C端的渠道资源,竞争优势就越大。如何抢先一步?就要看车企与华为的合作深度了。“现在和华为合作的,都是一些二三线车企,它们想借华为的名气,在华为手机店里卖车。反过来说,华为也需要跟这些车企合作,做出来一个成功的案例作为背书。”

华为会造车吗?

多位熟悉华为的人士向圆锥体透露,未来华为一定会下场造车,而且华为一定是一个有力的竞争玩家之一。因为手机产品的创新已经基本到顶了,往上的空间不大了,相对来说,汽车是一个更大的赛道。

事实上,很多人将车视为物联网时代新的终端之一,它连接起的不仅可能是万亿级的市场,也是未来的一切。

造车势力基本分为外企、央企、国企、互联网大厂和创业公司,它们各有优势,比如小鹏汽车的创始人何小鹏与理想汽车的创始人李想,都是一个人带着一个团队,利用互联网思维快速进入赛道,但是小米、华为这类企业下场造车的时候,动用的是整个集团的力量,势头会很猛。

一位行业人士说,华为和小米很有机会,在汽车行业也成为一方霸主。“尽管他们(华为、小米)等现在可能有一些劣势或者有一些不足的地方,但是他们一旦开足马力,整个动能还是比较大的。”

黄河科技学院客座教授张翔介绍,目前来看,在汽车领域,华为的零部件做得不是很成功。如智能座椅、智能音箱等,很难销售给车企,只能卖给自己的合作伙伴。

来源:视觉中国

一位接近华为的人士表示,做传统车,我们是没机会的,但是,新能源车跟传统的车,是不同阶段的不同东西,通过这种颠覆式的发明,就有了弯道超车的机会。这也是华为不可错过的好机会。因为,新能源汽车高度智能化,对于数据实时传输的要求很高,这就需要基站和带宽,而这正是华为的长项。

“我认为未来的新能源车,直接做个蓄电池就行了,因为一路都有充电桩。从这个角度来说,无线充电技术是未来新能源汽车的核心竞争要素之一。华为早就已经实现了手机无线充电,现在只需要把手机换成车来实验,因为车可以看作大型的手机。如果华为在无线充电技术领域继续发展,这绝对是制高点。”这位人士说,城市里路灯是无处不在的,路灯可以是基站,也可以是无线充电桩,高速公路上可能5-10公里就有一个摄像头,这些也都可以作为无线充电桩,现在要解决的问题就是传输距离、充电能耗等。

原诚寅表示,软件和硬件是不可分割的,随着华为在软件上越走越远,必然会对硬件提出更高的要求。

在业内看来,问界并不是多么先进的车,只是在赛力斯原有的架构上面做了一个改头换面,华为现在起到了更多的主导作用,但距离重新设计生产制造一辆汽车,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文中易木、老陈、大华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