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生日宴上,父亲带回来一个私生女(完结)

我生日宴上,父亲带回来一个私生女(完结)

我生日宴上,父亲带回来一个私生女。

她穿着一身纯白礼服,一脸无辜的躲在父亲身后。在经过我身边时,“裴栖,以后你的一切都会是我的。”

我不屑的扯了扯嘴角,她怕是不是做梦脑子做坏了,“来人,帮这位小姐的衣服脱下来,送她出去。”

1

在外公给我举办的生日宴会上,父亲将他养在外面的私生女带了过来。

“栖儿,这是你妹妹。”

她穿着一身纯白礼服,踩着一双白色绑带高跟鞋,躲在林政海身后努力挺直腰杆。

“姐姐,我叫……林晗。”

我上下打量这个突然出现的妹妹,“妹妹这身不便宜吧。”

林晗低下头扯了扯裙角,像是在和我炫耀。

“嗯,是爸爸给我买的。”

我笑了笑,满不在意的和旁边的人说起了话。

林晗尴尬的站在原地,“姐姐……”

林政海见状走过来,“裴栖,这是你妹妹!”

我冷眼看向林政海,“我怎么不知道我还有个妹妹?”

林晗吸了吸鼻子,拉着林政海的袖口,“爸爸,算了姐姐既然不愿意认我,我就回去吧……”

我不得不承认,林晗长相还是不错的,此时看上去到还挺惹人心疼的。

“裴栖!你少欺负别人。”

我蹙起眉头转过身瞥了眼说话的人,原来是我多年未见的未婚夫。

果然还是和以前一样爱管闲事!

“顾齐,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欺负她了,我可没动她。”

周围的人一致的点了点头,像是在证明我说的是真的。

顾齐穿过众人走到林晗面前,将她拉到身后。

“你还是和从前一样,喜欢欺负弱小。”

我低声笑了笑,“对啊,所以你千万不要在出现了哦,以防我忍不住欺负你。”

林政海站在一边看着我被顾齐怼,丝毫没有想要帮我的意思。

看起来他还蛮喜欢这个私生女的。

“今天是我的二十三岁的生日宴,我不想把气氛搞得太难堪,今晚你们最好不要往我身边凑。”

我提着裙摆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

本以为今晚能开心顺利度过,没想到这个林晗竟然又找了上来。

“姐姐,你刚刚那样对我和爸爸未免有些太过分了吧。”

我瞟了眼她身后跟着的几人,收买人心的能力倒是不错。

“过分吗?”

刚开口,跟在林晗身后的几人就忍不住为她抱不平。

“裴栖你也太小心眼了,你妈妈去世那么早,你爸不就找别人生了个女儿,用得着这样吗。”

我扫了一眼说话的女生,“原来刘小姐是这样想得,那我希望你爸爸在你生日会上也能带回个私生女吧。”

纤白的手指点了点桌子,想着这样说好像不太好。

“这样吧,不如一会我就许这个愿望怎么样?”

刘念念瞪着眼睛看着我,不在说话。

林晗面上有些挂不住,“姐姐,你太过分了!”

林政海听见他宝贝女儿的喊声,立刻走了过来。

我不想听见他的声音,见他过来。

“林政海,我勉强叫你声父亲,如果你再不管好你的宝贝女儿,别怪我对她不客气!”

林政海脸色有些难看,但还是拉着林晗走了。

林晗看林政海还是更关心她,在走过我身边时。

“裴栖,以后你的一切都会是我的!”

我不屑的扯了扯嘴角,想着她怕不是做梦脑子做坏了吧。

原本我是真的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现如今人都快骑到我头上了,这怎么能忍!

“来人,帮这位小姐身上衣服脱下来,送她出去。”

2

林晗一听立马慌了,“凭什么,你有什么资格?”

此刻周围的人也听到我和林晗的对话,都渐渐围了过来。

林政海气急抬起手,就在我觉得巴掌要落到我脸上时。

“林政海,反了你!”

我转过身,惊喜的看着来人,“舅舅!”

“都怪舅舅不好,没安排好,让不相干的人进来了,害得我们小栖儿受苦了。”

裴擎甩开林政海的手,将我拉到他身后。

这种有人护着的感觉真好……

“林政海,原来我们不在的时候你就是这样对栖儿的吗!”

裴擎打量着林晗,林晗害怕的躲到林政海身后。

但她可能不知道,林政海最怕的就是我的舅舅裴擎了。

“小舅子,不是这样的,是栖儿想要欺负晗晗……”

裴擎也听见我刚刚说的话,“栖儿不是说让人帮她丢出去吗,人呢,都死了吗!”

我拉了拉裴擎的衣角,“还有衣服。”

“裴栖!”林政海朝着我大喊。

裴擎随即喊回去,“就你嗓门大,喊什么喊,栖儿说什么就是什么。”

我站在裴擎身后,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

有舅舅的孩子像块宝!

“这都是我给晗晗买的。”

林政海不敢再大声说话,只能气愤的在那边嘀咕。

我对这个软饭硬吃的人真的无语到极致。

“你花的都是我母亲的钱,在遗嘱上写的很清楚,母亲的财产全都是我的,而你一分得不到,拿着我的钱在外面养小老婆养女儿,你还有脸说是你买的!”

裴擎抬脚狠狠踹向林政海,“你个小白脸,看这小丫头的年纪,怕不是在我姐还没去世的时候就生了她吧,你真行啊。”

我急忙拉住裴擎,可不能把人打死了。

“舅舅,舅舅,今天是我生日。”

裴擎强迫自己压住怒气,“林政海,看在今天是栖儿生日,我放你一马,你最好别在我眼前出现。”

我冷眼看着林政海和林晗,“刚刚我说的话没听见吗,脱了她的衣服,丢出去,别在这碍我的眼!”

保安这次动作很快,林晗拼命挣扎但还是免不了被扒去礼服的命运。

“裴栖,你不要脸,你这个贱人!”

见林晗想要爬过来扯我裙角,我默默向后又退了几步

“用我的钱买得东西自然是我的。”

嘴角扬起一抹嘲讽的弧度,想着她刚刚说的话,真的很好笑。

一切都是她的,她拿什么取呢,靠厚脸皮吗?

我忍不住笑出了声,很快这场闹剧随着两人被赶出去平息下来。

裴擎拉着我上下看了看,“没受伤,挺好。”

“舅舅,我想和顾齐解除婚约。”

我说出自己的想法,我知道只要我说的外公和舅舅就一定会帮我。

顾齐那种傻子,和他站在一起我都嫌他丢人!

“顾齐?顾家那个小子,整天在外面沾花惹草的,这事舅舅帮你,他配不上你!”

我上前挽着裴擎的手臂,“好了今天可是我的生日呢,走吧我最亲爱的舅舅大人。”

看了看外公的位置,我拉着舅舅裴擎朝着那里走,那边到是没有受到我们这边影响。

“裴栖……挺有趣……”

听着有人叫我名字,我转过头看了看但却没见到人。

幻听吗?

算了管他呢!

“听见了吗?……真有缘。”

……

3

生日宴会结束后,我回到家里,躺在柔软舒服的大床上。

丝毫没有察觉周围还多了个人。

我闭着眼睛,突然想到林晗在宴会上说的话,不禁笑出了声。

“什么东西那么好笑?能说给我听听吗?”

我浑身汗毛竖立,吓得从床上摔下,眼睛死死盯着坐在床上的男人。

“顾……顾其澜?”

忽然他站了起来,朝我伸出手,“先起来。”

我顿了顿,拉着顾其澜的手一使劲站了起来。

顾其澜现在不是应该躺在医院吗?

这谁啊?

“你,你怎么在这里?”

顾其澜有些不解,“我想来就过来了。”

“凭什么?我又没准你过来。”

我把双手挡在胸前,这人真的是太奇怪了。

难不成是记恨从前我把他推水里吗?

可他不是说不计较了吗?

一个男人怎么那么小气!

“顾其澜,你快走,不然我可要叫人了。”

“顾其澜?不认识。”

他疑惑的摇了摇头,我见他不像在装。

“你,那你谁啊?”

顾其澜走向我房间的沙发坐下后,翘着腿盯着我。

“你说是谁就是谁吧。”

我看向房间的门,没有丝毫犹豫,开门关门,直到最后冲出家门反锁。

见鬼了见鬼了,难不成顾其澜还有双胞胎兄弟?

还是说我真的看见鬼了?

顾其澜不是被车撞了还在医院吗。

想着我准备去医院看看,看着身后的家。

算了,我走到路边随手打了辆出租车。

“去××医院。”

因为接近凌晨,医院并没有多少人,我随意拉住一个护士。

“小姐姐,你知道顾其澜在哪个病房吗?”

护士去查了一下,带着我朝着顾其澜病房走去。

我盯着躺在病床上,还没醒的顾其澜。

那刚刚在家里见到那个……

“跑这么远就是为了见人吗?”

我整个人僵在原地,不敢转头。

顾其澜还在这里,那后面的人到底是谁?

原本今天遇见林晗林政海就已经够倒霉了。

“大哥,我没得罪过你吧?”

顾其澜伸出手将我转了过去。

我捂住眼睛,紧闭双眼,“我这辈子没干过坏事啊,鬼大哥你去找别人,别来找我,你去找我妹妹吧,你去找她啊!”

顾其澜见拿不开我的手,就把我推到一边看了看躺在床上的人。

“长得到还不错,你喜欢这一款?”

我睁开一条缝,满脸疑惑,“你再看看他。”

“一个男人,有什么好看的。”

顾其澜拉过一边的凳子坐下。

我此刻的害怕消失的无影无踪。

睁开双眼,仔细的看着这两人有什么不同。

仔细确认了好几遍,从怀中掏出手机。

“你看看你俩是不是长得一模一样。”

……

4

顾其澜顿时一僵,语气有些不可思议。

“这是我?”

我和顾其澜坐在病房里对视很久。

“裴小姐?”

护士不知什么时候走到门口。

“裴小姐,顾先生这个时间需要休息,不如你明天再来看?”

我拨了拨有些乱了的头发,“好,我现在就离开。”

走过护士身边,我确认了她看不见跟在我身后的顾其澜。

走出医院我深呼一口气,“你这样算是鬼吗?那你是不是有心愿没了啊,要不,我帮帮你?”

顾其澜若有所思地看着我,“你为什么要帮我?”

我猛地翻了个白眼,咬了咬牙,“我喜欢你行了吧,快说,我帮了你,你就别跟着我了。”

顾其澜精致的眉梢轻挑,“暂时没有,先跟着你几天,说不定我就想到了。”

我沉默的站在原地,“算了,你跟着吧。”

……

过了好些天,我已经习惯了顾其澜跟在我身后。

“顾其澜今天我要去逛商场,你就老老实实待在这里吧。”

我今天可是和小姐妹约好去购物。

这些天试了很多次,好像只有我能看见顾其澜。

也许是上辈子欠他的吧!

顾其澜不知想到什么,嘴角扬了扬,“可以。”

我见他答应,拎着包开着我限量版小车车去了商场。

“小栖!”

隔大老远就听见这丫头的声音。

每次都是这样,我无奈的开口。

“严大小姐拜托,大庭广众之下能不能不要这么大声的叫我呢。”

严倩一巴掌呼到我手臂上,“不能,你这些天听说了吗,那个私生女和顾齐在一起了。”

我轻轻哼了一声,“早就知道她不会那么老实。”

“啊,你在意的是这个吗,顾齐可是你未婚夫,她都敢勾搭。”

严倩在一边给我说了很多这些天发生的事情。

我刚准备说话就看见忽然出现在严倩身后的顾其澜。

这家伙不是答应好了,在家里吗?

“管他呢,很快就不是了,走吧。”

我拉着严倩逛了许久,顾其澜始终跟在身后。

“倩倩这个衣服适合你,你去试试吧。”

严倩接过衣服,非常信任我的眼光,直径走进试衣间。

我转身直视顾其澜的眼睛,“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无聊就来了。”

顾其澜抬起眸子,可怜巴巴的,“你不是说要帮我完成心愿吗?”

“那你的心愿是什么?”

我想着终于可以摆脱这个麻烦了。

顾其澜沉默半晌,“嗯,暂时还没有。”

“你……”

我正准备大骂他一顿,就听见身后传来令人厌恶的声音。

……

5

“阿齐,你觉得这个好看吗?”

林晗好像十分开心的样子,拿起一件白色的裙子在身上比了比。

“你穿什么都好看。”

我挑了下眉,怎么就这么巧,刚说到这两人,现在就撞上了。

“是吗,姐姐?”

林晗挽着顾齐的手朝着我走来。

面上满是得意,“姐姐,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呢?”

“和你有关系吗?”

我转过身懒得看这两人,但不知什么时候顾其澜站在了我身后。

我的唇擦过他的锁骨,我立刻后退两步,不小心撞倒了林晗。

“裴栖,我在这里你都敢欺负晗晗!”

顾齐扶起林晗,怒气冲冲的看着我。

我正好对上顾齐的眸子,“顾齐如果我没记错,我们两个现在还有婚约对吧。”

“你最好自觉解除婚约,明明是一个父亲的女儿,晗晗比你好不知多少。”

林晗被顾齐扶起来后,正对着我。

顾齐看不见她得意的表情,但我看了个彻彻底底。

“那我祝你们两个百年好合吧。”

我转过头,看了眼更衣室,严倩刚好在这个时候出来。

身上穿着的裙子衬得身材好的不得了。

“不错。”

严倩对着门上的镜子看了看。

转过头才看见顾齐和林晗。

“这么晦气吗?刚说就遇见了。”

我眼前一黑,这丫头怎么说话都不过脑子啊。

顾齐盯着严倩的眼神像是要将她钉穿。

我懒得搭理这两人,拉着严倩准备付钱离开。

顾其澜一下拉住我,“走路都不看的吗?”

我低下头一看,原来是林晗故意想要将我绊倒。

我顺势踩了上去,“林小姐,奉劝你少搞这些小动作。”

“你!”

我能感觉到林晗一直死死盯着我的后背。

但可能是因为有顾其澜在,我到没觉得怎么样。

“谢了。”

严倩还以为是在和她说话。

“我们这关系,谢什么不用,付完钱快走吧,遇见这两人晦气死了,还是早点回家的好。”

我低声笑了笑,“嗯,回家吧。”

顾其澜跟在我身后低沉的嗓音在我耳边响起。

“不用谢,不过下次能不能换种方法谢我。”

我嘴角抽了抽,这家伙想屁呢。

这还没睡觉就开始做梦了。

无语的很……

顾其澜见我不说话,笑声更大了。

回到家,我无力的瘫在床上,逛街真的好累。

“小栖儿,你不洗澡睡觉吗?”

顾其澜坐在沙发上摆弄我刚买的小挂件。

“你管我呢,你快回自己房间。”

顾其澜走到我身边,“我想到愿望了。”

“嗯,是什么?”

我此刻来了兴趣,猛地坐了起来。

“不如你做我女朋友吧。”

我还以为听错了,皱了皱眉头,“你说什么?”

“我说我的愿望就是,你做我的女朋友。”

顾其澜直视我的眼睛,把话重复了一边。

我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警惕的后退。

“你说真的?”

顾其澜抓住我的手腕,“当然,还有刚刚我帮了你。”

“我知道,你…你先把手松开。”

我红着脸甩了甩手。

顾其澜伸出手将我拉倒他怀中,轻轻了吻了下我的额头。

“嗯好,早点睡,我的……女朋友。”

我看着顾其澜消失在我的房间。

想着他刚刚的举动,我抬起手摸了摸额头。

老男人,还占小姑娘便宜。

算了就原谅他一次吧。

嗯,就一次!

……

 6

当时生日会上拜托舅舅的事情,很快就办好了。

所有人都知道我和顾齐已经解除婚约。

顾氏集团在顾其澜没有出事的时候,也算得上前几。

任谁见着顾家的人都要给些面子。

现如今,顾齐接手顾其澜的工作后,顾氏一直在走下坡路。

这会又和裴家解除婚约,曾经与裴家交好的人也同顾氏断了联系。

顾氏股票一跌再跌。

“顾其澜,你家公司要倒了。”

顾其澜扬眉,“不是我的,你才是我的。”

我还以为他要说什么呢,这个老男人。

我默默的侧开脸,“瞎说,我是我自己的。”

顾其澜盯着我看了两眼,转过头低声笑了笑。

“嗯,都是你的,对了你打算怎么对付那个私生女。”

顾其澜站在窗户前,修长的身影,五官精致漂亮。

可惜了地上没有影子……

“林政海以为林晗和顾齐在一起就可以让林氏起死回生,可他忘了,就连林氏也是我母亲在两人结婚后用自己的钱创办的。”

我瞥了眼旁边的顾其澜,嘴角抽了抽。

“明明是一家人,为什么顾齐能力可以差成这样。”

顾其澜不紧不慢地说,“废物永远都不可能成为天才。”

我挑了挑眉,赞同的说了句。

“嗯哼,我也这么觉得。”

话刚说完,顾其澜就走了过来,纤细白皙的手指勾起我的下巴,柔软的唇覆了下来。

因为距离很近,我甚至能看见他脸上的绒毛。

这老男人长的真好看。

顾其澜睁着眼睛,我睫毛颤了颤。

用力推开他,红着脸擦了擦嘴。

“尽喜欢占小姑娘便宜。”

顾其澜用力抱紧我,抵着我的额头,能听出他很开心。

“按照你说的我只不过大你六岁而已。”

我瞪了他一眼,“三岁一个代沟,我们之间两个,你离我远点。”

“我不。”顾其澜眸色微深,牵起我的手。

我没好气的甩开,“要迟了。”

今晚有一场拍卖会,本来我不准备去。

但是从严倩那边得知,林晗费劲心思搞到了一张入场券。

这不得去凑凑热闹?

刚收拾好东西,正准备走出家门就听见顾其澜轻声问了句。

“小栖儿,如果有一天我消失了,你会找我吗?”

我皱起眉头,看着顾其澜。

他说的很认真,我愣了好久,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如果顾其澜真的不在了……

顾其澜见我不说话,笑了笑转移换题,“我只是随口问问,走吧,不是要迟了吗。”

我眨了眨眼,心里隐隐有些不舒服。

“你不会消失的对吧?”

顾其澜对着我笑了笑,“嗯,不会我会一直陪着你。”

其实这些天我已经习惯了顾其澜在我身边,照顾我,关心我。

我实在想不出如果他有一天真的消失了,我会怎么做。

毕竟我好像真的离不开他了。

……

7

到了拍卖的地方,我随意找了个没多少人坐的位置。

“顾其澜,虽说你现在失忆了,但是眼光应该还是可以的吧。”

我曾经一直挺佩服他的,他总能用最少的钱买到最值钱的东西。

他睫毛很长,我没忍住伸手摸了摸。

顾其澜睫毛颤了颤,似乎有些害羞。

“咳咳,别动手动脚的”

我没忍住捂住嘴笑了笑,真没想到这家伙还会害羞。

顾其澜仗着别人看不见,靠在我身上,牵着我手十指紧握。

我动了动手,顾其澜歪了歪头在我脖子上微微咬了一下。

“乖一点。”

我整个人被顾其澜抱在怀里,我无奈的撇了撇嘴。

“栖儿!”

我一听声音就知道绝对是严倩这臭丫头。

“栖儿你到的还挺早,那两人来了没?”

我四处看了看,“没有吧,我没注意。”

确实没注意,身边有这么个绝色大美男,谁能注意到这些啊。

严倩坐下和我说了些今天会卖的东西。

我抵着下巴听了一会就没了兴趣。

“快看,他们来了。”

我微微瞄了眼,站在门口的林晗挽着顾齐的手臂。

从衣服能看出两人这段时间过得不太好。

林晗面带笑容,顾齐脸色不太好,两人随意找了个地方坐下。

顾其澜恰了恰我腰间的软肉,“别看了。”

“不看就不看,你掐我做什么。”

我不满的伸出手掐了顾其澜的大腿。

“老实点,别乱动。”

听着顾其澜的呼吸有些乱。

“那还不都怪你,谁叫你掐我。”

很快第一件拍品被拿了上来。

林晗看上去很喜欢,一直在和旁边的顾齐交谈。

“200万。”

我听着林晗的声音和严倩对视一眼,举起手里的牌子。

“300万。”

林晗这才注意到我也在,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我。

一咬牙再次举起手里的牌子,“350万。”

我对着她笑了笑,“400万。”

这些钱对我来说不算什么,但对林晗来说一定是大数。

顾齐坐在林晗身边,在听到林晗叫价三百五十万的时候,脸色变得铁青。

这段时间他因为公司的事情已经忙得焦头烂额。

现如今这女人又不拿钱当钱。

“够了。”

我距离两人并不远,很清晰的听见了顾齐的低吼。

林晗脸色也变得不太好看,放下手里的牌子。

我挑衅的对她竖了个中指。

林晗气得拿起牌子,“450万。”

我笑意越来越深放下牌子,不再叫价。

顾其澜勾了勾薄唇,“好玩吗。”

“好玩。”

我点了点头,手指抵着下巴,盯着林晗。

林晗叫完价不敢在看顾齐。

顾齐甩开林晗挽着他的手,愤怒的走出了门。

只留下林晗一人坐在场内。

我凝视着林晗越来越苍白的脸,意识到她没有钱付款。

“啧啧啧,真可怜啊。”

林晗听见我的声音,站起身准备离开但是被场内的人拦住,要求她付款。

我视线不再看她,“真无聊。”

顾其澜此刻不知道为什么,将我微微抱起放在椅子上。

我轻声的问,“怎么了?”

他抿了抿唇,小心翼翼的蹲下抱住我的腰。

“没怎么就是觉得我抱着你,你可能会不舒服。”

我心里没理由的开始慌,“真的吗?”

“真的。”

我看着顾其澜的脸,总觉得怪怪的。

拍卖会结束后,我看着严倩离开后拉着顾其澜准备回家。

刚走到停车的位置,一辆车飞速的朝我撞来。

顾其澜使劲的推开我,我眼看着那辆车从顾其澜身体穿过。

“顾其澜!”

8

我从地上爬起,浑身疼得厉害,快步走到顾其澜身边。

顾其澜此刻倒在地上,我颤抖着手将他抱住。

“你怎么会被撞到……你不是鬼吗……”

顾其澜眯了眯眸子,低声道,“我没事,就是身子有些无力,不用担心我。”

我想着顾其澜这几天怪异的行为,和他刚刚在家里说的话。

“你骗我对不对。”

顾其澜微微顿了顿,没有说话。

“你怎么不说话,其实你前几天身体就已经不对劲了是不是?”

顾其澜弯了弯唇角,“我没事的。”

我抬头看向那辆车,已经开的没影,但刚刚从地上爬起的时候我就已经看见,是林晗。

顾其澜的身体越来越轻,轻到我已经感觉不到他的存在。

“顾其澜你不是说你会一直陪着我吗?”

顾其澜抬起手在我脸颊上蹭了蹭,“以后好好照顾好自己,知道吗?”

“不知道,我不知道!”

我死死拽着顾其澜的手臂,顾其澜微微抬起头,在我嘴角落下一吻。

随后就消失在我怀中。

我在原地哭得泣不成声。

过了好久,我揉了揉红肿的眼睛,站起身走到车前。

开着车去医院,下了车我一路跑向顾其澜的病房。

见床上的人还有呼吸,心中的大石头终于落地。

眼泪又不受控制的留了出来。

“老男人,我迟早拔了你的呼吸机。”

病房的床很小,勉强只够睡两个人。

我脱了鞋子爬上床,紧紧抱着顾其澜。

心里还是忍不住骂他。

……

几个月过去了,我找到那天车库的监控,林晗因为故意伤人,被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顾氏集团也因为顾齐管理不当,濒临倒闭。

我大力收购,顾氏集团也成功易主。

每天不变的就是我一定会去医院看顾其澜。

“裴小姐您来了。”

今天我向往常一样来到医院,放下手里的东西走进洗手间洗手。

完全没注意到病床上的人有什么异样。

洗完手,走到桌边给自己倒了杯水。

看着床上的人还是双眼紧闭,呼吸平缓。

“你该不会等到我都二婚了你才醒吧。”

我叹了口气,正准备坐到椅子上就被人抱住了腰。

“顾其澜你醒了?”

我转过身不敢相信的看着床上,双眸含笑的男人。

顾其澜笑吟吟的伸出手,“怎么不希望我醒?”

我抬手狠狠的打掉他的手,“你最好躺一辈子。”

顾其澜懒懒得抬起头,勾唇笑了笑。

“这些天你说的话我可是都听见了。”

我的脸一瞬间变红,这些天说了什么话,我比谁都清楚。

“是谁说离不开我,让我早点醒的,嗯?”

顾其澜歪着头,眨了眨眼睛。

我轻咳两声,“你听错了,应该是别人说的吧。”

“不是你说的?”顾其澜微微眯起眸子,唇边笑意更浓。

“当然,我怎么可能说这些肉麻的话。”

我硬着头皮看着顾其澜,只要我不承认,他也没办法。

顾其澜挑了挑眉,也不在多说。

“什么时候带我去见父母。”

我愣了半晌,“啊?”

顾其澜一脸理所应当,“摸也摸了,睡也睡了,你该不会不想负责吧?”

我此时此刻脑子里还是昏昏的,这晕了大半年的人突然醒了。

然后就像没事人一样,在这里说要我带他见家长。

“少说这些,你身体没问题吗。”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头疼吗?”

顾其澜眉头微蹙,“裴栖你该不会真的不想负责吧?”

……

9

我嘴唇抖了抖,“没有啊,我负责啊。”

“那我现在没事了。”顾其澜拔掉手上的针,从床上坐起。

我抿了抿唇,“顾其澜,你……”

“有话就直说。”

我脑子里想过一万种想法。

这大半年该不会脑子睡坏了吧?

或者头被撞到,然后变傻了?

这感觉和之前的顾其澜不一样啊。

“你脑子……”

“没有问题。”顾其澜脱下病号服,准备换衣服。

我闭上眼睛,转过身,“我不看。”

顾其澜撇了我一眼,“你最好别看。”

听他这么一说,我默默睁开一只眼睛朝后望去。

刚好对上顾其澜的眸子。

“咳咳,我就是看看你穿好没。”

顾其澜心情极好的笑出声。

“走了先回家,明天再去见你家人吧。”

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顾其澜拉着走出病房。

“你还没做检查呢……”

“你没来之前就做完了。”

“那你刚刚就是故意躺着骗我!”

“对啊。”

我一阵无语,顾其澜一路拉着我回到家。

……

第二天我带着顾其澜回家见了外公和舅舅。

裴续远对顾其澜很满意,“小顾啊,我们家栖儿没给你添什么麻烦吧。”

“没有,栖儿很好。”

顾其澜装得很乖巧,一改在我面前的流氓样子。

我眼神复杂的看着他和两人聊得甚欢。

裴擎还暗戳戳的帮我拉倒一边,夸我眼光好。

从前那个顾齐配不上我,这个顾其澜虽然也是顾家的但比那个好的不是一点半点。

我抽了抽嘴角,这人装得还挺像回事。

过了一会,四人坐在一起好好的吃了顿饭后。

顾其澜拉着我出了家门,唇边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裴大小姐准备什么时候嫁给我?”

我捏了捏顾其澜的手,“立刻。”

顾其澜停下脚步,像是没想到我会这么说。

“立刻?”

我抬起头,肯定的点了点头,“嗯。”

听见我肯定的回答顾其澜后退两步,单膝跪地,从手上摘下他一直带着的戒指拿在手中。

“裴栖小姐,你愿意嫁给我吗?”

我眼睛有些泛酸,回想起这几个月。

因为怕顾其澜醒不来,整天担惊受怕。

“我愿意。”

顾其澜将有些大的戒指,带在我的手上。

过了几秒,顾其澜站起身紧紧的抱住我。

精致的脸蹭了蹭我的颈窝,“说好了,嫁给我,那你可就别想再找第二个了。”

我想起昨天在病房说的话。

“不找,我有你就好了。”

(已完结)


文/张圈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