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梦白鸽(一)

昨日梦白鸽(一)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我给程隽当了三年的舔狗。

三年后我累了,选了他的同款机器人,性格设定:爱我爱得死去活来的超级舔狗。

1

我是在程隽怀里醒来的。

抬头,程隽正在看我,褐色瞳孔里倒映着我的脸——

面如桃花,春风得意。

我舔了程隽三年,未果,偶然在国外小网站上订制了一款机器人男友,可以自己设置外貌性格,一比一还原,并且也给他取名程隽。

于是,昨晚我把这三年里想对程隽做的事,都做了。

不得不说,这家公司技术就是好。

手感满分。

「亲爱的你醒了,渴了吧,饿不饿?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做。」

程隽温柔地看着我,声色里带着初醒时的喑哑。

就…… 怪油腻的。

但是没办法,程隽的设定就是舔狗,他什么都不会,只会无微不至地舔我。

我强忍不适,揉了揉他的头发,「不用,我不爱吃早饭。」

说完,我便起身去洗漱。

飞速地换好衣服,一回身,却见程隽正靠坐在床头,被子搭在小腹处,再往上是紧实的腹肌……

我蓦地想起昨晚的画面。

脸一红,腿竟也随着软了。

我扶着墙去了厕所,坐在马桶上嘘嘘时,暗暗感慨。

我可真像是个渣女,吃干抹净,又嫌人家油腻了。

想想又觉好笑,在某种意义上来讲,房间里的这个程隽就是一个会说话的某种娃娃吧。

然而下一秒,厕所门忽地被拉开——

程隽那张好看的脸出现在门口。

「幽幽,不吃早饭对身体不好,我给你热了牛奶,马上就好。」

我脸一红,「我在上厕所,出去!」

程隽却恍若未闻,自顾地拎起一双拖鞋进来,蹲下身替我穿上。

「不穿鞋,脚凉。」

…… 我放弃了抵抗,索性揉揉他的头发,悻悻道,「程隽要是真有你这么温柔就好了。」

面前的程隽当然不会回应我。

因为这句话立意不明,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

2

温柔乡果然耽误事。

出门前,我不过是拉着程隽这样那样了一下,便险些赶不上公交了。

追完公交追地铁,好不容易踩着点到了公司,刚坐定,便发现周围同事在议论:

真是稀罕,大魔王程隽今天居然也迟到了。

程隽生性淡漠,不太与人亲近,做事更是一丝不苟,不讲半点情面。

我翻着包,心想,这人不会是生病了吧?

程隽没生病,相反,他面色红润,好得不得了。

只不过,那张脸一如既往的冷。

许是昨晚太放肆,今天在面对程隽时,我总是有点心虚。

以至于同事们都跑来向我打趣,「幽幽,今天怎么没给老大送爱心早餐了?」

我讪笑着敷衍过去,心里却暗爽,你们懂什么,因为我昨晚睡到了 A 版老大。

一上午,我都下意识地躲着程隽。

午休时,却被他堵在了休息室……

「齐幽幽。」

程隽看着我,神色清洌。

我心头一跳,昨晚的事让他知道了?

不应该,买之前那家公司是有签保密协议的。

「老大…… 有事?」

我从来都是腻腻歪歪地叫他程隽,阿隽,这似乎是第一次跟着大家一起叫他老大。

程隽完全没注意到称谓问题,这人将我堵在茶水间,将我痛批一顿——

因为前两天弄错了数据,我被骂了个狗血淋头。

做错事被骂正常,但骂我的人是程隽,我就莫名有点委屈。

回到工位上,越想越伤心,索性请了假,准备回家狠狠凌辱一下 A 版程隽。

见我请假,程隽果然蹙了眉,「理由?」

「我家狗身体不舒服,我要回家好好照顾它。」

我们公司这点比较人性化,请假随意,你说你回家拉个屎都能给假。

但是……

请假扣的工资比别家公司都狠。

程隽还是批了假,也毫不留情地扣了我的工资。

回家路上,我看着窗外出神,其实我也说不清是为了回去泄愤,还是……

想回去重温些什么。

回家。

开了门,程隽果然很听话,老实地等在家里。

只不过……

这人走过来抱我时,呼吸有点重。

我抬头看他,伸手在他好看的脸上揉了揉,「怎么有点喘?」

这话细想有点暧昧。

程隽低头吻我,乖乖回答,「刚刚在健身,幽幽喜欢摸腹肌,所以要多健身。」

我…… 这机器人还挺善于观察的。

3

听他提起腹肌,我没忍住,顺势掀起他衣角揩了一把。

嗯……

这手感,这紧实的触感……

实在太过逼真,以至于,我甚至怀疑面前这个是不是真人。

看着那张与程隽一模一样的脸,我猛地走到他身后,掀开衣角——

是我想多了。

程隽后腰处,果然有一个按钮状的东西。

出于好奇,我伸手想去按,手腕却陡然被握住。

是程隽。

他回身看我,语气委屈。

「幽幽,不可以,按了以后我就会恢复出厂设置了。」

「恢复出厂设置后…… 就见不到你了。」

他顶着程隽的脸,楚楚可怜地说出这句话,我着实是没忍心,连忙松了手。

「好好好,我不按。」

不过,目光扫过那碍事的衣摆,我咬咬唇,「但是,程隽,我心情不好……」

舔狗程隽立马开启安慰模式,「怎么了?」

「谁欺负幽幽了?我去揍他。」

「幽幽这么可爱,哪个傻 X 舍得欺负她。」

…… 我还是听不得有人说他不好,哪怕,骂他的是程隽二代。

我弱弱反驳,「其实也不是傻 X,他长的很帅的。」

「很帅?」

程隽似乎无师自通了吃醋技能,「他有我帅吗?」

我捧着他的脸左瞧右看,的确是太像。

「嗯,和你一样帅。」

程隽却似乎对这个名字不太满意,他走上前来,将我拥在怀里,下颌抵在我身上蹭了蹭。

「那他肯定不如我,能让幽幽满意。」

我一愣,脸瞬间烧红。

这个「满意」,是我想多了吗?

事实证明并没有。

程隽将我打横抱起,温柔地扔在了床上。

「幽幽,你检查一下我的健身成果好不好?」

我想说好,可唇却被他堵住。

那个没说出口的好字,一同淹没在浪潮之中。

4

程隽似乎是不需要睡觉的。

也不用我给他充电,他说,他是高级智能,太阳能自动充电。

于是,温情过后,我便拽着他出去晒太阳。

若是充电少了,晚上不够用怎么办?

啧。

想想就觉着羞耻。

路上,程隽依旧很体贴,替我撑着遮阳伞,给我买水买冰淇淋。

路上,但凡我多看一眼的,他都会不顾劝阻的买回来——

都 tm 用的我的钱。

程隽是个身无分文的机器人。

托他的福,我钱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瘪了下来。

我恨恨地想,这不就是个温柔体贴体力活身材好颜值高的小白脸机器人吗。

但是。

有了他以后,我倒是夜夜笙歌,乐不思蜀。

就连闺蜜肖雯雯都说,我现在气色好的不得了。

于是,我带她见了程隽二代。

她惊讶地直转圈,捏捏瞧瞧,当即便花空积蓄,也定制了一款机器人。

是按她那死鬼前男友的型号定制的。

临走时,她拍拍我肩膀,「我回家等收货,如果到时候好用,姐妹请你喝酒。」

神他妈好用……

我哭笑不得。

5

我临时被派去临召市出差,和…… 程隽。

得知这消息时,程隽正坐在办公桌前,面无表情地安排着任务。

咽咽口水,我试着拒绝,「能不能给我换个同事一起?」

程隽抬头,目光如刃。

「不行。」

…… 我只能接受安排。

因为时间紧,我来不及回家收拾行李,只能躲在厕所,给家里的程隽打了个电话,告诉他这两天要乖乖在家。

程隽很乖,也有点委屈。

「那幽幽要照顾好自己,记得按时吃饭,多喝水,晚上早点睡。」

「少喝酒,早点回来。」

我一一应下。

甚至有那么一瞬间,感觉自己找了货真价实的奶狗男友。

临召市距离我们不算远,高铁不到两小时的路程。

但是……

程隽他不讲究,他自己坐的商务座,给我订的二等座。

问他原因,程隽神色淡淡。

「我自己掏钱升的座位,你也可以自己升。」

…… 算了算差价,我愤愤作罢。

倒不是嫌二等座不好,是生气唯一一次能一路坐在程隽身边的机会泡汤了。

路上无聊,我便和家里的程隽发消息调情。

程隽很聪明,他的出厂设定也很高级,很多东西不用我教他就全都会。

聊到一半,我忽然想起似乎有个文件没带,便急匆匆地去找程隽。

然而……

我走到他身后时,无意间看见程隽在发微信,对方的微信头像……

怎么有点像我?

再回神,程隽的手机已经按灭,他回身看我,蹙眉。

「有事?」

「有个文件似乎忘带了……」

我还没细说,便被程隽打断,「我带了,回去。」

轻飘飘地两句话,我就被赶了回去。

6

我们是下午时临时被安排出差,所以,到达临召市时,天色已暗。

酒店已订好,我和程隽住隔壁。

程隽的铁面形象太过深入人心,所以,我也没敢存什么勾引他的心思,到了酒店便老老实实地回了房间。

洗完澡,我正裹着浴巾吹头发。

敲门声忽然响起。

我围着浴巾走去门口,「谁啊?」

「我,开门。」

是程隽。

这熟悉的命令语气,我没敢多耽搁,连忙开了门。

然而,程隽却怔住。

他的目光缓缓下移,在我身上扫了一眼,随即偏开目光。

「穿上衣服。」

「…… 哦。」

我悻悻地关上门,回去飞速地套上衣服。

再开门,程隽拎着一堆酒进来了。

「这是?」

他倒是不客气,自顾地坐在小沙发上,把酒往茶几上一放。

「喝酒。」

见我疑惑,他言简意赅地解释,「锻炼酒量,明天的于总很能喝。」

但是,咱就说酒量这东西,也不是一晚上能锻炼出来的吧?

当然,这话我没敢说。

房间里,这一幕似乎有些怪异。

一男一女,一个坐在沙发上,一个席地而坐,没有菜,也不聊天,就这么你一口我一口地喝酒。

这真是干喝啊。

嘴里发涩,为了躲酒,我只能硬着头皮没话找话。

「老大,你有女朋友吗?」

程隽瞥我一眼,「有。」

我愣住。

我不过是随口一问,公司上下谁不知道,程隽这棵千年铁树从没有开花的迹象。

他…… 恋爱了?

心底难免泛酸,我仰头喝了一大口酒,静静体会着灼辣感一路蔓延。

接下来,我借着酒劲,又问了他几个问题。

意料之外,程隽竟也都回答了。

「她很漂亮吧?」

「嗯,在我眼里很漂亮。」

「那…… 她是一个什么样的女生?」

「傻乎乎,色眯眯。」

…… 这算是夸奖吗?

我只能酸溜溜地想,老大喜欢的姑娘,果然不同寻常。

喝得多了,甚至酒杯都拿不稳。

我端起杯想要敬他一杯酒,手滑,杯子掉在地上,弄湿了他的拖鞋。

我想去擦,程隽却先我一步。

然而……

程隽弯身时,我注意到一个细节。

在他耳后,有一颗淡棕色的,不太起眼的痣。

而家里的机器人程隽,在同样的位置,也有。

我心底忽然生疑。

就算是为了百分百还原,程隽这处不易被察觉的细节,总不能也一比一还原吧?

蓦地。

脑中有什么一闪而过。

那天我回家时,机器人程隽的微喘。

刚刚高铁上,程隽的微信聊天……

所以,机器人是程隽假扮的?

我愣了两秒,然后猛地掏出手机,给家里的程隽拨通了电话。

一秒,两秒……

无人接听。

果然,我转头看向程隽,几乎可以笃定一切就是他的恶作剧。

然而,就在这时,视频忽然接通。

视频另一端出现了程隽的脸。

镜头前,他笑得温柔,「幽幽,你想我了?」

7

我沉默了。

这和我的猜想完全不同,不应该是我用敏锐的观察力和聪明的头脑发现了程隽拙劣的小把戏,然后一举戳破他的谎言吗?

可是,家里那个机器人程隽还真他妈接电话了。

我正出神,一旁,程隽端着酒的手一顿,抬眼看我。

「这声音,有点耳熟?」

…… 耳熟就对了。

为了保证百分百还原,厂家在制作程隽二代时,让我发去了无数张我平时私存的照片和录音。

那晚,鬼知道我因为耳边说爱我的程隽声音腿软了多少次。

回神,我飞快地挂断视频。

抿了一口酒,佯装镇定地应道:「就是一个朋友。」

程隽盯着我看了数秒,语气微凛,「声音和我很像。」

……

因为心虚,我又喝了两口酒,「嗯,可能声音有点像。」

头顶,那道目光愈发炙热。

良久。

程隽身子微微向后倚去,手指一拢,圈起酒杯抿了一口,「男朋友?」

声色淡淡。

我讪笑一声,硬着头皮点点头,「嗯…… 对。」

程隽将酒放在茶几上,搭在桌上的手有一搭没一搭地敲着,「有空带来见一面。」

「作为老大,替你们把关。」

替我把关……

我抿着唇应好,心里却有点泛酸。

多么义正言辞又疏离的理由啊,我宁愿他开一句诸如「想看看什么样的男人眼光这么独特」的玩笑话。

起码,不用显得这么官方。

程隽向来是惜字如金的,我心里发酸,也难得的沉默,于是,接下来是一阵冗长的沉默。

直到……

「程隽二代」发来消息。

我忘了连酒店 wifi,而手机信号时有时无,直到这会,他发的许多信息才一股脑地涌入手机。

微信提示音响个不停。

对面,程隽瞥了一眼我放在桌上的手机。

眼神晦暗不明。

我连忙拿起手机,一连串的消息看的我眼花。

「幽幽,你怎么挂断视频了,有什么事吗?」

「你在外面注意安全,有事随时给我打电话。」

……

全是诸如此类的消息。

而最后一条是:

「幽幽,你房间里为什么会有一个男人的声音?他的声音和我好像啊,你不会趁着出差去找了个我的替身吧?」

我沉默良久,愤愤地敲着屏幕,「程隽,你在家少看那些少女读物!」

他居然还知道替身。

程隽的消息回得很快,委屈巴巴:「可是霸总真的好戳我嘤嘤嘤……」

如果不是隔了一条网线,我真的好想在他腹肌上揍两拳。

他一个铁打的机器人,嘤嘤个毛线啊!

8

程隽喝醉了。

他倚在沙发上,阖着眸打盹。

而我在地上坐了半晌,屁股坐的冰凉,见他醉酒,我便壮着胆子蹭去了沙发上。

我发誓,我就是找个座位而已。

可他忽然靠了过来,将头抵在了我肩上。

程隽很高,为了迎合他的高度,我不得不用力地挺直了身子。

久了,难免腰酸。

而且……

我小心翼翼地偏头看他,目光却直直撞入他领口。

程隽穿着衬衣,刚刚喝酒后有点热,他便随手解开两枚纽扣。

此刻,从我的角度隐约可见……

锁骨分明,腹肌紧实。

和程隽二代看起来没什么分别。

想起那晚的天雷勾地火,酒意上头,心底似乎燃了一簇火。

我舔舔唇,可下一刻,程隽的声音低低响起。

「看够了?」

语气清冷,吓得我腰也不酸了,腿都不软了。

程隽直起身,指尖按了下眉心,随即起身。

「早点休息。」

说完,这人起身离开。

我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心头泛痒。

这人点了火,又抽身而退,剩下我一个喝醉了的女色狼在房间里焦灼。

于是……

我很羞耻地拨通了程隽的电话。

当然,是程隽二代的电话。

电话秒被接通,程隽的声音温柔传来,「幽幽想我了?」

「嗯……」

我厚着脸皮应声,「想了。」

电话里,程隽笑得很开心,并立马发挥了他的舔狗本性:

「那我现在坐车去找幽幽好不好?」

坐车?现在?

我看了眼时间,晚上 9 点,他如果坐火车过来的话,应该半夜便能到。

「好啊。」

我焦灼万分,应的很是痛快。

我给程隽发了酒店定位,以及酒店房号,可程隽没有再回消息。

我又有点担心,让他一个没出过社会的机器人大老远跑来见我,会不会太不安全了?

犹豫半晌,我又给他打了一通电话,本是想告诉他别来了,可是……

手机铃声却响起在了门外。

我愣住,下一秒,敲门声响起。

我赤着脚跑去开门,却在门开的一瞬间被人圈入怀中。

是属于程隽二代身上的淡淡松草香。

他回手关上门,将我圈在墙壁中间,吻细细密密地落了下来。

「我也想幽幽了,又担心幽幽出差不安全,很早就偷偷过来了。」

我愣住,双手抵在他胸口,不自觉地揪着他的衣服。

「那你一直待在哪了?」

「人民广场。」

他将脸埋在我脖颈,语气闷闷地,「我很乖,没有乱跑。」

我又有点心疼了,用手在他脸上揉搓了下,忽然想起问他——

「你哪来的钱过来?」

程隽笑了,一副等着我夸奖的样子,「我刷的信用卡。」

「你的。」

我……

沉默半晌,我把他往床上拽,「程隽,你知道打车过来要多少钱吗?!」

钱都花了,总要补回来些什么。

程隽笑呵呵地被我按在床上,一副很是受用的样子。

然而——

补偿还没收到,手机便响了起来。

9

是公司同事。

我悻悻地收回去掀衣角的手,接了电话,「怎么了?」

对方语气焦急,说有事要找程隽。

我暗暗咬牙,「那你给他打电话啊。」

「打不通,老大手机关机了。你不是和老大住一家酒店吗,帮我敲个门,拜托了。」

我愤愤地松了手,只能应下。

然而,挂断电话,程隽却忽然攥住了我手腕。

我回头,这货目光闪烁,「幽幽,工作的事明天再说,好不好?」

「乖。」

我在他头上揉了下,「我很快。」

说完,我趿着拖鞋出了门。

然而,在隔壁敲了半晌,却没有半点回应。

老大不在?

我有点疑惑,按他的性子,又喝了酒,应该不会出门。

会不会出了意外?

我有点着急,连忙跑去楼下和酒店说明了情况,并和前台确认了一下,程隽没有出过酒店。

工作人员陪我去开了老大的房门,然而——

里面空无一人。

房卡也不在。

工作人员一脸蒙,一再确认程隽没有出过酒店。

而我却沉默了。

半晌后,我摆摆手,低声道歉,「我知道他在哪了,抱歉,是个误会。」

然后,我拿着房卡,刷开了我的房门。

果然。

沙发上,程隽坐得笔直,甚至,指尖还夹了一根烟。

而我记忆中,程隽是不爱抽烟的。

关上门,我缓步走过去,将房卡甩在茶几上,佯装镇定。

「老大,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程隽抽着烟,右手在眉心按了按,没说话。

想起自己前几天可能睡了真正的程隽,我就忍不住激动。

我挤到沙发前坐下,转头看他。

「为什么骗我,为什么要假扮机器人?」

程隽挑眉,将烟摁灭,只回复了我一个问题。

「没有假扮机器人。」

10

没有假扮机器人……

我错愕地看着他,脑子缓慢地运转着。

「程隽?」

我蓦地起身,「你把我们老大弄哪去了?」

既然不是老大冒充机器人,那么,就是眼前这个机器人冒充了原本的老大。

所以,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冒充的?

进酒店后?甚至是高铁上?

可是。

都不是。

面前的程隽沉默了一下,又点燃一根烟。

他抬头看我。

「齐幽幽,自始至终,就只有一个程隽。」

「我的确是机器人,对不起。」

……

我踉跄着后退一步,跌坐在沙发上,久久回不过神。

身旁,程隽给我简单解释了一番。

他原本就是机器人。

那个我舔了三年,却仍旧油盐不进,软硬不吃的老大程隽,原本就是机器人。

而我定制机器人男友的那家公司,刚好是他家的。

所以程隽主动请缨,以机器人男友的身份去了我家。

至于原因……

程隽静静地看着我,指尖捏着烟,嗓音有些被烟雾浸润后的喑哑,

「不想让你和别的男人在一起,机器人也不行。」

良久的沉默过后,我总算回过神,开始抽丝剥茧地去捋细节。

「那为什么之前的三年,你对我始终无动于衷……」

「因为。」

「我是机器人啊。」

程隽笑了,抬手,没拿烟的那只手在我头上揉了下,「机器人原本是没有感情的。」

他又吸了一口烟。

因为是程隽,所以抽烟的样子也很帅。

可我怔怔地看着,脑中一片空白,我唯一的想法竟是……

机器人,居然也他妈会抽烟。

半晌。

我问了一个对我而言至关重要的问题:

「所以,那天晚上,你怎么会……」

程隽笑了。

共事三年,我其实很少见他笑。

「可能因为我和别的机器人不同吧,我这里,植入了一个已故男人的大脑。」

说着,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虽然没能继承他的记忆,但是很多方面,我可以无师自通。」

听他说无师自通,我蓦地想起了那晚。

想起他的主动,他的撩拨,他的……

脸又红了。

我又想起一个小 bug,「所以,那天我请假回家,你开车提前回去了?」

「嗯。」

程隽应了一声,又摇头,「没开车,路上太堵,跑回去的。」

跑,跑回去?

我们家距离公司可有二十分钟的车程。

不过想想他是机器人,倒似乎也能理解了。

怪不得,他会比我提前到家,记得那天我在路上堵了好久。

「所以,那天我回家时,你才会有点喘?」

程隽点头,「我的身体构造无限接近人类,各方面身体器官都很真实,你知道的。」

我羞愤地瞪了他一眼,脸又开始发烫。

所以……

没什么所以了。

暗恋了三年的男人,忽然变成了机器人。

这个世界太过疯狂。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