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境帕米尔,在那群山相遇的远方

极境帕米尔,在那群山相遇的远方

摄影 / 赵登文

万山之祖·万水之源

那极境远方的,辽阔世界

这是一座如此特别的壮丽高原

它极为偏远

是为中国的西极之地

它极为中心

以亚洲腹地的位置

自古以来就是交通的要道

它就是

苍茫且多彩

收纳着许多极境山河的帕米尔

摄影 / 郝沛

这一次

中国国家地理

携手一汽奥迪Q家族

在帕米尔

以无畏前行

寻找辽阔人生中

关于极境之美的答案

摄影 / 马春林

那是奥依塔克的红山与碧水

在中国红层最丰富最多样的新疆

红色在大地上延绵不绝

而在帕米尔

奥依塔克的红山便是代表

俯瞰视角之下

红色的大地

与多姿多彩的辫状水系

交相辉映

组成了大地上最美丽的画卷之一

那是白沙湖的湖光与山色

丰水期时河流从上游河谷处

冲刷灰白色的灰岩地层

将砂石汇聚到湖底

而枯水期时

大风席卷湖底露出的沙洲

周而复始的堆积沙山

让这里的山色分外闪耀

摄影 / 吕雷亮

那是公格尔峰、公格尔九别峰

以及慕士塔格峰为代表的冰雪群山

群山是帕米尔的标志

在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的帕米尔高原

与山的相遇

是旅途中最常见的事情

而每一个来到帕米尔的人

都会听说那关于“万山之祖”的故事

摄影 / 吕雷亮

如果以帕米尔高原为中心

我们会发现

天山山脉

昆仑山脉

喀喇昆仑山脉

喜马拉雅山脉

以及兴都库什山脉

五大山系在此汇聚

山脉在此汇聚

所创造的

便是世界上最雄伟的帕米尔山结

而由此延伸出

全世界14座8000米以上的高峰

都与这里有关

于是这里

就有了“万山之祖”的名字

而群山的汇聚

不仅造就了“万山之祖”的高原

更谱写着“万水之源”和“冰山之父”的故事

海拔7546米的慕士塔格峰

是西昆仑山脉的第三高峰

也是一座冰雪盖顶的雪峰

但与许多以尖角棱锥的挺拔

而拥有拔地而起山势的雪峰

极为不同的是

慕士塔格峰的山形巍峨平缓

远远望去

如厚重踏实的臂膀

看到它,你不会望而生畏

慕士塔格峰 摄影 / 丁亮

而在传说中

从山顶倒挂下向四方发散的冰川

犹如胸前的银须

所以厚重、亲切的慕士塔格峰

就有了父亲的形象

被称为“冰山之父”

但这个故事显然并不完整

当我们真正来到这里

就会发现“冰山之父”那未讲完的故事

在这个远离海洋的干旱区

青藏高原和西帕米尔崇山峻岭的围绕

让这里三面是山

而开口的方向

却是浩瀚的塔克拉玛干沙漠

由此水汽变成了极为珍贵的东西

高寒、苍凉还有粗粝

是这里的主要特征

水汽在到达的路途中

被拦截最后损失殆尽

是这里的常态

摄影 / 吕雷亮

但这片土地

并没有因此失去生机

在东帕米尔

那包括慕士塔格峰在内的高山们

以巨大的身躯

拦住了最后的水汽

形成了巨大的冰川中心

摄影 / 田捷砚

进而以融水滋养大地

在河谷中打造出一片桃花源

珍贵的水源和草场

来自于冰山的馈赠

而南来北往的人们

也都以慕士塔格峰作为高原上的坐标

它便拥有了父亲的形象

成为了崇拜的对象

由此你便容易理解

为何慕士塔格峰被尊称为“冰山之父”

在海拔约3600米的喀拉库勒湖

来自慕士塔格峰的冰雪融水

在这里造就着水源

也造就着新疆高山大湖的海拔纪录

而在更远的前方

群山还有别样的欢迎方式

在一县接壤三国的

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

大地的模样

在这里达到了极致

这里有如帕米尔高原的样板

因为这里只有两种地形

山地和谷底

在狭长的塔县两端

分别就是海拔7546米的慕士塔格峰

以及海拔8611米的世界第二高峰乔戈里峰

所以在这里

山路开始走向极致

为连通村镇

方便牧民出行

而修建的全长约三十余公里

数百个弯道

最大海拔落差约千米的

吾格亚提盘山公路

因如巨龙般盘踞于高原上

以海拔约4200米的最高高度

虎踞龙盘

由此被称为“盘龙古道”

在海拔约4100余米的观景台

我们很容易能够感受到极境天地的辽阔魅力

怎样才算认识了帕米尔?

从辽阔山河

到盘龙而上

在这个

“长坂千里,悬崖万仞”

被古人称之为“极天之阻”的地方

每一次前行

风景都有所不同

每一次用心感悟

世界都有所变化

当我们真正来到这里的时候

或许就会找到属于自己的答案

无畏前行

自有

开阔人生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