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275期:儿子被打致残,凶手逍遥法外,老父:打得好

民间故事275期:儿子被打致残,凶手逍遥法外,老父:打得好

排版 | Tiner · 图 | 源自网络侵删

关注:清风小栈 公众号(关注可收获更多精彩故事哦~)

这是一个岔路口,旁边是一个小镇。这里原本很繁华,但近年来,因为百姓的贫困和兵痞土匪的横行,小镇变得冷清起来。

但是,镇上的居民,还是怎么住,还是怎么住,但是除非必要,很少在外面走动。

泥瓦匠吴倩今年十八岁了,但是他从十五岁就开始养家糊口,绝对是家里的顶梁柱。

因为吴倩只有一个父亲,实际上刚过四十岁,但是当他工作的时候,他从他的房间里掉了下来。从那以后,他一直卧床不起,成了吴倩的负担。

不过,这钱很孝顺。我妈妈死得早,我爸爸用屎和尿把他养大,所以吴倩从来没有抱怨过什么。

早起后,把饭做好,端到我老父亲床前,等吃等喝,等屎等尿。一切都做完了,我就去上班。

石工是一项手工工作。忙碌了一天后,吴倩拖着疲惫的身体沿着寂静的街道回家。

挨着邻居葛望的房子,这个葛望只比他大两岁。他们两个也是一起开的。葛望非常善良,非常照顾他。他似乎听到了脚步声,葛望端着碗走了出来。

这个王哥看上去有些成熟,脸上其实也有一些沧桑。他笑着说,第五个人回来了!

钱见了,笑道:“我回来了!”!王哥,你的生意怎么样?

这个王哥是个小贩,经常出门,感觉有点风霜。当他听到这个,他叹了口气说,嘿!不管怎么样,生意都不好!到处都有战争,但并不容易!这些是我妈妈做的瘦肉粥。给你爸爸拿个碗来!

吴倩早就闻到了香味,一听说是瘦肉粥,马上露出怀疑之色,问道:现在还有卖肉的吗?

镇上的屠夫都转行了,因为农村几乎没有鸡鸭猪,吃点肉也不容易。

接过碗,没有扭来扭去,谢过葛望,回家,把它带给我父亲。

老父亲虽然只有四十岁,但满脸皱纹,身形十分苍老。说他六十岁并不过分。

问了问香味,又问,哪里来的这么香的粥?

钱笑着说王哥送他的东西。老父亲叹了口气,我们遇到了一个好人。

吃完后,洗干净,马上送回去。

这个王哥哥父母双全,母亲在家持家,父亲在客栈打杂。不过现在客栈客人少,工资少得可怜。

王师兄看着吴倩,笑着说:明天再说吧。不用着急。

五钱放下碗就走了。王哥想了想说:老五!最近不太太平,要做好打算。

钱皱着眉头问,王哥哥!有什么计划?

钱没读过书,也没努力过,所以很多东西不懂。

王师兄想了想说,据说叛军就在附近,大家都要注意安全。

钱是短视的,他不听。他只是说,嘿!咱们普通人,只能听天由命了。

王哥只是笑笑,没有多说什么。

过了几天,似乎风向不对,到处都有传言说叛军不远了。吴倩懒得听,觉得这与他无关。

他唯一的任务就是照顾父亲的食物。

今天,我打算去建筑工地。干了一个小时,雇主就散了人群,说今天不吉利,明天再干。

钱明白了,因为这个主人极其迷信,凡事都选黄道吉日。

回家的路上,当我经过葛望的房子时,我朝里面看了看。葛望也碰巧看了过来,但却是这么一副表情。原本平静的葛望眼里似乎充满了愤怒。他居然抓住杆子,从里面冲了出来。

钱不明所以,整个人都懵了,只见葛望手里的扁担落下,直接击中了钱五的小腿,结果只听见咔嚓一声,钱五直接倒在了地上,痛苦的叫声立刻在周围响起。

王师兄,一下子,竟然是直接骨折,剧痛难忍。他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我不知道平时和善的葛望为什么要这样对他。

葛望击中后,他很快对着它大喊,然后拉开了距离。

这么大的动静早就被邻居注意到了,甚至有人看到了动手的场景。

当每个人都到达时,葛望的父亲也走了出来。这位不到五十岁的老人看起来非常老。看到这里,他的脸色变了,他对众人说,快去找一光,这是我儿子的电话。去跟官方汇报吧!

一句话把大家都搞糊涂了,有个女的问,王哥!这是怎么回事?你儿子和第五任妻子关系不是很好吗?

老人一听,叹了口气,说:不知道!

说完,带着钱五就去了艾光,一个人听了话,就去了县政府报社,这种事情,能报,也能不报,就看受害者的态度了。

大家的疑惑都在这里。按理说,儿子打伤了人,必须尽力维护,商量赔偿。他怎么能直接向官方汇报?这是他儿子怕不死的节奏。

到了一光,医生看到伤口皱了皱眉,说,伤口可以治好,但以后肯定是个废人。

他们听了,都表示不相信,太残忍了。

吴倩已经疼得晕过去了。郎中给他包扎后,把他带回家。看到儿子可怜的样子,吴倩的父亲傻了。

一番抱怨之后,老人明白了,诧异地看着老王,问:为什么?

王哥的爸爸摆摆手说,我不知道!我儿子现在离家出走了。我估计具体原因只有他自己知道。

老人一听,抱怨道:不管是什么原因,都不能向官方报告!我们这么多年的友谊还不够。

王哥的爸爸摆摆手说,这是大事。你儿子有残疾,会影响他的生活。我必须向官方报告。不过别担心,我会照顾好你们父子的。

其他人听了,却很不解。他们不明白为什么葛望打断了吴倩的腿。因为葛望失踪了,这成了一个谜。但是他们看着葛望的父亲,猜想他一定知道,只是没有说出来。

一连几天,葛望的父亲照顾着吴倩父子,而吴倩也醒了过来。但知道自己残疾后,他保持沉默。毕竟这是一辈子的大事。

但是到了第三天,一队骑兵冲进镇里,好像是强盗一样,把村民吓得东躲西藏。

全镇两头封锁,骑兵包围,全镇现在是瓮中之鳖,谁也出不来。

一个队长,穿着皮甲,手里拿着一把长刀,看起来有点威风凛凛,但是眼睛微微眯着,里面透着一股杀气。

他对部下说:“把镇上所有的男人都召集起来,除非他们瘫痪在炕上,还有老人和其他正常人。一定要抓住他们。”

士兵们听了命令,开始挨家挨户踢门。

当我听到声音时,吴倩不能动了,我的老父亲也不能动了。只见一个凶神恶煞的士兵闯了进来,看着这对父子,目瞪口呆,大叫道:“知道我们在这里,还装病。该死的,快起来!”

拉了五次钱,他把钱拖到了地上。结果一声巨响,血立刻从之前的伤口喷溅出来。士兵一看,愣住了,骂了一句,混蛋!

然后他看着自己骨瘦如柴的钱爸爸,只好作罢!转身骂人走人。

在城镇的广场上,聚集了大量的年轻人。为首的领导看着这些人,冷冷的哼了一声,然后从怀里拿出一张纸,上面写满了名字,后面是年份。看来这个人也是有备而来。

按照纸上的名字,一个一个叫出来。当吴倩被叫的时候,没有人回答。当首领看到他时,他对一个乡绅喊道:“吴倩怎么了?”

一个乡绅想了想说:“钱是五三天前断的,已经残废了。现在正在恢复。”

士兵们走出来,告诉了先前的情况。领导哼了一声,说,好小子!

过了一会儿,我念出了葛望的名字,乡绅走上前来说道:就是这个葛望出了重手,弄残了五张钞票。随即,这个儿子逃跑了,已经上报官方,但还没抓到。

领导又哼了一声,没当回事。看完之后,他说了一句话,但是所有年轻力壮的人都被带走了,说他要去当兵打仗。

不管这些人怎么样,最后都是无可奈何,只好跟着他们走。毕竟军人不一定会死,但如果此刻不服从,一定会死。这些是叛军,不是正规军,杀人是常态。

这些人走后,镇上的人才陆续出来,但大家知道情况后,都惨嚎起来!

年轻的家庭没了,一半以上的家庭根本活不下去。家里老人需要照顾又不能赚钱,问题就严重了。

吴倩躺下时痛苦地呻吟着。他的父亲不知所措。葛望的父亲进来了。看到这种情况,他迅速把吴倩放在床上。

一个邻居哭着进来。当他看到吴倩和他的儿子时,他叹了口气,说,吴倩真是乌云背后都有一线光明啊!

老父亲很疑惑,就问了这件事。邻居描述了刚才的情况。老父亲看着儿子,父子俩面面相觑。老人喃喃地说,多么精彩的一场战斗!打得好!

钱本心中愤懑,但直到此刻,他似乎明白了什么,面露喜色。

邻居走后,老人问,兄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哥哥的爸爸刚刚讲了这个故事。原来王哥卖货去了几十里外,偶然打听到了此事。回家后,他和父亲商量。无奈之下,为了掩人耳目,他打断了吴倩的腿,趁机自己逃走了。否则,两个家庭都可能死亡。

听到真相,吴倩和他的儿子立即感到困惑。王哥哥的父亲说,这件事暂时不要告诉任何人。等事情平息了再说吧!

父子俩也知道事情重要,就不再提了。

仅仅三个月后,事情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叛军被消灭,几乎全军覆没,数百人进城。回来的不到十个人,其余的都死了。甚至这十个人都被送进了监狱,关了起来。

见事情解决了,钱五也差不多准备好了,就去了衙门,将起诉葛望的案子收了起来。

几天后,葛望回到了镇上。

虽然没有大张旗鼓,但还是引起了一些人的关注,不过已经过去了,没人在意了。

虽然葛望打断了吴倩的腿,但那是出于好心,他留了一条腿,救了他一命。吴倩和王家的关系更好。

关注:清风小栈 公众号(关注可收获更多精彩故事哦~)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