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里来一个女子,我想给她一个名分,那女子却要一生一世一双人

宫里来一个女子,我想给她一个名分,那女子却要一生一世一双人

皇上带回来了一个女子,我本想在后宫给她一个名分,可是那女子似乎脑子不太正常。

竟然对我说“让我让出皇后的位置,她要和萧铭一生一世一双人”呵呵,简直可笑至极,看着被做成人彘的林月儿,我轻声地问她现在,你还想做皇后吗?

1

建元三年,皇上微服私巡带回来一个奇女子。

听说那女子才貌双全,天资聪颖,行事作风与众不同。当初一句“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名满天下

今天皇上回宫,我带领着众妃嫔到乾清宫迎接

不远处我看见皇上走来,不同以往的是他身后跟着一女子,那女子容貌俏丽,身段窈窕,穿着碧绿色的银丝绣花裙,满面桃花。

后面嫔妃低声议论“莫非她就是江南的那位奇女子”

我低声怒斥:【闭嘴!不可妄议!】

那女子在萧铭身后环视着我们,眼神里充满了不屑。嘴里轻喃

【呵!一群被封建思想荼毒的女人】

她的话让我感到不解,果然萧铭对她很不一样,但是,我还是把这种异样的感觉藏在心里,脸上带着从容的笑容,带领众妃嫔跪拜迎接。

【恭迎陛下回宫】

萧铭抬了抬手

【众妃免……礼】

话还没说完,林月儿窜在前面来说

【萧铭,这个就是你的皇后吗?长得还不错嘛】

萧铭?她居然敢直呼皇上的名讳。我听见这话,抬着头看向萧铭,只见萧铭握着她的手,对她微微一笑,毫不在意。

呵呵!

这是我认识的那个萧铭吗?是当初参与7子夺嫡的那个萧铭吗?

【大胆,你这奴才怎敢直呼皇上的名讳,评论皇后的长相,你不想活了吗?】

我身后的吴贵人忍不住呵斥了几句

【奴才?哼!我和你们可不一样。人人生而平等,我虽是平民,但我并不比你们低贱?我的人格也不是你可以随意侮辱的?再说了,萧铭都没说什么呢?你狗叫什么?】

人人平等?竟敢说如此大逆不道的话,那不是人人都可以当皇上了吗?可萧铭居然不怒,反而温柔的摸着她的头,一脸宠溺的看着她。

可身为将门世家的吴贵人哪里受过这种侮辱,被人骂是狗。气冲冲地走上前准备上手教训她。却被萧铭呵斥。

【 放 肆 】

【皇…皇上……】吴贵人声音里面透着委屈,不敢相信皇上居然容忍一个没什么背景的下J女子这般辱骂她

林月儿被萧铭护在身后,露出一个脑袋,对我们做了一个自认为俏皮可爱的动作。殊不知她像极了一条狗仗人势的恶犬。

【月儿和你们不一样,她生性单纯,性格活泼,不喜宫里繁琐的规矩,以后你们要多担待一些,不可为难她】

和你们不一样?你们也包括我吗?我从未看过萧铭这样对待一个女子,不过这样的宠爱是好事吗?树大招风,在后宫宠爱越多,反而越危险。今天就得罪了这么多人,以后她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萧铭看向我,一个眼神我便明白了。

我微笑着,抬手制止了身后一群逐渐躁动的嫔妃们,语气柔和地说

【月儿妹妹,初来宫里不懂这些繁文缛节也正常,不必在意。皇上对她是如此宠爱,想必她秉性纯良。我们应该为皇上分忧,好好和她相处,日久见人心,以后我们一定会明白她的好】

我边说走在皇上和吴贵人的中间,很细微地用手轻轻地安抚了一下吴贵人,示意她退下。吴贵人轻地点了一下我的手,表示明了,就走到后面去了

众嫔妃听见皇上和我都这样说了,自然不敢再说什么,齐声地回答

【是,皇上万安!皇后千安!】

林月儿并没有行礼,站得直直地看着我,眼神里全是蔑视,唇角勾起一抹讥讽的笑容

【萧铭,你这皇后果然贤惠】

呵呵,好一个伶牙利齿。看来传闻不假,确实与众不同,活脱脱二百五一个,傻子在宫里可活不久。罢了,我堂堂国公府嫡女,贵为一国之后 ,何必与她计较这一时。只要不威胁到我后位,便不必理会。

2

自从林月儿进宫以后,萧铭对她有求必应,极尽宠爱。

她一句这些宫殿没意思,不想住。萧铭便为她建了一所宫殿,取名为藏月阁。

民间传闻这是效仿汉武帝金屋藏娇。

可我听见这名字,却忍不住笑了。如此不能登大雅之堂,可不得藏着吗?

不仅如此,萧铭还免去了她在宫里的繁文缛节,让她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我看萧铭如此宠爱她,本想给她婕妤,可她却拒绝了,说她和我们不一样。

我明白这人的贪得无厌,每一次的不要都意味着她想要更多,所以我便不在理会她了。

最近听宫里人说,她发明了许多稀奇古怪的玩意儿,自诩林先生。在藏月阁里面实行人人平等。

还天天嚷嚷着她要一生一世一双人。

可是她的作法却和她的说法不一样,一边说人人平等,一边却享受权利带来的美好。

她为了吃一个叫什么方便面的东西,就让几十个宫女太监从早到晚不停地揉面,杀鸡,宰牛的。直到味道让她满意才能停

她想喝一个什么奶茶,又让忙了两天,才做出来她想要的味道

这就是所谓的人人平等吗?

再说一生一世一双人,简直愚不可言。

这天,我和淑妃正在商量太后祈福回宫的事。

宫女来报

【参见皇后,林先生… …】

宫女话还没说完,便见她急匆匆地进来

【安皇后!你在干嘛呢?】

听见她的声音,我头都大了,看着宫女惊慌失措的样子,我闭着眼揉揉头,示意宫女下去,我知道拦不住,不怪她

【月儿妹妹,你找我何事?】

她走道我的面前,盯着我的脸看了一会儿,缓缓开口道

【皇后!你长得还算不错 !】

说完,装模作样地用手锤着胸口,一脸惋惜地说

【可惜空有一副皮囊,毫无思想!】

淑妃姐姐从小和我要好,听见她这样说,当场呵斥

【大胆,这里岂能容你如此放肆!】

林月儿看向淑妃,眼神里面全是不屑,嘴角勾起一丝讥讽的笑容到

【不容我放肆,我也放肆多会了,萧铭都拿我没办法,就凭你?】

然后又一脸得意的样子说

【在宫里,不被受宠爱的人就是错,你觉得萧铭爱你还是爱我?你拿什么来和我比?】

【顺便问一句,萧铭有多久没去你宫里了?】

淑妃气的发抖,站起来指着他半天说不出话来。

【你…你…你……】

我拉住淑妃,对她轻轻摇摇头。淑妃便明白了我的意思。对我行了个礼

【皇后,臣妾今天突然觉得眼睛有点不舒服,就先行告退】

淑妃走后,林月儿喃喃细语

【原来宫斗这么好玩】

宫斗?什么宫斗?

【皇后,我来这里是有正事和你商量的】

林月儿说着就走到座位上去,翘着腿慵懒的靠在椅子上,拿着一块点心就往嘴里塞。

我心想,就你这傻子,能有什么正事!但脸上却带着微笑,轻声细语的问

【月儿妹妹,有什么事情你说,我一定尽量办到】

林月儿往嘴里塞了两块点心,拍了拍手,然后用手托着下巴,脸上带着玩味的笑容,眼神却坚定地看着我

【不难不难,我想要你让出后位】

呵呵,这是在和我宣战吗?我背后是国公府和安国大将军的百万铁骑。

你背后是什么?是一个男人的宠爱?除了这还有什么?

呵呵,萧铭没有告诉你,他是怎么登上皇位的吗?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