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匿的繁华(小说连载之一)

隐匿的繁华(小说连载之一)

新年伊始的杭城虽然才过完元宵节,但已早没有了节日的气氛,阴冷的春雨让人忘记了这已是一个春天的开始。

成志平来杭城已经三天了,寄居在以前工作老同事的出租屋让他已经有些心生不安。年前委托找工作的朋友告诉他再耐心等待几天,马上就会有着落。成志平的老同事姓周,身高1.75在壮实身板的映衬下似乎没有那该有的身高。稀疏的头发显得本就硕大的脸盘多了几丝横肉,白皙多肉的面庞总让人感觉有些浮肿,也许是浮肿所以使眼睛更加的细眯,架着一副黑框的眼镜和这张脸显得那么的不搭。老周在杭城一家公司做技术主管。动手能力强 ,虽文化程度不高但却能说会道所以在公司很受老板器重和同事尊敬。

第四天了,杭城的细雨还在淅淅沥沥。成志平还没接到朋友介绍工作得以落实的电话,躺在老周出租屋那张大床上百无聊赖的刷着手机上各种不知真假无聊的八卦新闻,视频。春雨下的杭城天在下午六点几乎就黑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伴随着老周不知是烟酒过度还是天生有些嘶哑的大嗓门嚷到,“老成快开门,我买了一坛香雪和一些猪头肉,哥们晚上喝一点”,成志平翻身下床打开门连忙接过老周怀里足有20斤重的一大坛酒,老周因负重爬楼梯喘着粗气涨红的脸显得无比兴奋。

老周兴许是看到成志平因工作毫无进展有些落寞和郁郁寡欢,所以在下班后就直接去食品商店买了些酒菜想着晚上和自己的老同事喝上几杯。两人迅速的摆好碗筷,把装满猪头肉的袋口打开,再从冰箱拿出一盘以前吃剩下的油炸花生。在老周菜刀,锤子等一顿操作下酒坛子上面的泥封也被敲开。

酒过三巡,其实也就每人两大碗,黄酒的后劲彻底挥发出来,成志平和老周两人脸色在昏黄的灯光下愈发涨红。

“老成,在老周这住一年我也没意见,老周有啥你就有啥,老周吃啥少不了兄弟你的…”

成志平也发自内心感动的各种谢谢。

猪头肉只剩下几小块还长着几根猪毛的边角料,装花生米的盘子依然见底清晰的展现着盘底蓝色的印花。

但这一切似乎并不影响那坛20斤的黄酒继续减少,两人讲话的声音越来越大和快速,伴随着偶尔爆发出来的哈哈大笑,又时而掺杂着低沉富有几丝忧伤的话语,似乎在老周细眯的双眼架着黑框眼镜的面庞上看到了些许泪痕的滑落。

天亮了,成志平掀开被子看到老周已不在屋子里面了,应该是去上班了。满屋子充斥的黄酒的酸涩味道,装猪头肉的袋子缩瘪的躺在桌子上,似乎那几小块带着几根猪毛的肉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那只装花生米蓝底印花的空盘子竟然稀碎的掉在桌子下面,被揭开泥盖的酒坛口就像一双大眼盯着成志平,成志平揉了揉红肿的眼睛赶紧打开了窗户,正在这时房间里传来电话的铃声。成志平慌忙在口袋,床上被子里手忙脚乱的翻找电话,最后还是寻声在床底的角落找到还在响铃的电话。成志平迅速接通了电话,是给成志平介绍工作朋友打来的。电话那头传来有些不耐烦的声音。

“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

“电话,电话掉床底了”,成志平有些气虚的回答。

“昨晚的信息你为什么不回?”

“哦,昨晚喝了点酒所以就睡的早”,成志平略显疲惫的答到。

“按信息的内容把简历做好,明天一早去上海,深圳大发财公司老总在上海分公司面试你,不要去晚了,我可是费了很大的力气才给你讲好的”,电话那头在严肃的话语中透漏着得意和兴奋。

“好,好,感谢哥,我马上看信息做简历”,成志平似乎整夜宿醉带来的疲倦和头昏脑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电话里的声音不自觉大了好几个分贝。

从狭小窗口飘进来那还在下着的细雨,似乎真的没有昨天那样还夹杂着冬天气息的彻骨。

成志平并没有第一时间去写简历,而是细心的打扫着昨晚已弄的狼藉一片的房间,因为他知道他要走了…

(预知成志平去上海将面对什么请点赞加粉明日继续叙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