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套牢》第58章《醉酒人》1

长篇小说《套牢》第58章《醉酒人》1

钱坤跑出小区,他想打一辆出租车,可一个车也没有。大雨如注,很快就把他全身给浇透了。他急忙跑到一处网点的雨披下。又连连打出几个喷嚏。他索性坐到了台阶上。

爱情的小船说翻就翻。心情也像打翻了五味瓶,里面有失落、伤感、孤独。他觉得是被人抽了筋,又好像身体里的一切,灵魂的一切,都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给掏走了、掏空了。只剩下一具皮囊!所有的想法、念头、希望,就像这落在地上的雨滴,刹那间落下又刹那间消失。女儿,徐行,唐皇,老李,还有那个女人,还有——她!

他要把她赶走,从他记忆里驱除出去。可越是这样,她越清晰浮现。她哈哈笑,她偶尔的严肃,她眼神的美丽,她的俏脸儿生春。

“妈的!”钱坤抓起一块碎石,狠狠朝雨中扔去,仿佛是把脑子里的林贝贝赶走了。

他突然一阵子的悲伤。他把头倚在墙上。

他的目光呆滞着。他记忆里又掀起一幕幕的往事,包括第一次相识,林贝贝那回头顾盼,“不找你这样的老公!”“勾上了!”“嘻嘻!”她说的话,她的笑,他回忆着。他一阵子的悲伤,一阵子的高兴。一会儿是幸福涌上心头,一会儿惆怅莫名。他沉浸在这片悲喜交加的世界里。

手机响了一下,是短信。

“这些天别跟我联系了,我老公要过来住半个月。”

是林贝贝的。

他没有体味出上半句的含义。相反,他倒是很在乎“老公”。他的心里充满嫉妒,这都是深挚的爱造成的,爱使他发狂。在他看来,他才是林贝贝老公!

渐渐的,钱坤萌生了一种很变态的心理,这种心理是由爱转恨,他现在成了一只孤独的狼。他咬紧牙。

雨小了些。钱坤站起身来,他朝一处灯光走去。

这是一处啤酒屋,远远能看见玻璃门上“啤酒烧烤”几个字。现在下这么大的雨,还开着灯,说明里头还有人喝酒。钱坤推开了玻璃门。

他要借酒浇愁。

啤酒屋里空荡荡的,吧台没人,只有纵深进去的一溜桌椅。估计是店老板和伙计们都在打瞌睡吧。下这么大的雨,肯定没人来。钱坤朝桌椅最尽头走去。

“拿酒!怎么这么长时间啦?”突然一声断喝,吓了钱坤一跳。钱坤急忙定睛察看,呀,只见一名壮汉,坐在最里头一张桌子前。这壮汉五大三粗,坐那儿就跟一堵墙似的。里头又灯光昏暗,不仔细看还真发现不了。

“快点!再不拿,老子就砸了你们家店!”壮汉又敲着桌子叫道,原来把钱坤是当成店伙计了。

钱坤看了他一眼,那人醉眼圆睁,上下打量了一眼钱坤,“啊,不是你啊!”他客气起来,“娘的,什么狗日的店,还怕老子不给钱!”他又一拍桌子,“老板,快出来,死哪儿啦!”

钱坤从吧台底下把一包啤酒搬到了壮汉面前,朝他点点头,坐了下来。

“好,哥们儿,你真是好哥们儿呀!哈哈!”那人笑着,伸出了大拇指,声音响得像敲钟。钱坤这才看清,这人约莫着四十来岁,小眼睛,胡子拉碴,大鼻子像秤砣,右腮一道刀疤很明显,一看就是个凶恶的蒋门神。他穿了一件灰色夹克衫,下身是条黄裤子,看样子不是有钱人,操一口外地口音,估计是个打工的。

“咱们一块儿喝,我请!想喝多少就喝多少!”钱坤直着眼睛看着壮汉,表情木然地说。

“好,痛快!”那人俯身就拿过啤酒,“刺啦”一声撕开包装,抽出一瓶,瓶盖朝嘴里一塞,“巴嘎”一声,把瓶盖硬给咬掉了。他递给钱坤,然后又咬掉一瓶,“来,干一瓶,朋友!”他举起酒瓶。

钱坤看了他一眼,又看了一眼酒瓶,他的目光像死鱼。他举起酒瓶,脖子一仰,“咕嘟嘟”,他把一瓶啤酒整个都喝了下去……


林贝贝这时正坐在客厅沙发上,呆呆发着愣。她现在非常懊悔刚才说的话、做出的决定了。

她面无表情,那双玻璃球眼也不再转动。她在回忆着那些杂乱无章的往事。她回忆起这个男人朝她笑,朝她献殷勤,给她捶背,替她揉腿,他从后面抱住她,抱起来转圈圈儿……

她又回忆起那些颠鸾倒凤。她的心狂跳着,脸涨得发紫,大脑一片混乱。她使劲儿摇了摇头,又把头点了点。她猛地把手捂在脸上。她觉得脑子要爆炸了!


这时钱坤跟那壮汉已经喝下五六瓶。他还是不说话,就是说着“喝酒!”“干!”。那个壮汉嘴里咕咕哝哝,店老板和伙计早已不知去向。钱坤这时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喝!喝醉才好,喝死才好!

他这是自虐。

“怎么啦、哥们儿?”壮汉觉着钱坤很投缘,忽然关心起他来,“是不是有什么、有什么不高兴的事儿啊?”

“我、我,我是失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