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书匠说评书的故事

教书匠说评书的故事

话说解放前青岛有个教书先生,大高个子,穿着长衫,胸口还别着只钢笔,油渍麻花的嘴上还吊着一个烟斗,这就是那时穷教书匠的标准打扮。原来他有一个老婆、四个儿子,一个人拉扯着六口子,日子过得很艰难。

穷则思变,有一天他闲的没事就去一个场子听人家说评书了。那时候说书场子有凳子,也是露天的,一场书说完了,一会伙计拿个盆来收费。不一会一盆纸币就满了,他站在场外,伙计还拿盆捅他一下。意思是毕竟听了书了,虽然没坐凳子掏钱也行,不掏钱也可。看到说书挣钱这么多,这么容易他也想学着说书了。于是就跑到旧书市场,买了四五本书,不忙时看了几天基本把故事情节和人物都记住了。只是他把几本书故事和人物来了个大穿越,主人公名字也给改了。

还是读书人,脑子也好使,到了晚上,就让四个儿子去把自己那些小伙伴们找来免费听他讲故事。他一边讲故事,一边看孩子们表情。毕竟孩子们还小坐不住,开始的时候,你戳记我我戳记你,可是后来他们都渐渐听的入了迷,他就知道自己讲的还行,能吃得了这碗饭了。这样过了几天他又继续让孩子们把大人喊来听。慢慢的大人也听的上了瘾了,于是他就想出山表演了。可是,在那个年代,出来说评书也得拜师父,才有人认你,就像说相声一样,都得有门派的,要不你挣不到钱,还有人踢场子的。有人就给他出主意,说咱青岛最有名的评书大师是刘老师,你可以去拜他为师。这不教书匠就买了二斤点心打听着刘老师家去了。见到刘老师后说明来意,刘老师一看他这岁数也不小了,收他为徒吧,自己的徒孙都白胡子一大把了,不收他吧,求上门来了。正在危难之时,教书匠就说,实在不行我做您记名徒弟吧?刘老师一听,这个主意不错,真时两全其美了。于是还是行了拜师大礼,成了他“编外徒弟”了。教书匠接着说,师傅,我能不能在您这场子试演下?老师说,既然成我徒弟了哪能不行呢?教书匠就说,我每天只用早晨八点这场人少的就行。因为最忙的是午时和晚上,那两场人多最赚钱了。不愧是知识分子,肚子里真有墨水,因为他知道,早晨八点都是出来打零工没找到活干的人,有活的凌晨四五点钟就干活去了。结果第一天早晨,来听评书的人可不少,他说的评书别人都爱听。一个月下来挣得钱是教书的十倍还多。教书匠就留下一半做家庭生活开支,另一半直接给老师买了洋酒和名贵礼品送去了。老师一看,这记名的老徒弟还挺孝顺呢,自己也打心里也格外喜欢他。

可是好景不长,人怕出名猪怕壮,同行是冤家,其余师兄弟一看,刚来的这个师弟也太不按套路出牌了,讲的一套啥?说唐朝的故事吧,一会有又出来清朝的盛英盛子川了,真是驴唇不对马嘴。他们就集体去老师那里告他黑状了。老师也觉得众怒难犯,就直接跟着去了场子听教书匠说书去了。可是说书匠眼睛也尖,老远就看到师傅来了,赶紧过来,安排老师落座喝茶,他继续说他的评书。老师听完他评书,对弟子们说,你们还嫌他说的乱来,你看观众多么爱听吧?我们说书的目的是啥?不就逗他们开心吗?哈哈一笑咱们就挣到钱了,目的达到了,只愿你们太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