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积电搬空后,东亚的切割将会怎么进行?

台积电搬空后,东亚的切割将会怎么进行?

观前提醒,本文纯属意识流键政。

随着美国加息的脚步放缓,俄乌冲突的局势紧张程度也得到了缓解。很多人可能觉得我这话说得莫名其妙,这两者只是时间上高度重合,总不能仅仅因为时间重合就说有因果关系吧。

但是要知道,这两者还真就有关系。美联储加息的原因,他们自己给出的理由是控制通胀,现在通胀数据回落,所以加息要放缓,这很合理。但是实际上,这种冠冕堂皇的事情也就骗骗那些科班出身的人,这帮人专业技能的确过硬,但是另一方面他们的视野也仅限于专业技能,甚至于他们有时候会搞错美联储加息的真正目的——造成美元回流,刺破他国资产泡沫,然后低价收购他国资产,以为美元填值。

而对于通胀的控制,观之美联储的做法又过于儿戏。疫情初期大放水的时候没考虑通胀,全民补贴以至于没人愿意工作的时候不考虑通胀,对我国商品征收贸易关税的时候不考虑通胀,打破原有的全球产业链分工的时候没考虑通胀,自己家石油减产的时候没考虑通胀,等到通胀压不住了,才跳出来说要使出铁腕手段压制通胀。

我就想问一句,要真想控制通胀,早干嘛了?

之前我就反复念叨,如果真的是经济过热造成的通胀,那加息确实有用;但是现在美国的问题是,实物资源与M2严重不匹配,产能供应跟不上,加息有个毛用。

肯定会有人说,那美国通胀数据回落怎么解释?

哈哈哈哈哈哈……让我先笑一会儿。要知道,通胀回落,只是加速度为负,美元购买力实际上还是以一年超过7%的速度贬值。翻译成人话就是,虽然美元购买力贬值速度降了,但还是很高。

另外,我就是玩儿数据的,数据这玩意儿,想怎么搞就怎么搞。比如在足球领域,相比于世界排名前十的队伍,国足的世界杯输球数是最少的,这没毛病吧。

而美国佬,在通胀数据这方面,向来是擅长丧事喜办的,比如鲍威尔在美国通胀上升初期,每个月都会跳出来说通胀可控且不会长期持续。

话说到这儿,再加一句。对于盎撒人说的话,不能按照我们传统价值观去理解。比如盎撒人说的自由,是他们处于上风的时候,他们自由掠夺,他们处于下风时,我们别干涉他们自由;盎撒人说的诚信,是让别人对他们诚信,而我们说的诚信,是以诚待诚,以诚换诚。

这么看来,诚信的鲍威尔,如果真想控制通胀,应该是通胀刚抬头的时候就开始加息,而不是等到已经发展成大问题的时候才动手。

但是如果美联储加息的目的是引导美元回流,刺破其他国家的资产泡沫呢?这么一来,美联储加息的节奏跟俄乌冲突节奏就严丝合缝,至于冠冕堂皇的借口,控制通胀,跟加息节奏有些差错,无妨,鲍威尔用他的老脸就能扛下来。

在刚开始加息的时候,我曾经说过,美国加息幅度不会超过2.5%,最大的原因是,他们国债规模承受不起。但是后来被现实打脸,不过我倒也无所谓,战术上的失误不会动摇战略上的判断,美国加息幅度有限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即使利率超过了2.5%,也不会长期高于这个值。而现在美国刚刚完成了欧洲的切割以及对欧元区财富的掠夺,加息空间就快要用完了,再往后加息,每一个基点都可能会导致系统性崩盘。

但是问题来了,而且一来就是仨问题——短期战略目标,刺破发展中国家的资产泡沫,还远远没有达成;回流的美元是很多,但是都在做逆回购,加息节奏放缓之后也只是很少一部分下场试水,并没有高位接盘美债美股;美国的长期战略目标,与东方大国的对抗,在东亚的切割,还没开始呢。

其中,前两个问题是短期问题,比较着急,但是不会伤及本元;后一个问题,是长期问题,虽然现在不着急,但是以后会越来越着急,并且越拖越伤元气。

美国那边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他们的选择先不多说,先放一边,先说说咱们这边的。

自从美联储加息脚步放缓以来,我们这边发生了两件事,一是疫情光控在尝试放松,二是开始针对地产行业进行盘活了。

至于为什么是这个时候,也很好理解,外部矛盾相对缓解的时候,就要尽量解决内部矛盾,毕竟美国仅仅是停止作妖,过段时间就会继续作妖,现在处理好内部矛盾,是为了以后更好地应对外部矛盾。

房地产之所以说是盘活而不是托底,也不是救市,是因为各大银行给授信的几家房企,本身就风险可控,而房地产已经完成了全国性的第三次gov向居民融资,下一阶段对房地产市场的诉求只是能活。所以与其说是盘活企业,倒不如说是给这些本来就能活下来的企业加一道保险,保证行业不死。但也仅仅是不死,以后再想着炒房暴富是不可能了。

中美对抗目前阶段,我们还是处于被动的一方,所以只能趁着美国加息放缓的时间窗口进行修缮,等到美国开始下一阶段的AOE攻击的时候,我们内部的问题不管出清没有,都必须应对。如果在这段时间内我们探索出了一个行之有效的疫情应对之法,能够在保经济和搞防疫之间取一个平衡,就会很从容。之所以说此次放松防控是尝试性的,是因为放松的后果还不确定,这个代价能不能承担得起,也不知道,所以要放开一段时间观测一下,结果发现还是不太乐观,现在已经开始陆续收紧了。按照这个逻辑,往后的防疫政策可能会进行快速调整,甚至会让人觉得反复无常。

那么等到这个窗口期过去,美国开始在东亚搞事情,我们这边的状况,会部分影响到美国的操作。

如果我们搞出了一套能够平衡经济和防疫的措施,并且加强与欧洲产业资本的联合,同时对外向东南亚国家输出人民币资产以托底,那么美国在经济脱钩上的阻力就会很大,东亚楔子,日韩两国,也会难以使唤,甚至韩国弃暗投明也说不定。当然,如果我们没能处理好疫情和经济的冲突,那美国也铁定不会跟我们客气。

而我们的另一个内部矛盾,房地产泡沫问题,相比之下就不是能不能出清的问题,如果真能出清,现在的手段也不会是盘活一些本来就能活下去的房企,且听我细细道来。与疫情防控不同的是,房地产泡沫问题的关键是居民负债率居高不下,并且在房子价格飙离价值之后所蕴含的系统性断供风险,而引发系统性断供的最直接因素就是大面积烂尾。

不知道诸位听出我的意思没,这个问题的要命之处在于居民负债率和房价居高不下,但是问题爆发的突破口却是房企。这就导致了,本阶段无法从根源上处理房地产泡沫问题,因为居民负债率不是一年半载能降下来的,房价的价值回归,如果真在一年半载降下来,就不是解决问题,而是系统性风向已经发生了;所以本阶段只能用各种手段给房地产进行续命,熬。

那么也很容易想到,到时候美国要再次开始作妖的话,利用美元债攻击我国相关房企,这种手段应该是会用上的。然而以上对于美国作妖手段的影响,其实都不大,毕竟这都是一些常规操作,不管我们处理得怎样,美国都会在这几方面做文章,只是下的功夫大小的区别。

那么,终于到了回收标题的时候了。

现在欧洲虽然被美国整趴下了,但是还没死踏实,德国一众企业在神秘东方大国某得了一线生机,法国企业也馋,但是马克龙还是放不下脸面,可能是因为我们没有他的艳照吧。所以,美国的选择就很有意思了。

如果在欧洲还没死踏实的时候就在东亚搞切割,那就是同时将欧洲和中国逼到了墙角,不是盟友也被迫成了盟友。而真要将欧洲死踏实,美国要付出的代价也大,毕竟现在对欧洲人来说还只是花点儿钱的问题,美国要真让欧洲活不下去,即使他老美在欧洲有驻军,欧洲也不会干坐着不管,到时候民意最先压不住。所以,在这里得出第一个结论:等美稀宗处理完中期选举的烂摊子之后,看美国对欧洲的态度,如果从此缓和下来,那么大概在东亚搞的事情也不会太过火,最起码烈度不会超过欧洲;但是如果美国对欧洲还是往死里整,就要小心了,此时欧洲没多少油水可榨,这只能是为东亚作妖做铺垫,东亚切割的烈度,上不封顶。

若真是后一种情况,还有个现实中的困难摆在美国面前——加息空间没多少了。这件事上,不排除鲍威尔抄沃尔克的作业,先趁着加息让欧洲死踏实,等到欧洲真失去再爬起来的可能性之后,美国的通胀数据有的是办法降下来,此时鲍威尔就能名正言顺地降息,这么一来加息空间不就又有了么。不得不说,当年沃尔克这招,把打出去的牌,拿回来,再打一遍,虽然无耻,但是真管用。

至于东亚切割的具体手段,不重要,只要知道它肯定会来就行,毕竟计划赶不上变化,而我等蚁民能接触到的信息又极其有限,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去预测它。

另外也无需害怕,毕竟你看沙特都采购了我国的装备,中东这杆世界之秤,已经做出了表率。

说着这么多,别忘了我可是来做投机的,以上分析都是为了在日后找一个合适的机会入场,在合适的机会落袋。于是第二个结论有了:这段时间即使出现上行行情,也是中期反弹,目前最大的雷,美国的东亚切割,还没出清;等到真的开始在东亚进行切割,就是布局入场的好时机;期间美联储可能会先大幅降息,但是不排除再次加息的可能性。

最后,祝能读到这里的朋友,跟着国运发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