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小巷,男子头颅突然自燃,留下同伴呆若木鸡

[菠萝讲故事] 深夜小巷,男子头颅突然自燃,留下同伴呆若木鸡。

深夜,寂静的小巷响起了摩托引擎的轰鸣声。十几个年轻人组成的摩托党又来到了贝冢北署辖区内的居民区。

青年们毫无顾忌周围居民的感受,放肆地在巷子里大声聊天说笑。其中红衣小哥正聊得自嗨,突然一串火苗从他头发中燃起,瞬间吞噬了他的头部。小哥无声地倒下,留下同伴呆若木鸡地站在原地……

突然一串火苗从他头发中燃起,瞬间吞噬了他的头部。

负责这起案件的内海薰是刚进警局的新人,有着一股出身牛犊不怕虎的冲劲。她认真勘查案发现场,猜想是否是烟花烧到头发,引起了自燃。

“死者自燃后,头部到颈部完全被烧焦。现场发现的焰火剂量是不可能引发自燃的。”法医向薰汇报解剖结果,推翻了烟火意外点燃头发致死的猜想。

法医鉴定死因为烧伤性休克

“一定是哪个细节没有勘察到。”小薰向警署老前辈,号称“推理猎手”的草雉警官求教。草雉警官曾破获过很多案件,但遇到这起案件也感到相当棘手。于是他介绍内海薰去帝都大学找自己的好友汤川学帮忙调查案件。

汤川学,帝都大学理工学部准教授,个性有些奇怪,人称怪人伽利略。其实汤川对破案没什么兴趣,但他喜欢研究超自然现象。

“人怎么可能会突然自燃起来呢?这样的事情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小薰见汤川拒绝帮忙,故意激将地说道。

“不可能?”果然汤川听见不可能来劲了。在汤川眼里,世界上没有不可能的事情,它们的发生都会有一套学说理论可以解释。

“就凭那种地老鼠烟花,颅骨能烧成炭吗?”小薰继续激将。这下彻底点燃了汤川的好奇之心,看来是有必要去趟案发现场了。

“根据目击情报,火是从头部开始燃烧的,本以为是烟花烧着了头发,拍一下就没事的,结果一瞬间,火势就把整个脑袋吞没了。”小薰给汤川复原案件情况。汤川低头仔细查看现场,发现现场附近不少物品上都有烧烫出来的洞眼。“有意思。”汤川很感兴趣,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汤川的研究欲望被大大激发起来

小薰跟不上汤川的脑回路,见他这么高兴,还以为找到自燃原因了。结果汤川回答:“完全没有头绪。”哎,果然是个怪人啊!

草雉警官见到小薰,问起合作情况,并提醒小薰一定要盯紧汤川。因为宝藏都是埋在不起眼的地方。而汤川就是小薰破案的宝藏。

薰再次走访周围邻居,邻居们都认为那个年轻人死了活该。因为他们常常深夜来附近闹事,警察来了也无济于事。“这些人吵得大家都睡不好觉,脾气不好的早就恨不得他们死了。”一帮大叔抱怨着。

邻居们都认为那个年轻人死了活该

“难道死者真的是被人看不惯杀害的?”破案陷入瓶颈的薰只能再去大学找汤川,却被汤川课堂点名回答问题。

“利用微波照射引起水分子内部振动,使之产生热量的家用品是什么?”汤川的问题很简单。“大…大锅盖?”薰完全处于蒙圈状态,下意识地回答。

“是微波炉。”汤川纠正道。看到小薰当场出丑,教室里的学生(98%都是女学生,可见汤川的魅力有多大)都笑了。

果然是个没有人类感情的怪人!薰再次肯定了自己对于汤川的评价。

两人第二次来到现场研究案件。看见一个小女孩,她抬头望着天,似乎一直在找着什么。薰想起案发当晚,这个小女孩也在现场,也是仰天在找着什么东西。

讨厌孩子的汤川抑制不住好奇,命令小熏去把这件事情问清楚。

小女孩叫真奈,原来她在找一条红线。事发当天她在天空就看到了红色丝线。而且三个月前七夕那天,也见到过同样的东西。

小女孩说三个月前七夕那天,也见过同样的东西

汤川听完,突然想到了什么。跑到女孩说的红线出现的灯柱前。那里的牌子上居然也有烧焦的圆洞。他怀疑小女孩说的红线是二氧化碳激光。

汤川立即抄起石头,在地上写起了公式。经过一番计算,找到了现场附近时田制造公司。

这是一个加工零件的小型工厂,里面摆放着用于切割零件的机器,角落里还有装着氢气、碳酸气和氮气的储气瓶。

汤川还发现,这个加工厂仅有3名员工。看到汤川拿起刚切割好的零件,一名工人立即上前阻止,解释说:人体的盐分会腐蚀刚切割好的零件。并向汤川询问起有关案件的情况。

此时,汤川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他告诉加工厂众人,这案件是等离子放电引起的意外。虽说不能百分百确定,但如果之后再出现自燃现象,那就能百分百肯定是意外引起的,到时候就会停止调查。

汤川对工人说案件是个意外

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变成意外了?小薰听完懵逼了。

“这不是为了让你觉得有趣才发生的案子!”汤川不负责任的言论以及对案件无所谓的态度彻底惹恼了小薰。

小薰要求汤川作出解释,而汤川说现在还在假设阶段,基于科学家的严谨态度,他要得到证实后才能将谜底公布。

小薰急于知道答案,但是不通人情的汤川却要秉承科学家严谨的原则,没有确定之前绝对不会公布。

小薰想起同事说过的话:女人有三宝,一哭二闹三上吊。上吊,小薰是不可能的。闹吧,刚刚也闹过了,好像没有效果。那么就只剩下哭了。

于是,小薰向汤川讲起自己当警察的原因。原因就是:小时候在旅馆,家人被冲进来的歹徒全部杀害,而自己躲在床底逃过一劫。结果后来发现歹徒搞错了,他们想杀的是隔壁房间的人。从此,小薰就立志要成为警察,铲奸除恶。

汤川听完,表示很遗憾,将手帕递给小薰。小薰趁热打铁,干脆掩面大声干嚎起来。虽然这个理由非常不符合逻辑,但汤川还是心软了,带她去了实验基地。

原来汤川根据工厂里看到的痕迹,已经可以认定凶手是利用氦氖激光和镜子反射来杀人。之前小女孩看到的红线,其实是用来校对的氦氖激光。

汤川在实验室模拟了时田加工厂激光路线图

凶手先通过可见的氦氖激光激光来校对,然后切换能量高且不可见的二氧化碳激光进行杀人。而镜子经过改造后能百分百反射激光。透过多面镜子的反射,最终击中目标。

能熟练使用工厂里激光装置作案的,很大概率就是这个工厂的工人。为了引蛇出洞,汤川设了一个局:他故意说案件是由自然现象等离子造成的。由于等离子具有反复性,所以当再次发生类似案件的话,就能以“等离子自燃说”将案件定为意外。

凶手为了让警察停止调查,一定会再次作案,并”嫁祸”给等离子。

凶手就在那个工厂里

现在,警方只要来个守株待兔 ,等凶手再次用激光点燃就行。

果然,在周边观察了好几天的小薰见到附近突然自燃的垃圾桶,立刻明白了汤川教授的“预言”。

她急忙赶往时田制造公司并埋伏起来。果不其然,发现了慌张赶来关掉激光设备的犯罪嫌疑人,四目相对,那人正是那天与汤川搭话的男子——金森龙男。

凶手正是金森龙男

金森龙男抓捕归案后,很快供述了自己所犯罪行。他辩称,自己是因为实在受不了吵闹,所以想点着垃圾吓唬吓唬不良少年们,没想到却导致了对方的死亡,这一切都是意外。

由于金森是在业余时间为视障人群免费录音频书的“好人”,他的这种说法明显得到了警局上下的一致认同。大家猜想法院会从轻发落判个意外伤害,关个几年就结束了。

金森龙男说:因为受不了吵闹,才想点垃圾吓唬一下不良少年,结果发生了意外

但当汤川重新模拟了犯罪现场之后,内心却有了不一样的结论。

回想起小女孩说的,在三个月之前就已经在天空中看到过红色的射线,也就是说金森至少从三个月前就开始筹划这件事。

经过对现场的仔细勘察,汤川发现在附近地区的许多地方,如雕像,垃圾桶,树干以及广告牌上,都留有许多大约四五十个类似于被灼穿的小孔。这说明金森为了“自燃”已经实验了很多次。

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一直到第43次,汤川的实验才成功。金森他必然也是在经历了无数次调试、无数次失败后才成功的。可见他是饱含着杀意,从而最终杀掉那个不良少年的。

只有存在故意杀人的动机,才会进行那么多次尝试。

当铁一般的证据摆在金森面前时,他终于败下阵来。“他们都是人渣,虽然是人渣,不过烧的真旺啊!”金森咬牙切齿地说。

金森咬牙切齿地说:他们都是人渣

在金森的心中,这些年轻人就是“人渣”。他们坏事做尽,不但打扰了周边居民的休息,更加阻碍了自己要在夜深人静时,为盲人录制音频故事工作。阻碍了自己给盲人们带去心灵上光明的光荣使命。

他觉得除掉这些人才是正义的,是对社会有益的。因此,在心中恨意和所谓“正义感”的驱使下,才有了这次匪夷所思的激光杀人案。

案件到此,真相大白!

菠萝有话说:今天讲述的故事是日剧神探伽利略之《燃烧》。此剧仍由东野圭吾同名推理小说改编。上次,我分三段将《圣女的救济》讲完。初次尝试,就获得友友们的厚爱,感谢感谢[谢谢]。如果大家还喜欢我讲的故事,欢迎关注、阅读,评论。[微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