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会做抗原的葛姨与她那耳聋老汉的故事

不会做抗原的葛姨与她那耳聋老汉的故事

葛姨,是学校食堂老邱的老伴。最爱听葛姨叨唠家常:

“邱民耳聋,老年痴呆,出门带上他,可操心呢,就怕丢了。”

“你说他,做核酸早早就摘下口罩,那么等着,别人的口气都吸进了,说他他不听。”

“邱民没妈没爸,赶我大十岁,一开始骗我说大我八岁九岁呀的,大骗子!”

“一去大召,就血压高,门口要登记,我没文化,不会写,一着急就血压高,人家邱民背着手往庙顶上看(模仿其动作),啥也不管。”

“看,我可羡慕人家老苏,人家老汉每天出来走,同样的岁数,邱民在家就摆扑克,让出去,说不带要,大黑天出去做甚!(葛姨说着拍拍我)你不知道,老不动,机能不行了,尿不出来,要不就老尿裤子,我就把砖烧红了用布缠上,让蹲在上面,热乎点血液循环了就好尿点。”

“在家啥也不干,烩菜让他切菜哇,切得碎得,一烩都稀糊烂。”

“叫他吃饭,还吼‘叫我干啥’”

“有时候跟他说啥,嫌喊他了,人家说‘活得没意思了’,我说没意思你去死哇”

“娃娃小时候不写作业,我就拿扫帚疙瘩打,邱民一把把我推老远,说你打我娃娃我就打你!唉,楞货。”

“我没有工作,男人养家,就得听他的。”

“八百人取八十人(邮局),除去二十个蒙族照顾的,取六十人。两个小子一块考上了。”

“那年邱民还不到岁数,闺女刚初中毕业,想退了让闺女顶替,你说初中毕业能干啥,传达室、食堂做饭?闺女不去,从*中考上了*中高中,考大学考上了**邮电学院,学的会计,在邮电**局当了会计。”

“我家六个子女,我是老大,我妈不让我上学。让小弟弟上学,我妈去世早,临走交待我,把小弟弟托付给我,是我种地挣工分把小弟弟供出来的,他考上了师大,现在是包*机*中的校长。”

葛姨没上过学,不会写字,所以抗原盒拿了看不懂操作说明不会做,人家都做好了抗原排队上交,她却牵着老邱拿着抗原救助于大白,站路边现做。尽管这样,却不影响其识大体懂道理,谈话每每口吐金句:“人不亲土亲”,“外甥是狗,吃了就走。”……没有文化也不影响其知道怎么说话怎么做人,在院里从不传人家闲话搬弄是非。葛姨是*资山人。

2022.1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