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才不是没人要的女孩子

你才不是没人要的女孩子

嗨~这里是微梦小院,会分享关于个人成长、情感心事等温暖治愈内容,累了乏了可以来这瞧瞧。希望与你,在这里,彼此成全,相伴成长。

文/北望 | 图/《傲慢与偏见》

嗨,晚好,我是想当大哥的北望。

十月底发了一篇走心文章,文里插入了一个关于是否希望我分享自己成长经历的投票。一开始还蛮忐忑的——一会怕没人理,一会怕大家都投否定票。

只是,最后结果,挺出乎意料:

参与的人数不多,除了我,一共有25人投了票。但,没有人投否定票耶!这让我觉得有点神奇。

更神奇的是,关于发布频率,最多的居然是选了最后一个——随大哥自己来,开心就好。

忽然有种被宠的感觉,谢谢你呀,嘿嘿。

这让我想起,刚注册这个号只有几个人关注时,自己也会满是兴奋地想着:哪怕只有一个人看文,我也得更新呀。

所以,我带着新的合集——《北望拾糖记》,来了!

故事要从很久很久很久以前说起……

我的原生家庭不算不正常,毕竟家庭成员一一到位——父母和孩子。但也不算很正常,因为家庭成员关系没那么融洽,比如我和我妈,从我小的时候就合不来,颇有一种“生来八字不合”的奇妙。

父辈们年轻时在外打拼,有了孩子基本都会往老家送,让阿公阿嫲帮着带。我自然也不例外,只是相对于别的哥哥姐姐是在父母身边待到几岁才回村不同,我出生几个月大后就直接被送回老家。

也就是,我没有怎么在父母身边长大。

但是,阿公阿嫲和叔婶给了我同等的爱。同样被送回的那些哥哥姐姐们,也陪伴了我的童年。

因而,除了少部分跟父母待一起的回忆略显痛苦外。实际上,我的童年并不算很糟糕。

只是恰巧,在懵懂敏感成长阶段,因为那些不好的回忆过于鲜明,以至于内心还是受到了不小的伤害。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被没拥有的落差感蒙蔽着,耿耿于怀了整个青春。尽管脸上波澜不惊,实际内心波涛汹涌。

那会,我总是仰长脖子羡慕别的女孩:可以甜甜地撒娇,头发长了妈妈会帮忙扎辫子,会带着一起去逛街买裙子,会告知女孩到了青春期有月经这种正常生理现象并准备好卫生用品,会被男生欺负时站出来维护,会在客人面前被自豪地夸赞……

而照进我的现实是,某个冬天,去同学家找她一起上学,她妈妈给她穿布鞋时瞄了我一眼,惊讶地说:“这么冷的天,怎么你还穿着拖鞋?你不痛吗?脚都冻裂了!你家里人不理吗?”

虚大的自尊心让我假装自信,我昂起头带着一丝蔑笑,尽量装得很无所谓地回答她:“不痛的!家里也有布鞋,我就是喜欢穿拖鞋而已!

是真的不冷不痛,还是痛到不知痛。或许,只有微微渗出血的双脚知道吧。

那时自己还算比较皮,家里孩子多,几个大人也确实没法一一细致照顾到。于我而言,这些也还算小场面。逐渐刺痛我的,是隐约传入耳朵的“温馨提醒”。

提醒什么呢?↓

“你妈只宠你弟,只有他没被送回来,在大城市好好养着。”

“好像她不怎么疼这个女儿是不是,听说很宠那个小儿子呢。”

“可不是吗?不然怎么这两个大的就送回来,小的就留在自己身边呢!”

那些八卦的“好心人”当然会积极地表现自己充满恶意和玩味的“好心”咯。

好在我当时毕竟还小,听是听到这些议论,可其实云里雾里的,倒像个身外人——当时在老家,孩子多,天天玩,不是捉迷藏,就是下河抓小鱼、赤脚追蜻蜓,根本没时间去理这些妇人的嘴碎。

直到有天跟着阿嫲去小卖部买东西。

站在小卖部前,刚好碰到一妇人。那人跟阿嫲打完招呼,又扯了几句八卦后,竟然把目标转向我。

“你妈就是不疼你啊,真可怜,只疼你弟。”她直接对着我说,还笑得格外灿烂。

我懵在原地,不知所以然。

随后,听到阿嫲发出了有点愤怒且不好惹的语气回了句:“她妈不疼,我疼。

接着拎上小卖部买的东西,拉着我的手,走了。

待到长大,知道有种落后思想叫“重男轻女”后,才慢慢懂得她们为什么那么说了。

于是,我开始陷入一种“病态反思”:怎么我生来是女孩?生而为女,很抱歉啊?妈妈请再爱我一遍?

我时常在想自己做错了什么,可又常常想不出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全然忘了,是男是女,并不是我自己可以控制的。

呵呵。

后来,怎么与这种非自己可控的事实和解呢?

大概是看到有些人在看我时,眼里也有光吧。

说来好笑,直到高中,我都将自己定义为一株野草:别人家孩子不是捧在手心上的宝,就是温室里的花朵。而我,跟路边没做啥也惹人讨厌的小草更像。

直到这几年,经历多了,看待人间的角度不再那么狭隘后,也就有了新发现。

比如在原生家庭不待见的那个女孩,在外却频频被介绍说:“没错,这个就是我女儿。”

细想了一下,这么有趣的事,还真的不止上演过一两次。

首先,最先开始的就是我婶。因为小时候跟她待一起,加之长大的过程也对我多加照顾,因而走得比较近——基本在家的活动,除了阿嫲,我只愿意跟在她身后。

于是,村里的人见了,都免不了一问:“这是你女儿啊?”

一开始,为了避免不必要的纠葛,我们都会耐心说明:“不是,她是我婶/她是我侄女。”

“噢,还以为你们是母女,你侄女长得很像你啊。”她们说。

到后面,我懒得再回应,多数只盯着对方看,毕竟她们只是纯粹八卦。而我婶或许也疲了,回答就变成了:“是啊,是我女儿,怎么了。”

随后,还是会听到一句:“啊,难怪长得那么像。”

听罢,我都忍不住想笑。一是因为对方傻乎乎的,有点可爱;二是因为我婶直接把我当女儿美滋滋的,有点开心。

之后,我好像开始有了成为“大众女儿”的小确幸。(请允许我不要脸一次)

比如,去年回去参加阿公丧事。阿嫲聊起阿公生前还在问我是否有打电话回去时,坦言说时刻都惦记着我,且他们其实已经把我当成最小的女儿养了。

实际上,我知道自己在他们那是最受宠的一个孩子。可真的听到她这样说时,还是感到意料之外——她们不是生我的人,但都把我当女儿呢。

那是不是说明,生而为女孩,我也没那么糟糕哦?

答案是肯定的。

即便生来是女孩,我当然也不糟糕。每一个女孩都不糟糕,反而超级可爱,好吗?

你不信?那我再给你讲讲大哥我当年的魅力经历。

那是刚上大学的一个暑假,当时感觉身体出了一点问题,为了有钱去医院做个检查,找了一份在餐厅当服务员的暑假工。

厨房里有位洗碗阿姨,很亲切。我在岗位熟悉了后,也慢慢跟她走近。

那会比较懂礼貌,见她来了总会喊一声“阿姨好”。又年少不知愁,总把阿姨逗得哈哈笑。

于是,某天聊到了孩子这个话题。阿姨说她只有一个儿子,去外地读书了。我问她为什么不再生个女儿,她说其实跟叔叔一直都挺想要一个女儿的,只可惜年纪大了。

说着说着,阿姨像是有所期待地对我笑了:“要是有你这样一个女儿就好了。要不你当阿姨女儿吧。”

“可以啊。”我嘿嘿地笑着。

“哈哈哈,阿姨不敢,等下你爸妈得气死了,这么一个宝贝女儿还给别人带走。”阿姨也嘿嘿笑着。

虽是玩笑话,但阿姨眼里的那种疼爱,还是让我感到一阵小开心——“看啊,我可不是处处遭冷落的小野草啊!”

直到现在,我还能听到被人当作女儿的介绍——跟原先的房东混熟后,别人问起时,其也会回一句:“这个啊,是我女儿啊。”

以前听了,还会有一股淡淡的忧伤:好可惜,这样的介绍只有在别人嘴里时才不会被嫌弃。

现在听了,更多是感到小确幸:好开心,这样的介绍在别人嘴里不会被嫌弃。

怀着感恩的心回顾起来,对以前的一些东西自然也就释怀。

此生生而为女孩,我一点都不抱歉。有人不怎么喜欢我这个女儿,还有大把人把我当女儿,为啥要因为生来是女孩,就觉得不被喜欢是应该?

而自己,也无需傻傻地耿耿于怀,因为失去的,总会以另一种方式回来。

又或者说,我们从未拥有,所以也从未失去。

如果你也曾因为自己是个女孩而不被待见、不被珍惜,那也没关系。接下来,请好好爱自己,也请认真去发现及感受真正爱我们的人,就行了。

哪怕你生来就是一株小草,也一定会是某些人眼里的宝。

别再伤心,别再躲角落一个人偷偷哭泣。听我说:生而为女孩,你也超级好,超级可爱的!还有大把人因为你是你而感到欢喜!

以上,就是新合集里、也是大哥走心分享自己成长经历的第一篇内容。借此也说一下此次的合集名称:北望拾糖记。

意思很明显:不都说现实生活就是一地玻璃碎碴子,经常会被扎伤。但只要认真找,也还能找到生活藏起来的糖。

放以前,想起这些回忆就觉得痛苦、难过。但现在,我决定在里面找找“感动、温暖、治愈”等好东西了。

做人啊,还是要多珍惜自己拥有的,而不是执着于自己没有的,这样才容易开心。

最后,感谢ゅ同学、凉鱼、老刘、图图对此合集名称的投票建议——全票选择“拾糖记”。接下来,希望你也能跟我一样,学会多找些糖,让自己的余生甜甜的~

以上,共勉。


我是北望,今天也是想祝你快乐的一天

还有,感谢你,一直陪在我身边


大哥问:看完你第一个想起的家人是谁呀?欢迎留言唠一下

作者/北望
图片/网络,侵删

猜你想看

[比心]无删减版原文在此:你才不是没人要的女孩子

​[憨笑]关于恋爱:爱过

​[心]写给女孩:那个只考上二本的社恐农村女孩,后来怎么样了?


号主介绍:
北望:比起当大哥的女人,更想当大哥。90后射手女,专注个人成长,希望世界再可爱一点点。

如果这篇文章对你有所触发,请点个小小的赞鼓励一下呀~更欢迎可爱的你转发分享哟~

这里是【微梦小院】全网同名!

如果你觉得内容还不错,请动动小手指给个赞+关注,谢谢你啦!

如果您也是终身成长主义者,欢迎来一起抱团成长~

全网同名,等你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