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怼我啊!我搞技术的,不懂别逼逼

故事:怼我啊!我搞技术的,不懂别逼逼

我是一名电工,平时很闲,我一忙,整个厂子就会闲下来。所以,老板就喜欢我背着手在车间里瞎转悠。

老板的小舅子,负责车间管理,跟我不对付,老是揶揄我啥活不干光拿工资。我们电工是技术工,老时候也可以说是手艺人,这小舅子不懂,以为我们吃干饭的。


这一天,车间电闸跳了,死活合不上,我和徒弟小白赶紧去维修。


小白站在合梯上,大冬天,穿着秋衣急得直冒汗,我站在梯子底下指挥,对着小白破口大骂,嫌他笨。


老板的小舅子冷眼相看,对我说:“你就会扶梯子,你嫌小白不行你上啊。”


我正着急,听他拿话噎我,很不高兴,再说平时我和他也是经常抬杠,你说我瞎,我说你瘸,于是我大声怼他:“滚一边去,别耽误事。”


没想到他竟然急眼了,急赤白咧道:“这事不用你管,小白完全能修好,我的车该保养了,你去给我保养车吧。”


我那徒弟小白,在合梯上面,用特别欢快的声音道:“别急别急,快修好了。”


我心里一惊,想到最近小白对我不冷不热的,也不知道为了什么,现在一想,可能是小白获得了老板小舅子的欢心,想要替代我当师傅也未可知。


“那行,我去保养车。钥匙。去哪里?”


小舅子道:“不是我的车,是小兰的车,会计小兰,就是那个刚来的女大学生,是她的车,不懂车,非要我带着她去保养,我这么忙,这么大厂子,都我管,哪有空啊?你去找她,就说我派你去的,快去。”


厂子里刚来了一位女会计,我是知道的,家境也不错,刚买了新车不多久。


“行,我去。”


我寻思了一下,应该是小兰保养车没经验,叫小舅子去,赶巧了车间电路坏了,小舅子不敢跑掉,就想了一个折中的办法,派我去带着小兰保养车,这里由小白修理电路。


这小舅子,心眼不少,可真是小舅子。人家小兰是大学生,长得又好,能看上他?


我从车间出来,去会计室找到小兰,对她说:“小舅子派我跟着你去保养车。”


小兰正忙着,扭头问我:“谁是小舅子?”


“副经理,车间主任,保安队长,看门的,兼打杂的。”


小兰听了哈哈大笑,我们这厂子也就几十人,平常小舅子啥都管。


小兰又敲了一阵子键盘,站起来说“走”。


“到哪去?是4s店吗?那得到市里去。”


“不是,网上订的保养,四儿子那儿多贵啊,不去了,就在咱们县里,不远,你帮我看着点,别让人家糊弄了。”


她拿手机让我看订购信息,我一看指定维修点,确实不远。


小兰把车钥匙交给我,大长腿就上了车后座,好像我是她的专业司机似的。


为了不辜负老司机威名,在路上,我狠踩了两下刹车,后车镜里看见小兰前仰后合的。可惜这不是摩托车,效果不好。


找到维修点,小兰把手机给老板看了,说是网上订的保养,验明了正身,老板把活儿交给一个小徒弟,就出去办事。


小兰看见维修点老板想走,立刻耍了脾气,道:“老板,我这车可没开多少时间,你就把它交给一个小徒弟干?”


老板吃了一惊,没想到这漂亮姑娘要求还不少,解释道:“别看他小,经验不少,他干活你放心。”


小兰眼儿飞了一下,傲气凛然道:“我来之前,有人给你打过招呼了吧?我是那啥公司的。”


老板听了一哈腰,道:“打了打了,兄弟的事,肯定没错,我是真有事,我妈病了,这事我不能不走吧,你们公司都在这里修车,你放心,肯定错不了。”


这位老板,可能没说瞎话,应该真的是妈病了,上车就没影了。


小兰看着跟猴子一样瘦的小徒弟,道:“别骗我啊,我可是那啥公司的,你老板说了,我们公司车都在你这里修,快点啊,我等着走呢。”


我站在旁边,比修车的小徒弟都尴尬,这小美女,大皮靴穿着,裹了粉红色到膝盖的羽绒服,毛领子裹着一张小白脸,嘴唇涂得红腾腾,像两枚花生米,看是挺好看,怎么这么嚣张呢?


小徒弟看了小兰一眼,也不说话,就忙了起来,看来还是年龄小,对美不重视。


小兰把大棉袄下摆一抱,就坐在马扎上,气呼呼看着小徒弟保养车。


要我说,看小徒弟这架势,就没少干过活,走路拿东西不急不躁,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心里门儿清,不做一个多余的动作,任何工具在他手里仿佛手到擒来,用起来的劲头也是不多不少。


干技术活的,没有成天急火火的,没有跟火烧屁股那样的。看起来挺忙的人,干不了活。真正干事的人,心里有数,他不着急,一板一眼,稳稳当当,这样的人,才是干活的。天天屁颠屁颠,一叫就应的,是搞服务的。


小兰对小徒弟就看不上,立着眼皮嫌小徒弟干活慢,一直叫自己多忙多忙,要赶紧回去。


可是小兰再说什么,小徒弟都是一句“快了”,其他也不解释什么。


换好了机油,小兰就忙着走,小徒弟声称要检查一下车。


小兰扭头看着我冷笑一声,道:“看到了吧?这一检查,我这车就要出毛病,该花钱了。”


转身对小徒弟道:“我这新车,没毛病,不用检查了。”


我上了车,开出维修店,小兰也上来,指挥我回公司。


我开了十几米,就觉得不对,赶紧下车,发现一只轮胎瘪了。


小兰听说,也赶紧下来,看见车胎有毛病,转身去找小徒弟。


我跟了过去,只见小徒弟在慢悠悠收拾东西,道:“在店里我负责给你检查,现在车开出去了,我就不管了。”


小兰一下愣了,看我。


我一看小徒弟冷着脸,知道刚才生小兰的气了,嫌她盛气凌人,说话不好听,赶紧打圆场。


小徒弟道:“我们修车,就是一门手艺,不想耽误你们时间,也想争取尽快修好,有的人,心急得很,刚把车开来,就想立刻开走,你这么急,我哪能修好?干啥事都要时间,假如因为你心急,没有修好车,那怨谁?”


小兰知道自己错了,对小徒弟道:“对不起了,也是公司太忙,我赶时间。”


小徒弟低声道:“忙就等有空了再来。”


我一看有点僵局,笑道:“你是修车的,我是电工,都是手艺人,咱不难为女人。”


小徒弟听我说笑,也不坚持了,答应帮我们补轮胎。小兰瞪了我一眼,我假装没看到。


这在这时,小舅子打电话来,心急火燎说车间电闸没修好,线路倒是爆了。


我一听就急了,骂道:“这回知道啥叫技术,啥叫手艺人了吧?啥事不懂就知道瞎指挥,我马上回去。”


听说了这事,小兰也不吭声了,假如老板知道这件事,不仅怪罪小舅子,也会牵连到她。


车间没电了,让电工师傅带着她保养车,这事叫谁说也不像话吧。


每一行都有自己的特点,就怕外行瞎指挥。瞎指挥的人,不懂办具体事的难处,总觉得那点小事特别容易。其实,很多事情,外行人看起来很简单,可是里面有很多的关键点,忽视这些关键点,根本办不成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