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婚姻(三十一)

中年婚姻(三十一)

听到单母的话,单越和陈丹均被吓着似的,瞪大了眼睛。单宁宁则一把抱起大哭的明明,像有人要抢走她的孩子似的,紧紧搂在怀里。“不行,我生下来的孩子,凭什么给他呀!我一个也不给!”

“你要着孩子,有你罪受,你把孩子都给他,也让他知道知道养孩子的难处,你再把美容店开起来,挣了钱,让他后悔!到时候他得求着你复婚。”单母说。


“我把孩子交给他,孩子才遭罪了呢!他会照顾好他们?我绝对不会同意!我的孩子我受累,我也情愿!”

“那你别让我给你帮忙看孩子啊,你住我那算什么?哪有出嫁的女儿还赖在娘家不走的?”

“妈,你嫌弃我!”

“我不是嫌弃你,我是替你打算的,你不是要和邵国正离婚吗?”


单越赶紧插话对单宁宁说,“好了,你就别再打算离婚了,回去好好过日子吧。”

“我怎么过呀?”单宁宁抱着孩子,眼泪流下来,滴滴掉到明明的衣服上。

“我觉得邵国正也没有那么差吧,虽然我看不惯他,但你们已经有两个孩子了,你怎么不能将就将就?”单越说。


“我将就不了,他懒得就像个猪,还老指挥我干着干那的,别说他昨晚上吐成那样,让我烦,我听到他喘气都烦得上。”

“你烦什么呀?你也勤快不哪里去,回去好好过吧。让男人干活得哄着干,别动不动就发脾气。”单越说。

“我压不住火,一看家里乱七八糟,地板上让他吐成那样子,家里插不进去脚,厨房里堆着一摞摞的碗,我那火就蹭蹭得着……家就是他的旅馆,他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有时候十天半个月不回家!”


“男人都这样,你换个男人也这样,就看你怎么调教,你得会管男人。”单母说。

“我管不了!他不管我就不错了!妈,你看看这就是被你夸成一朵花的男人!前两年,我们俩闹得过不下去了,我要离婚,你说是因为我没给他生儿子,说有了儿子了,就能把他的心拴住,我听了你的话,四十了,我又拼二胎,生下了儿子,可是他才勤快了几天?现在又懒得像个猪了!”


“行了,你别在这里丢人了,自己的男人自己管不住,你怨谁呀?你看米晓茹把你哥管的,你多少和米晓茹学学,唉,我这是什么命啊?早知道,还不如跟着你爸走了,你爸这个害人精,我给他老单家生了一儿一女,他撇下我不管了,他自己去享福去了,留我一个人在世上受罪……”单母说着就挤吧挤吧皱纹丛生的眼睛,落下泪来。

单越内心涌起一股烦躁,硬压着心头火,对单宁宁说,“我让你照顾妈,你就这样照顾的?行了,你快回去吧,妈还生着病呢,你快走吧,别再这里堵心了,快让妈休息会……你都多大的人了,懂点事,行不行?”


“那我回咱妈那里,我可不想回自己家。”

“行,行,你爱回哪儿回哪儿吧。你再不走,我也不管你了,我还得上班。”单越恨不能单宁宁马上就在眼前消失。

这时,单母突然想起了一个好主意,她眼珠一转,对单越说,“米晓茹不是下岗了吗?反正在家也闲着,要不然就让她去宁宁那给帮忙。”


单宁宁一听,立即高兴地笑逐颜开,“是啊,妈这个主意好,反正我嫂子下岗了,在家闲着干嘛?……要不,我去嫂子家也行。”

“单越,我看就这样吧,让宁宁去你家住几天,等我出院好利索了,再到我那儿。”单母说道。

单越脸上露出为难之色,半天之后才吞吞吐吐说,“妈,宁宁去我家,怎么弄?带着个孩子,一会哭一会闹的,两个孩子还上网课呢。”

“哦,也是,那就让晓茹去宁宁家。”


“可是……”单越犹豫着。

“可是,你安排不动,是不是?”单宁宁伶牙俐齿地说道。

单越气得恨不能给自己这个妹妹一巴掌,但碍于妈妈在跟前,只能瓮声瓮气说道,“我给她打个电话说一声。”

单越拿着手机往外走,后面单宁宁对单母说,“妈,你看,把我哥吓得,还得避着我们出去给米晓茹汇报,连在咱们面前打电话都不敢。”


单宁宁的话清清楚楚地传到单越的耳朵里,单越心头又涌起一股无名之火,可是他知道即将面临怎样的困难,而之后又将怎样给妈妈一个交代?

他深深吸口气,要上米晓茹的电话,却一直忙线中。他不知道米晓茹在与谁通话,竟要说这么长时间。

此刻的米晓茹正在接刘家凤打来的电话,刘家凤不服气,想约着米晓茹一起去找人要个说法。

“米晓茹,王从新说了,只要你去,他就去,咱们打上白布帘子,到市zheng府楼前,我就不信,公司这样对待我们这些老人,就找不到个说理的地方了。”


“老刘,我现在发烧呢,等我好了之后,咱们再商量,行不行?”

“你怎么还发烧了呢?”刘家凤问。

晓茹就把自己要开小餐馆被雨淋的事告诉他了。

刘家凤啧啧地说,“米晓茹,你太天真了,你以为开餐馆那么好干啊?特别现在受口罩影响,更难干了,干个体可不容易,我一个亲戚卖电动自行车,在家里被封了一个月,房贷、房租都快要把他压垮了。刚解封出来没几天,又封上了,他偷爬栏杆出去了,可是到店里没几天,倒霉的,他的店也被封了,他人也被拉去隔离了。米晓茹,你这个时期干餐馆,只怕是本钱都挣不回来。”


刘家凤的话像往晓茹心里投来一块块石头,挂上电话,心里沉重极了。

她顾不上发烧浑身疼了,她决定去和平路小餐馆,昨天去的时候已经天黑了,只拿了钥匙,还没来得及了解周边情况,就下雨了。

今天无论如何要把情况摸清楚。

就在这时,单越的电话打进来了。


“晓茹,我麻烦你个事。”电话里,单越的语气很客气。

“什么事?”晓茹问。

“嗯,”单越一时不知该如何说,犹豫了犹豫,说道,“邵国正昨天晚上喝多了,明明又发高烧,想让你今天去宁宁家帮一下忙。”

“让我帮忙看孩子?”米晓茹奇怪地问。


“啊,反正就是过去帮帮忙,下午孩子还要打针,宁宁一个人弄不过来。”单越含含糊糊地说。

“你怎么想起我来了?”

“这不是考虑你在家也没什么事情。我知道,这个要求有些过分,但宁宁确实也不容易,妈还在医院,只有你能帮她了。”

“我过不去,我发烧了。”

“你怎么发烧了?”


“昨天晚上你去哪儿了?”晓茹没有回答单越的话,转而问道。

“我在医院。”单越有些心虚,回答。

“昨天晚上雨下的正大的时候,你开着车去哪儿了?”晓茹的语气冷冰冰的,带着深深的寒意。

单越有一个不好的预感,但随即想,自己又没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于是理直气壮地回答,“昨天下雨,陈丹没带雨伞,我送她回家了。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在和平路?”晓茹的声音有些颤抖。

“是啊,你怎么知道?”

“好,单越,你真是我的好老公,我差点没被你撞死。”晓茹说完这句话,像是拼劲了全身的力气。

单越脑中电光石火般一闪,“你,昨天骑三轮车的真的是你!”

“你看见我了?你知道那是我?”晓茹的声音颤抖得犹如秋风中的枯叶,“你知道是我,你看见我被大雨淋湿了,为什么不下车?我不指望你送我回家,你给我把伞也行啊!”


“我,我只是觉得好像是你,我,我没想到……不是,你为什么会骑着三轮车在和平路上?你的车呢?”

“如果我是你,我会下来的,换做任何人,觉得那个淋雨的人可能是自己的老婆的话,都会下来看看的……我把车卖给我姐了,以后,我就骑三轮车了。”

“什么?你,你这么大的事也不和我商量,米晓茹,你想干什么?”单越没有听出来晓茹语气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冷漠和伤感,只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

“我下岗了,我得生存,我要谋生。”


“你和我商量商量,行不行?”

“我是想和你商量,可是,你顾得上我吗?你关心我吗?你知道我失去工作后,内心多么恐惧,多么彷徨,多么无助吗?我一个人承受着这些恐惧无助彷徨,你在干什么?你在哪里?”

“我,我在挣钱养家,你下岗了,我不得更加好好工作?我工作不是为了我自己,我是为了你和单米……你只要把家照顾好……”


“难道我没把家照顾好吗?我照顾好了,家里的事,什么都不用你管,可是,你给我什么了?冷嘲热讽,漠不关心,指责,你为什么把你的好心善良关心呵护都给了别人,你给我一点,不行吗?你给我的是什么呀?”

“我,”单越抱着手机,一时无从辩驳,但片刻之后,就又理直气壮地说,“我怎么不关心你了?是你动不动就对我恶语相向,是你根本不把我这个老公放在眼里。你要是辞职之前和我商量商量,还有,你别动不动就把更年期放在嘴上……”


“我更年期了,为什么不能说?但我以后再也不会和你说了,说给一个根本就不懂我不心疼我的人,我有病啊?”

晓茹怒吼一声,就把电话挂断了。

单越拉着脸回到病房。

单母和单宁宁看到他的脸就知道了答案。

“米晓茹去吗?”单母问。

“哦,她发烧了,去不了。”


“米晓茹发烧了?”单母似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来医院的时候,不是好好的嘛,怎么就一个下午的功夫,就发烧了?”

“妈,看来是嫂子不想去,故意这么说的。”单宁宁说。

“她是真发烧了,”单越说,“昨天下雨淋着了……”

说完,他深深看了陈丹一眼,陈丹兀的想起了昨夜的那一幕。


她似乎明白些什么了,内心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优越感。

“你又没见着,她说雨淋着就淋着?她说发烧就发烧啊?”单母撇撇嘴,说道。

单越低着头,没有吭声。

“宁宁,这样吧,你现在就抱着明明去你哥家,先在那住两天。她米晓茹不是发烧去不了你家吗?你去她家。”

“哦,行。”单宁宁爽快地答应了。


单越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他已经看到这场战火正慢慢向他家蔓延而去,可是他无能为力阻止。

这时陈丹突然说话了,“阿姨,我去给宁宁帮忙打扫吧,我今天开着车来的,打扫完,我再回来,你和我妈互相照应着点,我会很快的。”

单越感激地看了陈丹一眼,四目相对,目光中都迸发出一股笑意。

陈丹帮单越结了围,单越重重地舒了口气。


事后,单越给陈丹发了条微信,“谢谢你啊,真不好意思,让你受累了。这本应该是米晓茹的活。”

陈丹回到,“别跟我客气,我知道你挺难的,一边是自己的妈妈和妹妹,一边是自己的妻子,我能感受到你夹在中间不容易。”

看到陈丹的回话,单越心中一暖,觉得自己遇到了知心的人。


单宁宁和陈丹回到家,打开家门,污秽之气小了很多,地上虽然还有污渍,但很显然,邵国正已经做了简单的清理。

“男人嘛,就这样,”陈丹拿起放在地上的拖把就去冲洗,一边冲洗一边说,“他们才不在乎地板干净不干净,桌子擦了没擦。他们的心思不在家里,在外面。”

“可是,也不能什么都不干。家又不是我一个人的,孩子也得叫他爸爸!”单宁宁不服气地说。


“唉,找个男人,只要他不在外面找女人,就睁只眼闭只眼吧,你看我,一个人,倒是清净,可是,有什么意思?”

“陈丹姐,我觉得你真好,你比米晓茹强一百倍。”

陈丹微微一笑,说,“米晓茹,我见了一次,感觉人不错啊。”

“你那是没和她接触,你和她接触之后,就知道她有多傲气。”

“没有吧。”


“她从来不会像我们这样说话,你信不信?”单宁宁说。

“她不说话,那她干什么?”

“她就和我哥说呀,我和我妈都不在她眼里,我哥在,她就缠着我哥叽叽咕咕说不听,烦也被烦死了。我哥不在,她就一句话不和我们说。”

“那,不是很好?说明她和你哥感情好……”陈丹眼眸里光暗淡下来。


“什么感情好,故意的,不想让我哥对我和我妈好。她想独占我哥,你知道吗?她巴不得我哥只对她一个人好。”

“那你哥呢?”

“我哥?当然被她管的服服帖帖的,我哥是有名的怕老婆,米晓茹让他向东他不敢朝西,让他打狗他不敢撵鸡。”

陈丹眼里掠过一丝复杂的光,片刻之后,缓缓说道,“米晓茹是聪明人,你真该像米晓茹学习,对待男人需要花心思。”


“我没她的本事,她给我们老单家就生了一个女孩,我哥拿着她还像个宝贝,我呢,生下冉冉的时候,我婆婆一看是女孩,转身就走,一个月子,除了剪头那天,就没露过面。这些年我婆婆就因为我生了个女孩,看我不顺眼,孩子也不给看,还天天在我背后说我的坏话。邵国正只要和他妈在一起,保准就找我的事,回来就和我打架,都是他妈坏的!后来,二胎政策放开了,我妈说,你赶紧给人家老邵家生个儿子吧,你婆婆说了,你再不给人家生个儿子,就让邵国正和你离婚。

我就告诉我妈,正好,离就离吧,我还想和他离婚呢。我妈说,你可不能离婚啊,离婚你怎么办呢?他家就缺个小子,你给生了小子就不离婚了,邵国正也就对你好了。可是,生了儿子之后,怎么样?邵国正以前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回家就是大爷,不做饭不洗衣,不给看孩子。我得把孩子放在婴儿车里,一边看着孩子一边做饭!”单宁宁说着语气哽咽了。


“唉,女人啊,生孩子是苦,不生孩子也苦。”陈丹轻轻叹息到。

就在这时,陈丹的手机叮地响了一下,一看,又是单越发来的微信,“今中午你不要回家做饭了,我点了外卖了。”

陈丹恍惚觉得这应该是发给米晓茹的,她不确定地回了一句,“是发给我的吗?”

“当然了,谢谢你帮我解围,还受累给我妹妹打扫卫生。”

本章完。

抱歉,让友友们久等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