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街头画家一幅画500元无人问津,3年后,拍出1.5亿天价

2018年,街头画家一幅画500元无人问津,3年后,拍出1.5亿天价

“若想让人听你说话,先戴上面具再说!”——班克斯

2018年10月5号,伦敦苏富比艺术拍卖会上。

英国涂鸦艺术家班克斯的画作《女孩与气球》,最后压轴亮相,以104.2万英镑价格成交。

就在大家尖叫鼓掌时,画作突然铃声大作。

《女孩与气球》,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被画框内置的切割机切成了碎片。

但这并没有影响《女孩与气球》的艺术价值,反而更加让富豪们对班克斯的艺术青睐有加。

三年后,《女孩与气球》改名为《在垃圾桶里的爱》,再次出现在拍卖会上进行拍卖。

最终以1850万英镑的价格拍出,折合成人民币,大概1.5亿元。

很难想象,一个艺术家的随手涂鸦,竟能拍卖出如此高的价格。

而班克斯这位特立独行的艺术家,也不像其他画家那样,那么爱惜自己的作品。

2018年,他曾走上街头,隐藏自己的身份,以几百英镑一幅的价格,出售自己的真迹。

但是整整一个下午,几乎无人问津。

不仅行为特立独行,他还将自己的身份隐藏在黑暗中。

时至今日,在班克斯30年的艺术生涯中,除了前经纪人之外,几乎没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他就这样隐藏在黑暗中,以戏耍“民众”为乐,却最终登上神坛,被万千人敬仰。

今天我们就来聊聊,史上最特立独行的艺术大师,班克斯颇为传奇的一生。

不知从何时开始,伦敦街头开始出现各种各样的画作。

它们有的被画在墙上,有的被喷绘到地上,大桥、垃圾桶、压路机前面的滚轮……

几乎没什么东西,不能成为这位神秘画家的幕布。

而画作上,几乎没有画家的任何信息。

只在旁边,写着几个大大的英文字母“Banksy(班克斯)”。

这位画家,仿佛在用自己的画作,表达自己的意识形态。

他为弱者发声,反对新自由主义和资本主义。

他反对战争,同情灾民,为环境保护而发生,以一己之力,对抗这个不公平的世界。

没过多久,班克斯的大名便风靡英国,此时他的身份依旧神秘。

没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只知道他的作品最早出现于90年代,在布里斯托盛行。

叛逆的风格,很快便获得当地年轻人的狂热追求与追捧,同时也让人发现了商机。

商人们开始在班克斯的快闪画展中,购买大量画作,然后放到网上售卖。

Robin Barton是最先被咨询的商人,当年轻人拿着班克斯的画来到他面前时,他嗤之以鼻。

“这是哪个三流画家创作出来的作品?”

还以此为由,拒绝收购。

令他被想到的是,短短几个月的功夫,班克斯的作品,便被以十倍的价格被卖出。

成名之后,班克斯越来越放飞自我,他不再将自己的艺术,局限于一幅小小的画作中。

而是将之做成三维作品,去表达自己的艺术形态。

班克斯最出名的行为艺术,当属黑暗迪士尼。

他策划迪士尼乐园的黑暗版,在乐园里,所有的东西都是相反的,充满着诡秘和阴郁。

在这里,房子破败不堪,到处都是遗体的模型。

难民翻船溺毙,工作人员脸上满满都是丧气。

仿佛班克斯笑着嘲讽道。

“还不懂吗?这就是米老鼠和睡美人背后的故事,是活生生的现实!”

黑暗迪士尼,是班克斯作品风格的真实反馈。

他喜欢用暗喻的方法,将历史上不为人知的蝇营狗苟之事,赤条条放在众人面前。

因此,他的艺术遭到很多“精英人士”的反对。

2000年之后,班克斯的艺术开始走上美国街头,一夜之间,纽约各地都出现他的作品。

班克斯的粉丝们彻底疯狂,他们从全球各地涌入纽约,开始寻找班克斯藏在街头的涂鸦。

整个纽约都变成曼克斯的个人画展,造成巨大轰动。

以至于纽约市长不得不站出来,痛斥班克斯的不道德行为。

“班克斯的行为已严重影响到纽约的交通治安,是自私自利的行为,根本不配称为艺术!”

为了快点结束这场闹剧,市长不惜派出大量警力,开始全市通缉班克斯。

因为在纽约街头,随意涂鸦是犯法行为。

一时之间,班克斯在纽约名声大噪。

媒体、政府、警察、粉丝都想将班克斯找出来,新闻系大学生奎格威廉斯就是其中之一。

而他差一点,就查到了班克斯的真实身份。

2016年1月28日,奎格威廉斯去看摇滚乐队《强烈冲击》的演唱会。

在演唱会上,奎格得知《强烈冲击》和班克斯都出身于布里斯托,两者会不会有什么联系?

获得灵感的奎格,立刻开始着手调查。

调查中奎格发现,班克斯的作品和《强烈冲击》乐队,总是会“巧合”要出现在同一地点。

例如2006年,班克斯将人偶放进洛杉矶的迪士尼公园中,将之打扮成关达那摩湾受关押者。

而那个时间点,《强烈冲击》正在洛杉矶开演唱会。

同样的事情,还发生在2008年2010年。

2008年,《强烈冲击》主唱罗伯德纳贾在纽奥良,参加卡崔娜飓风《救救我们》的首映会。

几乎在同一时刻,班克斯的作品开始出现在纽奥良街头,其中一幅是警察在抢劫商场。

这与《救救我们》纪录片所表达的思想,几乎如出一辙。

除此之外,《强烈冲击》的表演方式也和班克斯很像,曾经在演唱会上放映难民影像。

班克斯也非常支持难民议题。

双方在很多方面不谋而合,是否有一种可能,罗伯德纳贾就是班克斯本人呢?

奎格觉得,自己差一点发现了世界的真理。

却没想到,在舆论发酵后不久,罗伯德便在布里斯托演唱会上,否定自己是班克斯本人。

“生活中,我们人人都是班克斯!”

同时也有粉丝发现,2014年10月,班克斯的画《耳膜破裂的少女》出现在布里斯托,

就在前一晚,《强烈冲击》正在旧金山开演唱会。

一夜之间,从旧金山到布里斯托,再画完一整幅画,根本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

因此,奎格的调查,完全被大众否决了。

难道班克斯真的如粉丝们所说的那样,来无影去无踪,是个如同不是传说般的人吗?

也不尽然,事实上,班克斯从来没想隐藏自己,他的画都是在大庭广众下创作的。

只是所有人都向他忽略,没将之与班克斯联系在一起。

班克斯前经纪人拉扎里德斯曾表示。

“班克斯的创作从来不在晚上,而是在白天。”

“他会扮成各种各样的人,在大庭广众下做自己的事!”

2003年—2005年之间,班克斯曾穿着风衣,潜入八家博物馆,将自己的画贴到墙上。

可惜自始至终,除了摄像头之外,没有一次有人拍下班克斯的身影。

他就这样堂而皇之地在大众面前消失得无影无踪。

每次创作之前,拉扎里德斯都会扮成各种样子,走上街头,替班克斯筹划、演练、安排。

有时候,他会扮成马路维修工,拿着前方禁止通行的牌子,站在马路的正中央。

在他的身后,班克斯正拿着喷漆,在墙上创作。

他总是用这种方式,去吸引大众的目光。

在塔尔伯特港,班克斯曾经创作过一幅《雪天的小男孩》,抨击当地工业污染。

画作诞生之后,引来不少人驻足观看,其中也包括从世界各地赶来的媒体。

大家纷纷猜测,画作中映射的到底是当地哪家工厂。

以至于在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塔尔伯特港当地的工厂,相比之前都低调了很多。

再也不敢在大众眼皮子底下,排放有毒物质超标的废气,以及充满毒素的脏水。

大大缓解了当地环境污染的问题。

后来,画有《雪天的小男孩》的房屋面临拆迁,有位富豪用10万英镑买下这面墙。

之后,他将这面墙放到拍卖会上拍卖,所得收益翻了十倍。

这就是班克斯不爱惜自己的作品导致的后果。

班克斯不喜欢将画画在纸上,欧洲、纽约的街头墙壁上,到处都能看到他的画作。

因此很容易让人提取下来,送到拍卖会拍卖。

第一个发现商机的是巴顿,班克斯曾经在他肯特郡的熟食店墙上画了一幅画。

巴顿将整面墙拆了下来,卖到市场赚了一大笔钱。

这笔钱,足以让巴顿再买下两间同样大小的熟食店。

从这之后,巴顿开始在城市游荡,每当他发现班克斯的画作,便会联系持有人将墙壁买下。

凭借这种方法,巴顿成为肯特郡最成功的商人之一。

但这并不是班克斯希望看到的,他并不想让自己的画沾满铜臭,而是让大众去独立思考。

他曾经给过大众机会,让他们拿自己的画赚钱。

2018年,班克斯曾经走上街头,扮成一位街头画家,现场作画,出售自己的作品。

每幅画在300—500欧之间。

结果整整一天时间,除了两位男人之外,再没人购买他的画作,连停下来驻足的人都很少。

从那之后,班克斯再也没出售过自己的画作。

但收藏家们总是自以为是,班克斯越是不想让他们买,他们便对班克斯的作品越是向往。

于是便发生了开头的那件事。

早在画完《女孩与气球》之后,班克斯便让经纪人在画框上安装了自毁装置。

只要化作成功售出,就会触发,然后自动毁掉。

但令他没想到的是,画作被毁后,反而更受收藏家的青睐,最终拍出1.5亿人民币的天价。

从这之后,大众对班克斯的看法开始改变。

很显然,班克斯算半个心理学家,他非常清楚,自己的行为越激进,作品便越受大众喜爱。

因此,他总是在创作作品后,用特立独行的方式高调展示出来,将其推到不属于它的高度。

《女孩与气球》,就是其中的代表,1.5亿的拍卖价,班克斯能获利多少?

越来越多的人想知道,生活中的班克斯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怀着这样的想法,《地铁报》记者马婷伯格欧森,再次开始调查班克斯的真实身份。

最终的调查结果,是大众离班克斯最近的一次。

马婷伯格欧森在调查中发现,班克斯曾拍过一部纪录片,名叫《画廊外的天赋》。

引发过一些讨论,还入围过奥斯卡奖。

只不过在拍摄和发行过程中,班克斯依旧坚持匿名,

但拍摄电影这种大事,即使再怎么隐藏,也会在执行过程中留下蛛丝马迹。

想赚钱,就要注册公司,赚到的钱总会有流向。

于是,马婷伯格欧森决定从制片公司查起。

据悉,《画廊外的天赋》,是由一家叫妄想电影的电影制作的。

查它的年度报表会发现,所有制片工作人员,全部来自一家叫病虫害防治有限公司。

这家公司专门鉴定班克斯的作品,确认画作是否为班克斯的真迹,并出具相应证书。

妄想电影,正是它旗下的公司。

查询这家公司的年度报表,发现它上面还有家公司,名叫墙上画作有限公司。

查询这家公司的年度报表,发现公司唯一的持有人,名叫杰米休利特。

杰米休利特,是《街头霸王》乐队的创始人。

在该乐队的音乐MV里,经常能发现班克斯的作品。

几乎可以确认,杰米休利特就是班克斯本人。

据悉,《街头霸王》乐队并非由真人组成,而是一支由动画人物组成的乐队。

该乐队的风格,和班克斯如出一辙。

除此之外,马婷伯格欧森还找到一段班克斯亲自在房间中作画的视频。

互相对比一下,视频中班克斯的脸,和杰米休利特如出一辙,几乎可以确认为同一个人。

但消息爆出后不久,这一说法再次被休利特本人否认,班克斯的身份再次成为一个谜。

事实上,无论粉丝们有没有猜对班克斯的身份,他都会予以否认,甚至故意放出烟雾弹。

只会这样做,不要有两个原因。

第一,他害怕因为自己的立场,遭到某些人报复,因此隐藏身份,是为更好保护自己。

第二,他不希望因为自己的身份,让大众忽略掉他的作品思想。

正如他自己所说的:“若想让人听你说话,先戴上面具再说!”

诚然,没有什么人的话,比一个隐藏身份的知名者,更具备振奋人心的力量。

#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