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年华为到底经历了什么?任正非每天在做噩梦,梦醒时常常哭?

2002年华为到底经历了什么?任正非每天在做噩梦,梦醒时常常哭?

2002年,在深圳华为基地,近6000名新员工,正等待着任正非的一个解释,明明是让我来做研发,凭什么现在要去当维修工!


更有甚者,直接冲上讲台,对着任正非吼:“你一口气招这么多人,是不是头脑发热!”


任正非哪里是头脑发热,而是决策失误。



2001年,华为领导层判断,“国家将很快发放3G牌照”,为了备战3G时代的“弯道超车”,实现在3G产品上“第二年100亿的销售目标”,一下子从各大高校招聘了6000名大学生。


结果,2002年一开始就发现形势不利,3G牌照发放遥遥无期。那么,新招的6000人如何消化?公司领导层zui后决定,智能先将他们安排到维修用户服务体系。


但这些新员工并不同意,大家都是专业人才招聘过来的,招来后当维修工,估计是个人都会有怨言。所以才有上述闹事一说。


华为高管李一男出走,带着从华为的股权结算和分红的一千多万,同时还带走了600名研发骨干,北上创办港湾公司。


李一男创办的港湾公司,完全复制华为的技术、管理等模式,一时做得风生水起。有了资本加持的“港湾弯路”却与老东家反目,疯狂抢占华为的市场份额。


在宽带IP产品领域,港湾网络市场占有率在7%-8%,而华为也不过10%-15%。很多公司效仿港湾,运用华为的技术,模拟华为的运作,蚕食华为的市场。


令任正非匪夷所思的是,自己把华为90%以上股份都分给了员工,还有权力、利益、舞台、甚至真情,为何这些人却选择背叛。


所以,任正非抑郁了!



“有半年时间,我都在做噩梦,梦醒时常常哭”任正非在回忆起华为经历过的最大危机时这样写道。


2001年,任正非的母亲意外去世,他连最后一面也没见着,再加上华为内外交困。任正非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而同时,被检查出了癌症,接连接受了2次手术。被癌症和重度抑郁症侵扰的任正非可谓苦不堪言!


任正非在内部一篇文章中向员工坦承:公司差点崩溃了,内外矛盾交集,我却无力掌控。每天工作10小时以上,仍然是一头雾水。


据了解,那个时候的任正非即使是在病中,只要听说任何地方有3G项目,也会马上飞过去。用他自己话说:做梦都想拿下订单。


面对这样的逆境,任正非还是扛下来了!因为任正非做了几件大事,彻底扭转了华为的困局。

尽管全球布局是一块难啃的骨头,但是到了2005年,华为海外销售额第一次超过国内销售额,正式向全球化运营挺进。


缓过神来的华为,开始对付李一男等“叛将”为此,华为在公司成立了一个特殊的部门——“打港办”。“打港办”的两个基本目标就是不让港湾赚到钱、更不能让港湾上市。


“打港办”开始全面围剿港湾网络,华为采用高薪挖走港湾的技术骨干,港湾的一个研发部门被整体挖走。低价中标让港湾出局,最后收购港湾。


李一男再次回到华为工作,不过这次任正非把他晾起来,不给他权利,在华为憋屈地呆了2年后,李一男跳槽去了百度,没过多久又跳槽去了别的公司。


另外,李一男曾经在华为的三个同事因被认定侵犯华为知识产品,被深圳中院判处三年有期徒刑。

2007年,苹果iphone问世了,华为的3G业务活过来了,多年的技术积淀终于大放异彩。所以,任正非说:“是苹果救了华为”。


国内不少老板都想学华为,但最后都学不像。


刘东华说:任正非是我的偶像,任正非几乎是中国最有静气和最有定力的一位企业家。


马云称其为“一个被遗忘的高人”


万科总裁王石说:任正非对企业的前瞻性把握太厉害了!犹如“北非之狐”。


大家觉得呢?


参考资料:《华为智慧》《下一个倒下的会不会是华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