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北汽版”问界,能救极狐于水火?

打造“北汽版”问界,能救极狐于水火?

采取类似于华为赛力斯的模式,或许能帮助北汽蓝谷走出阴霾,但这和极狐可能没什么关系。

日前有消息称,北汽正与华为展开合作,计划基于极狐现有平台研发一款全新车型,新车将采用类似华为和赛力斯的合作模式,即搭载华为提供的鸿蒙智能座舱、智能车控以及智能驾驶等技术方案,并在华为门店进行销售。预计将于2024年上市。

虽然到目前为止,这一说法还未得到官方证实,但对于连年亏损的极狐母公司北汽蓝谷来说,这或许会是一根救命稻草。

扶不起的极狐,市场反响始终无起色

据了解,目前华为车企的合作模式有三种:

一是单纯充当供应商角色,卖软硬零部件给汽车企业;

二是Huawei Inside(HI)模式,双方合作开发完整的自动驾驶和智能座舱等整体全栈解决方案,产品仍有自己主导,华为提供技术支持。北汽极狐和华为采用的正是这一合作模式;

三是华为智选车模式,即华为深度参与产品定义、整车设计和渠道销售。这也是华为与赛力斯的合作模式,这一模式下,华为参与产品的造型设计、内饰设计,提供智能驾驶、智能座舱、智能电动、智能网联、智能车云五大智能系统,并将产品放在华为自家门店进行销售。合作车企则主要参与整车生产和售后维修等等。

很显然,对于华为来说,智选车模式能让它得到最大的话语权,积极性也最高。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华为和赛力斯合作的问界品牌销量十分突出。今年10月份,问界交付量达到了12018辆,位列新能源车销量前十,而这已是它连续3个月交付过万。

问界的爆火不难理解,因为从产品定义、产品设计到产品营销,各个环节都有华为的影子,发布会亲自站台,最终车也是摆在华为门店进行销售,这很容易让消费者觉得,这款车就是华为出品。说到底,大家消费的是华为的影响力,而忽略这背后还有一家叫赛力斯的企业,乃至赛力斯背后的小康集团。

余承东亲自站台的问界,基本消弭了赛力斯或小康的影子

与问界相比,北汽极狐就没有这样的好命。由于“含华量”较低,极狐从品牌打造到产品设计、生产、营销的一系列工作,都得自己去完成。虽然北汽有制造销售新能源车的系列经验,但那仅限于低端车,且早年的一系列车型如EC3、EC5、EU5等等,都因为质量太差而备受诟病。

这样的情况下,极狐的命运几乎是一早就注定了:低端车都造不好,大家怎么会相信你能造好高端车?

因此,即使极狐与华为牵手很早,极狐阿尔法T量产搭载了华为智能网联、智能电动领域技术,阿尔法S全新HI版则搭载了华为全栈智能汽车解决方案。但对于消费者来说,只要是北汽出品,就几乎和“不靠谱”画上了等号。

上半年以来,极狐先后冠名举办了多场声势浩大的线上演唱会,崔健、罗大佑、黑豹乐队、唐朝乐队......这些演唱会的费用动辄在千万元级别。然而,其所引来的巨大流量却没能转换成销量。

根据上险数,今年前三季度,极狐品牌累计销量仅为8138辆,不足年销目标4万辆的25%。而从2020年10月极狐首款车型阿尔法T上市,极狐品牌至今的累计销量也只有1.7万台左右。

与之相比,问界M5今年2月底才上市,到6月就已经交付了超过2万台车。截至10月底,累计交付量已经超过5万台。

连年亏损,北汽蓝谷亟待破局

扶不起的极狐,也成了母公司北汽蓝谷最大的“心病”。

资料显示,北汽蓝谷的前身是2009年开始独立运营的北汽新能源,是中国首家获得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的企业。初期,北汽新能源主要面向出租车、网约车、租车行业等B端市场,依托EU、EX等系列车型,在2013年至2019年连续7年蝉联国内新能源销量冠军。2018年,北汽新能源借壳S前锋上市,股票简称更名为北汽蓝谷,主要运营北京汽车和极狐两个品牌。其中,极狐承担了北汽新能源向高端市场进发的重要使命,目前旗下已经上市的产品有阿尔法T、阿尔法S和阿尔法S全新HI版。

从2016年到2019年,凭借EU、EX等低端新能源车的良好表现,北汽蓝谷的营业收入分别为93.77亿元、132.50亿元、180.91亿元和235.89亿元,净利润分别为9480.12万元、5940.13万元、1.55亿元和9201万元,处于盈利状态。

这一度让时任北汽集团董事长的徐和谊意气风发,他曾公开表示,“北汽就是走新能源化创新之路,燃油车不玩了,北汽没戏,或者戏也不大。”并且除了特种车、专用车以外,2020年北汽集团将率先在北京市全面停止自主品牌传统燃油乘用车的销售,到2025年在中国境内全面停止生产和销售自主品牌传统燃油乘用车。

然而好日子没有多久,从2020年开始,北汽蓝谷走向了下坡路,当年营业收入仅52.72亿元,同比下滑77.65%,净利润由盈转亏,亏损达到64.82亿元。2021年,其营业收入也只有86.97亿元,亏损52.44亿元;2022年前三季度,营收57.07亿元,亏损35.00亿元。

短短两年多,北汽蓝谷的亏损额就达到了152.26亿元。截至今年三季度末,北汽蓝谷的资产负债率达76.53%,相比上年末增加6.43%。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也从2021年三季度末的超55亿元缩减至今年同期的43.02亿元,不足以覆盖短债。

很显然,北汽蓝谷已经陷入了泥沼,改善旗下产品的市场困境是它最紧迫的任务。

这样的前提下,效法华为赛力斯模式或许不失为一个良方,虽然这样做的弊端是北汽可能会丧失自己的“灵魂”,成为外界看来的“代工厂”,但在生死存亡面前,一切都不重要了。

此外,北汽可能还不得不暂时将极狐撇到一边。因为据称双方合作的新车虽然将基于极狐现有平台研发,但不再沿用极狐品牌。这就意味着,将可能打造一个新的高端品牌。

从华为的角度来说,这十分有必要,因为它肯定不希望外界从新车身上看到太多北汽的影子;对于北汽来说,这也可以理解,因为极狐已经是个失败的项目,弃之虽可惜,但食之也无味。

总之,未来双方联手打造的新车或新品牌,兴许能够让北汽蓝谷走出财务阴影,但和极狐应该不会有太多的关系。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