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新婚之夜,男子竟溜进洞房,新娘装睡逃过一劫

民间故事:新婚之夜,男子竟溜进洞房,新娘装睡逃过一劫

明朝末年,在徐州明阳镇内有一个富家公子叫王霸天,从小过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被父母当成小祖宗一样供着,所以养成了嚣张跋扈的性格。

王家乃是城里有名的大户人家,那积累的财富不可估量,王霸天仗着自己的家世,平日里净是做些欺男霸女的龌龊之事。

这天,王霸天带着一众手下在城里闲逛,突然一道身影急匆匆的跑了过来,一个不小心就撞到了王霸天的肩膀,让王霸天险些跌倒在地。

此人是附近的一个瓦匠,名叫周涛,周涛见自己撞到了人,便连忙上前鞠躬道歉:“这位公子没事吧,我刚才跑的有些急了,还请公子莫要怪罪。”

不等王霸天张嘴,他身旁的手下徐冲便冲上前去一脚将周涛踹翻在地,周涛连忙说道:“你这人好不讲理,我刚才不是有意而为,你竟还动手打人,还有没有王法了。”

徐冲冷笑道:“你顶撞了我家王公子,今日谁也救不了你。”

闻言周涛心中一紧,什么?没想到自己竟然这么倒霉,竟然撞到了那恶霸王公子,这下子自己可是自讨苦吃了。

随后一群人便一拥而上将那周涛按在地上摩擦,周围的乡亲们都躲得远远的,谁不知道王霸天的恶名,他们可不想惹祸上身。

周涛抱着头一阵哀嚎,可即便如此他也不敢反抗,心想忍一忍就过去了,若是真激怒了这王霸天,就怕自己的家人受自己的连累。

不料就在此时,一道人影突然闪过,砰砰几脚就将这群下人全都踹飞了出去,周涛睁眼一看,不由得心中狂喜,这下自己可有救了。

王霸天看清来人之后不由得咬紧牙关,他怒喝道:“好你个李进,接连数次与我作对,我看你是不想活了,来人啊,给我往死里打。”

李进家住城外的村子里,是这里为数不多的几家猎户,据说他在幼时拜师高人,习得一身的武艺,李进心地善良,嫉恶如仇,所以平日里没少和王霸天作对。

王霸天发出指示,几个手下虽然知道不是李进的对手,可也不得不硬着头皮冲向前去,只见那李进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几人打翻在地。

随后李进便来到王霸天的身前说道:“王霸天,若是下次在让我遇到你欺负别人,可别怪我连你一起打。”

王霸天被李进的话吓得连退数步,到嘴边的狠话都说不出来,只好灰溜溜的逃走了。

乡亲们见状皆是竖起了自己的大拇指,李进将周涛扶了起来,周涛说道:“这次多亏了李兄弟及时出现,否则哥哥我可要吃一番苦头了。”

李进说道:“那王霸天甚是可恶,仗着自己的家世显贵没少欺负人,若在让我遇到我定然让他尝尝我的拳头。”

此时那王霸天早已经回到了王家,刚一进门他便去找父亲诉苦,不料王员外却说道:“都怪我从小对你太过宠溺,这才让你如此的猖狂,如今踢到了铁板,你也应该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日后要学会收敛自己的脾气,莫要给自己招惹灾祸。”

其实王员外夫妇早就知道儿子的恶行,他们也没少做王霸天的思想工作,可是如今为时已晚 ,他们只盼着儿子能够少惹些祸端便够了。

可是王霸天却心中窝火,他从小到大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他一定要让李进付出代价,就在此时身旁的手下徐冲说道:“少爷,我倒是有一个妙计,据说那李进有一个心上人名叫小翠,相貌绝佳,若是你将那小翠娶到府上,想必李进定然会痛苦不已。”

闻言王霸天心中大喜,他连忙说道:“真乃妙计啊,此事便交给你去做,做好了银子少不了你的。”

于是徐冲便带着几个下人出发了,此时,在城外的大庄村内,一个如花似玉般的女子正在照顾着自己的老父亲,此女便是小翠。

小翠家境贫寒,从小就与父亲相依为命,可是几年前父亲突然病倒,这家庭的重担便落在了她一个女子肩上,小翠性子柔弱,做不了苦工,只好在村里做些缝缝补补的女工来维持生计。

李进就住在小翠的附近,见小翠一个女人如此的不容易,便经常过来帮衬一二,所以二人渐渐的便互生情愫,只不过一直没有捅破罢了。

很快徐冲便来到了小翠的家里,小翠见到来了几个陌生的男子,不由的提高了警惕,她试探的问到:“你们是何人,为何要来我家?”

闻言徐冲赶忙说道:“那就是小翠姑娘吧,我是来给你报喜的,我家公子对你有意,想要娶你过门呢!如此好事你可千万不要错过啊。”

听到徐冲的话小翠连忙拒绝道:“多谢贵公子抬爱,可是小翠已经有了心上人了,大哥还是请回吧。”

见状徐冲继续说道:“你可知我家公子是何人,他可是王家唯一的大少爷,你若嫁进王家,这荣华富贵任你挑选,比那李进不强出百倍千倍。”

小翠听到是王霸天看中了自己,不由得心中慌乱,她连忙拒绝道:“小女子出身贫寒,配不上王公子,还请大哥莫要强求。”

见小翠如此的不识抬举,徐冲便冷哼道:“敬酒不吃吃罚酒,今后有你好受的。”

说罢徐冲等人便回到了王家,他将小翠的话说了出来,把王霸天也是气的够呛,于是徐冲便冷笑道:“既然如此,倒不如我们以她的父亲为要挟,这样就不怕她不从了。”

闻言王霸天不禁一喜,于是当天晚上徐冲等人就溜进了小翠家里,强行将父女俩给带走了,如今父亲落在了王霸天的手里,小翠只好乖乖的听话。

几日之后王家突然传出消息,说是王霸天要迎娶小翠过门,此事传到李进的耳中,让他是火冒三丈,他很清楚小翠的为人,此事定然是那王霸天逼迫的。

于是李进便找到了王家,王霸天听说李进来了,心中不由得大喜,他等的就是这时,于是他便牵着小翠的手走到了门外。

李进见状连忙喊道:“你给我松开,否则我打的你满地找牙。”

不料王霸天却讥讽道:“李进,小翠乃是我的未婚妻,你一个外人有什么权利来管我们?要不你来问问小翠,她到底愿意嫁给谁。”

李进看着小翠说道:“小翠,是不是他逼迫你,你别怕,我定然会帮你主持公道。”

小翠不由得湿红了眼眶,迟迟说不出话来,王霸天见状不由得手中用力,小翠浑身一颤,随后便说道:“李大哥,你误会了,我是自愿嫁进王家的,这样就不用过那苦日子了,你还是快些回去吧。”

闻言李进愣在了原地,他没想到小翠竟然是这种女人,王霸天见状心中很是舒爽,他不忘讥讽道:“等到本少大婚之日,定然会请李兄弟来喝杯喜酒。”

李进自嘲的一笑,随后便转身离开了,那背影看起来尽是落寞与孤独。

可不等他心伤,另一个噩耗却又传来,竟是自己的老母亲身染重病晕倒在家了,多亏了乡亲们及时请来了郎中这才保住了一命,只不过想要维持生命需要很多的银两,这可愁坏了李进,要知道他捕猎根本就赚不到多少银两,也就够母子俩吃穿的。

于是李进只好去寻找一份新的差事,也许是上天眷顾,还真的给了他一次腾飞的机会。

原来城里董家要招收几名侍卫,李进心中大喜,凭借自己的身手应该可以顺利入选,于是他便过去面试,果不其然,李进以第一名的优异成绩被董家招揽,而且董员外在得知他的家境后,还特意提前预支了薪水给他,这才将母亲的病情稳定。

李进来到董家后尽职尽责,很快就被董员外看中带在了身边,这天,董员外将李进等人叫到身边说道:“明日随我去一趟湘河镇,又一批重要的货物需要押送,老夫也会亲自上阵,这路上的安全便全都靠你们几人了。”

李进连忙应道:“董员外放心,哪怕搭上小子的这条命也定会护你周全。”

闻言董员外甚是欣慰,拍了拍李进的肩膀说道:“等这次安全回来,定会赏赐你们一笔不菲的银两。”

听到董员外的话几人皆是一喜,于是便赶忙下去准备了。

到了第二日一早,董家的商队便出发了,李进等人呈包围阵势将董员外保护的极为严密,想必这次应该出不了什么差错。

此次距离不近,再加上货物极为重要,所以商队便日夜赶路,哪怕是劳累一些也不能有所闪失。

可就在商队路过一处树林之时,突然一群山贼现身将他们包围了起来,李进见状不由得大喝道:“不好有埋伏,快保护员外。”

说罢几名侍卫便将董员外保护了起来,那群山贼见状二话不说就朝着众人攻击而来,看样子是没打算留活口。

李进等人匆忙迎战,可是山贼人数众多,很快众人就被压制住了,不多时便出现了伤亡,可是李进那边却是游刃有余,山贼在他的面前如同土鸡瓦狗一般被轻松击溃,可是他再厉害也只有一个人,根本就来不及去营救别人,很快董家的侍卫就被残忍杀害。

眼看董员外就要被山贼所伤,李进连忙摆脱了山贼的纠缠,来到了马车旁救下了董员外,李进见到山贼数量太多,只好拉着董员外骑马离开。

山贼看到李进的厉害,也不敢再去送死,这才让李进二人逃过一劫,李进在附近找了一处村庄暂时住了下来。

董员外心中感激,若不是李进拼死相护,恐怕自己这次就要成了那山贼的刀下亡魂了,于是董员外便说道:“李进,你可愿意做老夫的义子,我董家后辈意外惨死,如今只剩下我一人苦苦支撑,你品性俱佳,老夫愿意将这董家托付给你。”

闻言李进心中大喜,他连忙跪在地上说道:“进儿给义父请安了,进儿一定不会让义父失望的。”

董员外不由得眼眶湿润,他轻轻的将李进扶起,眼神中充满了宠爱。

到了第二日他们便回到了董家,这次丢失了重要的货物董家也算是吃了大亏,不过当时的情况能够保住性命已经算是奇迹了,根据董员外的经验来看,此次定然是有人通风报信,否则怎么可能引来山贼,所以他便让手下心腹去暗中调查,看看到底是谁在背后害他。

这次回来董员外便对外宣布了收李进为义子,还将这手底下的许多产业交给他去管理,一时间李进的名号便响遍了全城。

此时在看王家,只见那王员外重重将茶杯摔碎,他怒喝道:“这个该死的李进,竟敢坏老夫好事,若不是他出手,那老家伙早就没命了。”

原来消息都是王家放出去的,要知道王家和董家已经明争暗斗了许多年,谁也奈何不了谁,所以王员外只好用这种阴损的招式。

王霸天见父亲如此气愤,便开口道:“爹,您放心,只要想办法将李进除掉,那老家伙咱们有的是办法治他。”

王员外冷哼道:“那李进武艺超群,要除掉他谈何容易。”

王霸天笑道:“爹爹放心,孩儿倒有一个妙计,您就等我的好消息吧。”

只见王霸天去找到了小翠,此时的他早已经对小翠失去了兴趣,这只不过是他众多小妾中的一个罢了,若不熟是为了报复李进,他可不会娶小翠进门。

王霸天找到小翠说道:“你不是想要自由吗,我给你一个任务,你做好了我便放你们父女离开,还会给你们一大笔银两,保你们衣食无忧。”

闻言小翠心中大喜,她连忙说道:“好,无论什么事我都答应。”

王霸天便在小翠的耳旁说了几句,不料小翠连忙拒绝道:“不行,此事万万不可,我绝对不会伤害李进哥的。”

闻言王霸天继续说道:“你没有选择的权利,若是你敢拒绝,我就将你的父亲扔到河里喂鱼,你不会想自己的父亲出事吧。”

听到王霸天的话小翠很是愤怒,一边是自己心中的爱人,一边是自己的父亲,无论哪一个受到伤害她都不愿意,见到小翠如此为难,王霸天便准备去先让小翠的父亲吃些苦头,见状小翠一下子就软了下来,连忙答应了下来。

于是第二日王霸天便对外宣布休掉了小翠,小翠便来到了董家寻找李进,李进得知小翠恢复了单身后很是激动,他知道小翠当时是被逼无奈,如今小翠还对自己有意,他便准备区小翠为妻。

于是李进便带着小翠去见了自己的义父,董员外没有因为小翠之前的过往而嫌弃她,反倒是尊重李进的想法,让小翠很是感动。

可突然小翠扑通一下跪倒在二人身前,无论李进怎么劝说都不管用,小翠说道:“其实我来此都是那王霸天的阴谋,他想让我趁着洞房之际给李进哥下毒,随后便会有王家的杀手过来动手,若是我不这样做,就会杀掉我的父亲。”

闻言李进二人大惊,没想到王家竟然如此的恶毒,李进将小翠轻轻扶起,随后便说道:“小翠你放心,我们倒不如将计就计,这次定然要王家付出代价。”

董员外也开口道:“你放心,我董家不弱他王家,令尊我会派人去救,你们就踏实准备婚事吧。”

于是在敲定计划之后,董家便对外宣布了李进的婚事,婚期就定在了三日之后。

转眼间便到了董家大婚的时候,由于董员外广结善缘,所以前来祝贺的宾客数不胜数,将这诺大的院子都挤满了,场面很是热闹。

于是在大家的见证下,李进和小翠便正式的拜堂成亲了,董员外带着李进一桌挨一桌的去敬酒,目的就是为了让李进多结识些人脉,到时候好接手董家。

等到所有的宾客都送走后,李进这才来到了洞房,可进来没多久,董员外竟然偷偷的溜了进来,董员外表示已经将小翠的父亲救了出来,小翠不禁大喜,直夸此事干的漂亮,如今就等王家的那人上钩了。

很快就到了夜里,夫妻俩熄灭了灯早早地就睡下了,等到了三更之时,一道人影突然闯进了屋内,他手持一把尖刀,对着床上的李进便刺了过去,本以为李进已经被小翠迷晕,不料李进突然就暴起反击,不多时就将此人控制住了。

就在此时一队官兵闯入,便将此人带到了官府审问,在知县的调查下,这才得知此人乃是那被通缉许久的山贼,他是受王家之托来杀害李进的,没想到竟落得如此下场。

知县得知王家私通山贼的事后不禁大怒,连夜去将王员外等人抓了过来,王员外见到事情暴露,只好将这些年做的亏心事都说了出来,王家也因此被除名。

经历了此事之后董员外便将董家全都交给了李进来打理,李进也没有辜负父亲的期望,让董家的产业是越做越大,而小翠也为李进生下了三个孩子,一家人过上了幸福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