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血严重的威马汽车,要借壳上市?

失血严重的威马汽车,要借壳上市?

12月5日,港股上市公司“APOLLO出行”公告称,拟收购一间从事智能电动车的公司,并指出:


目标公司的业务涵盖一系列配备先进技术的智能电动车,目标客户为中国年轻且精通技术的用户。


目前,威马汽车在APOLLO出行的持股比例为28.51%,所有传闻称威马将借壳Apollo出行在港股上市。


对于借壳上市传闻,威马汽车表示“不予置评”。


事实上,从种种迹象来看,威马汽车已面临严重的财务危机,几乎是命悬一线。



11月21日,一封威马汽车内部信广为流传,揭示了威马面临的困境。


内部信显示,今年10月以来,威马实施一系列降本措施应对资金压力,具体包括:


M4及以上级别管理者主动降薪一半;其他员工发放70%基本工资;发薪日从次月8日调整为次月25日;


本年度不再发放额外奖金(第13薪)、留任奖金(第14薪)及年终奖,暂停发放购车补贴。


不久后又有传闻称,威马汽车上海总部已启动裁员,外包公司人员也大规模离开。同时,威马汽车上海多家门店关闭,已从 20 家左右骤减到 12 家左右。





最近威马又被爆工厂基本停产:由于拖欠供应商账款,威马核心零部件断供,工厂基本停产;第一款轿车M7的项目也已停滞;成都产研部门很多员工的合同到期后威马也不再续签,研发体系受到影响。


不过这条消息被CEO沈晖辟谣:“怎么可能是真的”。


威马的财务危机,从财报中也能看出端倪。


其招股书显示,2019年—2021年,公司分别实现营收17.62亿元、26.71亿元、47.73亿元,净亏损分别为40.4亿元、42.25亿元、53.63亿元,每年亏损都超过营收。


而今年刚在港股上市的零跑汽车,近三年亏损分别为9.01亿元、11亿元和28.46亿元,三年累计亏损48.47亿元。这意味着,威马1年亏的比零跑3年还多。


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威马汽车销量为4.4万辆。1年卖出4.4万辆车,净亏损53.63亿元,相当于卖一辆就亏12.1万元。


其毛利率水平更惨,近三年分别为-58.3%、-43.5%、-41.1%。同期,“蔚小理”毛利率分别为18.88%、12.5%、21.33%。


曾经声名鹊起的造车F4,如今只剩下比惨....


在造车新势力阵营中,威马起点并不低,其与蔚小理同时出道,最早被称为造车F4。四家创始人中,只有威马创始人沈晖,造车背景最纯正。


沈晖毕业于美国加州大学,在国际汽车零部件巨头博格华纳、菲亚特集团担任过高管;2009年进入吉利集团担任副总裁,并带队完成收购沃尔沃。


正因汽车专业背景过硬,沈晖创业后引发大量关注,一众资本投资了威马汽车。


据统计,威马成立至今累计已获得11轮超350亿元融资,力压蔚小理,成为新势力IPO前获融资额最高的车企。


其股东既有上海国资等“国家队”,也有腾讯、百度、红衫资本等实力资本,以及李嘉诚、何鸿燊家族等港资。


2021年新能源大潮过后,行业慢慢回归理性,资本也不再输血,进入靠实力说话的时代。


此时,持续亏损、缺乏造血能力的新势力车企,只能寻求上市融资保证活着。


早在2020年,威马汽车就冲刺科创板上市,试图以“科创板新能源车第一股”提升知名度,失败后又转战港股。


2022年6月1日,威马汽车正式向港交所提交IPO申请,效仿“蔚小理”在港股融资。6个月过去,其递交的招股书已显示失效。


新能源大风已经过去,没有销量保证的车企,失去了吸引力。



威马的销量起初颇有优势,无奈出道即巅峰。


2019年,威马率先量产打破PPT造车魔咒,拿下新势力销量第二,排名仅次于蔚来。意气风发的沈晖还在微博喊话王兴,打赌威马未来将是Top3之一。


3年过去,威马不但无缘Top3,还一落千丈。


2021年中国新能源车集体爆发,销冠比亚迪销量高达58.4万辆,蔚小理年销量近10万辆。同期,威马汽车年销量仅4.4万辆,只剩蔚小理一半。


2022年1—9月,中国新能源车销量前五分别为比亚迪、上汽通用五菱、特斯拉、吉利汽车、广汽埃安,销量分别为115万辆、32.5万辆、31.8万辆、20万辆、18万辆。


新势力阵营中,哪吒汽车、小鹏汽车、零跑汽车、理想汽车、蔚来汽车销量分别为10.9万辆、9.8万辆、8.7万辆、8.6万辆、8.2万辆。


反观威马,前三季度销量仅2.9万辆,差距继续拉大。


很明显,在哪吒、广汽埃安、零跑冲击下,新势力迎来大洗牌,蔚小理正退居二线,威马汽车则逐渐沦为可有可无的陪跑选手。





威马销量走低,主要由于产品力低、定位不清晰。


国内电动车企中,三电技术全栈自研的比亚迪是公认的技术派,这两年销量爆涨并实现盈利,被市场极力看好。


华为旗下问界,以及蔚来、理想,则占领中高端市场,各有千秋。


威马毫无品牌特点,存在感太弱,又没啥核心技术,电池、电机、电控全靠外供,而且供应链把控不足,谈不上什么产品力。


尤其是其电池质量层次不齐,屡屡发生自燃事件,2020年9—10月,威马就曾在1个月内发生4起自燃事件,重创品牌形象。


威马的市场定位也比较模糊,其共推出EX5、EX6、W6、E5等车型,售价集中在15—25万元区间。


此区间内,上有比亚迪宋、秦、汉,小鹏P7等成名爆款,下有哪吒汽车等中低端劲敌,威马被挤压的毫无生存空间。


今天的新能源车市场已是拥挤的红海,竞争格外激烈,一个没啥技术、没啥存在感,还偶尔曝出自燃的品牌,被冷落很正常。


对于销量下滑,沈晖却有不同看法,他认为威马销量滞涨并不是卖不了,而是收着卖,因为现在看新势力销量榜就像是看“亏损榜”,卖得越多亏得越多。


再“收”下去,威马或许真的要淡出江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