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十条”出台,核酸退场,防控策略大转弯,我们做好准备了吗?

“新十条”出台,核酸退场,防控策略大转弯,我们做好准备了吗?

犹如巨轮在疾驰中掉头。


12月7日下午,在距离“二十条”发布仅26天后,“新十条”登场。内容上看,“新十条”的“松动”迹象明确,多用“不得”、“不再”作为新规要求,令行禁止的底线意味明显。


一时间,有人欢呼雀跃,有人忧虑重重。


至少从现在看来,核酸检测和健康码可能真的要退出抗疫的“C位”了。


(12月7日晚,广州地铁工作人员撤除入站口健康码扫码指引。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新十条”的第二条强调,要“进一步缩小核酸检测范围、减少频次”。此外,这一条直接以负面清单的形式列举了需要核酸检测的几个特殊场所,而其他场所一概“放行”,不要求提供核酸检测阴性证明,不查验健康码。


在这一条里,还有个极重要的内容——不再对跨地区流动人员查验核酸检测阴性证明和健康码,不再开展落地检。


这意味着,跨省人员流动将不再受到限制。


对此,北京和上海率先响应。北京在当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进返京人员将按“新十条”执行,而上海则发布消息称“抵沪不满5天”相关限制取消。从京沪两地的反应速度上看,可能很快会有更多城市宣布落地执行“新十条”。


“新十条”发布以后,多个OTA平台机票酒店预订量猛增。据21世纪经济报道,携程平台上的机票瞬时搜索量猛增160%,其中春节前夕(腊月二十五至除夕)的机票搜索量暴涨至三年以来最高点。


值得注意的是,现在我国多个大城市的疫情仍处于高位运行阶段,而冬季叠加春运大潮已经近在眼前,此时取消核酸和解除跨省人员流动限制,未来的感染规模可以相见。


一位中疾控人士透露,“二十条”出台以来,虽然很多地方都有跟进,但是落实程度不同,导致松紧程度也很不一样,仍然对于人员流动造成了限制,需要一个更基础的政策来兜底,确保人们能够在各地之间畅行无阻,这才了有“新十条”的出台。


但意外的是,原本预期“新十条”会在春运的返程高峰结束后再徐徐图之,却万万没想到出台的如此之快,并且步子迈的如此之大。


实际上,在疾控系统内部曾有过讨论,中国究竟能否在“放开”以后,把重点人群和重点场所管理好,保持这两个部分的安全,然而推演多个版本的结论都是偏悲观的,“尤其是像养老院、幼儿园、学校还有一些半封闭式办公的机构场所,即便管理的再严格再谨慎,只要有人员进出,最多也只能做到暴发的晚一点,但暴发仍然是迟早的事情。”


忧虑之处在于,大踏步放开以后,面对即将到来的第一波全国冲击,我们究竟是否做好了准备?




虽然巨轮开始掉头,但我们似乎还没有做好准备。


轻症无症状居家隔离,早在防控方案出台之际,就被认为是一块没有啃掉的硬骨头。“新十条”终于决定允许无症状感染者和轻症患者,几乎是此次调整中最重要的一步。


考虑到方舱医院存在各式各样的不舒适,这个规定让不少疑心自己感染,或者发现抗原自测阳性的人们松了一口气。


从科学上看,诚然是奥秘克戎变异株感染的无症状和轻症人群预后较好。但在这背后,其实也展现了感染者大量增加,方舱医院难以周转,“全都要”不得不开始让位于“保重点”。


中国预防医学会专职副会长冯子健近期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指出,重点人群应该是有发生重症倾向的、具有高危因素的人,特别是高龄老人、患有比较严重慢性病的患者,尤其应该得到特别的保护,尽量防止他们感染。


一位流行病学专家指出,未来一段时间,需要重点关注三个指标:高危人群的死亡情况;医疗机构是否会发生医疗挤兑;医疗机构遭受的冲击是否会带来次生灾害,带来更多的超额死亡。


但问题是,新冠三年期间,当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投向了核酸和方舱,在无症状和轻症患者身上倾注了大量资源,留给重点人群的投入,并没有多少。


常态化核酸和全员筛查,当疫情乍现苗头时,曾经是有效遏制的手段,也是帮助中高风险地区尽快恢复常态的有效措施。但现在,不少大城市已经实质进入大规模感染阶段,核酸检测难以起到“早发现”的作用。更是有人调侃称,“不查就不会有”。


从“二十条”到“新十条”,工作重点终于从“查核酸”转向“保护重点人群”。


“新十条”要求,养老院、福利院、医疗机构、托幼机构、中小学等特殊场所,仍需要提供核酸检测阴性证明。这些场所中的相当一部分,重点人群都占比极高,一旦出现暴发感染,重症和死亡风险远大于普通人。


然而现在的困境却在于,由于疫苗接种工作在重点人群中推进比较困难,重点人群的免疫水平总体不高,这导致他们在面对社会面大规模疫情暴发时更加危险。


截至2021年底,中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达到2.67亿;病毒学专家常荣山分据此分析,中国需要做第三、第四针加强接种接种的人数大约有2.67亿人。考虑到有接种禁忌的人群占比不超过5%,亦即1335万人,老年群体应接种人员约为2.54亿人。


常荣山认为,如果要做到2针加强,总接种剂次就是5.08亿次,减去过去6个月中接种的1200万剂次,总数是4.88亿次,如果计划在60天内完成,每日需要接种813万人,这个单日接种量是过去的最高日接种6万的100多倍,实施起来的难度可想而知。


除了免疫水平不高,医疗机构目前也没有做好准备,或者说只能在海啸来临时硬着头皮站在最前线。


曾经,院感是“零容忍”的红线,而现在医疗机构被要求做到“快封快开”。


但是出现院感的医院,还是必须面对医务人员被感染后持续减员,医疗服务供给被迫短缺的问题。否则医院内原本的非新冠但有其他疾病的患者,如果因为感染新冠导致病重或死亡,同样是不可承受之痛。


尤其在定点医院,它们面对的压力会空前的大。最坏的情况是,随着医护人员的减少,病人却持续增加,供求关系不断失衡,混乱和挤兑会越演越烈。


据八点健闻了解,至少在北京,医疗挤兑已经出现。感染等各种原因导致居家隔离不能上班的医务人员越来越多,不少医院工作已经开始应接不暇。


一位传染病专家表示,高龄老人以及其他高危人群更需要注意防护,尤其是希望不要在流行高峰的时候被感染,否则按照现在的医院管控方式,已经开始短缺的医疗服务可能很难得到响应需求。


另一方面,目前的重症资源也不够且不充足。医疗资源富集如上海,在上半年大规模疫情暴发时尚需全国驰援支持,现如今各个城市都开始陷入鏖战,谁又能抽身来支援对方?


重症资源的准备不光是改建ICU病房,购买设备,也需要人力的支持。


前述中疾控人士说,只有一线城市的顶级三甲医院才能做到紧急扩充重症资源,而对于二三线城市的公立医院来说,既没有资金,也没有人才,筹备重症资源对他们来说是个几乎不可能的任务。


在采访中,不少地市级医院院长表示,现在真的能做的,可能也只有等待疫情冲击的到来。




当“全民核酸”淡出历史舞台,居家自测、不占用公共资源的抗原试剂盒逐渐向普通人日常生活场景渗透。


12月1日,当广州市率先宣布多个场所不再查验核酸,同时鼓励家庭自备抗原试剂盒的当天,广州多家药店的抗原试剂盒就卖断货了。京东健康提供的数据显示,11月28日至12月4日,抗原试剂盒成交额环比上周增长344%。


新十条对核酸检测的进一步优化——除高风险岗位从业人员、高风险区人员,进入医疗机构等特殊场所之外,不再要求提供核酸阴性证明——注定了核酸将淡出公众日常,抗原作为更可及的新冠确诊工具,终于登上中国抗疫的历史舞台。


“根据流行病学原理,核酸本应该是疾病确诊的依据,而非大规模筛查的工具,此前大规模使用核酸,主要是出于清零的防疫目标。”香港城市大学传染病及公共卫生学系助理教授明伟杰表示,“新冠病毒变异到奥密克戎阶段后,欧美及我国大量的临床数据显示阳性患者症状变轻,核酸作为严格的筛查手段也就失去了必要性。”


现在的香港,基本无需进行核酸检测。进入宴会等大规模人员聚集地、中学生每天上学、进入医院就诊,这些特殊的场合也只需展示当天的自测抗原结果。其他日常场合下,凭码即可畅通无阻。


“但抗原检测的准确度比较依赖操作手段和抗原试剂产品自身的质量,”香港大学病毒学专家金冬雁提醒道,“从公共卫生的角度,国家有必要进一步明确,民众怎样取样才算规范?抗原检测的结果有哪些用途,能否代替核酸检测结果,抗原阳性人员是否会被统计进新冠阳性数据里,抗原阳转阴能否作为新冠康复的依据……总的来说,就是确诊抗原检测在新冠确诊体系中的地位。”


随着阳性数字的一天天增长,于大众而言,新冠从遥远的新闻报道转为触手可及的现实。“囤的不是药,而是安全感”,抱着类似的想法,在新10条发布之前,囤药大潮已经在民间兴起。


一些城市的药店排起了长队,有人一次性购入了1500元感冒药。在小红书等社交媒体上,五花八门的“囤药指南”“囤药清单”四处流传。ID定位遍布全国各地的网友在社交媒体上询问,A药和B药应该选哪一种,头孢、阿莫西林需不需要,如果感染了吃哪个管用。


根据京东健康提供的数据,感冒用药,退烧、止咳、抗菌消炎类药物近7天的成交额环比10月增长了18倍,成交件数TOP5的药品分别为连花清瘟、蒲地蓝消炎片、复方氨酚烷胺片、布洛芬缓释胶囊和对乙酰氨基酚。其中,连花清瘟搜索量同比增长2000倍。


连花清瘟大概是此次囤药风潮中最受居民青睐的药品,北京一家有线下药房的第三方平台工作人员说,在提前备货的前提下,6日该平台已经卖空了一批连花清瘟,“连花清瘟特别紧俏,现在已经没货了。150一大盒的抗原试剂盒也卖空了一批。”


民众哄抢之下,部分药店选择上调价格。据报道,0.35g/48粒规格的连花清瘟胶囊一度从30元/盒炒到46元/盒、102元/盒。12月6日晚,连花清瘟的生产企业以岭药业表示,连花清瘟的供货价格保持稳定,消费者如果发现个别终端涨价,可及时向有关部门反映。次日,以岭药业股价涨停。


在阳性病例快速上涨的北京,12月6日起,京东、美团外卖、叮当快药等线上平台已经没有布洛芬、对乙酰氨酚等退烧药和氨溴索等止咳药的现货。可以照常下单,但付款页面显示送达时间未知。


线下药店没有,线上平台买不到,有人拜托老家的父母买好后寄来北京,有人则选择去医院开药。


被囤积的远不止感冒药、退烧药,还有抗原试剂盒和VC、VD等维生素类养生产品。甚至,常规肝病治疗药物熊去氧胆酸(UDCA),因为网传可以预防新冠感染,也快卖断货了。


7日,吉贝尔、赛生药业、新华制药等诸多药企纷纷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回复熊去氧胆酸药品的相关情况。截至当日收盘,海辰药业、共同药业、宣泰医药、新华制药等股价涨停,上海凯宝股价涨逾17%,广生堂、福安药业等股价涨逾10%。


新十条公布之后,对未来的不确定性成为“抗疫新时代”的乐章。人们一方面开心于生计有了着落,大规模封控不会再有,另一方面,又担心老人孩子“中招”,和医疗挤兑的发生。迎接这次感染浪潮的,不仅是几乎没有做好任何准备的医疗系统和医务工作者,更是无法独善其身的每一个人。



严雨程、田为|撰稿

陈鑫 |责编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八点健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