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业、食品企业、传媒集团,多方资本涌入团餐,是机遇还是挑战

物业、食品企业、传媒集团,多方资本涌入团餐,是机遇还是挑战

上月,上海麦金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宣布完成劲邦资本、天味食品2亿元新一轮战略融资,创投型、产业型多元资本同时注入,引发行业热议。

近两年来,团餐与资本的合作更加紧密,除了投创企业的注资,物业公司、传媒大亨、生产企业也瞄向团餐市场,多方资本开始进入行业。




传媒公司、房地产物业、生产企业……

多元资本进入团餐


中国饭店协会团餐专业委员会与宸睿资本联合近日发布《2022年度中国团餐发展报告》中提到,传媒业、房地产物业、文旅产业以股权合作方式进军团餐产业链,互联网头部企业、物流企业、生产企业也以后端合作央厨、打造团餐平台、提供供应链解决方案等方式开展团餐业务。



随着中国民生、食安、健康政策的约束与保障,团餐需求持续稳定增长以及福利化团餐市场进一步开放,在众多资本跨界中,房地产物业显得尤为瞩目。


2020年 11月23日,保利物业服务股份有限公司收购广州和创中味餐饮服务有限公司51%股权。


2020年3月,万科成立食品事业部,主要布局生猪养殖、蔬菜种植、企业餐饮三大领域。


2021年4月13日,碧桂园旗下的物业集团碧桂园服务也成立了碧鲜惠餐饮,并100%持股。


2021年5月20日,金科服务与凯撒旅业签署战略合作协议,除旅游业外,双方还将围绕团餐等业务展开深度合作。曾在2020年8月,金科服务与九龙高新集团牵手合作,其中也包含团餐服务。2022年1月25日,金科服务又完成了对(重庆)金辰酒店管理100%股权收购,金辰酒店管理旗下的团餐服务项目有13个,主要为政府、银行及企业提供团餐服务。


2021年9月,新城悦服务与上海学府餐饮达成股权战略合作。2022年3月,新城悦并购苏州海奥斯餐饮。


在传媒领域,以河南日报、重庆日报、湖南华声在线为代表,跨界团餐行业取得不错的成绩。


河南日报报业集团旗下项目“大河U菜网”于2019年正式开始B端配送业务,并布局冷链物流,当年实现了3000多万元的营收。



重庆日报集团旗下的重报电商物流公司,目前已发展成为重庆最大的生鲜团餐配送企业之一。


2020年,由湖南日报报业集团控股的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联手十多家当地领先的团餐企业共同发起成立湖南团餐行业协会,协会围绕食材供应链,搭建集采、联采、代采体系和供销平台,促进产销对接。


提供供应链服务、成立团餐业务部,打通B端大流通市场,是生产企业入局团餐行业的主要方式。2020年以来,新希望、惠发、双汇等企业在团餐业务领域发展迅猛。例如惠发食品在团餐的收入高达1.33亿,并先后开设了12家具备餐饮食材供应链服务能力的控股、参股公司。


其中,天味投资了下游团餐企业上海麦金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和北京千喜鹤餐饮管理有限公司,通过股权投资链接核心资源,和其他餐饮渠道不同,团餐企业和复合调味品企业之间拥有更高的合作空间,不仅规模大、粘性强,对天味食品而言也是打开了一个全新的渠道,进一步帮助企业实现B端渗透。




融资需求与资本“双向奔赴”,

中小企业市场获再遭挤压


中国饭店协会发布的《2022年度中国团餐发展报告》中提到,2018年以来,已有团餐运营商麦金地、德保膳食、荷特宝、千喜鹤等;供应链运营商乐禾食品、美餐、禧云国际等;智慧食堂企业雄伟科技;新型团餐企业潘多拉等企业获得投融资。


2022年1-5月,发生43起投融资事件,金额77亿元,主要集中在天使轮、A轮等早期阶段,且资源集中在信息化、供应链、新型团餐公司等热门赛道中的头部企业。



报告显示,多数团餐企业均有较高的融资需求,规模在5亿以上、全国性布局的团餐企业中90%有融资需求,50%正在积极寻求融资;其中地方TOP5企业多希望开拓新模式或借助并购,以抢占地方龙头,融资需求更加强烈。


对于头部团餐企业来讲,多方资本的注入有利于其扩张抢占市场,也为行业发展提供力量,对于跨界团餐的企业来说,团餐渠道可以增加业务窗口,优化产业布局,双方需求都可得到满足。



例如,从财报数据来看,国内上市物企收购优质的团餐业务标后,带来了巨大的增收创利。新城悦服务(01755.HK)在2022年中期业绩发布会中表示,当前在手的2023年团餐业务合约收入规模已突破5亿元,计划未来三年将团餐的整体收入体量提高到每年8亿元-10亿元。新城悦服务半年报则显示,公司团餐业务报告期内实现快速增长,目前在管项目超130个,团餐服务收入同比增长约252.9%。


在市场需求的拉升和新技术的推动下,团餐产业处于发展窗口期,正在加速释放结构化红利,从团膳服务提供商到团餐解决方案提供商,再到团餐系统平台、智能取餐系统和设备研发制造商不断获得资本青睐,资本的力量为团餐行业发展注入了新活力。


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跨界团餐正在不断蚕食团餐,资本的加入让收购示范效应加剧,从而导致传统团餐公司的生存、拓展空间将进一步被挤压。对于中小团餐公司来说,打磨产品力、提升品牌影响力、构建数字化运营能力以及集约化发展,已是一门前置必修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