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屋子的红雾,不知从何而来,还发着微微的血光

简介:自己这是看到了什么啊!在自家媳妇的房间里,一屋子的红雾,不知从何而来,还发着微微的血光,隐约间,似乎还能够听得到沉闷的声响,有点像是心跳。“咚…咚…”的响,就好像从人间到了地狱。老赵立马瘫在了地上,小赵更是对着门内惊慌不已,看到自家老爹也靠不住,瘫倒在地,也不知从那里来的勇气,一下子冲进了房内。……

太平村出了一件怪事,老赵家的媳妇都怀孕一年了,但就是不生产,让人心生疑惑。而这件事可把老赵和小赵急坏了,天天围着儿媳乱转,请来的产婆一波接一波,但都说不出个二五六来,也是老赵家为人忠厚老实,而且也经常帮衬着邻里,倒是没有多少人看笑话,也都为这一家子担心。只是这有什么用呢,老赵初始听说自家儿媳有了孩子的喜悦,现在渐渐变为了恐慌。赵家的儿媳更是对这一天天没有了变化的肚子以泪洗面。

夜深了,老赵的屋里灯还亮着,老赵坐在炕上,使劲地抽着旱烟,屋子里烟雾缭绕,老赵的脸在烟雾中显得格外地阴沉,小赵蹲在门边一脸的沉默,眼中更是多了许多的惶恐。

“根琴睡了吗!?”老赵的声音显得格外空洞。

“已经睡下了!爹,真的要这样做吗!?这让根琴怎么受得了啊!?”小赵听到自家老爹的声音浑身一颤,立刻站了起来,压低了嗓门问道。

“胡闹!现在这样,她就受得了吗!?村子里已经有了传言,说根琴肚子里是怪胎,是不祥的东西,还说要往镇上送。如果再过一段时间,根琴还不生下来的话,等待我们家的就是滔天大祸,根琴和她肚子里的娃就可能被活活烧死!你当这是好玩吗!”老赵的语气激动,却又刻意压低,脸色也越加难看,为儿子的不懂事而愤怒,却又不知道该去怪谁。

看到儿子惶恐的表情,老赵缓和下语气,接着说:“你也不要太担心,你们这一去,又不是见不着面。只有根琴离开了,村子里面这事情就可以慢慢淡下去,等以后孩子生下来,再让你们回来就可以了,谁也说不上什么。记住,就去那个我曾经带你到的那个山谷。”

“那~,唉,那好吧。爹,我们什么时候走?”小赵挣扎了半天,终于下定了决心。

“越快越好,就明天早晨吧,对外就说送根琴到大城市,你叔那里去看看!你也早点睡吧,明天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老赵沉声决定。

小赵“嗯”了一声,接着却迟迟不肯离开。

“还有啥事!?”老赵看自己儿子不肯走,便出声问道。

小赵磨蹭着,过了一会,似乎下了狠心,眼睛直勾勾地盯住自家老爹,颤声问道:“爹~,那天晚上…”

“闭嘴!以后绝对不准再提那天晚上的事情,如果你还想要你媳妇根琴活着的话,就给我记住,把那天晚上的事情彻底忘掉,死也不能再提!明白了吗?”老赵不等儿子的话说完全,厉声打断儿子即将说出口的话语,神情说不出的慌张。

“没事了吧,没事就赶紧去睡觉,明天你还要赶路呢。”看着还想说什么的儿子,老赵不耐烦地开始赶人了。

等到儿子离开了,老赵才从炕上下来,盯着灯火发愣,想起了两个月前那个晚上发生的事。

两个月前,产婆给老赵家的媳妇做了检查,言之凿凿的确认,老赵很快就能抱上孙子了,并声称,快的话只要两三天,慢的话也就在一个星期里面。漂亮话说了许多,老赵一激动,给产婆便多给了几斤肉,把产婆乐得,皱纹都挤在一块了。

当天晚上,小赵端着丰盛的晚饭送到媳妇的房间,却差点被吓傻,踉踉跄跄地跑到自家老爹跟前,硬生生把老爹拉起床,一起到了自己的房前,老赵起初还有点怪儿子不够稳重,但看到儿子的脸上那恐惧慌张的表情,又有点不忍,终究顺了儿子的意思,到了媳妇的房间。

推门一看,老赵当时也被惊坏了!

自己这是看到了什么啊!在自家媳妇的房间里,一屋子的红雾,不知从何而来,还发着微微的血光,隐约间,似乎还能够听得到沉闷的声响,有点像是心跳。“咚…咚…”的响,就好像从人间到了地狱。老赵立马瘫在了地上,小赵更是对着门内惊慌不已,看到自家老爹也靠不住,瘫倒在地,也不知从那里来的勇气,一下子冲进了房内。

里面看起来邪异至极的红雾,却并没有伤害小赵的意思,只是在小赵冲进房间的时候,也适时地发生了变化,开始绕着某一个点缓缓旋转。

小赵冲进了房间内,凭着印像摸到了自家媳妇的床前,媳妇在红雾中,若隐若现,好像睡熟了,还能听到媳妇平缓的呼吸。小赵悬起的心落了一半,只是眼前这情况怎么也不可能说是正常。小赵想把媳妇弄醒,一起离开这个诡异的房间,却发现,媳妇看似睡着,却怎么都弄不醒,这下小赵就慌了神,可咋办?

还没等小赵想出办法来,却见红色的雾气发生了变化,开始绕着媳妇流动,越来越快,形成了一个小型的漩涡,漩涡的尖就在媳妇的肚子上,准确地说是通过肚脐往自家媳妇的大肚子里钻。小赵这下可急坏了,那里可是自己的种啊!顾不得许多,小赵伸手挡在媳妇的肚子上,但那红雾就好像空气一样,仿佛没有任何阻碍,该怎么转,还是怎么转,该怎么钻,还是怎么钻,而且还在加快速度。小赵急的直冒汗,用双手捂住媳妇的肚脐,不行,直接用头去挡,还是不行!

瘫在门口的老赵也缓过了神,本已老迈的腿,却爆发出惊人的力量,一下子从地上蹦了起来,冲到床前,与儿子一起去堵那血红色的雾气。两人没发现的是,那血红色的雾似乎半点没受他们两人的影响,其实在经过他俩的身体时,总有那么一些融入进去,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很快,红色的雾气在旋转中进入了女人的身体,房间恢复了正常,烛火依然亮着。满头大汗的爷俩面面相觑,彼此都能从对方的眼里读出恐惧,这到底是咋回事?看了一眼躺在床上安稳睡觉的女人,爷俩不约而同地起身,仿佛生锈了一样,动作缓慢而僵硬。

“嗯~哈~”一次熟睡后悠长的呼气,躺在床上的女人缓缓睁开了双眼,迷蒙的双眼在看到床边模糊地人影时,瞬间睁开,似乎被吓到。

赵家爷俩也被突然醒过来的女人给惊了一跳,是真的没有想到会突然醒过来。爷俩对视一眼,最后,小赵不敌老赵的眼神,败下阵来,小心翼翼地看着媳妇,半晌没说话。

“作死啊,你!这么看着我。”女人给小赵异样的眼神盯得发毛,反应过来,便是一声吼,却是没有注意到床边还站着自家的公公。被媳妇一吼,小赵却是缩了下脖子。

“根琴啊,你…你没感觉不舒服吧!”老赵站一边看到自己儿子那没出息的样,便是一肚子的气,却没办法在此刻说他,便问着媳妇。

躺在床上的女人却是终于注意到了自家公爹的存在,闹了个脸红,心中却是一个劲地埋怨自己的男人,心中想着等公爹走后,再要他好看。只是心中发狠,却也没忘了给自己的公公回话,虽然老人家问得有点奇怪。

“很好啊,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就是肚子有点…”

“肚子怎么了?”站在床边的两个男人立时紧张起来,异口同声地问道。

躺在床上的女人很是奇怪地看着床边的两个男人,今天自家男人和公公有点奇怪啊!

看到女人不说话,小赵心中发急,终于忍不住冲着女人吼了起来:“问你话呢,肚子怎么了?快说呀!”

大概是第一次被自己的男人吼,躺在床上的女人愣怔了一下,似乎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眼圈一下子红了,泪水随之落下,再一次证明了女人是水做的这一真理。女人一抿嘴,只任那泪水横流,却是再不张嘴了。

这下,床边的两个男人傻眼了!老赵反应比较快,立马绷住了脸,冲着小赵就是一声吼:“你个败家玩意,有你这么问话的吗?根琴不嫌我们家穷,不嫌你笨,嫁给了你,是你一辈子的福分。现在还给你怀了娃,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啊!?滚一边去。”

小赵能怎么样,低垂着头,任老爷子的吐沫肆意在身上、头上喷洒,不敢再吭气,等老爷子发话“滚一边去”的时候,却是立刻离开了床边,不过没有离开,而是蹲在了门边上,支愣着耳朵,倾听者房内的动静。

转过脸来,老赵强忍住心中的焦虑和恐惧,和声问着躺在床上的媳妇,:“根琴,你别管他!话说回来,他也是担心你肚里的孩子,有点紧张,才这样的。根琴,你说你肚子怎么了?是不舒服吗?”

看到公公开骂自家男人,躺在床上的根琴又有点不乐意,却是不好说什么。公公问话,媳妇更是不好不回答,只能小意地回着话。

“没有啊,肚子里面暖暖的,很舒服啊!”

听到这话,老赵和门边的小赵却是把心放回了肚子里。其实,老赵是很想趴在媳妇的肚子上,好好听听动静的,但这不合适,老赵强抑着自己的冲动,安慰了媳妇几句,便出去了,临走把小赵也给拉了出去,让躺在床上的女人心中腹诽不已。

点击「链接」,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