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阳三天后,谈谈个人眼中的发热城成因以及对“放开”二字的理解

抗阳三天后,谈谈个人眼中的发热城成因以及对“放开”二字的理解

文/猫眼

时代的一粒沙,落在每一个人肩上都是一座山。

这是这三年来最常听到的一句话,沧海桑田世事变迁,在面对携扑天威压而来的自然或者非自然抗力时,个体突然发现自己在茫茫自然界中是如此的渺小和微不足道。

生命脆弱不堪,经济稍碰即碎,黑云压城之时,不幸的个体只能无助的卷缩着等待着个人命运的审判。

当然也正是因为独立的个体真的无法抵抗时代之沙,所以才凝个体而成群,以群之力对抗肩上的大山,因此个体随群体而走才是多数人不被山压垮的生存之道。

每个人眼中的山各有不同,所以无论是现在我们正在做出的选择,还是三年前东西方对于新冠的不同选择其实都是各自不同环境下的大多数群体自己因为群性生存而做出的选择

故某些病毒到底什么模样重要也不重要,它致死率高还是低也并非放开与不放开的关键原因,而是它是否给某个环境下的绝大多数人生存带来了严重威胁,或者说是不是这个环境下的绝大多数人能够认为某些威胁比另一些更影响生存。

当初中西选择的不同实际上是因为群体选择产生的分歧。

这三年下来亚太地区明显比欧美国家在新冠应对上更迅速和优异,数据也好得多,其中人文思想的迥异、集体精神与个人主义的殊途、政府管理的及时性不一一细述。

比较靠近群体思维认知的还有:

欧美少有储蓄习惯,提前消费是日常的情况下,大政策大环境下,无论是老年人还是年轻人都几乎很难有储蓄,那么对于他们持久的封控就是生存的灾难,没有人可以接受而政府也无力负担,所以他们无法选择看起来能保人命的封控政策。

而亚洲相对家庭相关串联的紧密,并且有一定储蓄习惯,于是在有一定基础的家庭积蓄情况下,相对生命至上和以老幼健康为主的家庭责任感就成了主框架,再加上政府的可信性所以才可以接受时不时的封控静默,当然这个接受也是有限度和极限的。

至于更上层的美联储靠印钞维持资产价值所以时常哭穷无法支持封城损耗以及我们政府付出多少真金白银就不做讨论,仅仅以群体自己选择做主要方向。

大疫不过三是民间的说法也是我国百姓的心理极限,而此时其他亚洲国家早已过了限度,所以选择这个时候有序放开并不算意外。

就像前文所述其实所有的选择都是群体的生存指向性,放开与否都是生存的最终选择,三年前经济不足以威胁大部分人生存,三年之后经济已经威胁了大部分人生存,那么放开就是必然之道。

接着来具体说说如今的奥密克戎到底如何?

11月底有声音传出要放开,30日广州抢先打响的第一枪,当然这一枪大众也还是抱着些观望,毕竟远有上海近有国际庄,都是迈了一步或几步就都折了戟,结果就在这犹疑观望中,真就陆续解放了。

而也就是这仅仅不到一周的时间,开第一枪的广州风声还未如何,离护城河国际庄毫厘之距的老保定上了热搜。

得说托了老胡的名,“保定发热”四个字先在4号热榜晃了下,5号成功的登临热搜榜首,而老猫恰恰也是纯正的老保定人,就在老胡发布随机拨打电话的当天下午老猫自己拿到了抗阳的“两道杠”。

5号傍晚显示阳性,咳嗽酸疼的症状一天前就有显现,当天晚上体温38.2,老猫成了“保定发热”题提条中的又一实例数据,而本人的家人也随之检测中双杠,而与此同时不谈其他地方,仅仅就老猫所处的单元楼住户同层四户人家仅仅只有一户人家不知,其他都已两杠过,发过烧或者正在发烧中。

根据住户群显示小区内的发热人数并不少,甚至社区的工作人员都不少停工在家,俗话说一叶而知秋,根据所见到的还有打听的数据,首先得肯定保定的大量发热之说并非虚假。

其实保定先曝出发热症状增多虽然在意料之外但是却在情理之中,首先从开放时间上比广州率先打响的应该是老保定旁边的国际庄,在20条出现后虽敢为人先但却因为秋冬季节疫情突然反扑,又让大众有了踌躇和反复与不信任,因此也就有了五天开放后的突然回控。

但是信号放出后一切就很难平息,而且根据种种境况,“放开”的信号便如绷紧的弦,已经到了不得不发之地,所以广州信号再次起后不少地区虽未明言却已悄悄顺势而为,而保定不过是这其中的一个。

作为相对北方的城市,在11月到12月,相对比南方城市承受疫情的压力会更强烈,因为伴随着寒冬而来的冷流会助推本来蔓延速度就非常野蛮的奥密克戎,所以保定在4号比其他城市提前登上热搜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天寒地冻之下供暖还一直拉胯,所以在放开的大趋势下发热席卷城市就是很容易理解的事,这种情况放在当下的兄弟城市应该并不属仅有,也不会仅有,只是各种巧合之下老保定先行一步。

发热人数增多是以大环境气候干冷,供暖不足为背景,而疫情为顺推,在多方面条件下造成了这种局面,当然可以理解大规模发热的多面性,但是却不能因此忽视新冠本身所起的作用。

保定的供暖常年被市民诟病的,可是这些年下来,如此大规模的发热现象并不多见,尤其是这三年但凡发热就被无比郑重对待的情况下,这次真的超出了常态,所以新冠在其中的作用绝无法忽视。

奥密克戎在这场发热之争中表现出的是它无比迅速的传染速度,这是任何感冒种类都没有的强大串联效果。

当然它的症状表现就个人而言,与略重些的感冒相差不大,老猫得病勉强算是三天。

发烧症状持续了一夜第二天不到中午就恢复到了37.5左右,之后温度逐渐寻常,但是咳嗽依旧,无力感持续了两日已经逐渐恢复,而膝盖的酸疼感仍在,口中味道苦涩,其他症状无。

故单单就老猫个人而言五天到六天基本能恢复七七八八正常,但是如果以此来论断对个体而言确实不过如此就真的失之以衡了,因为老猫算是常年感冒较少的人,即便感冒发烧率也非常低。

可是一旦感染奥密克戎咳嗽酸疼发烧一个没少,故从此来看奥密克戎比感冒而言具备强传播的蛮横不讲理性。

一经接触几乎必传染,传染者从个人统计来看八九成几率发热,其他症状干咳酸疼失味会因为各人体质缺点不同呈现的程度不同,因个人体质不同,所以比老猫轻的轻微症状的有同样更痛苦持续时间更久更难受症状的患者也肯定有。

无论任何疾病表现的异常症状越久,个体在这个期间的免疫力一定是越低的,所以如果更重更难受的状态者是必然存在的,那么就谁都不愿意这个人是自己或者父母儿女,虽然个体在群体中不过是渺小的数据,但是对于每个家庭任何一个个体都是不可缺失的重中之重。

因此一个R0已经可以高达21的传染性疾病,一个可以反复被感染的疾病一定是不能掉以轻心的,哪怕它在呈现程度上和感冒一样,它有R021的数据,那么它就根本不是流感,就一定不能太过小觑。

要知道季节性的流感R0值也只在0.9到2.1之间,就已经能造成不小的损伤,更何况十倍于它的奥密克戎,所以尽管选择了放开但是病毒绝对不可忽视。

从医学角度无论何种发烧都是炎症到一定程度的表现,而炎症感染在很多亚健康体跟前都是大忌,所以放开后的初期并非是一路坦途而是更加艰难的适应和筛选期。

以保定为例在过去核酸常态化情况下街道上的人员其实并不少,小区楼下居民遛弯带孩子的也非常多见,因为虽然过去都对频繁的核酸反感但是也对反复筛选过的大众环境放心,而解封后反而相对稀少。

以个人小区为例人员走动要远远少于常态化的时候,包括带孩子玩耍与遛狗人员 ,关于保定的餐馆超市等等在核酸常态化的期间大多其实本身就在正常营业,如今也发生了部分门可罗雀清冷异常的现象。

而这都是发热带来的真实一面,药店相比较平时有更多人关顾,当然一切是井然有序的,只是与想象中放开后的场景还是有很大区别的,而这也是必然的过度。

12月7日新十条颁布,基本上全国都要翻开新的一页,从政策上来看放开也不是完全的而是有序:




新十条要求的是精准精确,所以对于普通人来说担子看起来轻了,对于一些行业的人来说担子更重了,首当其冲是医护社区学校。

只是细细咂摸其实并非如此,而是每个人身上的担子都重了,封控那么严的时候依然无法阻挡奥密克戎的蔓延,如今只能说是真正意义上的把健康责任交给了自己。

回到开篇,时代的一粒沙,落在每一个人肩上都是一座山,只是以前大家被集合到一起对抗的那座山如今换了模样,随众需而求生是社会群体的必然选择。

所以“放开”是不可逆的大趋势,也是生存的必然选择,在这种情况下有利的声音当然是最多的,只是我们也应该保持一定的理智与清醒务必做好自己与家人的第一责任人与守护者。

最后还是期待来年春暖花开时一切都能恢复正常,每一个人都能发自内心沐浴快乐,拥抱自由拥抱幸福,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

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

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和每一个亲人通信

告诉他们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

我只愿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