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心欢喜之际我成了血友病宝宝的爸爸

满心欢喜之际我成了血友病宝宝的爸爸

十一月九日上午老婆做完最后一次产检,医生嘱咐说等肚子疼得睡不着了就可以来医院了,当时老婆已经怀孕38周零5天。

下午三点多我正在上班,老婆打电话来说肚子疼得午觉都睡不着了,问我这算不算医生说的疼得睡不着,我一听连忙说“算,怎么不算,我立马请假回来。”挂断电话,怀着激动的心我走了公司的陪产假流程。

我开着车,心里像打着鼓似的难以平静,我们一家期待这个小生命已经很久了,老婆怀孕第六个月我老妈就辞了工作专程跑来照顾她,我和老婆的年纪都三十左右了,老妈一直挺着急我们,这下好了,终于让她盼来了小孙子。

回到家一通收拾,老婆的,孩子的,装了满满一后备箱,当老婆宫缩疼已经间隔几分钟一次的时候我们终于踏上了去医院的路,到了医院老婆已经疼得路都走不稳了,平日里那么要强的一个人,看得我真的心疼,心里也默默的念叨,再也不要生二胎了,老妈说啥都不生。

到了医院,医生看我老婆实在疼得厉害,一边叫我去办手续,一边给老婆检查宫口,还抱怨我为啥疼这么厉害了才来医院,我只能尴尬的笑笑。

我办完手续,医生也检查完毕了,说只开了一指,要开十指才宝宝才会出生,让我们先去住院病房把东西拿进去,床位占好。晚上十二点左右老婆疼得实在太厉害,医生说只能先打了催产针送去产房等了,就这样我开始了为期19个小时58分钟的等待。

等待一个新的小生命无疑是兴奋又煎熬的,还好老婆打了无痛之后疼得没那么凶了,偶尔还能睡一小会儿。隔着病房我也看不见她,只能给她加油打气。

终于,十一月十日晚上九点四十八分,我家的小可爱降生了,当医生推开门大声的喊我“……家属,生了哈,是个儿子,九点四十八分生的,七斤一两”,还没等我兴奋上头,医生接着又说了一段话“你们老婆个子小,娃娃有点大,生得有点困难,挤了一下,有点窒息,不过我们紧急处理了,现在情况稳定,也哭出来了,就是呼吸有点抽一抽的,要去吸个氧观察一下”。就这样,我和宝宝只匆匆见了一面,他就住进了新生儿科,因为疫情原因,不能探视不能送奶。期间只有一次刚住进去没几个小时让我陪同着一起去做个胸部拍片的时候我又见了他一面,因为老婆想宝宝,于是我拍了一张照片。

因为是顺产的,老婆的身体情况还算可以,只是因为有点炎症插了尿管,我们就这样在病房里听着其他床的宝宝“嗷嗷”大哭,看其他床的爸爸妈妈逗弄他们的小不点,每看见一个小不点都不禁在心里想“没我的宝宝乖啊”。

十一月十一日下午两点,我正在给老婆的尿袋放尿时接到了新生儿科医生的电话“……之婴的爸爸哇,来一趟新生儿科”,当时心里犹如一记闷锤,因为从医生的语气里我听出了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之婴的爸爸,你娃娃现在内脏出血,颅内出血,要马上转去华西,你同意的话我这边马上联系。”有那么一瞬间我怀疑我听错了,犹如身在梦中,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一切。

医生看我怔住了,又赶紧说道:“快点决定,人命关天,现在情况很危急”。

现在回忆起来,当时脑壳当机,只能下意识的回答“我回去跟我老婆商量一下”。

“商量啥子,你快做决定,我们医院没有设备也没得条件,你娃娃现在只能转华西,你这边决定了我还要联系那边看有不有床位”。

这个时候我终于反应过来自己不是身在梦中,我的宝宝真的出问题了,眼泪一瞬间溢满眼眶,怎么控制都不听话。

“转嘛,我身上没带那么多钱”下意识里我想到的是没钱人家华西肯医吗?因为在成都,所有人都知道华西医院意味着什么,而这次老婆生产,我们只准备了两万块钱,医院已经交了8000,卡里只有12000了,这也是我和老婆唯一能拿得出来的钱了。

脑袋嗡嗡的走回了老婆病房,我努力控制着不在老婆面前哭出来,可是在看见老婆的一瞬间,眼泪还是怎么都忍不住。老婆看我脸色不好,也看见了我眼里的泪水,虚弱的问我“是不是宝宝怎么了?”

“没有,就是有点出血,可能是生他的时候挤了一下,医生说要转院,转到华西,我是着急没那么多钱。”

老婆神色稍稍松动“这个有啥子嘛,没得钱想法嘛,只要宝宝没事,一个大男人不要哭。”说完又补了一句“危不危险?”。

“有一定的危险性,医生喊我陪着娃娃一起过去,脱离危险了我就回来,放心,我们去华西”。

仿佛华西的名头给了老婆莫大的安慰,她开始向亲戚朋友借钱,她姐听说我要去华西陪娃娃,自告奋勇的要来照顾妹妹,而我,实在是崩不住眼泪,在给老婆说了几句话之后就出了病房去找护士办理陪护更换的手续。

华西的医生来得很及时,半个多小时就到了医院,问了我一些诸如有不有家族遗传血液病史和孩子有不有哥哥姐姐之类的问题,得到我肯定的回答后她很郑重的给我说:“娃娃现在很危险,不一定挺得到到医院,你要做好心里准备,入院的手续我在救护车上给你办,到了交费就行”。这一瞬间,好不容易憋回去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

孩子从病房推出来的时候,真的有一种撕心裂肺的痛苦萦绕着我,我看着小小的宝宝带着呼吸机,手上输着血,原本红润的脸惨白一片,他一动不动,仿佛睡着了一般,我用手轻轻的抚摸着隔离罩,轻轻的念叨“宝宝别怕,爸爸在这里”。

救护车一路风驰电掣般往华西赶,遇到红绿灯都是拉响警报逆流而上,我坐在副驾驶位置上,一路上不停摸眼泪不停的向后方车厢里看,心里求遍了漫天神佛,一定要保佑我宝宝平安到医院啊。

神佛们可能听见了我的祷告,我的小家伙平安到了医院,医生直接推着宝宝去了新生儿科抢救室,而我则去交了一万块的入院费。

“娃娃肝脏出血,现在处于极重度贫血状态,多器官衰竭,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我们只能先给他输凝血因子,能不能止住血还不好说,如果止不住血,可能要动外科手段,你这两天先不要走,随时需要你签字。”

“医生,我宝宝救回来的可能性高吗?”我几乎不敢看医生的眼睛,低着头问。

医生可能也知道这事情对于我一个新手爸爸来说过于残忍,声音都小了很多“从国内外相同病例来看,只有一成的把握,不过我们会尽力的。”

昏昏沉沉的我回到老婆住的医院把车开到了华西,我不敢想这是不是我宝宝的最后一段路,如果是,我一定要陪着他走完。

我在新生儿科门外的椅子上度过了宝宝在华西的第一个夜晚,期间老婆可能也反应过来知道宝宝的病没那么乐观,可是她问啥我都只是给她说还没度过危险期,我们要相信华西的医生,这一晚我们两个都几乎没有睡。

等待是煎熬的,特别是充满希望的等待。

第二天夜晚,医院的执勤保安看我已经在新生儿科门外守了两天了,劝我休息一下,椅子上躺着容易着凉,到时候发烧了连医院都进不了。我听进去了,买了瓶水和一袋面包回到了地下室的车上。

第三天中午,皇天不负有心人,我终于等来了好消息,宝宝的血止住了,不过现在多器官因为失血过多的原因都有损伤,而且不排除有再次出血的可能性,所以宝宝依然没有度过危险期。医生让我不要再在医院守着了,回去陪下孩子妈妈。

虽然我很不愿意离开,但是这个时候我老婆那里也确实很需要我的陪伴,于是我回到了老婆的病房。

我告诉她,宝宝血止住了,应该问题不大了,不过还是挺危险的,我没敢把话说得太满。

十一月十四日上午,我和老婆办理了出院手续,这个时候我才拿到宝宝的出院证明。

看到出院诊断那密密麻麻的几行字,我的心犹如刀刮。

回到家的头几天,我几乎天天往医院跑,每次都要签一大堆的字,不是输血浆就是白蛋白,不过好消息也每天都在传来,我们宝宝情况愈发稳定了。

宝宝情况稳定之后我回老家给他上了户口,买了医保,又和老婆到处筹钱,我有个表哥,前两年我们买房子的时候问他借了五万块钱还没有还,这次听说了我家孩子的病情,只给我说了一句,钱的事你不要担心,到时候缺多少给我说,我直接转给你,事实上他虽然比我家要宽裕一些,远没有达到有钱人的地步,至少房子还没买。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很快就来到了十二月,老婆想念宝宝愈发严重了,每天我下班回来几乎都会对着我流泪“宝宝还那么小,插那么多管子,还有呼吸机,太遭罪了”。

十二月一日,医生通知我说呼吸机已经取了,已经在给他喝奶粉了,情况乐观的话就这两天就会出院,只是凝血功能还没恢复到正常人水平。

我第一时间把情况给老婆说了,当天晚上一家人都欢欣鼓舞,商量着宝宝回来该怎么睡觉,该怎么洗澡,老婆还担心带不好他。

十二月三日,峰会路转,下午我接到了医院的电话,不同以往,这次给我打电话的不是我家宝宝的管床医生,她生冷的语音说出的话透着无尽的寒意“……之婴的家属,你家小孩检测到凝血因子八缺失,初步诊断是血友病,具体情况后续会有医生通知你”。

我根本就没反应过来何是血友病,只是隐约记得在网上看到过,我急忙上网查询,这一查不要紧,随着“终身输血”“遗传疾病”“每月一万”等等字眼印入眼帘,我脑袋当场当机了。

活不下去了,当时心里只有这一个想法,绝路!我每个月只有八九千的工资,老婆收入很不稳定,很多时候还没收入,如果是因为我没钱的原因导致我的宝宝只有死路一条,那么我也不活了。

我坐在车上抽着闷烟,其实我已经戒烟很久了,车上的烟都是为平时的客户准备的。心头种种念头闪过,如果我有李元霸的力气,或许我也会拿锤子去砸一下老天,这是何其的不公。

我十四岁的时候爸爸下矿出事故下半身瘫痪了,赔了四万块钱给他医病就用得差不多了,十七岁的时候爸爸还是没挺住,留下了我跟老妈去了天国远行。十八岁那年我后爸带着一个八岁的妹妹进入我的家庭,可惜对我一直戒心很重,对我基本也是不管不问,妹妹十七岁那年患了精神分裂症,一直到现在都还算不上完全正常。如今我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小宝宝,居然又是可怕的血友病,试问这就是传说中的上辈子遭了孽吗?

在车上坐了两个小时,怎么想都是绝路,老婆这个时候给我打来了电话“下班几点回来,今天医生通知没得好久去接宝宝?”

我不知道该怎么跟老婆说,下意识的想瞒过去“六点下班就回来,医生还没通知我”。

“医生没通知你不晓得打电话问吗,再不回来冰箱里奶都装不到了”

“嗯,嗯,我明天打电话问”

挂断电话,我突然觉得我不能这么颓废,什么绝路,我有爱我的老婆老妈,如果是我的绝路,那我老婆怎么办?老妈辛辛苦苦养我这么大,以后养老怎么办?我都放弃了,我那个以后需要人精心照料的宝宝怎么办?

我开始查血友病的资料,也知道了这种病分轻型和重型,确实无药可医,不过国家有补助政策。我打电话到我们当地的医保局咨询,知道了报销比例,认真的记下需要准备的资料。

第二天我以周末管床医生不在的理由又蒙了我老婆一天。

十二月五日,在老婆的再三催促下瞒不住了,我的话还没说完,电话里就传来了老婆难以置信的声音“是不是搞错了,哪门会是血友病呢?”后面一句已经带着哭声。

我匆匆放下手里的工作赶了回去,本来打算晚上回家再跟她和老妈说的,结果老婆催得实在太凶,没瞒到点。

回到家,家里一片愁云惨淡,老妈也知道了,而且很明显她们都在网上查到了血友病的信息。

这个时候很明显我说什么都不太顶用,老婆躲在床上哭,老妈坐在沙发上发呆,屋里没有开灯,光线很暗,我看不清她的脸。

我打开灯,把老妈拉到老婆床边,因为提前两天知道消息已经决定振作起来的缘故,我很平静的跟她们说“你们打算放弃宝宝不?”

老婆不应,我又加重语气说了一遍“你们打算放弃他不?”

老婆摸了一把眼泪摇了摇头。

“我也不打算放弃他,回来的路上我都已经想好了,只要不停药,宝宝是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的,钱嘛,挣嘛,以后我和你专心搞钱,老妈多费点心,娃娃要比普通娃娃照顾得精细些。人家医生都说了,现在科技这么发达,现在治不好的基因疾病,说不定过几年就能治了,在这之前我们唯一要做的就是多挣钱,就算真的治不好,我没给他一个好的身体,也要争取给他一个好的生活。”

今天已经十二月八日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话起到了作用,这几天我老婆振作多了,虽然偶尔也会流泪,但问起她,她都是说想宝宝了,至于老妈,她几乎每天都会去找人算命,算她孙子的命,也算我的。

今天医院联系了一家基因检测公司,要给我和老婆还有宝宝做基因鉴定,好消息是如果顺利,明天宝宝就可以出院了。

这接近一个月的经历,我承认,我有被打倒过,可是我站起来了,每个人生命中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麻烦,甚至是跨不过去的坎,但是跨不过去又怎样,你不跨吗?你不跨你怎么知道跨不过去?你说是因为你看见坎太宽了,不用想都跨不过去,但那又怎样,跨不过去能不能想想办法,找一根绳子,搭一块跳板,释放你最大的潜力用力一跃,万一跨过去了呢,最不济也就是摔个粉身碎骨,至少不悔。

人总是在挫折中才能成长,我写这篇文章的目的很纯粹,就是看中了头条的稿费,当然也希望通过我的乐观和积极感染影响一些人。人间太苦,需要我们一同砥砺前行。我相信,终有苦尽甘来的一天。

谢谢所以能看完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