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男子主持丧礼,见少女痴傻将其玷污,女子:多谢救命

民间故事:男子主持丧礼,见少女痴傻将其玷污,女子:多谢救命

明朝永乐年间,嘉定府有一个端公名叫赖德。从祖上传下来一套殡丧礼仪和习俗,专门负责各村的丧事,这时间一久,赖德便有了名气。

附近的村民遇到白事,都会请赖德前去负责操办,大家都很信任他。

赖德有一个独子叫赖二郎,此人生性轻浮,嗜酒好赌,任由父亲如何劝说都死性不改,活生生败光了赖德半辈子辛苦攒下的钱。

这年刚立秋,赖二郎又因欠下赌债,被恶人寻上门来追讨。赖德得知后气得变卖家产还清债务,当晚教训了赖二郎一顿,夜里就气死了。

赖二郎气死了亲爹,变得更加贫困,无奈就接过父亲的家当,做了端公。

由于赖德名声在外,远近村民得知是他儿子继承了衣钵,但凡遇到白事也都会请他去操办,赖二郎虽然懒散,但也学了父亲的一点毛皮本事,还挺会装神弄鬼,每次糊弄一番,把死者安葬完毕,便拿钱走人。

有一日,赖二郎无事愁在家中,这时来了一人对赖二郎说道:“二郎,南街的张员外昨晚突然死了,张家托我来捎话,让你去筹办丧事”。赖二郎听完立马来了精神,笑着答应而去。

到了张府,得知张员外的妻子死去多年,如今膝下只有一个独女张怡燕,年方十八岁长得貌美如花,还是个大家闺秀。但这时的张怡燕却犹如失了魂般,跪在灵堂前不哭闹也不说话,显得面无表情双目空洞,十分的呆滞。

赖二郎也顾不得这些,急忙穿上丧袍,敲起铜锣,嘴里念念有词,开始在灵堂前走来走去,还不时让帮忙的亲戚邻里们,朝四个方向不时跪拜。

当晚,冷风阵阵,来奔丧的亲戚友人渐渐走光了,唯独守灵的张怡燕还在原地不动。赖二郎便说道:“大小姐累了,不妨先回房歇息,这里有我就好!”

但见,张怡燕看都不看自己,站在那里呆若木鸡,嘴里不时念叨几句胡话,也不知说些什么。

赖二郎便打量起她来,只见张怡燕穿一身素衫白裙,长得相当标致迷人。赖二郎又说道“你为何不理我,莫非是个傻女子?到时钱可别忘了给钱!”

见到张怡燕还是不搭理自己,赖二郎有点气急败坏,竟用手拉了一下张怡燕肩膀。只见张怡燕顺势倒在了赖二郎怀里,仍在痴愣着。

赖二郎见美人入怀,扭头甩看发现四下无人,竟心生一丝邪念,动起色心。于是,忍不住把张怡燕抱起带入闺房,情不自禁就把女方给玷污了。

事后,赖二郎刚要起身披衣,这时呆滞的张怡燕,双眼顿然恢复神采,就此清醒过来,她一下子坐起,看着面前一幕,急忙喊道:“你这登徒子,竟夺走了奴家的贞操,叫我日后如何见人!”

赖二郎听罢,慌乱起来,说:“原来你不痴傻,为何刚才又不反抗!在下以为姑娘是同意此事的,所以才做了糊涂事。”

张怡燕神情惊慌,哭得几声,突然又说:“事已至此,只能说是天意,多谢大哥救了我一命”。

赖二郎听得满头雾水,正要追问,突然门窗被狂风吹得不停抖动,外面传来一阵阵鬼叫。张怡燕显得很惊慌说:“不好,那采花鬼又来了,你快躲入床底,千万不要声张!”赖二郎也是吓得一跳,慌忙低头趴地就钻到床底躲了起来。

赖二郎刚躺入床底,房门就“啪”一声被撞开了。

只见一个上身赤膊,用虎皮为裙的大头青面鬼走了进来。见到张怡燕便阴笑道:“小美人,本尊来取你贞操了,今晚若肯从我,便饶你一命”。

张怡燕却回道:“采花鬼,你来迟了一步,小女子的贞操被一个小人夺走了,无法再给你。”说完指了指床上的落红。

采花鬼见状,气得鼻孔冒出黑烟,咆哮道:“是哪个挨天刀的,坏我好事,我非生吃了他不可?”张怡燕微微颤抖着说:“此人是那办丧事的赖二郎,你若信得过奴家,明晚我叫他来到府上,任你处置!”

采花鬼气得脸部铁青,双脚乱踩,怒道:“我便信你一次,若他明晚不来,小心我把你也一块吃了!”说完转身气愤离去,很快就消失在夜色之中。

这时,赖二郎才敢从床底爬出,心有余悸地说道:“真是见鬼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张怡燕哭了一阵才把事情原委说了出来。

原来数日前的夜里,张府突然来了一只采花恶鬼,趁着张怡燕熟睡,潜入闺房,欲行不轨。张怡燕醒来吓得花容失色,问他是谁。

采花鬼哈哈一笑道:“小美人别怕,我本翩翩一郎君,生性爱花恋美人。死后成了采花鬼,专修那阴阳大道,采黄花闺女的元阴,成那无上妙事。只要你把贞操给了我,助我修得鬼仙,日后便和你当一对鬼夫妻,逍遥快活!”

但张怡燕却不愿被鬼玷污,但又抗拒不了,转念一想谎称说:“小女今夜来月事了,不便行房,鬼大哥若肯相信奴家,就请明天再来罢!”

那采花鬼哈哈一笑说:“且不管你说的是真是假,逃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我料你也逃不出我鬼掌,就容你一日好好准备,我明晚再来完房!”说罢化为一股黑烟飞出门不见了。

当夜,张怡燕吓得不停眼泪,忙把此事告诉了张员外,让他快去请高人抓鬼驱邪。次日,张员外便到镇上花重金请来一个自称能抓鬼的李道士。未料这李道士却是一个犯过道门清规的二流道士,自身道行不高,却喜欢到处张扬。

夜里,李道士在院子里开法坛,在张怡燕、张员外身上各贴三道黄符,静等恶鬼到来。三更时分,那采花鬼如期而至,发现张员外请了道士,恼羞成怒张牙舞爪就扑咬过来。李道士便持剑迎上去,和采花鬼缠斗起来。

双方你来我往,打到五更,李道士本就没多少道行,最后一不留神,就被恶鬼咬住脖子,几下就被吃掉了。

张员外见李道士死去,急忙拉着女儿就往外跑,那鬼却拉着张怡燕往闺房里扯。张员外不愿女儿被毁,拿利剑就朝鬼身刺去,那鬼冷不妨吃了一剑,流出腥臭黑血,愤怒之下挥掌就把张员外打死了。

但那采花鬼也吃剑负伤,没有了兴致,临走前怕张怡燕逃走,于是对着张怡燕吹了一口迷魂气,迷住了她的心窍,变得像痴呆傻女一般,这才翛然遁去。

采花鬼本以为把张怡燕弄呆滞了,过两天再来夺走她的贞洁。未料却被赖二郎捷足先登,气得咬牙切齿。

张怡燕虽被玷污,但同时也因为阴阳交合,破了那采花鬼的迷魂气,脑子一下清醒过来,才能将这番缘由告知赖二郎。

赖二郎得知真相后,早已吓得死去活来,他本就是胆小怕死之人,又没有什么真本事,对上恶鬼那是必死无疑。

赖二郎不敢留在张府,急匆匆逃回家躲了起来。到了次日夜里,赖二郎躲在被窝,气也不敢出,祈求上天保佑,采花鬼不来找他算账。

到了三更时分,赖二郎的房门突然嘣一声裂开,采花鬼竟寻上门来了,见了赖二郎就呲牙喊道:“你这色贼,胆敢坏本鬼的好事,今晚就吃了你!”话音刚落,便扑过去拧住赖二郎一只脚,倒提起来,张开血盆大口就要咬死赖二郎。

就在紧要时刻,死去的赖德突然从地底钻了上来,手拿棺材钉和铁锤,对着采花鬼的胸口就钉了进去。那恶鬼被钉入棺材钉,万分恐惧,惨叫几声就化为了一滩臭黑水。赖二郎得救后仍是惊魂未定。

赖父怒目而视,骂道:“败家儿,多亏我这些年来送亡者上路,积下不少阴德,得阎王大老爷赏识,在阴间做了一个阴司使者,特殊情况可以返回阳世。这次我上来一次救你小命,若是日后你再作恶,谁也救不了你了!”

“还有,我家祖传的端公秘典,就在那书房最上面的架子上。端公也是道门正宗之一,里面的术法学会了,别说一个小小采花鬼,再厉害十倍的厉鬼,也能随手降伏!另外,端公者,先端正自己的品行,才能渡化他人灵魂。若你这厮还不悔改,再做那种下流事,下次我再上来,亲自将你拿入阴司受刑。”

赖德说罢,嗖一声钻入地底不见了。

赖二郎捡回一条小命,连忙向着父亲离去的地方磕头认错。此后他竟改头换面,认真地学习端公之术,当起了老实本分的送丧人。张怡春见他痛改前非,因为有了夫妻之实,当赖二郎前来求婚时,就答应嫁给了他。

静月斋寄语:

在西南的很多地方,民间都有着送丧人,叫做端公,专门操办死者的丧事礼仪,这是一种几千来的民俗。真正的端公,必须是有德行的人才能担当,就像赖父说的那样,不端正自己的品行,何以做端公?何以接送亡灵?

俗话说“浪子回头金不换”,赖二郎做了错事,最终幡然悔悟,这是值得学习的。当下有一些年轻人误入歧途,也需要勇敢地改过自新啊!

(本文作者:唐有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