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男科碰到棘手病人,女医生一看,竟然是自己男友

医院男科碰到棘手病人,女医生一看,竟然是自己男友

“姐姐,又见面了。”

男孩靠在诊室门框边,一脸无辜地看着我。

“姐姐,你怎么不理我,你那天晚上不是这样的!”

---U---C---流---懒---器--嗖---《知医院科室》--看-全=部-内-容

眼前人的口无遮拦,得逞的模样。

我心想,完了。

果然,第二天整个科室的人都知道,我,宋瑜,老牛吃嫩草!

1

“你好,麻烦出示一下病历。”

我看着眼前的小男生,一脸羞涩,不敢看我,低着头在鼓捣他的手机,这年纪的小男生估计也是冲那个项目去的,我低头看了看他的数据,还行,“你的条件还行,可以不做的。”

秉着医者良心,我还是实话实说了,谁知道,“医生,我就是想……厉害一点!”

噗,什么鬼,你的生理知识谁教的?真是误人子弟!

“我说了不影响,你是多想在命根子上动刀啊?”

幸亏房间里没有其他人,我这番话被人听见了,影响不太好,好吧,房间里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的?!

“姐姐,那你看我需要吗?”

看清了来人的脸,脑海里闪过那晚……

我反应过来之后,动作有些迟钝的伸手把口罩戴上,企图遮住脸上的热意。

那个的男生跟我刚刚训斥的男生是认识的,他进来之后,用手拍了拍男生的肩膀,眼睛却一直盯着我,盯得我毛骨悚然,“你挂号检查没,没有的话出门……”

我话还没说完,就被他打断了,下一秒,我是真想把他腿打断!

“姐姐你那天不是看过嘛,不用检查了吧?”

此话一出,他的朋友立马一脸“什么情况”的表情来回看着我和他,我内心崩溃,捏着笔的手指都发白了,还不小心在病例上划了一笔,我那天,真的只是不小心看到了而已!

上周休息日,难得我和几个好朋友都有空,于是我们一拍大腿决定,立马将拖了很久的泡温泉安排上。

朋友挨着我坐,她刚跟男朋友聊完天,脸上还留有笑意,转头看到我就想到了什么,“你也好久没谈恋爱了吧,去温泉山庄那,顺便看看能不能遇上一个呗?”

说这些,我只是笑笑,伸手关上了车门,一路上,她们三个在跟着cd唱歌,我没陪着疯,社畜生活已经将我的热情打磨得一点不剩了。

过了两个多小时,我们终于到了温泉山庄,办完入店手续才知道,这里有三个区域,分男女的和男女共浴的,她们三个看着我身上的一套保守泳衣,默契地把我带到男女共浴的地方去。因为我是冲着泡温泉放松身心来的,所以没在意这些,以至于发生了让我终生难忘的事情,

按理说,我的工作也让我接触到不少男性,他们的结构我是熟悉到不行,不都是……那样的嘛。

我捂着发烫的脸,背对着花洒,听到后面传来了水密集滴落的声音。

忽然,有一道呼吸声离我越来越近,气息一点点地喷洒在我裸露的肩颈上,让我有些发痒,

“姐姐,你还不走?”

啊!!!

吓得我慌不择路地跑出洗浴室,缓了半天劲,等我抬起头才看清,我刚刚进的是男生洗浴室!

浑浑噩噩地跟朋友们会合之后,她们问我是不是泡过头了,脸这么红。

我连忙摇头摆手,“走吧走吧,我们快去找酒店,泡温泉太舒服了,我都想睡觉了!”

……

有一只手在我眼前摆动着,将我从回忆里拉了回来。

此时,他离我有些近,近得我可以清晰看到他脸上细细的绒毛,皮肤像剥了壳的鸡蛋,又白又嫩,样貌也是我见过的小男生里最好看的一个,他简单留了一头薄碎短发,就已经很帅气了。

不过,看到他的脸,我突然想起了那句话,“姐姐,你还不走,是没看够吗?”

人还在我面前,不能想这些!

我眨了眨眼睛,试图将那天晚上的事情抛在脑后,“宋,瑜。”

男生细声琢磨,然后展颜一笑,视线从我的工牌放到了我的脸上,“宋医生?你看我可以挂你的号吗?”

神经!

“你没病挂什么号,你那不是好着吗!”

“哦~~”

你又想说什么?!我撑着额头,有些无奈,“原来你那天看得那么清楚啊?”

有些人死了,但她的躯体还活着,这话不会是为我而设的吧!

---U---C---流---懒---器--嗖---《知医院科室》--看-全=部-内-容

那个想要更厉害一点的男生,他在我的劝说之下,终于打消了对他无辜的命根子动刀的想法,本以为两个人来,两个人走,谁知道只剩他孤独的身影从房间门口离开了。

看着面前的人跟我同款的红耳尖,我估摸着,他也是看到房间只剩下我们两个,他才敢对我说这些的。

“你叫严棠是吧?”

“想挂号就出门右拐直走,我还有病人,没什么事的话麻烦你先离开!”

我低着头佯装很忙的样子,也不知道他搞什么鬼,磨蹭了一下才出去。

诊室里安静下来了,我才敢抬头,见人真的走了,我顿时松了一口气。

突然诊室门口,出现一个身影,又把我吓到了。

“宋医生,在忙吗?”

还好还好,不是回马枪,是我们科室的护士过来通知放饭了。

“我忙好了,开饭了是吗,我马上去!”

……

不是说好最近都不下雨的嘛?

(天气预报:谁跟你说好了?)

我有些郁闷地看着手机的约车界面,还要再等一百多位才到我,伞倒是带了一把,不过看周围摇摇曳曳的树影,估计是用不了了。

天要亡我!

下午才发生那么尴尬的事情,晚上剩我一个值班医生,下班时候还特么下大暴雨!

等了又等,约车程序告诉我,还有五十多位要等,正在我绝望之际,脚下的皮鞋突然被溅到一摊水,我动了动脚面,有些冰凉。

“姐姐,这么巧啊?”

呼,我深吸了一口气,我很想对他说我的皮鞋真的很贵,碰水就很容易坏,但是我不能!

“啊这么巧,你这是放学了要回家?家住得远吗,现在车都等不到的天气,可要注意安全哦。”

严棠听完,笑了一下,看到我有些紧张的神情,他把雨衣后面展开,多出了一个可以套头的地方。

“姐姐这么惨啊?上来吧。”

严棠的小绵羊刚好可以坐两个人,我坐上去之后,车身向下压了一下,又回弹,发出咯噔的声音。

为了遮掩尴尬,我主动问他,“你也太巧了,现在的中学生要这么晚放学了?”

“我大二了。”

严棠的语气听起来有些不满意,坐人家的车,得给人家面子,我边捏紧雨衣领口不让雨滴进去,边想该怎么补救。

“原来是这样,哈哈说你是我的救命恩人都不为过!”

“是吗,那我还是得看去姐姐家顺不顺路的,这么晚回家,家里会不放心我的。”

我!捏着领口的手又紧了几分。

好在,后面雨势太大,两个人都没机会开口说话。

等到了我家楼下之后,雨就变小了,

下了车,我问要不要拿一条毛巾给他,他只是酷酷地对我摆摆手,三下两下只剩一个背影给我。

姐姐晚安?晚什么安!明明摸到他的腰间都是湿的,爱要不要,我莫名其妙地有些生气了。

等回到家才想明白,两个人根本不熟,要不是有那次意外……

不是,我想那么多干什么?

2

一早,我出了小区门口准备上班,又看到那辆小绵羊停在门口堵人。

唉……

说时迟那时快,我把包包拎起来挡在脸的旁边,看了一下周围,前面有一个公交车站,到医院的话就要转车,想想算了,好过没有。

“姐姐,你要去哪?”

没躲成。

严棠骑着小绵羊拦在了我的面前,咔哒一声,他将起车架放了下来,然后伸出一只手拉下我挡在脸边的包包,另一只手递来一个粉色头盔。

“姐姐,现在八点四十,你是不是快迟到了呀?”

我知道,要你说!

要不是你隔三岔五地来堵我上下班,我会这么心惊胆战的,跟个游击队似的?

---U---C---流---懒---器--嗖---《知医院科室》--看-全=部-内-容

不好把心里话说出来,我面上保持着礼貌的微笑。

“噢是吗,没关系,我要去坐公交车,刚刚好哈哈哈。”

我走……嗯?

手上的包包好像被勾住了,回头一看,严棠一脸委屈又强撑坚强的表情。

看得我心头一震,他又是这样!

“姐姐,你是不是嫌坐我的车不舒服啊,对不起我不应该不顾你的感受,一大早在这等着送你上班的。”

呵呵。

“还是姐姐你怕麻烦我啊,没关系的,就算我昨晚赶实验赶到凌晨三点,我也绝对起得来送你上班的姐姐。”

包都被你挂在车上了,我能说什么?被迫戴上头盔,看着他那双笑眼,好像眼底真的有些乌青,这让我有些踌躇。

“昨晚真的忙到三点?”

“嗯,今晚也要,不过你放心,我肯定起得来送你上班。”

二十分钟不到,严棠用小绵羊将我送到了医院门口,我放下头盔的动作有些迟疑,忍了又忍,还是想说出来。

“你说你不去忙上学,送我上下班干什么?”

“啊……今晚会下雨,又到你值班了,记得等我。”

我还以为他会说不知道呢。

严棠嬉皮笑脸地说完,转头就开车走了。

我心里有点怪怪的,现在的小孩都怎么想的,这是寻刺激寻到大他那么多的女人头上?也不考虑考虑我……那个女人的感受!

到了晚上下班时间,果然下雨了。

我刚走到医院门口,严棠已经骑着小绵羊等在那儿。

“姐姐,别淋到雨了,赶紧上车。”

一手接过他递来的头盔,另一手展开雨衣,我的动作倒是显得有些熟练。

车开了起来,却吹不散雨衣内,那股缓缓向我涌来的热度。

车座的位置窄,外冷内热地搞得我有些晕头转向,我悄悄地将手撑在他的后背,打算和他隔开一点距离。

没多久,雨势渐渐小了,我看着严棠单薄不失挺拔的后背,斟酌了一下,于是开口打破此时的沉默。

“严棠,你明天别再来送我上下班了,我其实有车的,只是拿去保养了,明天就会送回来。”

很久,都没有得到回复,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车速好像变慢了。

于是我侧耳细听,只有车鸣声,确实不是我漏听了。

这晚回家的路程格外漫长,我把头盔还给严棠的时候,他只是低着头接了过去。

他今晚什么话都没说,我心里反而有些异样,抿了抿唇。

“喏,你今晚又湿了。”

呸,话说出来怎么怪怪的?

我一脸尴尬,严棠却像回魂了一样,接过毛巾,用那双笑眼看着我,眼神里有些笃定,

“你记住了,明天别来!”

“噢。”

“姐姐,你也湿了,我帮你擦擦吧。”

我一阵脸热,来不及说他几句,迎面一条毛巾,盖住了我的头,有双手,在我头上揉吧揉吧。

我脑袋正在放空状态,还没反应过来,忽然我的头就被往前拉了一下,脚下一个趔趄。


---U---C---流---懒---器--嗖---《知医院科室》--看-全=部-内-容

---U---C---流---懒---器--嗖---《知医院科室》--看-全=部-内-容